第十七章 矛盾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十七章矛盾

  那个叫月下男人抬起了手,四周的魔力开始涌动,周围开始出现白色的魔术阵的符文:“在下魔术师,月下,即将弑你凌慕之人,真是讽刺啊,本来这边应该之后才能完成的。”

  月光折射在回廊上,凌慕的半个身影在阴影中,不屑的看着周围魔术阵,把匕首横在了胸前:“这栋公寓是你所一手策划的吧,告诉我这有什么意义!”

  魔术符文只是在月下的周围盘旋,并没有攻击的意思,闷的令人发慌的声音,凌慕觉得自己绝对不要和他交谈第二次:“这只是实验而已。”

  匕首的刃面上逐渐开始发散光芒,凌慕用匕首指着月下,带着冷笑:“呵呵,那么轮回也是你的兴趣?”

  聂站在凌慕的背后,看着奇怪的两人,和奇怪的现象,听到凌慕所说的轮回,一时间也没能理解:“轮回?”

  凌慕身体并没有动,只是转过头,看着聂:“聂,这栋公寓,应该是在不断的重现居民的最后一天,死亡的那一天,我说过吧,朝生暮死,这边是停尸间,另一边是日常,虽然不知道用了怎么样的魔术。”

  月下和凌慕都只是站在原地,两边看似都没有出手的意思,月下很自然的接过凌慕的话,沉闷的语气听不出任何的感情:“我造就了一天变完结的世界,人类究竟能否有不同的死法,我想如果重复几千次的死亡,螺旋也有可能出差错,然而,直到现在为止,结果都没有一丝变化。”

  凌慕看着月下深陷的眼窝,根本就看不见眼睛,看见的只有漆黑一片,不知道是黑夜的原因还是深陷的太过了:“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也就是说每天上演死亡惨剧的,不止聂一家,不然的话称不上是实验。”

  漆黑的夜,银色的月光,无法照亮月下身处的黑暗,明明在他背后就是华丽的走廊,可在他身前的就是黑暗:“本来就全是奔溃了的家伙,只需要轻轻挑拨,他们就会开始自相残杀。”

  整把匕首被月光所照耀泛出银色的光亮,依旧指着月下:“因为你在这个公寓做了手脚才会这样的吧,是你在背后煽动了他们,然后致使居民变成了人偶。”

  聂强撑着意志没有倒下,靠在了回廊的护栏上,声音很小,小的让人无法听见:“变成人偶,那,那我。”

  凌慕匕首指着月下,即便隔了将近有十米,依旧还是能感觉到匕首的寒芒,凌慕的语气未变质问着月下,既然前面的已经确认过了,那么也就是最后一问:“为什么想要杀我!”

  死一般的沉寂,在月下背后发出光芒的只有楼层的标识:“叶秋和佐久间红的效果并不理想,虽然和死亡相伴,但是她们选择了死,你选择了生,以命相博之中,她们以杀人为乐,你却享受的是拼杀的过程。”

  月下开始往这凌慕的方向走去,魔术阵伴随着移动,逐渐的消散,寂静的回廊只传出了他的脚步声:“你应该已经察觉到了,她们既是你的同胞,却有是和你完全相反的杀人鬼,她们两人都是为你所准备的祭品,至于聂,她倒是一个意外收获,省了我不少功夫。”

  月下在距离凌慕不到三米的地方停下了,即便隔的这么近依旧无法看见深陷在黑暗中的眼睛:“凌慕,正视你心中的黑暗,然后回忆起自己的名字吧!”

  凌慕大吼了一声,手持着匕首,一跃而出,刺向月下的头部:“闭嘴,你这个元凶!”

  月下的口中冷静的念出了几个词语,这是需要用到“宣告”的咒文:“不惧,金刚,蛇蝎。”

  月下的身下原本消散的魔术阵,再次浮现,一条条黑白色如同布袋的东西,缠绕住了跳跃在空中的凌慕,凌慕挣扎着,想要摆脱这些东西,月下靠近这凌慕:“你的身体,我月下,就收下了。”

  月下伸出左手,仿佛带有千钧之力的张开的手掌,像是要捏碎凌慕的头一般伸了过来。

  “别,过,来!”背上仿佛是击打过来一般的恶寒,反而让他的身体从静止状态复苏过来。

  月下的指尖触到脸部的那一瞬间,凌慕反射似的背过脸去,顺势转过身去的同时,向着月下的手腕挥去一刀,随着一声钝响,匕首将魔术师的左手切断了。

  “戴天”月下苦闷的声音,确实地被匕首的刃划过的魔术师的手腕,并没有齐腕落下。明明刀刃如同切萝卜一般干脆地穿了过去,但月下的手连一点伤都没有。

  斩断的手臂和四溅的血液瞬间复原,就如同完全没有被斩断过一般,手背之上也逐渐浮现出一个黑色的刻印,凌慕的瞳孔迅速的放大:“你,你竟然是参战者!”

  月下并没有回答凌慕的问题,左手抓住了凌慕的头:“天真,我这左手埋藏有佛舍利,即便宝具也无法斩断。”

  像是预测到从不死的左手中逃开的凌慕的动向才放出的右手,确实地将她抓住了。单手抓住少年的脸,月下将凌慕吊在空中。虽然凌慕并不是很强壮的样子,但只用一只手便把人吊起来的身影,让人不禁想到鬼或是什么魔物。

  “啊”凌慕的喉咙颤抖着,在如同喘息的声音中,意识淡薄下去。从男人的手掌中所感觉到的,只有压倒性的绝望。这种绝望透过皮肤直至脑髓,又沿着脊髓滑落浸透了全身。

  男人的手腕,是一部专为捏碎人的头颅的机械。紧紧地勒入脸部的五指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如果随便摇动身体来进行反击的话,这部机械会毫不犹豫地捏碎凌慕的头。

  月下左手上的刻印浮现的越来越明显,他是参战者,绝对不会错的参战者:“何况连我也不会死。我的刻印能力是静止,呼唤起规则的人,便能够支配其规则,已然静止下来的人,你要怎样去杀他呢。”

  凌慕的左手,光华浮现,一把小巧的匕首出现在凌慕的手中,然后没有任何停留飞出了凌慕的左手,斩断了身前之人的右手,所有的魔术阵瞬间消失,束缚着凌慕的东西也化作了黑灰。

  凌慕左手拿着斩断的手臂,跳着后退了好几米,然后把手臂扔下了楼,月下的手臂并没出和上次一样,涌出大量的鲜血,只是在斩断的一瞬间,流出了一部分鲜血而以,现在他的手臂没有任何的鲜血流出,月下身下的魔术阵再一次,涌出:“要不得的眼睛,果然一开始就应该废了你的眼睛。”

  凌慕单膝跪地,看着不断逼近的纯白魔术阵,嘴角浮现出冷笑:“可惜,你当时就应该下决心的,可不要忘记我关于结界的知识,是谁教的!”

  心中回想起卡莲教给自己如何破解结界的方法,卡莲是这样说的:“结界说道底也只是一种境界而以,只要能够找出破绽,或者用宝具,封印结界!”

  将右手中的匕首,插在了地面上,左手浮现光华,在匕首出现之后,迅速的插在了蔓延过来的结界边缘之上,纯白的结界瞬间变为漆黑,消散在了空气中,月下,很有兴趣的看着凌慕的动作:“可是还剩下两层结界。”

  凌慕看着不断靠近的月下,结界也逐渐的浮出靠近,脸上浮现出诡异的冷笑:“可是那太迟了!”

  将插在地上的匕首投掷了出去,所经过的两层结界没有起到任何的抵挡作用,不仅没有抵挡,甚至在接触匕首的一瞬间,结界直接被破坏了,直接变成了黑色的灰烬,月下没有丝毫的准备,虽然用左臂挡下了飞来的匕首,但是凌慕的身影也消失在了月下的视野中。

  月下依旧没有动,凌慕的身影出现在月下的身前,撞上了月下的身体,将聚能出的匕首刺入了月下的腹部。

  从肩头撞过来的凌慕的一击,如同大炮的冲击一般,仅仅一击骨头便断了数根,在凌慕的手中,仍握着银色的匕首,匕首,确实贯穿了魔术师的胸的正中。

  “咳”魔术师吐血了,血,有着如同沙一般的质感,凌慕拔出短刀,又刺入月下的颈部,双手倾尽全力,明明胜败已决,却以极其拼命的神情刺下最后一击,要说为什么。

  (第十七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