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现场考察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十九章现场考察

  衣叶看着眼前半月形的建筑,手敲着自己的方向盘:“什么啊,这里那有什么地下停车场啊,我可爱的女儿啊,你没有搞错吧,算了,下车走过去吧。”

  衣叶打开了车门走在了前面,两人走在灰白色的路上,衣诺黎在衣叶的身边看着手上的资料:“枫红公寓是在木梳街一断的公寓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档的标志性建筑,您看过建筑图就应该知道,这栋公寓是由两栋半月形的十层楼建筑彼此相邻组成的,这栋公寓相当奇怪啊,原本用来做员工宿舍的一二楼,也就是说是作为休闲设施的,奇怪的是现在没有被使用。”

  衣诺黎迅速翻开了下一页,手再翻着小本子,说的话却没有停顿,这可是她连夜调查出来的,记得很清楚,之所以要看只是不希望出错而以:“每层东西两边各有十层房间,停车场分地上和地下,途中换了老板,这栋公寓也就变成了一般公寓,从今年开始招揽住户,电梯,刚开始使用了两个月。”

  刚刚踏进公寓的一瞬间,衣诺黎的头部如同被电流导电的刺痛,这个是魔术!如果没有被封印的话,怎么可能会被这么点的魔术所刺激到,衣叶在衣诺黎的耳边说道:“衣诺黎,这是你的错觉,走吧。”

  衣诺黎头部的刺痛在一瞬间消失,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打开了电梯的衣叶,紧紧的跟了上去,然后翻着手上的小本子:“连接两栋建筑的只有中央大厅,从二楼往上,东栋和西栋互不相通,一定要经过这个红色的大厅,真是栋令人不舒服的建筑啊。”

  电梯不同于其他电梯的声音,电梯内,红色的背景,和奇怪的花纹,衣叶靠着电梯的背景:“只要做一点点手脚,就会加重人类的精神负担,比如墙面的颜色和楼梯的位置,而且没天在这里进出的住户,情况则会更加的严重。”

  电梯的门打开了,直线的通向的路牌上写着401~405,衣诺黎看着手上的小本,在看着路牌:“从电梯出来,正面应该是406和410,啊勒,好奇怪啊,是401和405,难道是设计图写错了吗?”

  衣叶也不管衣诺黎在那里嘀咕是什么,现在只是来调查的,反正都要去一趟的:“怎么样才能去西栋呢?”

  衣诺黎马上回答了衣叶的问题,指着半月形的走廊:“要绕到电梯的背后,真是栋奇怪的建筑,让外侧想通不就好了?”

  衣叶打发衣诺黎离开,自己则往着电梯走去:“那么来四楼有什么事吗?难道去拜访应该已经死去的家族?你就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聂媜和你的关系,我不是说了,是一个好心的警察告诉我的,你先去拜访一下吧,我要一个人好好的坐坐这部电梯。”

  背后的衣诺黎看着离开的衣叶,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刚想开口,衣叶从电梯里面传来了一句话:“你的封印还不能解开,不用问我为什么,我们在楼上碰面吧,你走楼梯上来,最好闭着眼睛,我先去了。”

  虽然抱怨,但还是没有办法,只能继续自己的调查,昨天虽然拉了凌慕一起弄这些东西,不过他也没帮上什么,大部分都还是自己弄的:“该死的老头!算了,这还有事呢,东栋从1号到5号室,西栋从6号到10号室,三楼的住户为,江津,空房,穆枢,空房,李江,苏鹏,空房,曹柯,空房,刘晓,四楼的住户为,空房,空房,尤顾,王悦,邢谷,空房,空房,汤稅,商山,聂政。”

  不过当时说道聂政的时候,他把名单拿了过去,然后在那里自言自语一会,在抬着头和自己要东西:“也是呢,这么稀有的姓氏,不会有第二家了,衣诺黎?有什么交通工具能够用的吗?”

  怎么会突然问这个?现在想起来真的有点好奇啊,不过当时脑袋迷糊,头昏脑胀的也没多问,就回答了他:“有一部摩托车可以用,千万不要骑那辆摩托出去啊,那车子会给交警拦下来的。”

  按下了门铃,一个中年男人打开了门,衣诺黎摆出了一张笑脸和中年男人打招呼:“你好,我是。”

  衣诺黎的话还没有说完,中年男人就直接打断了衣诺黎的话,聂政没有一点问题,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只是这目光存在一点问题,看着的好像不是人,而是一个物体一般:“我是聂政,你是谁?”

  发现完好无损中年男人,也就是应该没事,当时周晓是这样和自己说的:“有人看到,夫妇俩个死在了家里,但是我们的警员,去调查的时候,夫妇俩个完好的活在那里,但报案的那个人又不像是说谎。”

  衣诺黎再次摆上了一张笑脸,看起来十分抱歉的样子:“抱歉,我认错了。”

  这个公寓的确很古怪啊,看了下时间,差不多可以去会和了吧,扶着楼梯的扶手,一步步的往上走,在走到上一层的时候,衣叶已经在电梯前等着衣诺黎了:“来了呢?那我们下去吧。”

  衣叶打开了电梯,双手插在口袋里,走了进去,电梯的噪音依旧很大:“诺黎,你面朝脚下,来猜猜看。”

  衣诺黎此时正在考虑这电梯是不是设计缺陷,还是失败品,被衣叶喊到了,即便不情愿,但还是要装出一副情愿的样子,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脚:“呃,面朝脚下吗?”

  叮,电梯打开的声音,衣叶手指着外面的楼层:“那么问题来了,这是几层?”

  衣诺黎抬起头看着楼层的指向标,五楼?:“啊勒?还是五层?这样啊,那么刚才是在六楼?”

  伴随着电梯的关闭,衣叶看着电梯的按键:“正确,你本来只想爬一层,却爬了两层,这构造真让人不舒服,公寓这种东西真的很奇怪吧,越往上,电梯里就越难掌握目前所在的位置。”

  衣叶摸索着口袋,却什么也没找到,突然换掉的东西,果然还是很不习惯呢:“也就是说只要在楼层按钮上做些手脚,调换下各层楼的数字,就会让人分不清是五楼还是四楼,让人所区分自己楼层的方法,只有大厅那小小的数子而以,不,是房间,住惯的日常很容易成为非日常,让我们去东栋的大厅看看吧。”

  衣诺黎快速的翻着手上的小本:“额,让我看下,不管哪一栋,一楼都有一个大厅,在那里两栋是相通的,呃,话说设计东栋的不就是你吗?”

  衣诺黎在大厅圆柱上的油画,回过头,却发现衣叶背对着自己蹲在地上,衣叶察觉到了衣诺黎的目光,出口解释道:“以防万一,以防万一,要动手脚的话就在这里,对了,你没注意到吗?楼梯移动过了哦,不是柱子,只有楼梯,你没看到墙壁上的摩擦痕迹吗?”

  衣诺黎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这老头子脑昏了?这种话都会讲的出来?:“但是移动楼梯,这怎么可能,魔术也不可能推动的吧。”

  衣叶停下的手上的动作,蹲在地上转过头,长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在地上刻画着自己所要做的东西:“原理就像火箭铅笔一样。”(注解:火箭铅笔简单说就是一个笔管,放进十个左右小圆柱状的铅芯,铅芯在铅笔之中纵向地连接着,像小火箭一样塞紧。第一个铅芯坏了可以直接拿下来从铅笔的后端放进去,把第二个铅芯顶出来。前面不断有新的铅芯被顶出来,这样就省却了削笔芯的时间。还有一种类型不需要笔管,直接将铅芯连接起来就可以使用。是20世纪90年代流行一时的一种很方便的书写工具。别名有下蛋笔、子弹铅笔、导弹铅笔等)

  衣诺黎显然没有听过火箭铅笔这种东西:“火箭铅笔是什么东西?是会飞的铅笔?”

  衣叶满脸震惊的回过头,看着衣诺黎的表情充满了无奈:“啊!你不知道吗?火箭铅笔。”

  衣诺黎依旧满脸的迷茫,不知道衣叶再说什么:“不知道,什么叫火箭铅笔啊?”

  衣叶收回了脸上的震惊,暗叹了一声时间过的真快呢:“现在没有卖了吗,印象上来说,机械式循序前进的差不多,这样说你也不会明白的吧。”

  衣诺黎手指着下巴,突然间打了个响指:“你说那种从下往上挤吗?用类似活塞的东西。”

  总算明白了,不容易啊,不过为什么她能明白复杂的术语,而不知道火箭铅笔呢:“差不多,为了错开螺旋的出口,这样一来,南面和北面就会反转过来。”

  衣诺黎显然很迷茫,这一切在她看来毫无意义,也许不是毫无意义,只是意义还没有被她所发现出来:“到底是谁哦,为了什么目的而这样做啊。”

  衣叶完成了手上的任务,站了起来,看着周围的一切:“谁知道呢,好了回去吧。”

  衣叶在离开枫红公寓的时候,回头看了下半月型的公寓,然后在看向衣诺黎,嘴里嘟囔着:“你真的不知道吗?火箭铅笔,我那会的学生时代很流行的。”

  衣诺黎则沉默着看着从身边走过去的中年女人,真的没问题吗?

  衣叶看着车子上的贴单,违章停车,罚款200元,一脚踹在了轮胎上,看着颤抖的肩膀,相必是很愤怒吧,衣诺黎也不理会衣叶一个人在那里做什么,自己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开着车的衣叶看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对着衣诺黎开着玩笑:“怎么了,你难得会露出这么明显的一副担心的样子呢,该不是恋爱的烦恼吧。”

  听见衣诺黎“呃”的一声,然后又是莫名奇妙的表情:“锁上了对么?除了睡觉之外空着的房间,突然锁上了对吗?你不会感到在意吗?”

  看见衣诺黎沉默,并没有说什么,看起来并不是和自己想象的一般,拿起衣诺黎的小本子,丢还给了衣诺黎:“你能在一晚上查出了这么多,要不去试试做侦探啊?保证会很受欢迎的。”

  衣诺黎接过丢回来的小本子,苦笑了一声:“不行哦,总共有50户,我也只不过查到了30户而以。”

  衣叶随口笑了几声,拍着衣诺黎的肩膀:“不用去计较那些东西了,今天就这样吧,去休息吧。”

  (第十九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