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破坏的诡异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二十章破坏的诡异

  明明是自己把我叫出来的,刚开了没多久,就把车子停在超市门口,把我丢一边,自己去买饮料,最重要的一点,他花了30分钟还没有出来,算了,没心情和他计较,最近凌慕他回来的时间越来越晚了,就像是为了避开什么一样。

  衣叶看着坐在车上发呆的衣诺黎,暗自摇了摇头:“抱歉让你久等了,那么走吧,关于昨天说的,那之后又调查了下,虽然你懊悔只查了其中30户。而没有全50户,但调查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二十户只是凭空捏造的,只不过是在利用,几年前死去人的户籍捏造出来的。”

  衣诺黎看着车窗外面不断流动的车辆人流,凌慕会在里面吗?虽然听见了衣叶说的话,但却多多少少没有心思继续听下去:“是这样啊?”

  衣叶开着车,看着衣诺黎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捏造出来的全部都是东栋的住户,你知道这有什么含义吗?喂,你在听吗?”

  衣诺黎把头靠在了车窗上,没有多少起伏的语气:“嗯,在听,不过刚才应该要转弯吧?”

  衣叶关上了车门,看着眼前的英式别墅,红色的砖墙,斜顶在上,屋顶为深灰色:“哎呀哎呀,浪费了不少时间呢。”

  衣诺黎心中则是暗中叹着气,明明已经来过一次了还会迷路,如果当时不指出来,他会开到那里去?不过这个别墅真大,真气派呢,听衣叶说,是个魔术师的别墅?

  衣叶掏出了一个草环的戒指,递给了衣诺黎,顺便关照了几句:“对了,这个,你拿着这个,还有,里面有一个客人,你不要理他,也不要和他对话,这样的话,那个客人到离开也不会注意你。”

  衣诺黎看着走廊上的女人,一身红色衣服的女人,一个大的夸张的帽子,这个是?送葬!送葬似乎并没有看到衣诺黎,是戒指的原因吗?

  送葬摘下了帽子。做了个很有礼貌的礼节,居高临下的看着衣叶:“衣叶,太极图,我拿走了”

  衣叶很惊讶的看着送葬,不是不相信她的话,而是她做的一切,实在是太恐怖了:“你将太极藏进了太极之中?但是抑制力可是会发挥作用的,我们人类,以及这颗星球的意识集合体,由想要自己的世界继续存在的愿望集成,以各种的形态出现,这就是被称为抑制力的反作用力,被时代称为宠儿的英雄也是其中的一种,过去无论有多少魔术师,企图接近根源,却全部被抑制力杀掉了。”

  听起来是很明显的劝告,但某种意义上还是怀疑吗,怀疑送葬作为的魔术师的能力,冷哼了一声之后送葬看着衣叶:“你是说抑制力?那种碍事的东西不会出现,这回不是创造道路,只不过是沿着原先就有的道路,到达终点而以。”

  听起来是很完美的说法,但实际上不存在的吧,衣叶的思考突然间终止了,不对,还是有一个存在的,唯一的一个异常:“你是说凌家的,纽络靈課吗,哈哈哈,这不可能。”

  送葬的观赏着周围的人偶,玻璃之内的东西真是美丽呢,可惜,只是死的,并不是活物:“尽管,为了活捉凌慕,他把命都赔上了。”

  送葬突然听到了什么东西被撕裂的声音,朝着声音的发源地看去,漆黑的走廊,有一个和这里格格不入的美女,美女的身前有着一个戒指,已经断裂的戒指,原来如此,被魔术所隐藏了吗,还是很高明的魔术,才能骗过自己的眼睛,是衣叶这魂淡做的吗?真是很高明啊。

  衣诺黎的双目之中逐渐透露杀气,语气冰冷,毫无一丝感情:“凌慕,你把凌慕怎么样了。”

  衣叶很无奈的抓着头,送葬在衣叶的旁边,丝毫不在意衣叶的表情:“这不是你的同伴吗?上次没注意,这次才发现,她是你的女儿吧,不过你的魔术传承不是要传给弟子吗?我的娱乐又多了一个。”

  衣叶往后一步一步的退开了几米,打火机点燃了香烟:“她的确是我的女儿,哎,如果我们还是学徒也就算了,但现在可都是离开学院的人,我能理解为是宣战吗?”

  送葬的语气中很明显有着兴奋的感觉,她早就准备好了,为了终结这一切:“为了多年的恩怨做个了结吧,我期待着与你再会,那么再会了。”

  送葬带着笑容满意的离开,衣诺黎很想揪住送葬的领子问清楚这一切,但现在,自己的魔力被封印住了,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以,现在冲上去和送死有什么区别,只能无力的看着衣叶:“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意思是凌慕被绑架了吗?”

  衣叶不做停留的往着别墅外面走去,气派的别墅此时却成了幽暗的密道:“我以前说过的吧,凌家,凌慕的肉体,被月下送葬给盯上了,这其中的原因就是纽络靈課,凌家的传承魔术的极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破绽,因而这个能力,能够看穿所有的破绽,也就意味着,能够看穿物体的本质,所以身体能够和根源之涡相连,不会错的,他们的目标绝对就是根源之涡,虽然送葬有可能不同。”

  衣叶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提出了一个黑色的皮箱,抚摸着皮箱的外部:“这到底是什么因果啊,竟然事到如今还要和这个东西扯上关系,不对,那时没阻止你和凌慕扯上关系时,就料想到了这样的事态了。这个托付给你了,是台湾师傅制作的,很,难,抽的香烟,我只剩下这个了。”

  衣诺黎看着手上的香烟外壳,上面画着一个太极和烟龙两个字,一句话都没有说,衣叶打开了车门,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般对着衣诺黎说道:“梦,根源里面记录着一切,说不定,凌慕在太极里面做着梦呢,梦见这个世界的历史,以及现在这个瞬间你我的记录,总之你放心吧,魔术师这类人,会像亲人般对待徒弟和亲近的人,今晚我会把,凌慕带回来,所以等着我。”

  (第二十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