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死亡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二十二章死亡

  可是送葬看到了,他看到在火焰烧尽后,意外出现的奇怪的黑猫之姿。

  “不可能”碧绿色的双瞳凝视着楼梯。

  黑猫可惜的舔着自己变浅的黑色身体,突然,将视线转向红色魔术师身上,黑色的奇怪物体再度疾走。

  送葬连看破黑猫本体的余裕都没有:“Repeat!”送葬用撕裂般的尖锐声音,不断地重复咒文。

  楼梯再度起火,不过,这次黑猫却没有停下来。或许是已经习惯这股火焰了,它一直线地冲向魔术师。

  “Repeat!”炎之海再度喷上,然后消失。黑猫爬上楼梯。

  “Repeat!”第四次的火焰,也告无疾而终。

  黑猫到达二楼后,立刻接近送葬并张大口。像人那么大的猫的身体,从脚底开始大大张开,如果在头顶上加一个铰链,就很像开启的宝箱。

  没有厚度,应该是在平面的黑猫体内刚刚吞进的异形残渣像泥巴班粘着,送葬终于知道了,它只是外型像猫罢了,其实根本是个只有嘴巴的生物。

  “Repeat——”死前的恐怖让她重复念出最后的咒文。

  但是在那之前,像鲨鱼双颚一样的黑猫的身体夹注魔术师。从红色的大衣开始,都一并被大口吞了进去。送葬失去了意识。一口吞下了的送葬的狰狞巨大黑色怪物乱窜着回箱子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乱窜的怪物:“王显”

  怪物被摔倒在地,狰狞巨大的黑色怪物,摔倒在地之后,变成了一只,黑色透明的小猫,跑回了衣叶的身边,怪物摔倒的地方,送葬倒在地上粗声的喘着气,衣叶根本没有去看倒在地上的送葬,转过头看着楼梯上方的月下:“终于出来了”

  阴沉的男人,看着衣叶,在看着他身边一直黑色猫形状的魔物,竟然还没有消失吗,月下看似很和善的和衣叶打着招呼,但沉闷的语气出卖了他:“好久不见,衣叶。”

  衣叶别过头,冷漠的看着地上的送葬:“是呐,尽管我们双方,可能都不愿意见面。”

  月下随着衣叶的目光看去,是送葬吗,沉闷的声音配合着苦恼的表情:“啊,看来是送葬多事了,她似乎无法摆脱对你的执着。”

  衣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月下,简单明了的直入主题,此时的衣叶,面容绝对能够让人害怕:“那么,通过这栋公寓能抵达根源吗?”

  月下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声音,有的只是自己说话的声音:“这里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死法,可谓是世界的缩写,我认为,日复一日的重复这个一天变完结的世界,最终便能开通根源的大门,然而却找不到那扇门。”

  衣叶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根烟,迅速的点燃,语气转变为冷漠:“于是就盯上了凌慕?”

  月下并没有否认,如同雕像一般站在那里,只有嘴在动的东西,真不像是一个人站在那里:“没错,为了不被抑制力察觉,我通过使用叶秋和佐久间红,让他发现自己的能力,以及身体与根源相通。”

  衣叶抚摸着身边黑猫形状的魔物,眼神凌厉的看向月下:“但是,你打算怎么开启呢。”

  被抚摸的猫,喵喵的叫着,眼睛睁开之后散发出了白色的光芒:“耶,你不会是想要把自己的脑髓移植到凌慕的身体里吧,真是恶趣味啊,为了开启那扇门竟然做到这一步,或许什么都没有,世界还可能被破坏。”

  依旧不为所动,仿佛自己就是一座雕塑:“他的肉体归我所有,所谓的理由,早已忘却,我的愿望即将实现,我会把所有碍事的人都视为抑制力。”

  衣叶叹了口气,摆弄了下自己的头发,身边的黑猫却格外的安静:“看来只能一战了。”

  看着从楼梯上走下的月下,衣叶低着头,头发的阴影遮住了半张脸:“月下啊,你的愿望是什么?”

  冷漠的语气,沉重的脚步,月下面无表情的靠近着衣叶:“真正的智慧。”

  衣叶抚摸着身边的黑猫,倾听着月下的脚步,只有不到10米了,可以说近在眼前:“月下啊,何处求之”

  送葬深陷的眼窝之中只存在着黑暗,让人无法直视:“仅与自身之内。”

  “上”衣叶念了一个字,本来娇小的黑猫化作了一只,巨大的狰狞怪物,向十分靠近的月下扑去,月下面前出现了一个黄白色的咒文,黑猫巨大的爪子也无法侵入半步,黑猫看见突袭无果,翻越上了墙壁,飞速的在墙面上奔跑。

  整个大厅都被黑色的旋风所包围,月下简简单单的对着旋风一的处,伸出了手,周围的空间瞬间扭曲,一只黑色的魔物,被禁锢在了那里,发出了悲鸣,月下的手逐渐的收紧,魔物越缩越小,变成了一丝黑线,在月下的控制中,飘向了衣叶。

  衣叶猛然后退了几步,吐出了一口鲜血,痛苦的捂着肩膀:“切,这下骨头要断几根。”

  月下停留在了衣叶十米前的位置,没有在打算移动,只是看着衣叶:“你的棋子已死,人偶师一但失去的人偶,就注定已经输了,这是学生时代的你说过的话。”

  衣叶脸上痛苦的表情逐渐消失,一只手捂着肩膀,嘴角沾血,却浮现出一丝笑容:“到现在我仍然还坚持这个理论,不过,这真是不的了,这里相当于你的体内,破坏空间都随心所欲,我原来已经身处一个大规模的魔术之中。”

  衣叶看着地面不断浮现的黑色魔力,一直没有注意到呢:“既然准备的这么周到,为什么还差点被凌慕逼入绝境?”

  月下依旧是没有变化,脸上没有表情,只是从容的解释:“如果我使出全力,则会将他破坏。”

  衣叶放下了捂着肩膀的手,做出了一个手势,满脸的笑容:“但愿不要机关算尽太聪明就好了,月下,让人陷入恐惧的办法有三种,知道吗?第一,怪物不可口出人言,第二,怪物必须不为人所知,第三,怪物如果不是不死之身就毫无意义。”

  月下的背后突然出现了几条黑色的液体,巨大黑色的魔物在月下回过头的一瞬间,怪物就回到了箱子,衣叶看着倒在地上的月下,只是来的急发出一声了吗:“要下手,则是一击必杀,所谓的偷袭正是如此。”

  衣叶靠近着月下,没有走几步,一声骨头连带着肉体穿碎的声音,衣叶停止在了原地,嘴角溢出了鲜血,低下头看着自己穿透胸口的黑色手臂,黑色手臂的尽头则是握着一个在跳动的心脏,鲜血沾满了黑色的衣袖,月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依旧不变的语气和声调:“要下手则一击必杀么?原来如此,受教了。”

  衣叶猛然吐出了一口鲜血,视线开始模糊,但依旧看着自己身前不到五米的“尸体”,本来应该死亡的月下的尸体:“那是,人偶么。”

  月下刺入衣叶身体手没有离开衣叶的身体,手中握着的心脏依旧在跳动:“当然,而你则是真的,这心脏的跳动,绝对不会错,很可惜,虽然我对你评价很高,也曾今与你约定一起寻找通往根源的道路,实事求是的说,是应该算是好友,可是你堕落了。”

  衣叶的脸抽搐着,眼睛也不断的在颤抖着,只能用自己最平稳的语气回答月下所说的:“可能确实如此,不过如今的我,也挺喜欢这样的生活,这个由无数的奇迹和偶然组成的,名为日常的螺旋,所以,只要能够守护,我就愿意守护,月下啊,你所期望的又是什么。”

  月下的手瞬间握拳,在手中的心脏瞬间被捏碎,就如同爆裂的水球一般四散崩撒这血液:“我没有任何的期望。”

  刺入衣叶身体的手,瞬间收回,拉回了本来应该倒下衣叶的尸体,手臂夹着衣叶的颈椎,骨头断裂的声音,衣叶的尸体落到了地上,一具无头的尸体,月下把衣叶的头颅提在手上,黑色的皮箱也发出了一声爆碎,显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原来如此,是幻灯机的魔物。”

  月下的周身出现了红色的魔力,魔力逐渐包裹住了月下,消失在了大厅之中,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地下车库,原先是用做地下车库,现在则是用作回路,月下坐在中间的王座之上。

  一个急匆匆的女人的脚步声,惊扰了月下,女人不满意的看着坐在王座之上的月下:“月下,你违背了诺言,你答应让我杀了衣叶的。”

  月下看着对着自己狂吼的女人,不断在原地打转,语言甚至有些疯癫的女人:“你失败了,由我来了结他也是无可奈何的”

  送葬突然发出了狂笑,手扶着自己帽子的帽沿,防止它因为剧烈的抖动而掉落下来:“了结?你在说笑对吗?那家伙还活着,别手下留情,你应该杀死她,衣叶他可是被称为“腐朽的黑枝”的变态男。”

  月下低下了头,双手和身体都没有离开自己的王座,沉闷的语气少有的出现了沉重的感觉:“蠢货,居然说了禁句,英格-施莱尔-韦贝尔。”

  送葬显然感觉到了月下语气的变化,很显然不明白月下的意思:“什么?”

  月下从身边的标本瓶中找出了一个瓶子,丢手给了送葬,随口打发着,为了是让这个眼前女人离开:“拿去吧,随你怎么处理。”

  送葬结果标本瓶,最初不理解看着月下,但目光接触到里面的东西时,里面装着一个男人的头颅,送葬亲切的抱着标本瓶,用头不断的蹭着瓶子:“确实收到了,这已经是我的了,随我怎么处理是吧?”

  看着转身离去的女人,月下也只是靠在王座上,心中从未起过波动吗?或许是早就已经消失了,随口的敷衍:“随你怎么去吧,反正你的命运已然被注定。”

  (第二十二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