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如潮水般的记忆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二十三章如潮水般的记忆

  故事永远继续。好比将纤弱手指放回第一页,或犹如将第二卷拿到手中,只有那个阅读者,一直在拒绝现实

  看着车外的房子,聂媜脸上带着的是恐惧:“为什么,你会知道这里。”

  衣诺黎下了车,打开了聂媜的车门,看来没有调查错啊:“我在调查枫红公寓的时候,也把居民过去的住址调查了一番,虽然你一直搬家,但8岁之前,一直是住在这里的生活,也就是说,这里就是你出生长大的地方。”

  聂媜强迫着自己下车,强迫着自己看着眼前的房子,破旧的样子,很久很久没有人使用的样子:“我,真正的家。”

  聂媜的手颤抖着,被恐惧所支配的手,在自己的意志下,握住了房门的把手,打开了房门,颤抖着往前走着,明明是乱糟糟的样子,但为什么会这么想要熟悉,想要熟悉的感觉,记忆不断的涌现,身边的门突然出现了光亮,门内传出着呼喊:“小媜,小媜。”

  转眼看过去,中年男人坐在阳光明媚的庭院,靠在的椅子上,对着一个小女孩挥着手,语气无比的温柔:“过来,小媜,给你重要的东西,来这边。”

  小女孩,嗯,了一声,跑着过去了,摊着手,中年男人在小女孩的手上放了把钥匙,女孩不解的看着中年男人:“爸爸,这是什么。”

  中年男人抚摸着女孩的头,满脸笑容的对着女孩解说着:“家里的钥匙,不要弄丢了,小媜是女孩子,要会用钥匙保护自己和这个家哦。”

  很明显无法听懂这一切的女孩,提出了疑问:“用钥匙保护?”

  满脸的慈爱,满脸的笑容,满脸的阳光,一切过的都是那么的幸福:“没错,只要有了钥匙,就算爸爸妈妈出门在外也不要紧,能保护家人,钥匙是家人的证明。”

  虽然不太明白,但依旧能够知道这把钥匙的重要性,虽然脸上带着稚气,但语气出奇的带着坚定:“嗯,我知道了,我会珍惜的,我会来保护这个家。”

  男人听着这坚定的语气,满脸的笑意被阳光衬托的格外光彩:“啊哈哈,是吗,小媜真了不起”

  聂媜转过头,另外一间屋子发出了光亮,在客厅里,男人和女人再商量着什么,男人紧紧的握住玻璃杯,言语之中带着无奈和颓废:“今天公司说不用我再去了。”

  女人虽然意外,但是语气却是很温柔,没有丝毫的怒意:“为什么啊,你不是说这次应该会顺利的?”

  男人低着头,想要把一切都承担下来,心中即便在不甘心,为了这一切都必须承担下来,而且这次丢掉工作的原因在于自己:“说是一定要回开车,可恶,要是没有酒后驾车,被取消驾照。”

  女人没有任何的责骂,反倒是愿意和男人一起承担,极尽关怀的思考着能够脱离窘境的方法:“实在不行,我也去工作吧。”

  男人立马否决的女人的提议,一个男人,如果连到养家糊口都需要女人来帮助,那还是男人吗?最重要的是聂媜,她还小需要人照顾,不过她有这份心已经是莫大的鼓励了,男人的脸上消失了之前的颓废,转变为了幸福的笑容:“不,我会想办法的,不能给你和小媜添麻烦。”

  女人只是简简单单的说出两个字,同样幸福的笑容挂在了脸上:“老公。”

  回廊上,突然传来女人惊讶的声音,女人在黑暗处握着电话:“交通事故?但是我先生没有驾照啊,就是,对方是谁?”

  另一边的房间的灯光亮起,男人的声音似乎有着强烈的不甘,抱着头强烈的自责,让他无法安心:“因为跟我说一定要能驾车。”

  女人的手抚摸着男人放在桌子上的手背,看着男人的样子,内心也是十分的痛苦:“就是,我娘家那边愿意付赔偿费,没事的,重新来过吧。”

  大门突然传出了一声,被什么重击的巨响,巨响过后:“滚出去,你这个杀人犯。”

  视角突然转变了,转变到了一个公寓,男人看着门面上的红字,滚出去,杀人犯这样的字样,男人的拳头重重的砸在门上,半跪着看着门上的:“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这样。”

  公寓内的房间,开着的电视发出了光亮,夫妇两个人坐在电视前,女人的声音依旧温柔,但却带着少女哭腔“消息不知道从哪里传了出去,这里也不能住了。”

  男人握着拳,心中被无力所覆盖:“无论去哪里都一样,都叫着要杀人犯消失。”

  女人不愿意在再这个话题上停留,转换了一个话题,但是语言之中已经开始呜咽:“今天,小媜她退出了田径部,那孩子总是伤痕累累的回家,一定是受了欺负。”

  男人的手撑着额头,自己犯下的过错却要她们来承受,无奈,还是无力呢,想要反抗,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和力量去反抗:“那孩子没有错,错的是我,她打工为家里赚钱,跑的也很快,小媜和我不一样,他很努力,可是为什么,现在连到普通的生活都过不了。”

  聂媜看着这一切,眼角泪一滴一滴的落下,视角再一次转变,女人在超市,拖着并不太好的身体,做着工作,男人则是无法找到工作,在家越来越颓废,喝着酒看着电视,聂媜突然看到了自己,自己打工到深夜走进了门,无视了看着在门口想要找自己说什么的女人,一句话没有说,打开了自己房门走了进去,女人则是在门口伸着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看着聂媜这样的走了进去,什么时候开的和家人越来越远的距离的呢。

  聂媜跪了下来,看着地上不断被泪所打湿的,心中的疼痛越来越剧烈:“我,我是多么的傻,错的是我啊,明明大家都很痛苦,而我却只顾着自己,明明在痛苦,也应该保护他们,保护家人的。”

  聂媜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敲打着地面,用最大的声音吼了出来:“我,从来没有回头看过他们。”

  你的家在哪里?心中突然想起了曾今凌慕和自己所说的,抬起头,看着破旧不堪的房子:“你所指的就是这里吗?凌慕?原来我也是有家的。”

  衣诺黎站在聂媜的背后,知道她的不幸,却没有办法帮助,看着她一个人痛苦,也是不好受的:“对不起,我虽然知道你的不幸,但却什么都说不出口,但是,如果你一无所有,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你自己和你自己曾今拥有的日常。”

  跪在地上的聂媜突然发出了笑声,聂媜脸上挂着笑容,回过头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过去的坚定:“你也好,凌慕也好都是些怪人,好吧,我会为了自己而战,我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

  衣诺黎起初有些诧异,但是很快变转变了过来,同样用着笑容回应着聂媜:“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回答的。”

  (第二十三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