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死神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二十六章死神

  送葬的语气激愤,抱着头一副不可相信的样子:“即便那个假设是真的,如果这个真的能做到,我们便可以迈向下一个阶段。”

  衣叶提着皮箱,冷漠的语气,打断了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发表言论的送葬:“我说啊,既然是一模一样的人偶,那即便没有我,也同样能够进入下一个阶段吧,你看结果一点都没有变。”

  送葬的肩膀不断的颤抖着,突然间她想明白了一个事情,那个头颅的确是活着的:“原来如此,月下之所以让你活着,是因为只要你活着,下一个你就无法启动。”

  衣叶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眼睛,脸逐渐的被残酷的表情所覆盖:“刚才那下真的很痛呐,英格-施莱尔-韦贝尔。”

  送葬不断的留下冷汗,她本能的对着只露出半张脸的衣叶感觉到了恐惧,尤其是那恐怖的笑容,让人感觉到了无比的残忍:“我过去认识的你,不,你是不是真的。”

  衣叶抬起头,笑容逐渐的放大,转变为了更加令人恐惧的笑容:“我说你啊,对于我,这样的提问又有什么意义,说实话,学院时代的你,对我的憎恨我的感觉并不坏,因为那是我,衣叶存在的证明。”

  衣叶把皮箱丢在了地上,皮箱打开的同时,同样是令人恐惧的眼睛,但却是完全不同的怪物:“但你,喊了我那个名字。”

  连到反抗都做不了,巨大的怪物,冲向了惨叫着的送葬,送葬倒在地上,怪物咬着送葬的腿,逐渐的往前吞噬着,送葬用尽全力的想要往前爬,来摆脱怪物的吞噬。

  看着徒劳的送葬,衣叶手捂着脸,只露出了一双令人恐惧的眼睛,一步一步的走进着送葬:“这是我以前顶下的规矩,凡是叫我“腐朽的黑枝”的人,一律格杀勿论。”

  送葬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被怪物拖着回到了皮箱中,皮箱也同时合上,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声音,死一般的寂静。

  衣叶上前查看着衣诺黎的伤势,虽然伤很重,但是还是有救的,衣诺黎的口袋里掉出了一包香烟,呵,这不是自己给她的吗。

  大厅的上方突然出现了半个男人的身体,月下看着正在把衣诺黎从地上扶起的衣叶:“果然是这样吗。”

  衣叶并有没有回头去看月下,把衣诺黎从地上扶了起来,背在了自己的背上:“月下,偷窥不是好习惯哦。”

  月下一点也不在意衣叶所说的,反而到是确认了一个事实:“这口气,你确实是真货,那么要再来一战吗?”

  衣叶摇了摇头,满是不满的语气,背着衣诺黎看着墙壁上的月下:“才不干!因为在这栋公寓里,我完全没有胜算。”

  月下的目光转向了衣叶所带来的皮箱上,皮箱仅仅的合着,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你确定?藏在这里面的魔物,说不定能够打倒我,毕竟这魔物是连参战者都没有反击机会,就被杀死了。”

  衣叶并没有急着离开,双手背着衣诺黎,一脚踢开了皮箱:“我在我被杀死时,就已经败了,若还有人能阻止你,那也不会是我。”

  看着丢下这话就准备离开的衣叶,月下也没有出言阻拦什么,就放任着他离开:“事到如今,你还在寄希望与抑制力吗,然而,那已经不会运作了,这结界也是应此而创的。”

  衣叶摇了摇头,那与其说是否定,到不如说是有种怜悯的成份在:“抑止力原本就不会发生了,所以说不定你这次真的能成功。我不知道憎恨人类的你在接触根源时会发生什么事,大部分的魔术师在接触到根源就会前往那个世界,并遗忘这个世界全部的事。但你不同,你一定会在这边留下影子,结果来说可能造成这个国家消失吧?如果讨厌人类的你真的要拯救人类,那只会是痛苦后来临的死亡而已。所以说月下,你并不是憎恨人类。你只是爱你心中的理想人类形象而已。所以你才无法原谅丑陋的苦界人类。拯救人类?哼,别笑死人了。你才不想拯救人类呢!你只是拯救你月下所幻想的人类形象而已。”

  听见他的话魔术师没有回答。两人间的接点,这次才真正的,彻彻底底的断绝了:“不用你说,救济到头来也只是一种固定形式而已。再见了衣叶,没有证据证明接触根源的我还会以我的形象存在,但我相信,最后阻止我的人是你,是有根据的。”

  魔术师的意识打算离开了。她在打算对他送行时,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突月下所说的结界,重复了一遍之后,猛然转过头:“呐,月下,这座公寓是为了包容太极而具现出的太极对吧。”

  依旧没有变化的半截身体露在外面,周围被石头所包裹:“正确,为了把凌慕完全的从外界隔离,而创建了这个异世界,其他机能只不过是附属品。”

  对于月下坦然的回答,衣叶无理地哈哈笑了起来,他的笑声让魔术师的声音粗暴了起来:“有什么问题吗?”

  衣叶用完全无法克制的声音不停地大笑着:“原来如此,这栋大楼就是一个魔法啊!要抓住凌慕,然后不让我或者协会、甚至世界发现的封闭世界,也就是牢笼,若是出现跟你有一样目的想杀凌慕的人,世界一定会发动抑止力。为了隐瞒关住凌慕而制作的这个异界,这里还好,到这里都还很完美,但是很讽刺的,月下,你最后犯下了一个非常大的错误。”

  月下没有出声,月下即使被说成如此,还是无法抓住他真正的想法,作为魔魔术师的月下感到困惑,为什么自己怎样都想不出来,究竟犯了什么像他所说的巨大的错误:”没有错误。”

  这个声音如此断言,但却没有人能否认它带有一股迷惑,衣叶边克制大笑边说道:“嗯,你没有犯错,因为对身为魔术师的你来说,这是最棒的答案了。但是,作为那前提的东西根本就是错了呢?把凌慕隔离起来?你不是用这个公寓的某个房间,而是用公寓全体来隔离吧?这叫做空间遮断,已经达到魔法的程度的结界,这只有身为结界专家的你才能做到,是只有你才做得到的神业。被关在莫比乌丝带(注:只有一面的连续曲面,可用一条矩形纸带扭转180度,然后将端点连接起来构成。)这个密闭空间的人绝对无法逃出来。不管什么物理冲击都无法逃脱的牢笼。你把凌慕丢在那里之后就放心了。那结界确实很完美,但那种东西对那个东西是没用的。就犹如魔术在文明世界是万能的一样,那个东西跟我们这些活在观念里的人相克,虽然我们的存在是常识的威胁,但式则是非常识的死神,这你明明应该体会过了!”

  看着衣叶的脸色,月下古井无波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异色,但根据他的想法,是不可能有任何破绽的存在:“错误,不可能存在。”

  衣叶的语气无比的得意,语气毫无疑问的带着胜利的感觉:“对,你没有错,对于身为魔术师的你来说,把凌慕投入隔绝的空间,这样做的确天衣无缝,但是,这对他并不适用,我们对常识来说是威胁,而凌慕对常识则是死神,你明明应该体验过了。”

  听完他的话,魔术师的意识冻结了。的确,凌慕是非比寻常的存在。但,只求能够杀人的能力者在世界上多如牛毛,若只求杀害生物,不可能胜过文明产生的各种近代武器。

  没错,凌慕对魔术师来说是异质的原因,绝对不只是因为如此,连不可能的东西,没有实体的概念也能抹杀,究级的虚无正是那个东西的本性:“万物间唯一的破绽”就是凌家的能力。没有出口、无限延伸的空间,是各种兵器都无法干涉的密闭世界,因为没有形体,所以只能跟有形之物冲突的物理兵器绝对无法接触,但是,凌慕的能力,就是对付这种没有实体的东西。那么?对,要关住式的话把她埋在水泥里就好了。要关住只有少女腕力的凌慕,只要单纯准备铁造的密室即可。伊森-瑞米迪欧斯-西波瑞亚诺-特立尼达,你因为身为魔术师,所以把魔术当成绝对的东西,封闭空间一点意义也没有。那种半调子的东西,那个东西很快就会突破的!”

  周围的空间开始不断的抖动,电梯的指示灯也开始乱窜,电梯运行的噪音开始不断的传出,衣叶狂笑着看着周围所发生的一切:“关闭空间的结界?对他来说突破这种东西是简直轻而易举的。”

  月下在墙壁上身体不断的扭曲着,不变的表情,也出现了剧烈的跳动,衣叶满脸嘲笑的看着月下:“很疼吧,月下,这建筑相当于你的体内,而现在你的体内被砍了啊。”

  一直背对魔术师的她,把脸转了过来。在知道眼神是何种意义之前,魔术师的意识突然被拉回原本的肉体。

  (第二十六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