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复苏第二人格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二十七章复苏第二人格

  蓝色,纯碎的蓝色,本来魔力如同散落的花瓣一样的魔力,逐渐的开始了凝聚,凌慕脑海中的回忆不断的刺激着凌慕本身。

  回忆的螺旋,凌慕躺在沙发上,看着坐在一边看着电视的聂媜:“你没男朋友吗?聂媜。”

  聂媜则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凌慕,什么蠢货问的问题:“男友?要是有男朋友还会来这里吗?”

  凌慕则是一脸的不相信,毕竟眼前的女人长的还是很漂亮的,不可能没人追啊:“耶?你明明长的也挺漂亮的。”

  聂媜很不满的是凌慕说话的语气,给人一种不含感情的感觉:“用没有感情色彩的话来表扬我,我可不会开心哦。”

  “嗯,我知道了。”凌慕合上了手机,别过头对着聂媜说道:“我出去一趟。”

  回忆不断的转换,凌慕看着衣诺黎的资料本:“衣诺黎,有什么交通工具可以用吗?”

  衣诺黎没有抬头,继续低着头摆弄她的资料,不断的记载:“嗯,有200CC的摩托车可以用,啊,对了,千万不要骑那辆摩托出去啊,那车子会给交警拦下来的。”

  衣诺黎站在了凌慕的房前:“凌慕,竟然会换锁?”

  衣叶看着站在书柜前的衣诺黎,擦拭着自己的皮箱:“衣诺黎,你知道枫红公寓吗。”

  凌慕和聂媜站在405的门口:“你猜吧,不过设计这里的人一定会知道。”

  所有是自己和不是自己的记忆涌现,快速的翻转着,最后的记忆,一个黑色的车厢,无尽的黑暗,凌慕沉睡在里面,罕见的睡容会有笑容的出现。

  凌慕的双眼缓慢的睁开,睁开的双眼转变为蓝色。

  月下的身影被拉回了十楼,吐出了一口鲜血,剧烈的疼痛,让他连到说话都难以完整的说出:“怎么可能。”

  电梯的提示音想起,指示灯显示在十楼,电梯缓慢的打开,凌慕的身影出现在了电梯之中,凌慕的身体摇摇晃晃的踏出了电梯,手上拿着一把被包裹住的白色的剑。

  月下的身体因为疼痛不断的抽搐着,看着眼前勉强站立的人影:“不可理解!你这身体为何还能动!身受重伤为何难能觉醒,为何就不再多睡几分钟!”

  凌慕的目光转向了一边掉落在地上的匕首和匕首旁的钥匙,月下满脸的愤怒,黑色的身影也没了之前的沉稳:“是聂媜吗!”

  凌慕收回了目光,眼睛之中的蓝芒逐渐的转变:“我没有借助过和任何人的帮助,全凭自己醒来,聂媜来这里没有任何的意义,但是,将你毁灭的人是她,聂媜。”

  月下的手往前空挥,脚底浮现了三道白色的魔术阵,凌慕摇摇晃晃的一步步的往前走着:“为什么呢,明知道可以和你来一场极限的厮杀,却笑不出来,我知道了,我并不是想杀你,只是不能容忍你的存在。”

  凌慕拔出了包裹在剑鞘里的武器,白色却无比华丽的武器,魔术师的三重结界直径大约四公尺,凌慕来到了起外围大约两公尺的地方。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把冬天的晚风变成了夏天的热风,这股静静漫布走廊的杀气,让魔术师的皮肤好象烧了起来她腰部的重心微微降低,眼前所拿的刀柄固定在腰部前方,刀身慢慢朝向面前的敌人。这种架势是最常用在许多剑术流派当中,是最基本也是最强的战斗架势。月下大吼的声音大过了剑鞘落地的声音:“宿!”

  一道魔术阵,转变为了看不见的魔力冲击了出去,凌慕周围的空间的扭曲着,单单的挥舞了一剑,“肃”的魔力从中间被切割,斩断。

  黑白色的束缚从第二道魔术阵中涌出,凌慕用剑抵在地上,束缚无法在前进一步,束缚和剑刃不断的碰撞着,想要前进,不断的擦出火花,但是很快,束缚就变为了一些黑色的粉末,消散在了地面上。

  第三道魔术阵还没有来得及涌出,就被凌慕的剑所斩断,月下连续的后退,也并非是全身而退,一只手臂留在了原地:“原来是这样,对魔术宝具和自我暗示,通过手握武器而自我改变,简直可以说是第二人格,被骗了,被你完全的骗了,你和叶秋的厮杀,你并没有出全力,终于见面了,凌慕!”

  凌慕双手握着剑,眼眸之中完全的充满了蓝色的光芒,在狭窄的楼道中,两人不断的拼杀,剑刃擦过月下的手臂,明明不是金属,却传出的碰撞声极富质感,并划出金色的火花,显得十分耀眼。

  在人们的意识里,杀戮是什么?

  杀戮,意味着血腥;杀戮,意味着生命的消逝,一个生命的消逝,总会勾起我们无限的哀思,无限的怜悯;剑刃完全的斩在了月下的手臂上,两个人僵持着,比拼的是力量,但是剑刃是锋利的,鲜血逐渐的透过了黑色的衣服。

  “蛇蝎!”月下的声音响起,他剩下的左手挡住了凌慕的剑,那埋有佛舍利的左手还留在身体上,就算是对魔术宝具,也不可能砍断圣人的保护。

  在此同时,被砍下的右手动了起来,像蛇一样在地板上滑动,飞扑向了凌慕的脖子。

  有如千斤万力般的手,握住了凌慕的喉咙,就在这一瞬间的空隙里,月下更加往后退,并且伸出了左手。

  “肃!”掌在瞬间压缩了空间。来自各种角度的冲击,以压碎全身骨头的力道朝凌慕的身体而去。

  “啊”地响起了死前的声音。皮衣粉碎,穿白色外套的少年倒在地上。不,应该说是倒向地上,墙壁深陷了下去,溅起的灰尘遮蔽了视线。

  受了这么大的重创,在确实失去意识的状态下,白色的影子跳了起来,他,只是单纯想要杀死月下。

  一刀挥舞过去。刀刺中了魔术师的胸口中央。自己生命消失的感觉,让身为魔术师的月下感到厌恶。

  在这同时,伴随着一声咒骂,月下朝凌慕踢了过去:“蠢货。”

  那是仿佛要贯穿式的腹部、有如枪一样的中段踢,凌慕往后跳躲过了这一脚,但是身体却被甩开了一断距离。

  在刀拔出来的时候,月下就领悟了,如果要阻止这个对手,停止运作,月下的左腕张开了:“如果要停止,只能连同建筑一起破坏了吗!”。

  又是一道魔术阵,凌慕在一刀砍断之后,愕然站在原地,魔术师的身影,随着黑色外套一起消失了。

  凌慕没打算阻止它,凌慕不管,月下用什么方法从这里消失,要怎样才能阻止,这些琐事,凌慕想都没想,要逃的话就逃吧。

  他把手放在走廊的栏杆上,深吸了一口气,蓝色的眼睛浮现着嗜血的微笑,公寓外面飘来了气息,就这么往外跳了下去。“不过,绝不会让你逃走的。”

  (第二十七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