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终端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二十九章终端

  衣叶放下了手中的烟,对着倒在地上的月下,没有一丝的同情,听着他的回答:“那你到底算是什么呢。”

  白色的剑刃依旧次在月下的胸腔中,没有办法去把它拔出来,现在连到行动都无法做到,这个身体距离死亡也不远了:“我什么也不是,只想得出结论,丑陋,肮脏,愚昧,低贱的人类,若他们灭绝后历史上只剩下这些的话,那这份丑陋便是人类的价值,那这样我也可以安心了。”

  建筑已经完完全全的粉碎了,如同被爆破一样的粉碎了,建筑倾倒在地上,完全没有之前的任何样子,说到底,人类是比建筑还要脆弱的东西,衣叶仰望着星空:“你想为了自己,而消除一切卑劣的人类吗?”

  月下没有否认,脸上的沉闷和苦恼有多了几分,语气之中带着深深的怨念:“然而只差了一步,又被妨碍了,就在还有几步的地方,世界妨碍了我。通道不可能打开,连天生就拥有通道的人也会被阻止,人类真的喜欢垂死挣扎啊。”

  此时,有一位魔术师像是散步一般,朝在绿色草地上的凌慕及倒在坑中的黑衣魔术师走了过来:“这次阻止你的并不是灵长的抑止力,你真的做的很棒,抑止力并没有生效,因为毁掉你的东西只有一个,聂能够脱离这条螺旋,出乎你的意料吧,尽管你为了不被抑制力察觉,布下了现代的结界,但在他脱离之时,就已经漏洞百出了,你输给了聂区区一个人类对家人的爱啊。”

  月下不肯承认。纵使与世界为敌,与现存所有人类的意志为敌,他都有自信能够胜利。谁会承认他竟然输给了那种小鬼:“就算是他,在背后推动的也是想维持灵长之世的烂人。真正的聂不可能会做出那种行动,让她行动的不是什么家族爱,人类才没有那种东西!他们有的只是想让自己活下去的愿望而已。他不过是为了隐瞒丑陋的真心,而用像是家族爱的东西遮掩罢了,只因为自己想活着,所以假装在保护他人。”

  月下的话里,只有憎恨存在。衣叶并不认为这个痛骂人类污秽的男人想法正确,月下活了太久,本身早已变成一个概念。不会变化思考的方向性,就已经不能称为是人。虽然多说无用,但她还是继续把诅咒说下去:“告诉你一个事情,某个心理学家,曾今定义集体潜意识,根据这一说法,人类最底层的无意识都在一片湖中,藏有这世界一切的种子,佛教将它称为“阿赖耶识”(注:又称第八识,来自梵语‘Alaya。Vijnana’音译而成‘阿赖耶气’。为有情根本的心识,八识之根本。它包括一切善恶行为的种子,所以为一切事物之根源。此识之义译有多种译名,有译作‘藏识’),这个世界的矛盾多么的讽刺啊,你带着与你憎恨之物一起出生。”

  什么?咽下一口气的声音响起,衣叶自顾自地继续说,两位魔术师避开对方的视线交谈着。而月下则一直躺在地上,衣叶想起了曾今的月下,魔术师以前曾这么回答他,自己的敌人是灵长的思想,是很难拯救的人性,那个诅咒,现在在这里形成了。但你自己却不知道,你周围所有的人也都没有告诉你。世界真是设下一个坏心眼的陷阱啊:“听好了月下,这次的矛盾非常多,但,身为支配者的你,就是最大的矛盾!”

  诅咒成为凶恶恶魔的形象,侵蚀、攻击着荒耶的思考,要将他的存在给消除掉。魔术师没有回答。

  但他眼睛的焦点消失了。即使这样他还是完全不动,脸上依然露出苦恼的表情,其上的黑暗与沉重,有如哲学家背负永远无解的问题一般。不进行否定,只接下诅咒后,魔术师开口了:“这副身体已经到极限了吗?”

  这正是螺旋,月下到最后都没有改变他的表情,衣叶无奈的看着身边走过来的魔术师:“又要重头来过吗?你真是不长记性啊,到底要重来几次才甘心呢。”

  衣叶用明显带有轻蔑的眼光一瞄,便把手上夹着的烟给丢,结果,点了火的烟一口也没抽,虽然轻蔑他,但她却不讨厌这个化为概念的魔术师,走错一步,不对,如果她没有走错一步,自己应该也会变成一样的东西。不是人也不是生物,只是变成一个单纯现象的理论体现。

  现在的她,觉得那实在很悲哀,月下“咳”的一声吐出血来。那身体,开始从残留的左半边化为灰烬消失:“我没有预备下副身体,下次再会的话,应该是下个世纪了。”

  衣叶听完闭上了双眼,清算长年分别的短暂回答,到此为止了:“那时就没有魔术师之类的东西了,应该不会再见了吧!你到最后都是孤独的,就算这样你也还是不停手吗?”

  依然露出苦恼的表情,其上的黑暗与沉重,覆盖了月下的脸,明明如此,却依旧不愿意放弃:“当然,我是不会承认失败的。”

  在最后,他以身为衣叶这个魔术师的身份问了月下一个问题:“月下啊,你追求什么?”

  “真正的睿智。”黑色的魔术师的手,伴随着回答毁坏了,手背上的黑色刻印闪现了一次之后,崩碎了。

  衣叶身边的魔术师冷漠的看着这一切,看起来也没有想要打扰衣叶的想法,衣叶继续他的提问:“月下啊,在哪里追求?”

  外套落下,一半的身体随风而去,语气依旧平淡,沉闷,苦恼,黑暗:“仅限与自身之内。”

  衣叶冷漠的看着这些演变,没有丝毫的动容:“月下啊,你的目标在哪里?”

  月下继续消失着,他只剩下一张嘴,在言语还没有变成声音前就消失了,但是她感觉好象有这句回答传了过来:“你早知道了,还要明知故问,就是这个世界,这个矛盾螺旋的尽头。”

  衣叶把视线从随风而去的灰烬移开,又一次点燃了烟,那股烟,有如不存在的海市蜃楼般晃动着。

  插在魔术师身上的半截剑刃,伴随着魔术师的消失,剑刃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衣叶看着地上的剑刃,烟从手指中滑落,满脸的怒火:“这可是借来的啊,无奈啊,被这小子玩坏了,该怎么解释呢,这不会太贵吧。”

  漫步而来的魔术师,在说了一句话之后就一直沉默的呆在一边,直到月下消失,看到衣叶自言自语出口提醒了一句:“这东西可是无价之宝啊,对魔术宝具,这个世界也许就着一把了,可惜,就这样被毁坏了。”

  衣叶看见出声的魔术师,也不在意他,简单的查看了下凌慕的伤势:“竟然伤不是很严重,还没有衣诺黎伤的严重,他到底是什么怪物,难道是猫吗?呃?魔术师,虽然你一直站在那里,但是没什么存在感啊,该报上你的名字了吧。”

  毫无存在感的魔术师,说出了一句毫无存在感的话,丝毫察觉不出任何的违和感:“血蔷薇魔术结社的成员,我们没有任何的恶意。”

  衣叶背起了倒在地上的凌慕,魔术结社,一群弱小的魔术师所组成的魔术师公会,本身的才能并不出众,可以说是平庸的人类所组成,人数在两人到百人之间不等,这种做法并不被魔术协会所接受,一般情况下都会被大家族的魔术师所摒弃,其实他们根本不需要被魔术师协会所接受,他们根本不可能进入魔术师协会。

  虽然拥有魔术才能已经比起普通人强了不少,但是魔术师的世界是残酷的,没有多余才能的人,或者没有多少年代的魔术师家族,都会被大家族所歧视,魔术师所研究的魔术都是机密,在任何魔术师家族中都是这样,当然三阶的有些魔术却不是机密,例如凌家的魔术,除了凌家自己的人没有任何人可能会使用,不应该说是可能,而是不能使用,独特的血脉不用任何的掩饰和掩盖。

  衣叶背这凌慕,最后回头看了下公寓,半月型的建筑依旧矗立在哪里,没有任何的异常,已经来了吗,来善后了吗,卡莲这阶段跑来跑去,就是为了这个吗?

  天空中,逐渐的飘起白色的雪花,这可是五月啊,竟然会下雪,还是如此的美丽,此时在车中的衣诺黎感觉到了温度的下降,逐渐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雪景,吐出了一口热气。

  (第二十九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