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談話
作者:暗夜骑士      更新:2015-06-26 18:40      字数:0
  喂!小子,你出来了,李正笑着问道。我呆了多长时间,张影面无表情地问道。三天!李正说道。三天,我感觉到了好久,张影问道。在里面是没有时间概念地,而且里面的时间和实际时间相差很大,李正说道。小子,你能过关真的很不错!虞万支说道。喂!小子,你怎么了?李正突然发觉张影的面情不对,于是问道。我杀了你们,张影大怒一个火球发了出去。

  喂,小子你不会发神经了吧,李正躲开了火球大骂道。我说老李,他是不是受了电脑的影响,虞万支说道。我想应该是吧!李正说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虞万支问道。不忙,我倒是想试一下这小子的功夫进步到什么地步了,李正说道。“地火”只听张影一掌碎到地上,顿时一团烈火向李正两人烧去。

  喂,老虞!快控制火焰,李正大叫道。虞万支立刻放出意念,只见向前推进的烈火停在了原地,虞万支当时就和张影的力量顶了起来。

  该死的老李你看够没有,赶快用你的能力控制他,虞万支大叫道。怎么可能,我进入不了他的心灵,看来他对我有防备,而且他的精神力很强,我削弱不了他,李正突然大叫道。这怎么可能,那我们要怎么解决他,虞万支气得大声说道。

  小子,停下让我进入你的心灵,李正大声商量道。你、你竟然、不可能,机器怎么会有感情,李正在取得了张影的许可后进入了他的心灵。

  小子,你听着那些不过是幻觉,你给我醒过来,李正大喝道。李正,你他妈给老子快点,老子快受不了了,虞万支大骂道。老虞,你再坚持一下,那小子快清醒了,李正说道。

  最好是这样,他再不清醒我可完了,必竟老子年龄在这摆着呢,老子可坚持不了多久,“万念俱灰”张影大叫一声加强了力道,“水魂”这时只听一声娇喝!然后张影感觉不少冷水打在了他的脸上张影立刻清楚不少,随着张影的清醒火焰也慢慢的收缩,张影也因为用力过度晕了过去。

  小子,你醒了!你睡得可真长,李正做在床过关心地说道。我睡了多长时间?张影伸了一个懒腰说道。一个月,小子!你真够能睡地,李正笑道。

  对了,我怎么在这里,我记得我不是在训练嘛,张影疑问道。小子,你真的不记得了,你出来的时候可差点杀了我们,李正气得大骂道。有么!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张影想了想说道。你可真威风了,害得我们差点挨处分,李正顿时大叫委屈。

  为什么!咦,还有个人呢!张影突然问道。你知道像你这样的人国家有多么不好找,好容易找来一个却让我们整成疯子,还大闹了训练场,我们差点背处分,要不是龙组的夏研突然出现我们俩还真的要死在你的手上,老虞年龄大了经不你这么折腾,他老早就回去躺着了,李正气呼呼地说道。

  龙组的夏研?你们还和龙组有联系,张影问道。当然,狼组是刚成立的,之前做事的都是龙组,要不是实在人手分不开了谁愿意再多出来一个组,李正说道。

  她在哪里,我要谢谢她,张影说道。不用了,她已经去日本了!李正没好气地说道。去日本!张影问道。

  当然,她是龙组驻日本中国大使馆的成员,她这次回来是办事的,要不是她我还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李正没好气地说道。

  有时间我要见见她,好好谢谢她,张影说道。哼,你还是先谢谢我吧,我可是照顾了你一个月,李正说道。

  你就不必了,一个大男人用不着谢,张影笑着说道。你个色小子,看来让你来狼组真是适合你,老子照顾你一个多月都没见你我,李正说道。

  哼,那也总比恋你们这几个老家伙强,张影说道。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休息吧!过些天总理要亲自见你,李正说道。什么!总理要亲自接见我,张影听到兴奋道。

  喂、喂、喂!至于这么激动嘛!不就是要被总理接见,我们龙组成员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被总理接见,不是什么好事,李正说道。

  哼,要不要我把你的话原封不动地转给总理,让他老人家也知道一下他的属于对他有多么地不满,张影笑着说道。你敢!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告诉总理,别怪我以后不罩着你,李正大声恐喝道。对了,你刚才说你是龙组成员,那为什么又转狼组来了,张影问道。

  哼,还不是因为人手分不开,不过我的龙组的活还好没扔,李正说道。你什么意思,张影问道。就是说我除了给你一些基本的援助之外,其他的你自己想办法包括组员,李正说道。

  一个月后,总理办公室,小伙子!你就是张影是吗?郑泽民问道。看着眼前这位以前只有在电视上看到过的人,张影有点结吧了!是是是张影结巴道。小伙子,不要紧张嘛!你看我也不是三头六臂嘛!郑泽民安慰道。没什么,就是有点激动,张影说道。

  哈哈哈激动什么,我难道是玉皇大帝,还是七仙女还是别的什么,郑泽民大笑道。张影顿时也尴尬地笑起来。

  小张啊,和我说说你的家乡吧!郑泽民吸了一口烟说道。我的家乡啊,很好啊!虽然说不是什么旅游圣地,但是总理你也知道,我们那可是重工业基地,是军政一体的城市,尤其是三路空三军包括导弹和潜艇部队的基地,而且我们那里交通是四通八达,我们那里虽然很小,但是正好处于整个Z国的咽喉位置对Z国相当重要,而且Z国内地只所以能平安的发展,很大一部分都来自我们这边的重工业的支持,当年J国就是从东北进入Z国进而入放内地的,张景说道。哦,山海关去过吗?那里可是天下第一关哦,郑泽民问道。我小的时候去过一次,后来因为学习忙就一直没去了,张影不好意思地说道。哦!学习累吗?郑泽民关心地问道。还好啦!就是补课太多了,写得作业好多连玩的机会都没有了,好多时候都得背着家长玩儿,如果被发现就又得被说一顿,张影说道。

  是这样啊!那你说说你都补什么,郑泽民问道。好多,比如数学、英语、几何、地理、天文等等,反正好多好多,除了这些还有好多课业之外的班儿,张影说道。这么严重,难道学校不管管嘛,郑泽民问道。

  学校管这个干嘛,没事闲的啊!而且管能管得过来嘛,说了也等于白说,学校说了家长照样加重,张影说道。前些年国家可是下了减负命令,难道学校没执行?郑泽民问道。执行了,那又怎么样,常言说得好负负得正,学校减负家长加负,张影说道。你有什么看法吗?郑泽民问道。看法多了去了,首先就是作业太多,等作业写完了也晚上十一二点了,而且学校和家长都不让进行危险的运动,连体育课都取消了,如果要是能分课学习就好了,张影说道。哦!说说你具体的想法,郑泽民玩儿味地问道。就是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去上课啊,喜欢哪门课就去上哪门课,而且考试也不要以分数为主,你知道的很好有本事的人考试分数并不怎么好,而且那些没什么本事的很多分数很高别的什么都不会,张影说道。

  哦,分课上?怎么上?郑泽民问道。就是老师把每个班级要上的课公布在学校的专栏上让同学们去看,如果同学们喜欢上哪门课就去听啊,这样学生们听到自己喜欢的课那学习情绪就高了,当然,如果能全面发展最好,如果不能的话那还能让自己喜欢的课的专业水平增高,这样不是比花了许多钱培养一些只知道背课本的人好多了么,张影说道。

  呵呵呵,你比较喜欢哪门课,郑泽民问道。我啊!像物理啊,天文啊,自然啊之类地,张影说道。怎么,你不喜欢英语,郑泽民问道。怎么说呢,很不喜欢但是也想学好,张影说道。不懂,郑泽民说道。就是我非常不喜欢英语这门课,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门学问,我虽然不喜欢也不想研究,但是谁让它是学校的必修课呢,不过关不让毕业所以就算死了也要学,张影说道。

  哦?你为什么这么讨厌英语,你学了英语以后的用处可是很大啊,郑泽民笑着说道。

  哼,能有什么用,就算学了我以后一定能用得到嘛,花费那么多心思学一个以后连自己都不敢肯定能用得到的专业,没意思!就拿B省的人来说吧!每次有庆典活动,或者大型节日,整个B省人民都学习英语,但除了有活动的那几天说了hello、ok,外国人打出租车后到了地方和出租车司机说了thankyou中国人回个thankyou,但过后又有几个人能说一辈子,用了大半辈子或者十数个月就学这么一些话,等过了用的时候就没机会说英语了,而且一百个人里最多也就有二十人出国,值嘛!张影有些岔岔不平地说道。

  所以你就学起了武术?郑泽民问道。不全因为这个,还有别的原因,张影说道。什么原因,我可以知道嘛!郑泽民问道。可以啊,我第一次知道武术是看了那部少林寺之后就喜欢上了,后来就自己一个人在没人教的情况下看着电视练,再后来看到很好奇人奇事,而且玩过一些玄幻和灵异的游戏,我发现很多人本来说这个没有那个没有,而且怎么怎么没科学道理,还拿出很多科学依据来,但是当一些事被证实了之后又一个劲地说这个对那个对,然后就是怎么怎么有科学道理,又拿出很多依据来,然后又说古代的人就这么做了等等,总之怎么好就怎么说,如果没见过就怎么坏怎么说,本来我的性格里有叛逆,不爱按原则做事,于是我就想是不是对的,到底天下有没有所谓的神、鬼、仙、妖等等,于是我就自己练自己探索,我不会听外面那些人所说的言论,于是我现在就成了这个样子,张影说道。

  行,小子!虽然你所说的我不是完全赞同,但是我还是喜欢你这倔强和叛逆地劲,小伙子,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你的想法是对的,其实在很早以前我国就已经从事这方面的研究了,建国之前和之后都有这么方面的组织成立,就比如你在小说上看到的龙组和神圣中华等等全都是真的,那些不过是作者在我们的授意下经过改编在没有泄密的情况下写的,因为我们不想让我们好的东西失传,不想让我们的烈士的英灵就这么死去,我要把他们的事迹写成书,让后人们去学习他们以他们没榜样,这样我们才可以告慰这些为国家和人民死后的英灵,郑泽民有些激动地说道。

  总理,不是有龙组了吗?为什么你还要成立狼组,张影问道。

  因为人手不够啊,你也应该知道,像这种有异能的人现在是越来越少了,国家找起来有困难啊,而且很多因为各种原因不想为国家效力,当国家需要他们的时候又找不到他们,如果好的时候人数一双手能数得过来,不好的时候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而且自从那些精英们经过那场大战后几乎贻尽,没有这样的人培养下一代,很难再有人接班啊!虽然重组了龙组,但是很多事不是一个龙组能忙得过来的,你看小说上写得龙组成员多么多么的威风,多么多么的霸气,又是玩儿又是有美女喜欢,其实这只是一个梦而已,其实任务比这重得多,任务数量也许多,不像小说上写得那么轻松,如果要是真的可以一年办一个案子然后出公差,还去国外一个月拿将近一千来万,还不怎么干活,如果国家敢花这钱的话,那说明国家也要完了,如果有这活的话总理这个位置我不坐了,我让给他们我去干活,一年赚的比国家主席都多还不累,这种活我也想要,郑泽民激动地说道。

  总理,我能做些什么,张影有些激动地问道。

  成立社团,至于为什么你的上司应该和你说过,因为国家有困难啊,成立一个龙组已经耗去了国家大部分的经费,如果再这样干的话国家就活不下去了,如果这样干了那那些干活的人该怎么想,他们拼死拼活的干竟然比不上你们就干一两次赚得多,那样不要说还不知道的国民了,连党内的人都要闹翻了,所以你要成立一个可以让国家挡风挡雨的组织,当然国家可以为你们的社团做后台,但是明里你们只能以私人的形式为国家做事,而且社员还要你自己找,找到后国家还要审查和训练,当然你们这些人的基本工资和福利还是有的,虽然不像小说上说得那么好,但是一个月一百万国家还是拿得出来的,以后你们如果想多拿钱的话,就要接难度大的任务,难度越大奖金就越多,你们拿到的好处就越多,当然!国家请允许你们自己在外面接私活,但是只能以你们个人的名义而且还不能违反国家的法律,郑泽民说道。

  那总理!我的社团位置在哪里,我可以去看一下么,张影问道。好的,我现在就让李正带你去,对了!这盒烟你拿走吧,算是我们之间的见面礼,郑泽民说道。那谢谢总理了,我就不客气了,张影说完拿起了桌子上的二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