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张 嚣张的没边
作者:小鸡上树      更新:2015-06-26 18:42      字数:0
  “啊……”一个凄厉惨叫声,打破了云汐城,城主府寂静的夜空。听那惨叫声,就知道声音主人此时此刻很痛苦。

  黑暗中,一道幼小的身形,满脸痛苦的倒在血泊之中,感觉到灵魂破碎的那一瞬间,双眼充满了绝望的神情,望着黑暗中黑暗中从容离开的那人,幼小的眼眸中,充满怨毒和不甘之色。

  可是命中注定,灵魂破碎,根本不是他一个刚刚觉醒的魂修,所能承受的。幼小的身体胸口处微弱的浮动声越来越微弱,面色苍白的少年呼吸声悄然无息的停止了。在那人走后,他不知道他那一掌已经要了少年的命。

  可就在这个时候,黑暗的虚空中突然射下一道漆黑无比的光芒,直接击中,已经死亡的少年身体,胸口处有细微的波动了几下,然后慢慢恢复正常。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听到这声惨叫,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少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摸了摸倒在地上的孩子还有呼吸,抱起他往里走去。

  十日后,重伤的少年才开始慢慢苏醒过来,望着房中古装古色的家具和床铺,身上穿的完全不属于自己那时代的衣服,双眼闪现一丝迷茫,他记忆停留在之前一刻。

  “徐长生,调戏我马子,你胆子不小啊。”一个戏谑的声音,嚣张的说道。

  说话之人叫刘奎,老爹是凤台市的市长,仗着家里的权势,在学校里称王称霸简直就是恶不作,还隔天差五的找徐长生的麻烦。

  徐长生小小的一介平民,又是一个孤儿,哪里是他这个太子爷的对手,好不容易捡垃圾上了大学,却成了他们这些人玩弄的对象。

  徐长生自认为自己是很贱,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可是看到他们这些人的马子,眼中不知不觉的涌动着侵犯的意味,心中更是有一种立马冲上去,将她摁倒在地就地惩罚的冲动,虽说他刘奎长得不怎么样,可他马子可是校花级别的美女,时常让他感觉到鲜花插在猪粪都不如上的感觉,这样的美女只有自己才配得上。

  “完了,眼神又被他抓住了,少不了一顿暴打。”徐长生在心中默默的想着,可是总有一种莫名的怒气在胸口压抑着。

  被暴打过后的徐长生,拖着满身疼痛的身体,向自己的小破出租屋走去,他就像一只受了上的猫咪,自有默默舔着伤口。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躺在自己床上,不甘的心里翻起一层波浪,幻想着自己下一辈子也是一个有着靠山的大少爷,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就在此时,天空中突然降下一抹诡异的黑线,紧接着醒来,就看见眼前的一幕。

  “有人吗?”徐长生坐起身来,无力的叫道,声音中还夹杂着莫名的恐惧。

  “少爷,你醒了?”一个充满惊喜意味的声音开口道。

  少爷?我不是在做梦吧?徐长生猛的揉了揉眼静,又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发现这一切是真的,望了望床边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少年,弓着身小心翼翼的站在那。

  小厮颇为怪异的看着眼前的少爷,小声问道:“少爷,你没事吧?”

  徐长生能有什么事?高兴还来不及呢?没想到穿越竟然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少爷,不正是自己梦想中的生活吗?以前做梦都不可能实现的梦,竟然在这一刻,突然实现,他那里能不激动?唯一让他有些失落的是,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少爷家底到底多深。

  看着,旁边的小厮,徐长生心情极为好,开口说道:“你叫什么?以后跟着我吧。”

  小厮哪里肯说一个不字,满脸欣喜道:“小的叫常海。”

  “嗯,你先去把我父亲叫来。”徐长生这么做无非是想探一下自己这个少爷多大的分量,也好以后方便自己行事,怎么说也要将以前的全部弥补回来才是。

  小厮去而复返,后面跟着一个魁梧的中年男子。徐长生不得不认真打量了几番,这人年轻的时候肯定相貌相当英俊,现在还可以依稀看出来,正方形的脸上,不时流露出一股威严,长长的眉毛斜飞入鬓,再加上下巴的一点胡茬,给人时间的打磨,成熟男人的韵味越来越丰富了,这要在之前自己的世界,肯定是比华仔更出名百倍的人物。

  面上看着中年男子,徐长生心里在想,他这么帅,那我是他儿子,遗传了他优秀的基因,肯定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这下可捡到宝了。

  徐太守看着自己唯一儿子,竟然这般陌生的打量自己,不禁觉得心一阵痛楚,双眼温柔的叫道:“长生,你怎么样了?”

  竟然这具身体主人也是名叫徐长生,不禁心生一喜,见中年男子问话,内心中颇有些抵触的回答道:“父亲,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直就没有亲人的徐长生,突然蹦出来一个父亲,纵然他在喜欢少爷的身份,内心中还是有些抵触的,所以在叫的时候,声音颇为小。

  若不是徐太守实力高强,哪里会听见?看着唯一的儿子虽说活了下来,却失忆了,灵魂又破碎成不了一个魂修,不禁杀机涌动,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凶手。

  “长生,没事没事……以后在云汐城你就是天。”徐太守极为愧疚的说道。

  徐长生听到这话,乐的找不到北,又和徐太守简单的聊了几句,徐太守才离去。之后这段时间,徐长生彻底算是打探清楚,自己身份是云汐城城主唯一的儿子。

  有了这重身份,徐长生可是在云汐城中天不怕,地不怕,随后天天带着常海过起纨绔大少的日子,看到美女就调戏,更有当街抢人的意思。三年下来,徐长生可谓是彻底融入了这个身份,把徐太守真正当做自己的父亲。同时也将之前以前声名败得一干二尽,还落得一片狼藉的下场。

  徐太守对徐长生的一举一动可是了如指掌,不过觉得有愧自己儿子,对他是聪耳不闻,还有几分滋长的意思。只是徐太守不知道的是在这具身体里,已经换了一个人。

  “常海,怎么云汐城最近人越来越多了,好像还有不少魂修前来。”徐长生对着身旁常海吊儿郎当的说道,摆足了一副大少的派头。

  “少爷你有所不知,听说最近云汐潮要来临了,那可是对魂修很有好处的奇景,要不然少爷你不能成为魂修,今年肯定你也要参加。”常海一副讨好的模样。

  “哦?走叫辆马车,随我出去转转。”说着率先出了门,虽然他也很想成为一名魂修,可这藐视有点不可能了。

  云汐城,狭窄的道路上,因为由于云汐潮的来临,多了几分拥挤,就在这时,一个极为嚣张声音传来。

  “驾、驾……前边那不长眼的东西,赶快让开,当着我家少爷的路,小心你以后很难再云汐城混下去……”

  就在这时,本就显得略微拥挤的道路上,突然出现一辆,极为豪华的马车,马车上一个带着青衫小帽的少年,阴沉着脸,色厉内荏的扫视着道路上的行人。还真别说,听到这小厮呵斥,原本拥挤的马路上顿时松散了几分,就连浑身散发着高贵气息的魂修也不禁往马路边上挪了挪脚步。

  不是他们惹不起马车上所坐之人,他们来这里只是单纯的想碰碰运气,不想招惹是非而已。光看马车两边贴着两个烫金的两个斗大的徐字,他们知道惹下这次事后,别说碰运气了,就连碰运气的资格恐怕也要取消……

  马车上所坐之人或许没这个本事,但是马车上两个烫金的大字,却有着无比的权威,原因无他,在这座城中,是姓徐的说了算,也就是说,马车上所坐之人是城主的公子。

  “什么玩意,一个废物竟然也敢这么嚣张,若不是有一个好老爹,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魂修者的傲气,岂是一个垃圾所能侮辱的?若我要是一个魂修,立即斩杀这个废物,然后遁去,就算他有一个好老爹,那时也晚了吧……”人群中一个让向一旁的群众,忍不住低声抱怨着。

  他说的声音虽小,恰巧还是被旁边的人不小心听到,瞥了一眼那人不着痕迹的道:“小声些,听这话意思,你不是城中居民,了解的情况不多。就算你是魂修,那废物岂是你说斩杀就能斩杀的?不说别的,你问问你自己,现在所站的是什么地方。况且,你真以为城主对他这个宝贝儿子,没一点防护措施吗?”

  “哦?一个废物竟然在这偏远的小城中,竟能翻起这么大的浪花……我就偏偏不信了”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青年听到这话,轻轻摇动着手中的纸扇,脸色极为轻松写意的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丝逼人的傲气,配合着话语,脚步往前站了一步。

  马车上小厮看见所有人向后退了几步,算是能让马车过去的道路,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刚想挥动皮鞭,催动马车前进,便朝见还有一人挡住马车前头,而且这人还是个魂修,当下脸色变得阴沉起来,转身望了望身后的车厢,又望了望面前之人,又想了想这是在什么地方,当下心里有了计较,便出声道:“小子,别太嚣张,这里可是云汐城,千万别给自己找不自在,念你这么年轻,就是魂修,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千万别想不开断送在这里。”这小厮能跟在徐大少身边,可谓也是十分机灵之人,见面前之人是魂修又这么年轻,背后肯定有大势力扶持,所以也就没把话说死,以期望能以城主的威名将他吓走。他不怕别的,就怕面前这魂修背后的势力计较起来,连城主也救不了自己。

  小厮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坐在马车里面的徐长生明显听到,直接怒道:“魂修怎么了?不让就死。”

  “呵呵……你这小厮说话还真有意思?也难怪,有什么样的主子,难免会有什么样的随从,念你只是一个小小的随从,趁早走吧,我可以不计较你刚才之过。如若不然……”说道此处,青年魂修十分风骚的拿出折扇对小厮扇了扇,像是赶走什么苍蝇似的,语气更加森冷了几分:“你便和你主子,一起埋骨云汐城吧……”

  看热闹的人永远不缺,如今有人出头,自然看热闹的人,围了起来,颇有兴致的看着接下来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