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得救
作者:小鸡上树      更新:2015-06-26 18:42      字数:0
  初秋这场大雨,整整下了三夜之久,把整个云汐城包裹其中,显得是那么朦朦胧胧,可这场倾盆大雨还是挡不住,从各地赶往云汐城的魂修,他们身上形成一个微弱的光罩,将他们包裹在其中,把滴落的雨水阻挡在外,五颜六色的光罩,把云汐城渲染的格外美丽。雨滴打击地上的嘈杂声,给整个云汐城平添几分喧嚣的美丽。可尽管这样,还是不时的可以听见两人微微细语:“这次大雨来的这么突然,恐怕今年的云汐潮会有所变化吧……”

  “可不是嘛?听着云汐城中的居民说,以往云汐潮来临的时候,从初秋开始,就没下过雨,而这次天气确实如此怪异,实在是琢磨不透呀!

  这一连下了三天的大雨,恐怕其他赶来的魂修想法和我们一样吧……或许说,这提早变了天的云汐潮,会有更大机遇降临也说不定……”

  三天之后,天空开始放晴,天空中的骄阳,好似还有要回到夏天的征兆,依旧散发着毒辣的阳光,晒的一些普通人不敢出门,也只有那些魂修,才能不受自然温度所影响,依旧在云汐城中溜达,等待云汐城的到来。

  城外偏北三十米,一个小森林中,一个身着黑袍老者盘坐在地,微闭着双眼好似老僧入定一般,而他身旁还躺着一个受了重伤的少年,这少年虽是昏迷中,可面上还是残留着痛苦的表情,微弱的呼吸声,随时仿佛就要间断一般,这人正是当日灵月枫打伤的徐大少。

  当正午的骄阳直射这片小树林的时候,昏迷的徐大少那由于痛苦紧锁的眉毛,稍微舒展开来,大抵是因为温度提升缓解了一下他身上伤势的缘故吧。

  一炷香后,徐大少的呼吸变得很顺畅,也很悠扬,这表明在这痛不欲生的三天中,他坚持活了下来,强忍着剧痛,睁开眼眸,印入眼帘的是一个其貌不扬的老者,老者用长袍遮挡的严实,隐约间才能看见他的面孔。“难道是他救了自己”一个声音在徐长生的心底疑问了起来。

  老僧入定的老者,耳垂微微一动,明显是感觉道徐长生的变化,一个苍老却有力的声音传了出来:“没想到你生命力是如此顽强,胸前肋骨断了五根,双腿骨折还能活下来,简直是普通人中的奇葩了。依你这般年岁,这么强的毅力,着实不容易,要能魂修的话,绝对能成为一方强者。若不是你灵魂破碎,老夫定收下你为徒……可惜呀……可惜。”

  这三天来,老者丝毫未动,看似修炼,实则无时无刻不观察者他,以免必要的时候,再亲自出手。哪知这三天以来,这受了重伤的少年痛晕了过去,愣是没叫出一句,三天后的今天他却挺过来了,不免感到十分惊奇,于是总结了一句,直接说了出来。老者自己很清楚,他胸前凹下去的那块,还残留这一丝魂力,一个普通人别魂修伤的这么重,换做别人,恐怕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而这小子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

  “对你下手的那人,绝对有必杀你之心。那充满魂力的一脚,若是踩在别人身上,恐怕那人早已死了,那知你小子这么好运,五根肋骨交错而断,同时却也护住了你的心脏,若不是如此,随便一个肋骨戳中你心脏,都要死的。”没等徐长生说话,老者又接着说道:“如此过后,那人好像你又不放心似的,又断去你双腿,这样即便你还能活下去,那样也只能成为一个废人,没有了双腿和等死有什么区别?由此可见此人也是一个心性狠辣之人……不过可惜的是,他没有想到你会碰上我,给没想到我会救你……”

  听到老者仿佛身临奇境的叙述,徐长生不禁对他产生一丝佩服的心里。加上老者的讲述,徐长生又仿佛回到当日的情景,他本以为断了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灵月枫的怒气会消。哪知对方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放过自己,能活下来,全部靠的是自己运气而已和眼前老者相救而已……想到此处,徐长生眼神不禁冰冷了几分,眼底还有一丝不甘的怒芒一闪而逝。自己不过是冲撞了一下他,这就必须得死?

  虽然自己在云汐城纨绔,可以也是很有分寸的,只是嚣张一下罢了,哪有杀人的念头?难道这就是地位的差异?亦或者本身身份的悬殊,注定要自己必死?

  “谢谢老先生相救,小子无以为报。小子虽然嚣张,恩怨还是分得很清楚,若是以后有机会,定当还先生恩情。”思想转换间,瞬间把徐长生拉回现实,立即向老者道谢。

  “其实你也不必这样,我救你只是出于阁中的规定而已。魂灭阁,只杀该杀之人,只救该救之人……所以我认为你该救所以才救你的。”老者撇了一眼徐长生,接着道:“既然小兄弟醒了,我在把你腿接上如何?要不然以后走路还是个问题,既然魂灭阁救人了,就应该救到底……”

  徐长生哪能听不出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明显不要自己活着有太大压力而已。话虽这么说,徐长生还是拒绝道:“不管老先生出于什么原因才就小子的,但是这个恩情小子记下了。至于腿的事情,小子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所以谢谢先生好意了,该怎么样,上天已经注定,在怎么勉强也没用,听天由命吧……”

  老者虽说和徐长生接触时间不长,可是从他语气中还是能听出,刚才自己说的话,有些伤了他,于是也不想多解释。

  “也罢,我不得不说你说的全部是事实,人都逃不出命运的束缚……”老者无奈的叹口气道:“这里是离云汐潮最近的地方,这段时间由于云汐潮要来临,没人会打扰到你,等你想通了直接将这个魂戒戴在手上,我便会出现这里.另外这魂戒里面有吃的东西,能保证你两三个月饿不死……”说完老者随手丢出一个古朴的戒指,闪身间,消失的身影,只留下躺在地上的徐长生,周围树林中又恢复了寂静,仿佛这里原来就根本没有人来一般。

  还没等徐长生醒悟过来,身前便出现一个古朴的戒子,他可知道这东西的珍贵。这东西是一些大能者,利用无上的魂力在戒子中,造就的一个空间,用以方便携带东西,就算一般魂修也不可能有这东西,只有一些势力中资质很好的弟子手中才会有的东西。这些全部是他父亲给他讲的,就连他父亲也只有一枚,平时还很宝贝呢!

  刚醒悟过来,明白这东西的贵重,就要寻找老者身影,哪知老者刚刚站里的地方,早已不见人影。徐长生苦笑的摇了摇头,对方既然说出自魂灭阁,想来职位也不低吧,要不然怎么会随身携带这么贵重的东西,更不会把魂戒像丢垃圾一样丢出去。

  “难道我命该如此,只得这样向命运低头,等待老者解救?我这幅身躯顶多能在抗个两天,要不然就饿死了,要不被饿死也行,必须要带上戒子,也就是说带上戒子,老者就会来救自己。不,绝不……”一个怒吼声在徐长生心底响起:“死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不能魂修,也是一个废人,活着没一点意思,死就死吧,让我在这世上留恋两天又何妨?”

  此时云汐城中却彻底乱了,徐城主的公子不见了,正派兵马大肆搜查整个云汐城,这架势就连一些外边赶来的魂修纷纷退让,只有一些大势力之人不为所动,但也相当配合徐太守的搜查。

  城主府,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正是徐太守,如坐针毡的坐在大堂正中间的金雕细琢的椅子上,双眉紧锁,面色焦急的等待下面人传回信息。

  正在徐城主焦急等待的时候,一个人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启禀城主,属下刚刚的到消息,三天前,公子得罪帝国来的灵月枫殿下。跟在公子身旁的小厮被吓走,而公子更是重伤在地,据围观人所了解的情况看来,情况很严重,公子生死不知……”说话的这人名叫黄真,可以算得上是徐太守的心腹,由他出去打听的消息断然不会出错。

  听了这话,徐太守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双眼赤红一片,像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面色更是一片扭曲,咬牙切齿的狠声道:“谁得罪我儿子,都要付出血的代价,皇子也不行……”

  这句话说的悭锵有力,掷地有声,语气中更是杀意凛然,就连黄真也是吓了一跳,对方可是皇子,是自己公子能比的?岂是你说杀就杀,不过他可不敢说出来,只得连忙将还没有说完的话接着说下去:“城主大人,不要急,我还打听到,有人看见公子好像被一个身着黑袍的魂修救走了。只是这人不是魂修,不了解这黑袍人的身份,不过他说,那人长袍之上好像印着一个黑色虚无飘渺的阁楼,让人看了身心放松,所以他才能记的这么清楚……”

  徐太守听了这话,才冷静了许多,脸色也好了许多,不过声音还是那般冰冷:“魂灭阁,只杀该杀之人,专救该救之人……”

  “对,我想不到除了他们敢在黑袍上印黑色阁楼外,哪个势力还敢印。若是公子落到他们手中,我想肯定没有多大事了,所以城主你要冷静一点,现在本就是风云汇集,各大势力都有,若我们自乱了方寸,恐怕好处就要让别人的去了吧……”黄真思量一会后,说出这番话,明显是在提醒徐太守。

  “也对,你现在接着打听长生的下落,有消息立刻通知我。灵月枫的行踪你也要注意一下。”徐太守思量片刻后说道:“你等下先把魂灭阁的人请来,我们先商量一下,随便抱一下他们救下长生的恩情……”

  黄真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开了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