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聂天浩
作者:冰雪飞扬      更新:2015-06-26 18:44      字数:0
  “真没想到,会在这个小小的镇里会遇到,同一个世界的人。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天浩,聂天浩。”

  “我叫夜飞扬,这是我的朋友夜圣青和夜圣飞。”夜飞扬对外说他和七子、飞飞他们是堂兄弟,所以对外介绍的时候,夜飞扬就会说他早就为七子和飞飞改好的名字。

  “原来你的名字叫夜飞扬啊!”

  “我的名字怎么了,还是说我们在原来的时间是认识的?”听了聂天浩的话,夜飞扬就有些犯愁了。听对方的口气,他是认识自己的,只是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是令夜飞扬犯愁的是,他根本对对方没有印象。

  “不用奇怪,为什么我认识你,你却对我没有一点印象。”知道夜飞扬在犯难什么,聂天浩出口解析道。“在有障碍的路上也能行走自如的障碍之王——东方溯、能将花式单车的动作表演的像舞蹈一样的花式之王——南宫傲月、就算在单车上也能将对方轻易的打到趴下的格斗之王——西峻光、车上的明星,所有的女生都为他而疯狂同时也是所有的公路赛中除了车王外最快的记录保持者的速度之王——北川尚、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来自什么地方,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站在地下单车界的顶端,像迷一样的少年,被人家称做车王之王的单车之王——King。”

  “原来我这么出名的啊!”被人认出的夜飞扬大方的承认了,反正这是异世界认识自己的人没几个,被人知道也没什么关系。

  “本来我也是不知道你就是单车之王的,要不是听见他们叫你‘King’我根本不可能知道你。”

  听了聂天浩的话后,夜飞扬才自己原来自己在地球的时候是那么有名的。同时他也庆幸自己现在是在异世,认识他的人不多。不然他可不敢想象被那些“粉丝”围攻的壮观场面。

  接下来的时间里夜飞扬和聂天浩尽在哈喇些家常,特别是当他们知道,他们既是同一个小镇又是同一条村出生的时候,那两人更是从村头某人家的那只老黄狗聊到村尾的那人家里的老奶奶。不过两人的话题更多是围绕在地下单车上面去,毕竟那才是现在的两个人繁荣共同话题。

  而青和飞飞就彻底的被排除在外了,不过两人也没太在意,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飞飞就直接趴在桌上呼呼大睡,青就在旁边细心的擦拭着他的玄神弓。

  就在两人快要聊到走火入魔的时候,夜飞扬他们所在的酒馆走进了两个一高一矮的人。酒馆里原本吵闹的人群,都瞬间静了下来,有不少人更是匆匆忙忙的结帐就走了。顿时,放眼望去。空旷的一楼竟只剩下夜飞扬他们一桌人。

  看着身边的两个人,又看看夜飞扬他们几个。酒馆的老板就想去叫夜飞扬他们,可是那酒馆的老板才没走几步,就被那两个人一把推到了旁边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撞到墙壁上停了下来。

  依旧在谈笑的两人,没注意到这发生在酒馆门口的一幕。直到那两个人走到他们的桌前,一只大掌拍在他们的桌上,两人才用正眼看了看这两个不速之客。

  “天浩,你朋友?”

  “瓦特,你不要得寸进尺。”聂天浩恨恨的瞪着这个叫瓦特的人,两人之间似乎曾经有过不浅的仇恨。

  “呦!格斯我还以为是谁呢?你仔细看那不是我们的手下败将聂天浩吗?”

  “瓦特,你不说我还认不出来啊!”那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在不停的数落着聂天浩,数落了好一会儿见聂天浩没什么反应,也就兴趣缺缺的走到一边的一张桌子上,喝酒去了。

  “飞扬,你刚才怎么拉着我。”其实,聂天浩听着别人这样骂自己也不是无动于衷的,只是夜飞扬死死的拉着他,他才没有冲上去揍那两个人一顿。

  “天浩,我们都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怎么会不帮你呢?我刚才拉你是为了你好,要是你们在这里打起来,对你来说没有好处的。”

  “飞扬,我总不能………”

  “放心,是兄弟的。我夜飞扬绝对不会让我的兄弟白白受委屈的。不过在报仇之前,你得先将你们的恩怨讲一下给我听。”夜飞扬发现自从来了异界后,他那爱多管闲事的本性有显示出来了。

  聂天浩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叫夜飞扬的人。自己明明才认识了几个小时,自己甚至都没有去确认他是不是真的和自己一样是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但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注入了魔力一样,使得自己不得不去相信这个男人所说的每句话。

  粗略的跟夜飞扬说了一下自己和瓦特的恩怨,聂天浩是一脸期待的看着夜飞扬,希望他能给自己想个好办法。

  夜飞扬想了一会儿后,就伏在了聂天浩的耳边说了一句。然后两人又叽叽咕咕了好一会儿才抬头像老鹰看猎物似的望了一下瓦特他们所在的位置。

  又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站起来装做要走的样子。

  “我说天浩啊!你记不记得在我们乡下一个叫瓦特的人是怎样死得啊!”

  “我当然知道啦!那个叫瓦特的人没钱去找女人,就看上了自家的母狗,谁知道被母狗的老公看到了。那只公狗是恨啊!想不到自己的老婆会和自己的主人搞在一快,所以他就一嘴咬掉了那个叫瓦特的人的子孙根。”

  “最后那叫瓦特的人怎么了。”

  “还能怎么样,不就是活活的被那公狗咬死。”

  “那真是可惜啊!”

  “那样的男人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好可惜的。”

  “我说可惜的是那条公狗,居然跟了个这样的主人,真是瞎眼了。”

  “对啊!对啊!”

  夜飞扬两个人用足够整个酒馆都能听见的声音,说着这个他们自编的故事。

  走出酒馆夜飞扬和聂天浩用龟爬的速度想前走着。“飞扬,你说他们是不是没听见啊!怎么还不追来啊!”

  “不会吧!我确定他们听到了才…….别说了,他们来了。见机行事。”

  看到后面酒馆走出两个人后,夜飞扬和聂天浩才恢复正常的脚步。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这次夜飞扬和聂天浩很听话的站在了那里。

  “是,瓦特少爷啊!不知道你找我们两个有什么事?”

  “我要你们道歉。”瓦特是气极了,支吾了半天才挤出这一句话。

  “我们为什么要道歉呢?”聂天浩在应付着瓦特的时候,夜飞扬在旁边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天浩,你看那只狗像不像我们村那个瓦特家的那条母狗。”

  听了这句话,瓦特更是气得差点倒下。

  “蒽,经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

  “聂天浩还有你…你,我要和你们决斗。”

  “你要找我们决斗,我们就得答应啊!那我们不就很没面子。”接过聂天浩和瓦特的话题,夜飞扬很了不起的对瓦特说道。“不过,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份上,我们就勉强答应吧!时间在今天晚上8点,城里的最大的那个决斗场。至于方式,那就简单的二对二吧!我们这里就我和聂天浩,至于你们就随便你们找什么人都好。那就这样,今天晚上决斗场见。”

  说完夜飞扬就拉起在一旁憋着笑的青和已经笑了出来的飞飞跟上聂天浩的脚步,快速的离开了。拐过七、八个弯确定,看不见瓦特他们后,夜飞扬和聂天浩才放声的大笑了出来。

  “飞扬,我说你在原来的世界不去做影星,那真是浪费啊!没想到你的戏演得那么好。”

  “谢谢夸奖,不过刚才看到那个瓦特吃瘪的样子,真是爽啊!”

  “不过,飞扬今天晚上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今天晚上的事我们今天晚上再去想。”

  “那………”虽然夜飞扬说没问题,但聂天浩还是有点担心。

  “相信我,我不会害我的老乡的。”夜飞扬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他只能把“相信”两个字搬出来。

  聂天浩想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也只好相信眼前这个人了。

  “那好离天黑还有段时间,青你回去把他们几个都叫出来,难得有个免费导游,我们好好逛逛这静谧城。”

  “你可真会捡便宜啊!”

  除了还有点反应不过来的飞飞外,夜飞扬和聂天浩就朝着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前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