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新的考验(1)
作者:冰雪飞扬      更新:2015-06-26 18:44      字数:0
  夜飞扬也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毕竟这个方法夜飞扬也只不仅过在那些武侠小说上看到过。

  夜飞扬先驱动玄神真气在自己的身体内形成一条细小的带状,然后在让光系的力量包裹着玄神真气,最后在通过双手进入飞飞父亲的身体。

  因为不知道飞飞父亲能承受的最大力量是多少,夜飞扬每次只能小量将力量过度到飞飞父亲的身体内,再引导那些力量在飞飞父亲身体内修复那些受伤的经脉。

  就这样,夜飞扬不知道重复了这个动作多少次。直到将飞飞父亲最后的一处经脉修复好之后,夜飞扬才重重的舒了一口。将飞飞父亲轻轻的放倒后,夜飞扬走出了这间茅屋。

  走出茅屋后,夜飞扬才发现原来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而飞飞和其他人则一直守在茅屋的外边。看到夜飞扬出来,飞飞和他母亲都显得有点兴奋。

  “飞扬…….”

  “你父亲没事了,不过他得好好休息一下。对了,火狮还没进攻?”夜飞扬挥手打断飞飞,用虚弱的声音问道。

  “已经进攻一次了,不过我们依靠结界,勉强的将他们击退。他们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集结了下来,估计不久就会发动第二次进攻。”

  “看来他们是一定要把这里拿下了,飞飞让那些受伤的飞狮聚集一下,我给他们治疗一下。”

  飞飞虽然知道夜飞扬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根本不应该再施魔法,可是他更知道,夜飞扬是执著的,他说过的,他就会做到。

  很快受伤的飞狮就聚集在了夜飞扬的面前,夜飞扬拿出了星芒法仗,这是夜飞扬第二次使用星芒法仗。上次是为了对付哈利那个大魔导师,这次是为了利用星芒法仗的魔法增幅,使用高级的群体治疗术。

  随着魔法咒语缓缓的从夜飞扬的嘴里倾泻出来,在整个飞狮领地的光元素开始聚集到夜飞扬的身边。当最后的一句咒语结束后,原本聚集在夜飞扬身边的光元素,笼罩在了那些受伤的飞狮的身上。

  光元素逐渐散去,原本奄奄一息的飞狮顿时恢复过来了。相对飞狮的恢复,夜飞扬就显得有些摇摇欲坠。所以当夜飞扬施完法的那一刻,在一旁的飞飞和七子就立刻上前扶住了夜飞扬。

  “飞飞,我能帮你做的只有这些,剩下的就靠你自己。”说完不等飞飞有反应就倒在青的怀里沉沉的睡去了。

  这一觉夜飞扬可以说是睡的非常舒服,在梦里他甚至梦见自己回到了八岁那年,在那一年,他的父母并没有离开,他依旧是那个被父母疼爱着的小王子。

  可这一切毕竟是梦,是梦总会有醒来的一天。

  一丝光刺疼了夜飞扬的眼睛,朦胧中他似乎看到一个身影焦急的跑了出去,紧接着一群人跑了进来。夜飞扬想仔细的看清楚来人是谁,可是过度透支精神里的他根本集中不了一丝精神。

  突然夜飞扬感觉到一只宽大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一阵温暖的力量遍布整个脑海,在的温暖的力量下,夜飞扬又沉沉的睡去了。

  “父亲,飞扬他怎么了。”在一旁的飞飞焦急的问到。

  “他没事,只不过是精神里透支比叫严重,只要他再睡一觉就基本没问题。”

  听了飞飞父亲的话,飞飞和七子才放下心来。

  而飞飞父亲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当初他醒来后就知道有人救了他,当他听了夜飞扬所做的一切后,他心里就一直为这个年轻人牵挂着。刚才当他探入夜飞扬的精神空间的时候,他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付出的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多。

  就这样睡了不知道多少天后,夜飞扬终于睁开了他紧闭的双眼。

  一觉醒来,夜飞扬的感觉相当不错原本枯竭了的精神力,不但全部恢复了,而且还有一点增长。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各个方面,发现并没有问题之后,夜飞扬才下床走出了他所在的茅屋。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不过在平地上依旧有不小的飞狮在围着火堆聊着什么,而飞飞和七子也在围着一个火堆说笑着。

  “在说什么那么开心。”夜飞扬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火堆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飞扬,你醒了。”沉着的红最先反映过来,不过他依旧小心奕奕的问道,他害怕眼前的夜飞扬只是他梦里的一个幻影。

  “我不就睡了一觉,你们现在连人都不认识了。”逗着刚才跑到自己肩上的小银,夜飞扬有点奇怪的问道。

  “老大,你这一觉也睡得太长了,这能怪我们。”蓝也很快反映过来。

  “我睡了多久了。”

  “足足一个星期了。”在这里的人除了夜飞扬外都异口同声的说道。

  摸摸鼻子,夜飞扬有些不好意思了,他都不知道他这么一睡外面的时间会过的那么快的。“对了,你们身上的力量似乎有点增长,这一个星期挺努力的。”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大转的夜飞扬立刻转移了话题。

  提起这一个星期的生活,七子、飞飞、任杰和聂天浩的脸色都有些微微变色,只有小银依旧懒懒的趴在夜飞扬的肩膀上一动不动。“既然,飞扬都醒过来了,飞飞我们明天就向你父亲辞行,我们都在这里那么多天了,该去找无名老爹的那位朋友。”

  “对啊!”没有人理会夜飞扬的问题,每个人都很有默契的配合着任杰,将话题转移开来。

  看着眼前这群配合默契的家伙,夜飞扬也没有逼问他们原因是什么,这点小秘密夜飞扬还是有办法挖出来的。

  第二天早上,告别了飞飞的父亲和母亲后,七子、飞飞、任杰和聂天浩九人一兽都头不回的向前走去。

  看着头也不回的十人,夜飞扬就觉得好笑。昨天夜飞扬已经从小银的嘴里了解到,在自己睡觉的这个星期里发生什么事。

  原来,在夜飞扬睡觉的这个星期内,七子、飞飞、小银、任杰和聂天浩在内的九人两兽均受到了飞飞父亲的非人‘虐待’。飞飞的父亲在族里找了十一个‘检验丰富’又‘心狠手辣’的飞狮当做他们十一个人的对手,而飞飞的父亲则要求他们在最短的时间打败各自的对手。

  经过一个星期的非人的‘虐待’,他们十一个人终于在夜飞扬醒来的前一天将各自的对手打败。

  其实夜飞扬知道,他们十一个人所以接受飞飞父亲的‘虐待’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他们是因为觉得自己帮不上忙,所以他们才会急着想提升自己的力量。

  “飞扬,快点,不要像个老头一样在后面慢吞吞的。”

  甩开那些杂乱的想法,夜飞扬快步的追上他们,继续他们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