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黑袍魔法师
作者:冰雪飞扬      更新:2015-06-26 18:44      字数:0
  “太麻烦了。”夜飞扬停顿了一下,然后很满意的看到下面的罗德和克罗一脸气愤的看着自己。“一个一个挑战的话,我估计就算是学院里的学生也很难将你们五个人打倒,毕竟你们被挑战完还有休息的时间,而我们挑战的虽说也有休息的时间,但魔法力和精神力的恢复是远比不上你们的,那样我干嘛还要一个个的来,五个人一起挑战我或许还有一点反败为胜的机会,不是么?”完了夜飞扬耸耸肩继续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学院根本就没指望会有新生能将你们打败,至于学院设这个挑战台的意义无非就是让你们得到更多的对战经验而已。”

  一石激起千层浪,夜飞扬的这番话就起到了那石头的作用,人群里顿时炸开了涡,有的人说这是卑鄙的做法,但更多人认为学院这样做也明日什么错的。

  “你,很有趣。”许久,坐在下面一直没有被挑战过的那个穿黑色长袍的魔法师说到。紧接着他就走到台上,其他的几个人也跟在他的后面走到台上来。

  五个人当中除了水系的魔法师是女的之外,其他的四个人都是男的。为什么夜飞扬不认为那黑袍的魔法师也是女的,用夜飞扬的话来解析那就是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可不是一个女人能拥有的。

  “里斯大哥,这里交给我和克罗就好了,这样小喽罗我们两个人就足够了。”那个叫做的里斯的黑袍魔法师被没有说什么,就这样站在那里什么话也没有说。

  夜飞扬知道那黑袍人没有动手那是因为在他眼里,自己就好象那两个人所说的并不值得他动手。虽然一上来就被小看了,但夜飞扬并没有生气,相反他还挺怕他们一上来就五个人一起上,那有可能一招,夜飞扬就Gameover了。

  摆开阵势夜飞扬取出了在精灵森林里做的备用魔仗,其实中低级的魔法夜飞扬完全可以瞬发,就连一部分的高级魔法,在法仗的增幅下,夜飞扬也可以达到瞬发。而夜飞扬现在拿出这跟法仗完全是做做样子,不想一下子就把自己的老底爆光了而已。

  “夜~飞~扬。”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夜飞扬的背后响起,夜飞扬瞬间被冰冻在了原地。“你好象忘记了什么东西了,对吧!”

  “青,你考完试了,过了没有。靛,你也来了啊!”夜飞扬有点心虚的说道。

  “飞扬,你专心应战吧!青那里我会劝劝他的。”靛的这句话是给夜飞扬打了定心针,不然以夜飞扬现在的状态,打不打得过青,那也是个问题。

  就在夜飞扬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雷电劈在了夜飞扬所在的地方。“这是在教训,下次千万别把你的后背暴露在你的敌人。”

  “虽然不知道这是谁教你的,但我想他是忘记教会你,千万别小看了你的对手。”同样的一道雷电劈在对方的身上,那个叫克罗的雷系魔法师已经被劈下了台。这还只是夜飞扬手下留情的结果,不然对方就算不死恐怕也得脱层皮。

  “接下来,下一个是谁。”站在水之结界里的夜飞扬酷酷的说道,引起下面一众花痴女女一阵尖叫连连。

  没等夜飞扬说完,那个叫罗德的火系魔法师就向夜飞扬发了一道火龙。夜飞扬同样是一道火龙,不过夜飞扬没打算用这道火龙和对方硬拼,在两道火龙要碰到一起的时候,夜飞扬的火龙稍稍的偏了一下,避开了和对方的硬拼,向对方的魔法师飞去。同时,夜飞扬快速的在原来的水之结界上再从新加了一道水之结界,硬抗了对方的这次攻击。

  当然对方也不是小角色,夜飞扬的火龙也被轻易的挡了下来,出手的是那个水系女魔法师。一招不得利,夜飞扬也没丧气。他早就知道眼前的四个人不是能轻易能打下来的,之前能一招把那雷系魔法师打下来,主要是利用对方的轻敌心理。

  再次回到场上,这次加如战局的除了那水系魔法师,还有刚才在旁边没有动手的风系魔法师,至于那黑袍魔法师,依旧没有动手的意思。

  躲过风系魔法师的风刃和火系魔法师的爆裂火球后,夜飞扬又是一道雷电过去,不过依旧被挡了下来。

  “看来得先解决那水系魔法师才行。”夜飞扬心里做了这样的决定,但手上的魔法却没有一个是针对那水系魔法师。又躲过一道火龙,夜飞扬趁火系魔法师不注意的,一个低级的冰冻术将他冰冻在原地。

  看到火系魔法师被冰冻了,风系魔法师就想掩护水系魔法师过去给火系的解冻。他们当然不知道,夜飞扬想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又是一道水之结界硬抗风系魔法师的风刃,夜飞扬一个土刺加龙卷风成功的将火系魔法师和水系魔法师扫下的挑战台。又是几招风系魔法师也成功的被扫下了台。

  整个台上就剩夜飞扬和那一直没有出过手的神秘黑袍魔法师。“等了那么久,终于等来和你交手的机会了。”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就这样站在夜飞扬的对面一动不动。夜飞扬知道,对方不动其实是在给自己恢复的时间,夜飞扬也当然不会拒绝,他也努力的在这段时间内尽可能的恢复自己的力量。

  就在台下的人都快睡着的时候,黑袍魔法师动了,准确来说是消失了。没错是消失了,在台上除了夜飞扬之外,没有一个人。那黑袍魔法师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在所有都猜测那黑袍魔法师是不是逃走了的时候,那黑袍魔法师出现了。所有的人都被黑袍魔法师这样突然消失突然出现的方式给吓到了,当然这些人当中不包括夜飞扬。

  看到这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黑袍魔法师,夜飞扬也有点小小的惊讶,不过他还是轻易的挡下了对方的这次突袭,并在对方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小声的说了句话,夜飞扬满意的看着对方因为自己的这句话而呆在了那里。

  可就在这时候,异变突起,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暗器飞向了黑袍魔法师所在的地方。夜飞扬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出声提醒对方。“小心。”

  在听到夜飞扬的提醒的那一个黑袍魔法师,虽然不能完全躲开暗器,但也成功的躲开了要害部位。

  “小银、飞飞。”听到夜飞扬的话,小银和飞飞第一时间就向暗器发来的地方。“要活的。”说完夜飞扬准备回过头去,看看黑袍魔法师伤的怎么样,对方会用针做暗器,估计上面一定有毒。

  可是当夜飞扬回过头的一刻,他差点气得将在黑袍魔法师旁边的那个人杀死。刚才被夜飞扬打下台的水系魔法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黑袍魔法师的旁边,一道治疗魔法正准备对着黑袍魔法师施展。

  一道龙卷风将在黑袍魔法师旁边的人吹得远远的,夜飞扬气岔了的哄道。“你这胸大无脑的女人,他是黑暗体质的,你用光系魔法治疗他,你是想救他还是想他死。”

  不在理会那被吹走的水系魔法师,夜飞扬开始专心治疗黑袍魔法师的伤。其实夜飞扬刚才没怎么用力,所以那水系魔法师虽然被吹的远远的,但却没受什么伤。

  解开黑袍魔法师的黑色袍子,夜飞扬发现毒针扎在了对方的手臂上。在长长的法师袍上撕上一条布碎,绑在了受伤的手臂的上方。“忍着点,我先帮你把毒针拔出来。”

  “哼”在对方的闷哼声中,夜飞扬将毒针拔了下来。毒针拔下来后,夜飞扬慢慢的将覆盖在手臂上的衣服卷了起来。

  看到手臂上的毒并没有扩散,夜飞扬才稍稍的松了口气。“靛,准备治疗魔法,信、毅帮我扶起他,青,你帮我看着,要是有谁敢靠近一步,那你就去和飞飞、小银对练几天。”

  在死亡森林里出来后,也不知道夜飞扬是怎样想到的,居然要七子和飞飞、小银两只圣兽对练,七子又怎么会是两只圣兽的对手,所以每次都被小银和飞飞打的趴在了那里,至此之后,一听到要和小银、飞飞对练,七子总是找借口躲了过去,所以当夜飞扬提起这个的时候,青周围的气压瞬间降了几十度,几乎将所有靠近的人都冻成的冰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