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医院惊变
作者:十七翼王子      更新:2015-06-26 17:34      字数:0
  萧催把烟头狠狠的投在地上对这旁边的搭档赵子刚抱怨道“大快头,你说我们是不是很背,好歹我们也是L市大名鼎鼎的刑警队长,却沦落到给人把大门的地步。还有这该死的鬼天气,5月还不到就怎么热了,现在网上都在流传太阳要爆炸了,你说世界末日是不是即将来临了。”

  “别唧唧歪歪了,把招子放亮点,现在市里的大人物都在这里,要是出了什么纰漏,你我都打铺盖回家吧。”赵子刚不耐烦的白了他一眼。对于这个萧催,赵子刚很是无奈,命运的作弄让这性格完全对立的两个人组合在了一起。生性耿直的赵子刚起先是最看不起这种轻佻放荡的人的,要不是看在他救过自己的分上,赵子刚根本是不会理睬他。

  “我说大块头,别老是这么严肃吗,你看你才20几岁的人怎么看都不止40了。要不是我看过你的资料,打死我都不信,你是不是每晚都在透支生命啊,能不能介绍个给我,你看兄弟我快奔30了还是处男一个。”萧催搓着双手一脸的谄媚。

  “呲,还处男呢,你说是你上辈子吧,前世憋坏了,这世祸害人间来了。”赵子刚鄙夷道。

  “侮辱,这是CHI裸裸的侮辱,大快头你倒是说说我祸害过谁了?”萧催气的跳了起来,撸起袖子就想掐架。

  “这个,这…”赵子刚想了会,还真没想出来。想起萧催平时虽然说话有些下流,身上穿的也流里流气,但也没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或许萧催的本性并不是这样,赵子刚突然这么想到。不过话已经说出去了,他可没打算收回来。于是赵子刚干磕了一下,故作认真的道“好像有情况,注意一下四周”

  “屁,要是有什么事我名字倒过来念…”

  “赵队,萧队出大事了”萧催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只见两个警察一瘸一拐的跑了过来。“

  你看你们都成什么样子了,连衣服都不整理一下,真是有损我们警察形象。哼,明天写份检查。”发现这两个差点让自己出丑的警察衣衫楼褴,伤痕累累一副惨惜惜的模样萧催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场就发作起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赵子刚觉得这两个警察也怪可怜的,于是出面解围道。

  “是这样的,有人报警说西城有暴徒袭击市民,我们就去了现场,发现这些暴徒根本就是怪物,除了有一副人的轮廓外,皮肤都腐烂了,见了市民就咬还吃人肉。偏偏他们力气大的吓人,我们5、6个人都制服不了还被咬伤了。后来,我们开枪了,可是它们都打不死,我们两个趁他们周旋的时候过来报告情况。”一名警察气喘吁吁解释道。

  “竟然有这种事,萧催你去向薛市长汇报下情况,我去现场看看。”赵子刚发现事情有点严重,不等萧催开口就吩咐道。

  “大快头,可不能挂了啊,你还欠我一条命没还呢。”看着将要远去的赵子刚,萧催突然来了一句。

  拔出腰间的手枪,咔,的一下上了膛,“放心,我肯定死的比你晚的”赵子刚没有回头。“

  还待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看医生”目送完搭档的萧催看着依然站着不动的两个警察大喝道。“是,是,是,我们这就去。”两个警察如临大赦,飞也般跑走了。

  拿出镜子照了照,萧催疑惑道“我有这么恐怖吗?”整理一下衣服,往高级病房跑去

  …

  “将军,有个警察找薛市长,说有重要事情汇报。”一个警卫走进来汇报道。

  “就让那个警察进来说吧”刚从洗手间出来的凤天歌随意道“是”

  过了一会儿,一个警察走了进来。凤天歌一眼看去,差点没把眼珠子瞪了出来。这警察太有个性了吧,歪歪斜斜的帽子,一头披散的长发看起来很有艺术家的潜质。制服穿的倒也合体,只是少扭了两个扣子。裤子从正面看上去是没问题的,不过从后面看就会发现屁股蛋上两个大大的补丁,显然是经过改装过的,一条类似尾巴的物体从他的屁股后面伸了出来。扁扁的脸上显露出一副欠揍的神色,再配上他那贼贼的双眼,当真是警察中的极品啊。

  “萧催,你怎么穿成这副样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不怕丢脸。”看着自己的手下成了众人目光下的焦点,薛市长不由怒斥道。

  “非也,非也,这位警察先生穿着个性张扬,不拘一格,把警服领入时尚的舞台,是警服界的一次划时代的革命。他无惧他人眼光,我行我素,有胆色也;服装制作新颖,标新立异,有智慧也;引领时尚前台,感为人先,有气魄也。这种有胆色有智慧有气魄的人非是极度自信者所不具有的,我们应该鼓励他,支持他,薛市长你应该为有这样一个手下而感到自豪。”凤天歌看着这个极品警察忍不住称赞道。或许是觉得这名警察的形象与前世的自己有点相像,凤天歌越看越顺眼。

  越过人群,凤天歌来到萧催面前,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热情的挖起墙角来“我是N军区第5军少将军长凤天歌,我很欣赏你,有没有兴趣跟我混?”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将军也。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人像将军一样这么夸过我。您的目光如阳光般铺撒在大地,让任何珠子发出耀眼的光芒。对于您的提议我想是没人会拒绝的,不过我已经接受薛市长的聘请,就任L市的刑警队长,我想您也不希望我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吧”萧催把身子一扭,脱离凤天歌的手掌,向他委婉拒绝。

  这个警察不简单,凤天歌眼中精光一闪。他很明白刚才他那一拍用上了3分力,差不多3、4百斤的分量,错不及防下一般人早就趴下了。

  而这警察,不但能够平静的说话,而且还有余力脱离自己的掌控。原本只是一时冲动对他说了句招揽的话,对他能否答应也不是很上心,不过现在凤天歌这个警察起了浓厚的兴趣。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也没有再说什么招揽的话,只是对他点了点头,转身走开,让他和薛市长谈论要说的情况。

  看着凤天歌走远,萧催重重的呼了口气,在凤天歌面前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这种压力并不是身份上的悬殊引起的。就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只要一个浪头自己就会粉身碎骨。这种生命不由自己掌握的感觉,自己已经多久没有感受到了,或许,我那个变态的教官也不是他的对手吧,看着凤天歌的背影萧催暗暗想道。甩了甩脑袋,暂时压下这个匪夷所思的想法,这才想起还有事情要办。

  “薛市长,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和小赵在外面巡视,后来……事情就是这样的”萧催三下五除二,把事情快速的说了一遍,正等待薛市长答复。突然,感到一阵风飘过,世界剧烈颤抖过后,萧催悲哀的发现,自己被拿了起来。是的,现在萧催的衣领被凤天歌抓住,整个人被高高举了起来,任他怎么挣扎都是徒劳。

  “凤将军,这是什么意思。”虽然不明白一向十分厉害的萧催怎么会像小鸡般被抓起来,但在这么多人面前薛市长还是站起来维护自己的属下。其他人见到这种情况,以为这个警察哪里得罪了凤天歌,见萧市长竟然敢站出来和他对峙,心里都幸灾乐祸,暗道薛胖子死定了,不过嘴里却装模作样说着劝解的话语。

  “都闭嘴,你把那怪物的模样再说一遍。”把那些人的话直接过滤,眼睛直盯着萧催,现在他只想确定一件事。

  “恩,长的很像人,皮肤全部溃烂,主动攻击人类还吃人肉”即使心里再不满,萧催却不得不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都说了出来,因为他能感觉道,只要说个不子,自己身上可能要少几个零件了。

  “完了,完了”凤天歌大手一松,萧催恢复了自由。看着逃到一旁大口虚着气的萧催,凤天歌再次问道“你说有两个警察被怪物咬了?”

  “是的,现在他们都在医院治疗呢”萧催回答的很干脆,他可不想再次被提起来了。听完他的回答后,凤天歌面入死灰,急忙来到窗户口向下看去。虽然有15层的高度,但经过基因药剂改造后的凤天歌依然能够看清那些四处追逐的身影。的确是丧尸,看到一个医生被那些类人的怪物分尸吃掉后,凤天歌终于确定了怪物的身份。

  妈的,怎么会这样。凤天歌脑中一片混乱,原本以为自己凭着现在的身份地位,就算没有穿越带过来的东西,自己也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哪知道竟然碰上了生化危机,对于自己能不能活下去他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难道我也会成为丧尸群中的一个,靠整天吃人肉为生,想到自己可能的未来,凤天歌内心万分绝望。

  不对,凤天歌灵光一闪,精神在武器库中找出了那瓶喝完了的基因进化药剂,再次认真的看了一下上面的说明。

  “哈,哈,哈”凤天歌兴奋的大笑三声,我有什么好怕的,在城外我有近3万全副武装的军队,只要我一声令下就算不能消灭丧尸,但保住小命还是没问题的。

  在加上我能免疫T病毒特有的强壮体魄和神秘的武器库,单枪匹马我也能在这末世生存,未来未必是绝望,就看我如何来闯荡了。大悲大喜后,凤天歌心情反而轻松下来。

  “先生们,女士们,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凤天歌环顾了下四面的人们严肃的宣布道,此刻还是衣衫光鲜的大人物,下一刻或许都要成为丧尸中的一员了,凤天歌心里对他们充满了怜悯。

  “将军不会是傻了吧”某高官见凤天歌一连翻奇怪的举动然后又突兀的冒出这么一句话,心里有点怀疑,对旁边的朋友小声嘀咕道。“怎么可能,我想将军只是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那人犹豫一下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还是看他下面怎么说吧."

  没理会那些唧唧喳喳的大人物,凤天歌找了椅子坐了下来。“能来杯咖啡吗?”凤天歌对着眼色同样疑惑的美女助手蓝夜莺问道。

  “好的,将军。”蓝夜莺倒了杯咖啡,递给凤天歌后犹豫一下,最后鼓足勇气疑问道“将军,你是不是那里觉得不适。”

  “哦,我好的很呢,”凤天歌耸了耸肩。

  “那将军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蓝夜莺大大的眼睛盯着凤天歌。

  “下面我说的情况很严重,你要有思想准备。”凤天歌喝了一口咖啡,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这本来是一件国家机密,不过今天事情已经发生,这个秘密也到了公开的时候了”凤天歌随口杜撰了一个所谓的国家机密。

  “请大家从窗口看下去”悉悉梭梭等人们都挤到窗口凤天歌才接着说道“根据陆军总部得到的情报,M国为了对抗我国正在制造一种生化武器,在制造过程中发生泄露,使感染的人群发生异变,成了一种怪物叫做丧尸。丧尸以人为食,并且被丧尸咬过的人也会变成丧尸再去袭击别的人类。由于美国军方发现及时,摧毁了一个城镇抑制了病毒的扩散。原本以为这件事到此结束,然而刚才我听到这为萧警官的描述,这种病毒已经在L市开始扩散并且到了这所医院。眼下情况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们要面对的是一场战争,一场关乎人类生存的战争,很不幸我们就在这场战争的前线。是战斗还是退缩,你们自己决定吧。”说完凤天歌又端起咖啡认真品了起来。

  现场气氛一下子显得十分压抑,楼下不断发出的惨叫声摧残着他们的神经。人们相互间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

  过了一会儿,一个像是代表的人走了出来。此人先是向凤天歌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然后大义凛然道“将军,我们愿意与将军一同对抗丧尸。不过我们只是一些普通的市民,主战力量还是要依靠将军阁下我们愿意提供一些物资,现在我们就回去准备,这些丧尸就交给将军处理了。”说完不等凤天歌回答,就转身走了.接着房间里的人们都争先恐后的冲了出去。原本拥挤的房间现在只剩下四个人.

  在椅子上悠闲品着咖啡的凤天歌,站在后面神色冷峻的蓝夜莺,还有就是那个“时尚”警察,此时竟然靠在门边照镜子。最让人意外的是,那个胖子薛市长也没走,只是神色慌张在窗口向下看个不停。

  “这些胆小鬼,亏我平时待他们不薄,关键时候竟然撒腿逃跑了,以后他们就不用在我L市混下去了。”薛市长对逃走的人们开始怒骂起来,然后对凤天歌不凭道“将军怎么放那些人跑呢,这些胆小鬼应该比我们先下地狱。”

  “你说的没错,他们是比我们先下地狱。”仿佛为了应证凤天歌的话,楼下又传来一连串的惨叫声,其中叫的最惨的就是那个代表。“

  夜莺,你去叫卫兵进来吧,把情况和他们说一下。”凤天歌放下手中的咖啡对蓝夜莺吩咐道,等她把两个卫兵领进来后,这才真正严肃起来。

  “诸位,现在形势十分严峻,我们必须尽快的逃离,不然等丧尸泛滥以后我们就没希望了。”听了凤天歌的话,薛市长不可置信道“将军,你不是说要和丧尸战斗的吗?怎么又要逃跑了?”凤天歌一脸好笑的望着这个天真的薛市长,指了指自己6人无奈的回答道“凭我们6个人,怎么和数不清数目的丧尸战斗,现在我们能否活着离开医院都是一个问题。”薛市长一脸沮丧,垂着头沉默不语。

  “现在我们检查一下我们所拥有的武器弹药。”见所有人没有异议后,凤天歌需要知道自几一方所拥有的战斗力。

  “报告将军,我们有两把D—97型冲锋枪,子弹加起来有240发”一位卫兵汇报道。凤天歌从记忆中了解到D—97型冲锋枪是神龙共和国军队使用的一款比较高档的冲锋枪,射速很高,后坐力小,威力一般。一个弹夹30发子弹,只需3秒就能扫完一个弹夹的子弹。听了他们的话,凤天歌眉头微皱,这冲锋枪用来对付人还可以,但对丧尸的伤害却微乎其微,本来应该作为主力的两个卫兵看来只能做掩护了。

  “将军,我只有一把S—00手枪和24发特制穿甲弹。”蓝夜莺冲腰间拔出配枪。这款手枪造型优雅,通体蓝色,12发满弹夹,威力巨大深受共和国大多数高级军官的喜爱,本来凤天歌也有一把的,只是他没有随身带配枪的习惯,把它落在军部了。

  羡慕的看了一眼蓝夜莺手中的手枪,在5双眼睛的注视下萧催掏出了自己的配枪,介绍道“我的是最普通的警用手枪SE—95,一共3个弹夹21发子弹。”

  形势不容乐观啊,了解到大概情况后,凤天歌开始分配任务“夜莺,你负责前方开路,2个卫兵断后,萧警官居中策应,我和薛市长没有武器,只能在中间了。记住丧尸的弱点在头部,只有打爆它们的脑袋才能击毙他们”现在凤天歌还没打算暴露自己武器库的秘密,安排上也就只能把自己归于受保护的位置。

  “将军阁下,对于你手下女长官的战斗能力我缺乏信心。我认为她应该把武器交给你,或者给我也可以。只要我有了这把手枪,我保证我决不会留下一个丧尸。”听完凤天歌的安排后,萧催马上跳出来抗议道。在他眼里蓝夜莺只是凤天歌的小蜜而已,他可不敢把自己的小命交给这个娇滴滴的美女手上。

  “萧警官,你的要求无效,你面前这位是共和国的陆军少校,她有丰富的作战经验,你应该相信我们军方。”凤天歌一眼就明白萧催的想法,对于他的提议嗤之以鼻,他可是非常清楚自己这个美女手下有着多么骄人的战绩,在共和国像她那样才20岁出头的少校军官十个手指也能数的出来。

  “希望如此吧”萧催见自己要求驳回,郁闷的嘀咕着。听着丧尸的嘶吼声越来越近,众人神经绷紧,不由自主的拿起手中的武器。

  “那么,现在我们出发吧。”凤天歌最后发出战斗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