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愚蠢的行为
作者:愚公移山      更新:2015-06-26 17:34      字数:0
  如果有人问,天源大陆有多大,这个问题恐怕很多人都不知晓!

  那么,如果有人问,迷幻森林在那?这个问题恐怕有绝大部分人都会点头。

  迷幻森林,位于大罗王朝西南部,范围方圆数百公里大,其内参天古木,奇岩怪石数不胜数。

  至于为何迷幻森林人尽皆知,还是在于它的险。其内山脉纵横,崇山峻岭数之不尽;千人绝壁、万丈悬崖随处可见;飞禽走兽凶猛无比,毒谭,叶障处处可见。最主要的是,迷幻森林常年大雾弥漫,终年不散,笼罩着整个迷幻森林,让迷幻森林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如果人一但进入,没有正确的归路,迷幻森林就像一个迷魂阵一般,那么很难走出去。

  当然,既然有凶险,往往带来的也是福运。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奇珍异草,灵果,灵药,奇珍异兽,在迷幻森林内也是能找到。居住在迷幻森林外的一些人,往往也是成群结队一般,三五人甚至数十人一起进入迷幻森林寻找这些宝贝,如果能找上一两株灵草或者灵果,拿出去卖,肯定能卖上个好价钱。同时也有许多修炼者进入猎杀妖兽,索取魔核,因为,那可是比起灵药灵草还要珍贵的东西。

  能够找到灵药,那是运气,可是不在损失人手的情况下就能得到,凡事都有另外,有的珍贵的灵药往往都会有一些妖兽守护,想要从哪些凶残的妖兽口中夺走灵药,也需要具备一些实力。而猎杀妖兽,那就代表着,极有可能损失人手,而且有时还无法成功……

  魔核是妖兽精华所在,是炼药的主材料之一,同时也是炼器的材料……

  当然,一些奇异的功法可以提取魔核中的能量以供自己吸取,从而达到巩固自身实力、与突破境界的目的。

  夜幕降临,迷幻森林中也是失去了白日的喧闹,偶尔还会传来一两声妖兽撕咬声、鸣叫声。

  一轮明月高高悬挂天际,月色如水,从高处撒下,透过树阴照在大地上,明亮、皎洁、清冷。

  迷幻森林内,不知何处,一棵不知生长多少年的古木,树枝来回彼此伸展着,微风吹来,树枝随着风儿徐徐摆动。树上长着一些果实,足有婴儿拳头大小,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晶晶亮光。

  寂静的夜,迷幻森林上空的某处空间,突然泛起阵阵波纹向周围散去。

  “撕拉!”

  一声极度刺耳的声音,那泛起波动的空间被幕然撕开一个口子,露出漆黑的无尽空间内部,片刻后,从被撕开的空间中飘出一物,以奇快的速度向下方的迷幻森林落去。

  没有剧烈的碰撞响声,一切无声无息。

  …

  迷幻森林某处,一棵古木下方,有着三人环抱才能抱起来的树干,在古木根部,一道人影躺在古木根部不远处。

  妖异的面孔,面色苍白,人影身穿白色衣衫,白色衣衫上却沾着丝丝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身影的一只手食指上一颗古朴并带着丝丝裂痕的戒指,另一只手微微鼓起紧紧的握着,青筋鼓起,指节泛白。

  一天…

  三天…

  十天…

  一月过去了……

  躺在古木不远处的人影依旧没有醒来,如果不是还有一丝呼吸存在,就如同死人一般静静的躺了一个月。

  迷幻森林,魔兽多不胜数,可这一个月中在这道人影周围出现一个很是奇怪的现象,在这个沉睡的人影周围五十步内所有的魔兽全部绕道而走。

  运气?不!

  在这一个月中所有出现在魔兽都在即将接近沉睡的人影五十步内,所有的魔兽全部浑身发抖,匍匐在地,恐惧的神情不言而喻,仿佛有着一股巨大的威压散发在沉睡的人影周围,魔兽的天性告诉他们危险的信号……

  仿佛那是来至灵魂中的恐惧,就是他们中的王者,天生让他们臣服……

  这一天……

  那沉睡的人影紧闭的双眼有了一丝动静,在这一刻缓慢的睁开。

  平淡无奇。

  没有冲天的气势,没有惊天一吼……

  平淡无奇,如同早晨起床睁开双眼的瞬间一样。

  空洞的双眼平静的望着上空繁茂的古树枝叶,没有一丝波动,过了片刻,青年似乎缓过神来,那紧握成拳的右手慢慢抬起来。

  缓慢,艰难!

  两个字形容青年此刻的抬起右手的动作,仿佛这个简简单单的动作需要用尽其全身力气一般。

  “咳!!”

  当青年的右手抬起,这一抬不要紧,这个动作似乎牵动青年的伤势,青年咳嗽一声,从嘴角溢出一丝血迹,触目惊心!

  平静的夜晚,皓月当空,清瘦的青年躺在在人们认识中凶险无比的迷幻森林中,全身血迹斑斑,诡异无比!

  青年把右手抬到半空中,视线从繁茂的古木枝叶上转移到右手上。

  手伸开,一块比巴掌略小的石块露出来,青年自醒来一直很是平静的眼神中第一次有了波动。

  “呵呵,狗娘养得命运还真是会开玩笑,居然死都不让我死!”

  “哈哈哈……既然这狗娘养得命运如此捉弄我,那我就这命运都要臣服我的脚下。”

  青年望着手中的石块,眼神五味杂陈苦涩不已,嘴角微微动了动,低不可闻的声音传出。

  石碑很平凡,就像丢进石堆中不起眼一样,唯有有点看头的是,在石碑上有许多如皱纹的横线,如果仔细看去,能够看到在石碑上横线中一块细小的奇异文字。

  青年望着这块平凡的石碑,许久!随后把右手放了下去,耳边似乎传来阵阵轰鸣之声。

  “独孤易辰,还不跪下!既然敢在家族中当场杀人,你这个叛徒眼里还有没有族规,按照族规,你罪当死……!!!”

  “死?哈哈……死又有何惧!老不死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你背后捣鼓,没有你在背后,那个狗娘养得敢乱来?哈哈,可惜啊,可惜啊,你的如意算盘全部都随着那够娘养得进入地府落空了,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对你的惩罚啊……”

  “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

  “住嘴!独孤易辰,你杀家族之人,本来要处死,不过念在你是直系一脉,现在削去你修为,离开家族!从此你与独孤家族毫无干系……”

  耳边风声呼呼的乱着,上方枝叶摇摆,耳边似乎还有轰轰回响声,青年面色阴沉,心中很是苦涩,被家族削去一身功力,如今更是被流放在族外,我能实现这个的希望么?

  青年心情沉重不已。如今更是身受重伤,唯一能够欣慰的便是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好在那个妮子没有危险,青年似乎想起那个妮子的摸样,嘴角微微翘起。

  心神一动,青年感受自身体内伤势,旋即苦笑不已,

  “还真是重啊,如今的实力只有源气七士了么……”

  青年把石碑放在沾着血迹的白袍胸口,双手撑地,缓缓起身,这一动作似乎很勉强,青年疼的咧着嘴。

  青年站起身来,环顾一周,望着不远处不敢走近,绕道而行的妖兽,自嘲道:“就算实力被削去,好在血脉威压还子啊,不然,没死在虚空内,反而被妖兽当食物吃了,那就惨了”

  ‘“也不知道这是在那,这个世道会怎样?不用想,也如同那里一样,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世道吧!以我现在源气七士的武者,不行啊……”

  “既然需要,那就需要强横的实力,不然就连生存都是个问题!”

  望着自身这副孱弱的身材,青年皱眉不已,:“这副身体……太弱了……”

  “呜!”

  正当青年环顾思考中,一声狼吼低呜声打破他的思考,望着不远不敢走近的妖狼,青年皱眉,旋即释然。

  “这应该是一个魔兽森林吧,还有有自身龙皇后裔血脉,不然还真无法镇住这些凶残的家伙!算了,还是先离开这里,我现在实力太弱,龙皇血脉施展不开,现在只能镇镇低阶的妖兽,高阶的恐怕就镇不住了。”

  青年抬头寻个方向,向前走去,也不知是有意无意,这个方向刚好是出迷幻森林的途径,真是好运。

  青年所到之处,低阶妖兽纷纷避让,仿佛有着让其灵魂颤抖的存在。

  大约走了一小时后,树木逐渐稀疏起来,外面的世界渐渐清晰。

  走出迷幻森林,青年停下脚步,望着远处,闪闪篝火与天上月辉相映。一个相对缓的陡坡出现,再远处,一座古镇的模糊影子遥遥相映而出。

  青年轻叹一声:“既然独孤家族已经将我遗弃,那我就没必要叫独孤,孤独易辰啊独孤易辰,这个重要的担子你要承担起来了,实力,向要生存,就要有实力。”

  青年托着沉重的身子,向着远处古镇走去,在皎洁的月辉下拉出长长的背影,走的慢,却很坚毅。可坚毅背后,却透露出一股萧瑟……

  待青年走后,一阵幽幽一声传来,

  “被遗弃的人,独孤易辰也该不在了。以后我就叫易辰吧!”

  而后,青年声音略微停顿一下,以极为缓慢且仅能让自己听到的声音,喃喃道:“独孤家族,我会让你们知道,你们将我遗弃,是多么愚蠢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