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杀戮
作者:木牧诺      更新:2015-06-26 18:54      字数:0
  “沐沐想学什么?”许久,站在船头的潇然却突然转过头来问我。

  额他问我想学什么,我以前是个乞丐,可我总不能说我想学要饭吧,想要在这个异世界生存,想要活下去,活着回去见我的爸爸妈妈,还有,我想活着回去骂我老哥,那小子

  太可恶了!

  “我想学生存之道。”要想活着回去,必须要学会怎样不靠乞讨也能生存吧:“因为我不想还做乞丐,像我这样乞讨会饿死的,师父不是叫我活着吗?"我故意用他说过的话来将他,哼,谁叫他要那么狠心,说什么生不如死也要活着?

  潇然定定地看了我好一会,才微微弯了弯唇说:“好,我教你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

  三月的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天城的街道上空无一人,惟有一棵老树生长的枝繁叶茂,风一吹,滚落一地的水珠。

  潇然牵着我的手走在青石板铺城的街道上,雨水打湿了他的衣服,他却毫不在意,仍旧若无其事地走着

  他的指尖冰凉,我微微一颤。不知何时在我们面前出现了十几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杀手,他们手持长剑,面色不善。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遇到坏人了,赶紧报警。但随即又想起这是古代,没有警察的,于是我下意识的往后看,幸好还有退路,后面没人呢。

  我刚想叫潇然快跑,却看到他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又用极尽诱&惑的声音问我:“沐沐,你想不想学琴?”

  “师父?”我有些惊讶,这个时候问我要不要学琴?要不是他脑子进水了,就是那些人根本不是来找他的?

  可是,那些人明明就停在离我们不到十米远的地方。一个个都按紧了腰间半出鞘的长剑,当真是蓄势待发。

  此刻我和潇然就站在那棵枝繁叶茂的老树下,没等我回答,潇然已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把红木古琴放在了树下,自己则盘腿坐在琴后,修长的手指轻轻按住了琴弦。我也只好乖乖退到了他的身后,虽然后来我一度怀疑潇然是变戏法的。

  此刻雨似乎停了,地上的积水明晃晃的,随着那些杀手一致的步伐开始有些微的晃动。

  “丫头,记住了哦。”潇然冲我诡异的一笑,是指开始翻飞于琴弦之上,在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曲优美的旋律就此拉开。

  这家伙在搞什么?看着那些越逼越近的杀手,我咬牙忍住了破口而骂的冲动,把身子再往后挪了挪。

  “杀啊。”杀手们呼啸着一拥而上。

  也许是因为潇然的琴声太过婉转悠扬,就连原本躲在树枝间避雨的小鸟都忍不住往外探头,却又在看到那些穷凶恶及的杀手后缩回了脑袋。

  潇然仍是闭着眼沉浸在自己的旋律中,忽然剑光一闪,一柄长剑直指潇然眉心。我刚想开口,却听到潇然的琴声变得有些忧伤起来,那种淡淡的,说不出的感觉,让我有些难受,像是无法承受这种忧伤那个本来还差零点一厘米就可以取潇然性命的杀手突然扔掉了手中的长剑,捂着耳朵哀号起来。

  我惊恐的张大了双眼,上一刻还杀气腾腾的杀手们此刻一个个捂着耳朵在地上打滚,可以说是溃不成军。

  许久潇然才缓缓睁开眼,最后一个音符也在他指间隐去。我看到那些杀手全都躺在地上不再动弹了,带着一丝疑虑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探上他们的鼻翼,手微微一抖,我仰起脸告诉潇然:“死了。”

  一场杀戮,我至始至终没有看到一滴血,可是十几条鲜活的人命就这么在我眼前消失了,可想而知我当时的表情有多么的震惊。

  “呵呵。”潇然站起来笑得一脸温和,牵着他的衣襟我们消失在青石板街的尽头。

  我和萧然的家是在竹林深处的一栋小竹楼,明明看似简朴,天知道里面应有尽有。

  那一夜,我做了一宿的噩梦。

  我梦见竹屋起了火,潇然葬身火海,我再次流离失所

  当我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竹屋内不见潇然的身影,我连鞋也顾不得穿便跑到了院子内。

  院子里放着一方石桌,石桌旁长着一棵常年开花却不结果的树,一阵微风吹过白色的花瓣落了一地,潇然正蹲在树下,用竹条编织着什么,金色的阳光为他镶了一道边,柔和的有些耀眼。我也完全忘记了刚才的梦境。

  这家伙当真是个全才,只是,想到他昨天杀人时却也可以好不眨眼,我又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

  我走到他身旁蹲下,用手指戳了戳那个用竹条编织起来类似于笼子的东西。仰起脸我问:“师父,你在做什么?”

  潇然抬起头看了我许久才笑道:“这个啊,用来养鸟的啊。”

  鸟笼?我微微挑了挑眉,这家伙什么时候有这种嗜好了?

  “把鸟儿关进笼子里,它便永远也不会飞走了呢。”站起身,潇然仔细打量着手中的笼子,笑眯眯的道。

  “有了笼子,便永远也飞不出去么?”指了指那个做工还算精美的鸟笼,我状是天真的问。

  潇然摸了摸我的头,这动作像是在摸自己宠爱的小动物,但我却忍不住偷偷高兴,因为他的动作是那么轻柔,咧了咧嘴,我笑的无害,下一刻萧然便一个飞身从树上抓下一只小鸟关进笼子里,小鸟脖子上有一圈金黄色的翎毛,尾巴也是七彩的,很是漂亮的样子。

  “给你。”潇然把笼子交到了我的手中,看着那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儿任它怎么横冲直撞也再也无法自由了。

  潇然看了一眼周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笑着对我说:“师父想吃糖葫芦,你帮师父去买好不好?”

  糖葫芦?我诧异的抬起头,那不是我爱吃的么,这家伙什么时候也喜欢了?

  “去吧,早去早回。”把银子塞到我的手中,萧然笑眯眯的摆了摆手。

  不过是买串糖葫芦而已,用的了这么多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