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南诺言
作者:木牧诺      更新:2015-06-26 18:54      字数:0
  “哈哈”

  如此轻狂的笑声竟是出自眼前这个黄袍少年的口中,我忍不住咬牙切齿道:“你这个疯子!”烧了别人的家园,被人指着鼻子骂他坏,竟然还笑得出来,不是疯子,又是什么?

  下一刻,我的脖子便被他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指紧扣住了,眼前是他那张因发怒而显得有些扭曲了的脸,“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才叫真正的坏人。”他的声音邪魅而低沉,扣住我脖子的手指微微一紧,我几乎可以听到他指骨咯吱作响的声音,一时间竟是难以呼吸。

  漠漓就站在他身后,冷眼看着这一幕,为了生存他可以背叛师父,当然,我便也不会笨到奢求他出手相救,我此刻看着他的眼里只有厌恶跟憎恨,他迎着我的目光,竟是一副毫无愧疚的样子,我豁然明白了,也许,潇然也跟他说过同样的话吧?

  他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也一定要记得,无论如何都得活着。即使,生不如死。”

  于是,一枚铜钱自我手中发出,在黄袍少年倾国倾城的脸蛋上划出一道血痕,果然下一刻那少年便松开了扣住我脖子的手转而捂着自己的左脸。

  失去了支撑的我瘫坐在地上,看着满脸黑线的黄袍少年我气息未平却仍幸灾乐祸:“咳咳毁容了吧,咳看谁以后还敢娶你。”

  擦去唇角的血渍,我睁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他,这个少年年纪轻轻却是如此的心狠手辣:“我师父那里得罪你了?你要放火害他?”

  我从来不知道萧然的背景,也从来不知道原来那家伙还有这么狠心的敌人。

  黄袍少年轻轻揩去了脸上的血迹,看着我,面色不善,随即又低低笑了起来:“呵呵,不愧是皇叔的徒弟,不过火可不是我放的。”

  皇皇叔?他在说什么啊?他叫潇然皇叔?那他是?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呵,把我当三岁小孩啊,以为在拍电视剧吗,我才不信呢。”

  少年听了我的话,好看的眉头皱成了麻花,想必是没听懂我后面那句话,但他也只是笑了笑,随即略带嘲讽的开口:“看来,皇叔并没有告诉你他的身份吧。”

  我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他说实在的,潇然还真的没有告诉过我他的身份,但是要我开口问这个“坏女人”那也是万万不可能的,更何况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又有几分可信呢?

  见我没有追问的意思,黄袍少年的笑意僵在了脸上,拂袖转身,再看我时竟是满脸怒气:“死丫头,竟敢怀疑本公子的话。”随即对着漠漓吼道:“漠漓,她也算是你师妹吧?真是不识好歹呢,本公子要你亲手杀了她,你可愿意?”

  看着眼前这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黄袍少年,再看看始终寒着一张脸站在旁边的漠漓,我这才知道害怕两个字的写法。

  于是我只好趁漠漓没回话之前挣扎着站起来,伸出两只黑乎乎的爪子揪住那黄袍少年的衣袖,成功在上面留下两个手印后我咬着舌头开口:“公子,不要这样嘛,杀了我对你没什么帮助的,留下我也许还能帮你找到我师父呢。”

  额这声音,听得我自己都寒毛直竖,不过就我现在这狼狈的样子就算有万种风情也无济于事吧。

  少年斜睨了一眼我那双搭在他衣袖上的爪子,不悦的挑了挑眉,我便赶紧松开手讨好似地替他抚平袖口的褶皱,嘻嘻,天知道我那双在火堆里刨了半天的手此刻绝对可以帮他抹上花脸去唱川剧,哈哈哈,小子,跟我斗!

  黄袍少年黑着脸看着我,似乎是在考虑我说的话有几分可行性。

  倒是漠漓恭敬的上前建议:“公子,恕我直言,此女乃千岁关门弟子,如果杀了她,势必会伤了公子和千岁之间的和气,说不定千岁一气之下真的回朝辅佐小殿下的话,那公子岂不是得不偿失?”

  黄袍少年听了漠漓的话,抚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我。

  我虽然听不明白漠漓一会儿千岁一会儿殿下的到底在说什么,但我知道这家伙一定没安好心,记得上一次他把信给我时,我以为他是想要我那只破碗,难不成这一次他看中了我手里剩下的六文钱?这样想着,我赶紧把钱揣进怀里,捂着胸口,提防的道:“别动什么歪脑筋噢,我可告诉你们,我身上没有六文钱哦。”

  随即想想这不是摆明了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于是又只好哭丧着脸把钱掏出来:“算了,你们就行行好吧,我就剩这六文钱了,全部给你们好了,放了我吧。”

  此话一出换来两记白眼,像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一样黄袍少年眼前一亮:“好,本公子可以不杀你,但”像是故意吊我胃口一般,少年拉长了尾音:“但你得随本公子回宫代替你师父成为太子太傅。”

  “什么是太子太傅啊?我只听说过康师傅。”但又一想他们这个时代也许还没见过这种东西吧,便又赶紧补了一句:“是一种泡面的牌子哦。”

  我看到黄袍少年的额前有青筋在跳动,连漠漓也是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我。

  “太子太傅就是太子殿下的师傅,如今小殿下刚满八岁,我王又龙体欠安,作为我朝未来的储君,是应该找一个良师辅佐才对。”

  漠漓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有些怪异,目光一直盯着我看:“不是吧,你们所说的良师是指我吗?笑话,要我去当老师,我不误人子弟就算好的了。”

  误人子弟?看着漠漓那怪异的表情,我忽然明白了什么,他们要的就是这种结果吧?误了太子,当不了皇帝?

  “你可是皇叔的徒弟!”黄袍少年的这句话让我打了一个冷颤,他叫潇然皇叔,那么他会不会也是屠戮王朝的某个王侯公子?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带着惧意开口询问。心里却也猜到了七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