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太子
作者:木牧诺      更新:2015-06-26 18:54      字数:0
  跟着南诺言进了皇宫,我一路都只敢盯着他的后背,好几次他突然停下来我都直接撞了上去,如是反复之后,南诺言再也受不了突然转过身来问我:“害怕了吗?”我赶紧刹住车,望着高我一个头的他,直觉的摇摇头,又发现否认的太快反而更加明显便又老实的点点头。

  “是啊,我当然会害怕,万一不小心就会没命的唉,我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虽然我曾学过跆拳道,可是打跑几个混混没问题,要真遇上高手也只有举白旗投降的份。

  “就那么不信任我啊。”南诺言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只不过眼睛里的笑意却泄露了他的心情:“放心吧,只要乖乖的听话,我不会要你命的。”

  这话听得我毛骨悚然,什么叫只要我乖乖听话就不会要我的命,要是我不听呢?难道他会杀了我?真是个坏女人呢!

  看着我咬牙切齿,南诺言知道我铁定没想他什么好事,但也只是狂妄的一笑:“哈哈待会可不许有这种恐惧表情。”

  恐惧表情?我怒“我哪有恐惧啦。”

  原来所谓的应试场就是在皇宫大殿之外搭建的一个比武擂台,当然此擂台比起一般电视上所见的要有气势得多,两边坐的是文武大臣,左边为首的是一个花白胡子的老者,老者鹤发鸡皮,大概也有六七十岁的样子了吧,但那双浑浊凹陷的双眼却有着说不出的精明,直觉告诉我这个老了还没有退休的老爷爷铁定是个厉害的角色。

  这不,南诺言本来坐在右边首位的,见了他也只好弯腰抱拳得份,不过那老爷爷好像不怎么领情,胡子一甩,扭过头去装作没看见,从鼻孔里发出一个单音节:“哼!”

  牛,站在南诺言旁边的我忍不住拍手,却在南诺言那杀人的目光下改为了手舞足蹈,终于有人不拍他了,哈哈

  “王上驾到,王后娘娘驾到,太子殿下驾到。”尾音拉长得有些尖锐的的声音自内官口中发出,这个身穿红底黑衣的人像极了电视上的太监。只是他长得白白胖胖的,个子又那么矮,让我想到了香港的大明星曾志伟。

  随着他这一声呼喊,所有的文武百官统统离座下跪高呼“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虽然我不喜欢下跪,但眼下这种情况我也只好跟着南诺言跪下来,学着他们一起高呼,反正电视上也看过这种情节,我可不想特立独行,然后还没上台便先被人拖出去咔嚓掉。

  跪在地上看着那个身穿黄袍的男人自我面前一步步踏上那九重高台,在他身后跟着的是一个穿着凤冠霞衣的女人和一众侍卫婢女,女人手里牵着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孩子一身黄袍,只可惜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们的脸,分不清他们到底长什么样子。

  “众卿平身。”这声音好熟悉,我忍不住微微抬头。

  “谢王上。”众人得到许可便又纷纷站了起来退回原位。重新长在南诺言身边,我忍不住抬头看向那九重高台之上的人。

  那个身穿龙袍的男人细眉淡眼,温恩儒雅不是萧然还会是谁?连声音都那么像。可是那淡淡纠结着的眉头,以及略显苍白的脸色不对,不是萧然,那应该不是萧然才对,南诺言叫潇然皇叔,那么这个男人应该是萧然的哥哥才对。

  还有坐在他旁边的那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几岁的女人,柳叶弯眉,樱唇皓齿,果真是个绝世佳人,连坐在她旁边的小太子也继承了她的美貌漂亮又不失英气。

  只是那个年仅八岁的小男孩看上去是那么的孱弱,如此年纪便要学着继承大统,该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

  “比试开始。”还是那个胖太监在宣布。

  第一位跳上台的便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男人,男人没什么特别的,但他手里拿了一把银枪,看上去倒也颇有些气势。

  南诺言挑眉问我:“要上去吗?”

  我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他手里有枪。”我才一把短剑耶,还是不去为好。

  南诺言白了我一眼倒也没多刁难。

  让我意外的是挑战他的竟然是一个瘦不拉几的小个子男人,而且两个回合下来,那个小个子男人竟是占了上风。

  “早知道他这么没用我就上去好了。”我忍不住碎碎念叨,隐隐看到南诺言额前有青筋在跳动。

  最后小个子男人扔出一枚飞镖准确扎在了中年男人的肩头,一局就这样分出了胜负。

  “哇,厉害,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我忍不住感叹。

  南诺言转过头又问:“那这个呢,他用的是飞镖,你可以上了吧。”

  “开什么玩笑,他那么厉害我上去不是自寻死路么?”我一脸你脑袋秀逗了吧的表情看着南诺言,最后那家伙也只好作罢。

  如此下来几个回合,小个子男人毕竟没有撑到最后,现在站在台上的是一个穿着灰白色布袍,拿着一柄长剑,留着些胡子,看上去倒有几分儒雅的男人,打败一个对手后便看到他抱拳道:“承让了。”

  穿白衣服的都是我们自己人。漠漓的话在我耳边回响,那么此刻站在台上的是南诺言的人咯,嘿嘿,这下我不用担心了吧。

  “你要去吗?”南诺言见我笑得开心试探着问我。

  “恩。”我点点头飞身上台,没注意到他脸上那怪异的表情。

  “嘿嘿。‘我笑着学他们抱拳:“你好,我叫夕沐。”

  此话一出,台下一片哗然;“女的,怎么会有女的来参加应试呢?”

  额这话说得,女的不能参加应试么?

  主持的太监有些急了,南诺言暗中瞟了他一眼,他也只能偷偷的擦着汗,不敢叫我退下去。

  “你可是皇叔的徒弟。”南诺言叫我来时是这样说的吧,好,我挺了挺胸,大声宣布道:“我乃潇然的关门弟子。”

  台下更加喧闹了“潇然?千岁么?她是千岁爷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