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秘密
作者:木牧诺      更新:2015-06-26 18:54      字数:0
  晚宴设在兰陵园,这兰陵园具体在皇宫的那个位置我是不知道的,只知道园子很大,朱漆的大门,雕花的门窗,园内燃着篝火,屋子里众人分坐两旁,在他们面前放着一排矮几,衣着繁华的宫女们端着各式各样糕点食物从他们面前飘过弯腰放下又飘走。

  坐在右边首位的依旧是南诺言,此刻的他换了便服,却依旧是一身明黄,格外耀眼。我陪着萧燃坐在左边的首位,在我的右手边就是那个花白胡子的太史公,他看了南诺言依旧只是用鼻子发一个单音:“哼!”便转过脸面向我这边,似乎没料到自己的左手边是我,抛给我一记不屑的卫生眼,举起手里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坐在上位的自然是屠戮王和八岁的太子殿下,这样的场合王后是不用出席的,以至于那个八岁的孩子穿着厚重而繁琐的王袍坐在屠戮王右手偏下的位置时,显得格外单薄。

  屠戮王举杯群臣附和,一时间觥筹交错,他又和潇然聊天,说是闲话家常,却也是从大漠征战聊到治国平乱。

  原来潇然是屠戮王的亲弟弟,既不是长子也不是嫡出,可由于屠戮王从小体弱多病,潇然从十二岁起便随着他的父王南征北战,替屠戮王扛起了大片江山,被封为“一字齐肩王”,享千岁称号,后来屠戮王以太子名义登基,朝中百官皆对屠戮王有所不满,他们,他们拥戴的是那个为屠戮王朝立下汗马功劳的一字齐肩王,潇然为了让自己的王兄能顺利登上王位当着众臣立下血书从此不再过问朝政,远离天城,闲云野鹤,逍遥自在去了。

  虽然我一直不相信有这么伟大的人,小心眼的以为那只是潇然的小聪明,当王上多累啊,虽然万万人之上,可是你看那屠戮王,说了三句话不到便要停下来喘气,间或还夹杂着轻微的咳嗽,唉,白瞎了这么好的外表,没个好身板有什么用?再看看潇然细眉淡眼,温文儒雅,最重要的是他不像屠戮王那般弱不禁风。

  想到这,我有些得意的笑了笑,端起弓角酒杯偷偷地溜出了大门,其实我是想去找漠漓的,那天我骂他是叛徒,我想去找他道歉。

  他果然就站在门外,一袭青衣,腰配长剑,四处打量,不像是守门倒像是在巡逻,这家伙到底什么身份?

  “喂!”

  不理我!

  “喂!!”

  还是不理我!

  “喂!!!”

  “再不理我的话我就我就”

  漠漓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接着我的话问道:“你就怎么样?”

  怎么样?我能怎么样?我能把它暴打一顿还是咋地?

  “我就真拿你没办法了。”

  “不好好呆在师父身边跑出来干什么?”像是感觉到我不是来找茬的,漠漓看了一眼正在屋里和屠戮王饮酒聊天的潇然一眼,无奈的问道。

  无奈,汗,这家伙跟潇然一样把我当成只会闯祸的小屁孩了?“我是来找你的唉!”

  “找我?找我干什么?”漠漓的声音有些惊讶,可那双墨黑的眼睛里却半点惊讶也无,这家伙分明就知道我会来找他的吧?

  “你不是说我是叛徒么?”

  嘿,这家伙还挺记仇的!虽然的确是我有错在先,“可是,如果你不是叛徒,为什么要帮那个坏女人?”

  其实我是知道为什么的,一定是萧然的意思吧,潇然安排在南诺言身边的棋子,可是:“潇然不是说不再过问朝政么?还有,那封信写的什么?潇太后又是谁?为什么要把信交给她?”

  一连串的为什么,问得漠漓一脸黑线,低头,沉默,无语

  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我用扭断脖子的姿势转过头去,刚好看到某张祸水容颜。

  “用不用这样啊?偷听人家讲话也该先打声招呼的嘛。”(作者:打了招呼还叫偷听吗?)我快哭了,大晚上的看见南诺言那张清白交错的脸是会做噩梦的!

  我本以为南诺言会直接把我打扁打扁的扔到外太空去的,可没想到他竟仰天大笑起来,一如那天在小竹屋前,轻狂中带着一丝阴鹜。

  也许是笑够了,他看着我,漂亮的眼睛里闪着亮光,左肩微动,白皙而修长的手指轻拂过我的额前的碎发,顺着我的脸颊一路往下。

  我有些恐惧,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直到他冰凉的指尖停在我的勃颈我才开始惊慌,他曾今以这样的方式差点要了我的命。

  漠漓也感觉到了他的意图,忙上前劝说:“长公子,王上跟千岁还在里面”

  漠漓的话还没说完南诺言已经收回了手,好家伙,漠漓,我又欠你一次!

  月光如华倾斜在南诺言那倾国倾城的脸上,他固执的撇开眼不肯看我,却笑着说道:“我来告诉你为什么,漠漓帮我只是表面上的,一开始我也被他迷惑,以为他是真的投靠我,可是他不肯杀你,还企图诱使我放了你,从那一刻起我便对他产生了疑心,以至于最后我会将计就计利用你去打败王后的人,再用我的人打败你,皇叔的确说过不再过问朝政,若不是因为你,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回天城,虽然我不知道信上写的什么,但那封信你没能交到潇太后手中也就破坏了皇叔原本的计划,我的人赶到树下时你已经被皇叔带走了,虽然我也不知道皇叔为何会带你走,还在你危难时刻回来救你,单你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

  南诺言的话让我脑袋暂时死机。

  漠漓看看我又看看南诺言,终是一句话也没说。

  “沐沐,怎么了?”

  一双温暖的大手覆盖在我的头顶,我仰起脸望进一双微褐的眼眸:“师父你怎么出来了?”

  “宴会都散场了啊。”潇然看了看四周渐渐散去的人群,摸了摸我冰凉的脸颊,细致的眉头微微皱起:“怎么了?晚宴到一半的时候我就看你一个人偷跑出来了,我还以为你是来找你师兄呢。”

  潇然说师兄两个字的时候看了看站在我身后的漠漓,漠漓点了点头,算是回答潇然的话。

  我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南诺言那个人妖早已离开,想想他看我的眼神,和那张被我气到清白交错的脸以及他告诉我的那些话我就有些莫名的害怕,他说的我身上一定什么秘密,到底是什么秘密呢?我偏着头看萧然,一脸惶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