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霜隐残雪
作者:佑城西      更新:2015-06-26 17:36      字数:0
  (欢迎来到晶气大陆,晶气大陆的空气之中含有五种晶气,分别是冰,火,风,雷,土。大陆之上有一部分人可以操纵晶气,人们都叫他们元素士。元素士的境界从下自上分别是顺气境界,凝形境界,纵晶境界,遁影境界和化形境界。大陆之上的兵器攻防技都是从低到高为一星到九星,最高则是帝芒星。)

  一座古老的宫殿,那上面的一扇充满着古老气息的大门紧闭着,不知道门的背后是什么一番景象!门前站着一名身穿银色衣袍的少年,少年大概十九岁的年纪,面目晴朗。尤其是那一双眸子看上去如一座深不可测的古井,让人能够掉下去一般,半长的头发随着下摆的袍子一起随风而动,微微遮住了右边的眼睛。

  少年的身后背负着两把剑,一把大概全长不到半米,但是锋利程度从那反射光的的亮度上来看简直可以削铁如泥。另一把剑身颇为巨大,看上去朴实无华,仿佛石做的一般。

  少年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嘴角带起若有若无的笑意。似嘲讽似讥笑。走到门前,用那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推开了宫殿的门,吱嘎一声,门开了一道缝,接着猛力一推门开了。

  门的后面并没有什么妖魔鬼怪出现,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少年将身后的那一把锋利的短剑抽了出来,拿到了手上,接着头也不回地朝着那黑暗的一方奔去,迅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黑暗的隧道似乎很漫长,在少年的狂奔之下竟然没有一下子到尽头,但是也没有过多久,黑暗的前方先是出现了一个亮点,接着变成了一条缝,最后越来越亮

  少年似乎已经准备好了隧道的尽头会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但是事实却不是他想象的那个样子。

  隧道的尽头是绿水青山,一座村子依水而建。少年微微有些惊愕,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一个村子呢?

  走到村子里边去,河边有一些妇女在洗衣服,洗菜,淘米。房屋之中,一些小孩在嬉闹,玩耍。但是这些人似乎没有看见少年一般,依旧自顾自得做着自己的事情。

  这时一名五六岁的小男孩蹦蹦跳跳地来到了霜隐残雪面前,手里拿着一束紫白色的花。

  “哥哥,你要买花嘛?”

  少年看着孩子那张天真无邪的脸,微笑的摇了摇头。

  小男孩失望的摇了摇头,再度蹦蹦跳跳地准备离开。

  就在小男孩走了几步之后,少年的声音响了起来

  “紫荆花现在还处于柔瓣状态,花瓣很轻,而你手中的这一束已经是成熟期的。四季更替乃是天命,现在这个世界又怎么可能有这成熟期的紫荆花呢?演戏拜托你们专业一点好不?”

  小男孩蹦蹦跳跳地脚步停住了,接着脸上出现了与年龄不符的诡异与狰狞。

  花束被抛到了空中,紫白色的花瓣在空中飞舞,少年见到这一幕,嘴角起了一个讥诮的弧度。

  小男孩手中多了一把明亮的匕首,匕首的表面附带着一层红色的晶气接着晶气一下燃烧,匕首之上变成附带这火焰。

  少年自从进入古殿之后那把锋利的短剑就一直拿在手上,此时虽然是小男孩的突然袭击,但是却并没有什么慌乱。锋利的短剑之上一下子蓝芒涌现,

  “哐!”

  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小男孩的匕首被少年的短剑拨开,此时小男孩的后背已经卖了一个破绽给了少年,少年正欲乘胜追击,但是感觉到了什么危险,头猛地一偏,一把飞刀擦着头皮飞过。

  少年惊讶有人居然搞偷袭,回头一看,所有的在河边干活妇女都已经拿起了武器,杀气腾腾朝着少年而来。

  “群架是么?”

  少年的脸上还是那种冰冷,以及若有若无的嘲讽。

  “刷!”一声,少年身后的古朴的巨大石剑掉了下来,巨剑直接插入泥土,小半的剑身竟然没入泥土之中,足以见石剑之笨重。

  少年并没有拿起那把巨剑,但是没有了巨剑的舒服,少年的地速度变得更快了,剑锋一直,直取小男孩。

  小男孩大吼一声,声音虽然稚嫩,但是气势却绝不是一个小孩子应该具有的。

  所有人迅速将少年的围成一个包围圈,一时间暗器横飞,堵住了少年闪躲的个个方位。眼看少年即将射成一只刺猬。

  “冰啸旋舞!”(冰啸旋舞:三星攻技,以极快的速度将自身旋转一周将兵器上的晶气旋出,增强杀伤力,远可防身,近可伤敌,虽然灵巧实用,却少了几分刚猛之力)

  一阵亮光闪烁,所有的暗器均被扫落,接着左手上涌出蓝色的光芒,一瞬间蓝芒幻化做了一把冰锥,甩手一掷,一人应声倒地。

  所有人都扑了上来,近身之后,少年才发现这些人配合相当的默契,久而久之,自己已经有些处在了下风。

  小男孩看准了一个时机,匕首上再次涌现出了熊熊火焰。

  “火虎刺!”(三星攻技,能将兵器上的火晶气幻化做虎头,增强出招的速度已及杀伤力)

  火焰带着一股令人感到灼痛之感的炽热迅猛而至,招数出手非常之快,少年仓促闪躲之下还是被火焰擦到了衣摆,火焰瞬间就将那一角衣袍化为了灰烬。

  “该死!”少年脸上已经有了一些怒意,这时又是一波暗器扫来。少年直接一个后空翻翻到了巨剑的旁边。

  收腰,凝气,稳稳地将剑拔出,一气呵成,然后一跃而起,借助下降的力道,直接将一名用剑抵挡之人砍得双腿支撑不住,单腿跪在了地上。

  接着巨剑一挥,直接将一片人都蛮狠地扫了出去。

  少年见数米范围内已经无人近身,便将锋利的短剑抛上了天空。

  “天霜降!”(天霜降:四星攻技,将兵器抛到空中,将空中的冰晶气凝结成无数的冰锥下落。

  左手的手指一指一降,无数的冰锥从天而落,这一招的杀伤力很是巨大,适合于群战,但是对于速度见长的敌人却难以命中。

  不一会儿,出了小男孩的所有人都已经躺在了地上。

  少年面无表情的看着小男孩,仿佛他根本不存在一般。

  小男孩想要做最后的反扑了,红着眼向少年冲了过来。

  “呼!”

  磅礴的晶气从少年的身体内涌出,一下子附带子了巨剑之上,蓝色的剑身一挥,与小男孩的匕首对上了,没有什么清脆的碰撞声。小男孩的匕首直接从手中震飞。

  接着,在空中的短剑刚好落回到了手里,顺势一抹,小男孩的脖颈上出现了一条红色的线,但是却并没有出现血液喷涌的场面,因为伤口处已经被蓝色的晶气冰封。

  最后一个敌人也倒在了地上,但是轻柔的紫荆花还在飞舞,一片紫荆花飞到了少年的手上,少年轻轻地抚摸了起来。

  这是,所有的人都不见了,接着,村子也不见了,小男孩不见了,谁也不见了,所有的画面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空旷的大厅。

  “啪!啪!啪!”

  大厅里响起了鼓掌的声音。大厅里突然多了一个戴面具的人。

  “欢迎你通过我们死神杀手组的所有测试,你现在已经是死神杀手组的一员了。这是你的徽章。”

  戴面具的人扔给了少年一个徽章,少年接到手上,徽章正面刻着一把镰刀,通体呈暗红色,给人一种诡异血腥的感觉,少年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他不喜欢这个色调。

  “你叫什么名字?”戴面具之人的声音很是低沉,仿佛是刻意压制一般。

  “霜隐残雪!”少年的声音还是一样的冰冷,似乎并没有准备讨好这个貌似是他上司的家伙。

  “嗯?”戴面具之人先是一愣,接着看少年的眼神就变得复杂多了。

  “怎么?我不能信霜隐?”

  “不是,我只是纳闷为什么五大家族霜隐家族中的人也会来加入死神”

  “我想这个应该不是你要关心的事情吧?”

  “我随便问问!”

  “去那边那一间屋子吧,那里面有和你一起执行任务的同伴,每一次任务完成之后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霜隐残雪看了戴面具之人一眼,最后衣摆一甩,头也不回地朝着他所指方向走去。

  等到霜隐残雪的身影消失之后,大厅之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异常沧桑但是却雄浑的声音。

  “剑奴,那个人的儿子居然到我的死神杀手组里来了,你说这是不是很有趣?”

  “主人,你觉得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这个以后慢慢观察吧!”

  “主人不怕养虎为患嘛?”

  “在成为祸患之前除掉他就好了,啧啧,如果那一个人知道了这件事情哈哈哈哈!”

  随着一声张狂的笑声那个声音渐渐消失了。

  霜隐残雪推开了房门,房间之中有两个人,一个是一脸傲气的黄发青年,年纪比上霜隐残雪大上那么几岁。另一个则是一个蒙着面的中年人。

  黄发少年先开口了,

  “新来的,这一位是我们小组的队长,鹰大哥。我是释腾轩。”

  “哦!霜隐残雪!”

  “霜隐家族的?”黄发少年有点吃惊,连蒙面之人也是有些好奇。

  “没想到大家族的人也会来这种地方!”

  霜隐残雪微微有些不悦。

  “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哟!这么急啊!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你刚一来就要去做一个高难度的任务。”

  “什么任务?”

  “潜入永恒战所,探索永恒之塔的秘密。”(永恒站所,洛霞帝国最出名的培养元素士地方,每年都可以向帝国输出一批人才,为什么会这么出名呢?因为每一个进去修炼之人出来之后实力都会强上不少,而且比起其他人修炼的速度还快上不少?为什么呢?据说和战所里面的永恒之塔有关。”

  “我们不是杀手组么?为什么会是这种任务?”

  “那你可以不做嘛?”

  “切!”霜隐残雪不愿意再呆在这个地方,转身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