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永恒战所
作者:佑城西      更新:2015-06-26 17:36      字数:0
  知道任务之后,霜隐残雪便一刻也闲不住了,他心中已经有一个潜入永恒战所的方案了。

  落霞帝国有东西二都,东都是皓天城,西都帝都是渭痕城。原本帝都是皓天城,后来迁到了渭痕城。再加上永恒战所,所以东西二都差不多的繁华。

  有一条河叫做皓水河,横向贯穿了整个皓天城。河的发源地是山峦,山峦之上是遍地的紫荆花。在紫荆花的柔花季节,花瓣飘落到水面之上,顺水而下,花瓣之中带有香味,所以整条河都是香的。花瓣的颜色落到水中,皓水之河的水带有淡淡的紫色。

  霜隐残雪顺着皓水之河来到了皓天城的中央。东都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上有一座巨大的冰雕,冰雕边上还有冰霜飞舞。冰雕雕刻的是一个人,刻的是洛霞帝国的护龙使。护龙使是整个帝国最优秀的元素士才有资格成为护龙使,守护帝国,守护皇室。

  不少在广场上的人都眼带火热的看着雕像上的那个人,那是一种对强者的崇拜。

  霜隐残雪也经过了那一座雕像下面,和其他的人不同,霜隐残雪的眼神顿时变得肃杀起来,双手的手掌紧紧地握成了拳头。过了一会,眼中的杀意才消去,霜隐残雪冷静了下来。最后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永恒站所在东都内设有好几处学员招收的地点,霜隐残雪就是前往其中的一处,去取得入学的资格,再趁机打探那永恒之塔的秘密。

  在一座豪华气派的屋子面前停了下来,霜隐残雪有些惊讶永恒的大手笔,一个招收地点就这么气派。

  进入大厅之中,并没有什么人山人海的场面,反而有一些冷清的样子,敢来报名之人想来都有一些实力,二来,已经快到入学的时间,报名的高峰期已经过去。

  霜隐残雪一甩那银色的衣袍,上前询问一个女导师样子的人。

  “我要报名!”语气还是那么般的冰冷。

  女导师似乎是昏昏欲睡的样子,被霜隐残雪这强硬的语气一下子惊醒了,心中有些不悦,平时来报名的人哪个对她们不都是客客气气的,突然被人这么呵斥,当然有些生气,正准备刁难一下来人。

  女导师看看眼前这来人,一个衣着银色衣袍的俊美少年,尤其是眼眸犹如星辰一般。心中有些动摇,但是最关键的是少年那一脸的寒意令她竟然有一丝害怕,原本刁难的打算也就放弃了。

  “报名是吗?请到那一边的测试间先测试一下。”

  “不用那么麻烦了!”

  霜隐残雪摆了摆手,接着后退了一步,伸出了右臂,刹那间,寒气扩散,蓝色的晶气一下子涌到了手臂之上,接着迅速转化做了寒冰,霜隐残雪整只手臂都附带上了厚厚的寒冰。(凝型有高中低三阶,低阶的时候可以将晶气赋予兵器,并且将兵器之上的晶气幻化做肉眼可见的有色光芒。中阶则是可以将兵器上的有色光芒幻化做实体形态。高阶则是可以抛弃兵器,徒手将晶气凝化作实体形态。)

  “这样可以了吗?”

  女导师一脸惊愕的看这霜隐残雪,她显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凝型高阶的元素士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这么年轻的却是了不起,主要是两个字---潜力。

  “你等一下,我去请教一下管事!”

  跟在女导师后面出来的是一个胖胖的中年人,中年人一见到霜隐残雪

  “小兄弟好是了得啊,请问叫什么名字?”

  “霜隐残雪!”

  “哦?霜隐残雪啊!啊!霜隐?你是霜隐家族的人啊!”

  霜隐残雪再度有些不悦。

  “是又怎么样?”

  “那这样小兄弟通过测试就没有问题了,而且那原本为期三天的家庭背景及个人的档案也不用查了,我等会就给你办入学手续!”

  不一会的功夫,霜隐残雪的入学手续就办好了,是一枚五色的徽章,徽章上面是一座古塔。

  见到徽章到手,霜隐残雪也就没有在待在这里的兴趣了,衣袍衣摆,便走出了大厅。

  “你给我待在这里,我要去站所那里将这件事报告给院长!”

  “管事大人,他虽然很有潜力,可是还没有到惊动院长大人的地步吧?”

  “不不不,不是这个原因,霜隐家族的人到永恒来我想院长大人一定会感兴趣的!”

  接着那一张胖脸笑了起来,那两块肉一抖一抖的,好想都快掉下来一般。

  要到达永恒站所必须要穿过一片丛林,霜隐残雪到达丛林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丛林所在地虽然是东都偏远之地,但是因为考虑到每年都有不少站所的学员要穿越丛林,所以在丛林附近还是有着不少的酒家客栈。虽然说夜间穿越过丛林或许会有危险,但是霜隐残雪还是不愿意在客栈之中再呆上一晚,所以他决定连夜过林。

  这个丛林之中因为长年有人经过的关系,林子之中并没有什么特别凶猛的魔兽。偶然间遇见几只小的野兽遇见霜隐残雪之后也并不敢上前去招惹,所以说霜隐残雪前进的速度还是可以的。

  突然之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入了霜隐残雪的耳中,本来霜隐残雪也不想理会这种事情,但是连续赶了几个时辰的路早已厌倦,而且他对此人敢在永恒的地盘下手也感到好奇,便朝着叫声方向赶了过去。

  没想到迎接他的便是三只迎面而来的破气镖(破气镖;三星武器,可以破开元素士身体表面一层晶气防御,是一种较为常见的暗器)

  霜隐残雪手上寒芒大作,迅速凝成两只冰锥,左手一甩,一只冰锥飞出,力道之大竟然一举击落三只破气镖。在甩出冰锥的同时,身体旋转起来,一圈之后,右手借助旋转的力道,将冰锥甩出,速度更加的迅猛,直指目标。

  “哼!”

  施镖之人转手又是一记破气镖。

  “啪!”

  冰锥与镖相撞,一同落地。就在落地之时,交手俩人也已经照面。

  “居然是你?”对方声音有些惊愕。

  “怎么不能是我?”霜隐残雪并不给对方什么好语气。

  大树之下躺着一具尸体,尸体的胸口上有一大洞,看来是被人一举贯穿心脏而死。能够一举贯穿别人的心脏而将其击杀只有俩种可能,要么就是趁人不备,动作迅速,一招刺穿,要么则是力量惊人,晶气雄厚。具备这俩点的人都是有一些实力的。霜隐残雪也不由打量了一下这位他这位新同伴。看来能够进入死神的都不是一般的角色哦。

  “为什么还要从他手上搞入学徽章呢?这样破绽会很大。而且以你的实力通过那个测试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你以为我想吗?这是上峰的命令。”

  “上峰?上峰怎么会做这么愚蠢的命令?”

  “哼,这就是你无知了吧,外界不知道多少人想要窥探这永恒之塔的秘密。你以为院方会没有所警戒吗?这叫做一方在明,一方在暗。我还有其他几个同伴在明,可以浮出水面,吸引注意力,另外你们在暗的可以更好的行事一点。”

  霜隐残雪若有所思,没有接话。

  “我就奇怪了,按照以往的惯例,比较危险的事情都是由新人来完成的,而更为重要的事情则是由更有经验的先辈来完成,可是这次上峰却让你来完成?难道就是因为你姓霜隐吗?”

  霜隐残雪很不悦对其斜了一眼。冷冷的话语飘出。

  “要暴露也要暴露的稍微有点技术含量,不要太假,尾巴还是要清扫干净。”

  说完便向前方奔去,渐渐的消失在了夜色忙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