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这个世界,无论是好人坏人,亦或是鬼怪,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之道。然而,不公正永远存在,不只是人类才会哭泣,鬼,也有眼泪……

  第一章:想要变强的少年

  Y县是位于江西省上饶市的一个小县城,这里的科技既不是十分发达,也不是十分落后。但是,城市里的那种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却在其所具有的科技降临这里之前深深地植入到了当地人的心中。

  龙谦是Y县第一中学的一个高三的学生,在这个快要高考的日子里,成绩中等的他并不被老师们看好,家里人对他也是非打即骂,同学们更是时常戏弄他以显示自己那在折磨人方面的智慧与与众不同,在学校这个被人们称之为现代社会最后一片“净土”的地方,中国人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在学生们之中展现的淋漓尽致,且由于他们心智尚不成熟,做出来的事就更加令人难以想象。

  2011年2月13日的一个早晨,寒风吹着冰冷的马路,Y县的马路并不如同大城市的那样平滑,而是有些路段坑坑洼洼,每一届上任的县长也懒得去管这些事,因为他们忙着捞钱。龙谦骑着自行车艰难地前行着,他脑中回想起先前父亲在他耳边说起的话:“要是没有考上一本,你就等着我和你妈离婚吧,到时候就看你们这对猪猡怎么生活!”龙谦的妈妈并没有工作,可是是她含辛茹苦地把龙谦养大,而龙谦的父亲早年下岗,后出去打工,当他看到别人的儿子都考上大学脸上似乎十分贴金时,从来不关心龙谦的他眼红了,于是拼着命逼龙谦考大学,在此之前,他用了各种手段:威逼﹑带有谎言的利诱,他甚至还总是自认为看透了这个社会,认为人就是互相欺骗的,还总是得意地一边打骂龙谦母子一边叙述自己的人生观,这致使龙谦从小心中就有了阴影,大概也是他为什么一味地在学校里受到欺负却忍让的原因吧.

  如今,龙谦的母亲当父亲当面辱骂自己或儿子时也不会反抗了,她麻木了,只是默默地承受这一切,这让龙谦心痛不已,但内向的他并没有表露出来.

  “我要变强,即使是死,也要获得能够主宰自己命运的力量,我一定要变强!”这是支撑着龙谦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否则的话他早就自杀了.“变强啊!一定要变强!死也要那份力量!……”在呼啸的寒风之中,龙谦已经无法睁开双眼了,但他心中一直怀着这样的信念向前死命骑着,没有谁会去安慰他,给他温暖,留给这个少年的,只是无尽的痛苦,泪水,还有黑暗……

  第二章:屈辱和泪水

  龙谦骑车来到了车篷,一路上,他看到的只有人们冷漠的眼神,这些人中有俊男,有美女,龙谦却只是一个长相平凡的少年,因此他自卑无比,仓惶地推放好自行车后就向教室跑去。龙谦飞奔着,他不敢看人们的脸,而那些俊男美女也似乎知道这点,在龙谦面前更加趾高气扬。

  龙谦到了教室门口,呼地吐出了一口气:“呵……总算逃离那些怕人的目光了……”尽管如今天气寒冷无比,龙谦还是感觉身体开始发热了起来。龙谦推开了教室的后门,从小到大,他进教室就是走的后门,他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以后会走正门,他一直认为自己活着就是幸福了。

  “哟!龙谦,又走后门啊?你什么时候才会走正门啊?”一个同学带着嘲笑的口吻对龙谦说道,龙谦没有理他,径直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对付这种人站在龙谦的立场上最好就是不去理。

  这时,坐在龙谦前排的王钧回过头来,王钧是班里的恶霸,家里有钱有势,在班上可谓呼风唤雨,加上其又长得身强力壮,原本班上有些看不惯王钧的“正义人士”也是最终沉寂下去,无奈的不闻不问。王钧对龙谦说道:“哎呀,是龙谦啊?你昨天语文的小考考的很不错啊,比我还多考了20多分,谁允许你这样干得啊?我现在规定你的语文成绩不能高于50分每次,听到了没有?”龙谦忍住了一口气,据理力争道:“150分的试卷你让我才考50分?我成绩本来就不好,就指望语文这门科目了,再说我的成绩是我自己的事,你要是考的没我高努力就是了,为什么要我故意考低?”王钧脸色一变:“什么?老子叫你往东,你他妈地就得往东!就是叫你吃屎,你也得听!既然我好言相劝你不听,那你是想我把你打成脑残喽?”说着王钧就露出强健的肌肉要打龙谦,而旁边的学生不仅不帮助龙谦,有的甚至还怂恿王钧快打,他们也为昨日的语文第一落在一个他们谁都看不惯的小子身上而感到十分不爽。龙谦死命地握紧拳头,指甲陷入肉中,滴下了鲜血,但没有人看得到。

  “好吧,我遵守就是了……”龙谦低下头说着,“哈哈,这样才对嘛!”王钧使劲拍了拍龙谦的肩膀,接着周围的众人一阵大笑……

  早读课,在Y县一中,学校是设立了早读课的,毕竟其每年应届最差也是有一百多人考上二本的。龙谦专注地读着语文课本,现在,他不被父母抛弃的唯一希望就在于语文了,从小龙谦就喜爱语文,他长达以后也希望能当一名作家,他一直很羡慕那些能够写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又受大家欢迎的人。

  李华双手摆在身后进入了教室,他是龙谦所在的高三七班的班主任,个子矮小,但人却带有一股精悍的气息。李华不时地从每个学生身边经过,并看似十分关心地嘘寒问暖,其实,他所关注的不过是那些家里有钱有势或者成绩特别好,能够给学校带来收益的人。

  李华从龙谦身边经过,不知是故意还是别有用心,他看也没看龙谦一眼,龙谦先是一怔,随后明白自己无权无势没有成绩,老师凭什么看你?龙谦自嘲地笑了笑,学校,就如同这个社会一般,残酷,冷漠,吃人!

  龙谦就在说不出的复杂心情下度过了早读课,第一节是语文课,也许龙谦会开心一点,语文是自己最擅长的科目,语文课也是这个可怜的少年最喜欢上的一堂课。“会好起来的……”龙谦拿出语文课本,自言自语地说道,但语气是那么无力,苍白。

  教龙谦语文的是一个叫顾波的干瘦高个子五十岁的老头。他很欣赏龙谦的语文才华,但龙谦的综合成绩并不是很好,是故顾波对龙谦在平常并没有表现的太过亲切,但他心底里还是同情龙谦的,所以他经常会在上课向龙谦提一些问题并在龙谦回答完后给予表扬,这大概在他的思想里认为是自己对龙谦的一种另类的帮助吧。

  “嗯,龙谦同学回答的很好,大家要向他多加学习!”龙谦回答完一道提问后,顾波表扬道。王钧十分不爽,他回过头去狠狠地瞪了龙谦一眼,龙谦做了一个不关我的事的动作,王钧冷笑了一下,接着他偷偷地向坐在龙谦身边的李怀示意,李怀家境一般,所以为了巴结有钱有势的王钧他经常替其干些丧失道德的事。李怀立马明白了王钧的意思,于是偷偷地将龙谦的凳子挪到了一边。“请坐,龙谦同学。”龙谦刚刚坐下,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哈哈!看他多么像只癞皮狗!”李怀的第一个起哄让全班顿时大笑不已,每个人都毫无顾忌地笑着,因为他们不会怕一个没钱没势的笨小子。龙谦站了起来,愤怒地看着李怀,拳头捏的紧紧的:“你……”“怎么?狗要咬人了!!”王钧大叫道,全班又是大笑,无论男女……

  龙谦看向王钧,后者丝毫不在意龙谦的怒视。龙谦接着看向顾波,希望这个平日里相比于其他人唯一对自己好一点的语文老师能够主持公道!

  “唉……”顾波叹息一声,接着说道:“大家继续上课吧…”以王钧家的财势,就是顾波也惹不起啊。王钧得意地看了龙谦一眼,龙谦默默地将凳子扶好,他的心里正在滴血:难道财势,成绩,比一个人的尊严还重要吗?

  时间飞快地过去,龙谦在四周讥笑的目光中、在父母的打骂声中,机械地度过了一个上午,时光很快便走到了二月十三日的下午。

  “那个,龙谦同学……”龙谦正在看书,突然听到了清脆的嗓音,放下书一看,竟是自己暗恋多久的女孩夏荷。夏荷长得清新脱俗,皮肤白皙,是标准的学生美女,成绩又好,这样的女生,正是龙谦梦寐以求的女朋友,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和她的差距,更何况夏荷身后排着一长串的追求者,所以龙谦只是暗恋,他很容易满足,每天只要看着夏荷就很开心了。

  “什么事?……”龙谦显得很木讷,毕竟自己暗恋的梦中情人正和自己说着话。“放学后在六角亭等我一下行不行,我有话想和你说……”夏荷半吞半吐地说道。“啊?哦,行!行!”龙谦怔了一怔,随后夏荷便离开了,留下龙谦一个人陷入狂喜之中:“天啊!她竟然主动约我!噢!这太不可思议了!”龙谦生怕自己在做梦,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很痛……突然,龙谦先前所受的屈辱与痛苦似乎都消失了,他感到生活在这一刻是那么的美妙!

  放学后,六角亭,这个亭子是Y县一中自行修建的小亭,打着“美化校园,遗古人风”的旗号,钱全都是由学生家长缴纳,但是六角亭的幽静后来成了情侣们约会的最佳条件,也难怪龙谦在夏荷提到六角亭后想入非非了。

  龙谦背着书包来到了六角亭,他快乐地踱着步子,等待着夏荷。人快乐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龙谦不知自己等了多久,当他发现天空渐渐昏暗有要下雨的迹象时,他又没带雨伞,他也没有萌生要走的念头。

  不久后,夏荷出现了,“嗨!你久等了吧?龙谦同学。”“不久,不久,我也刚到!”龙谦傻傻地笑着。就在这时,一个眼镜男经过了六角亭,当他看到夏荷时,双眼放光,直到许久后才注意龙谦。“夏荷!嘿!你怎么在这儿?”龙谦认得这个眼镜男,他叫周涛,是龙、夏二人的同学,在班里的人中,家境仅次于王钧。“哦,周涛啊。”夏荷显得很热情。

  周涛盯着龙谦说道:“你怎么和这种家伙在一起,和他在一起你也不怕脏了身份……算了,今天去我家玩怎么样?我家新买了一个大型的家庭影院播放器!”“好啊!”夏荷兴奋地答应,全然忘了一旁的龙谦。“等等!”龙谦迷惑地看着夏荷,周涛回头狠狠瞪了龙谦一眼,龙谦不去计较,继续说道:“夏荷同学,你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哦!对了,看我这记性!”夏荷拍了拍后脑勺,然后正了正嗓音说道:“龙谦同学,我知道你在暗恋我,所以以后请不要在纠缠我,即使是暗恋,也不行!!!”一旁的周涛先是愣了一愣,然后爆笑道:“哈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哈哈哈!”夏荷对周涛笑道:“走吧,别理这条狗!”

  龙谦原本处于极度震惊中,但受到了侮辱,他还是反应了过来,愤怒地说道:“可是……”

  夏荷转过头来,脸上摆出了厌恶的表情:“可是什么?我们俩的差距是不可能的,况且我只要一想到你这种暗恋我,我就恶心!”……

  夏、周二人一边说笑着离去了,就好像龙谦是一条被他们踢开的哈巴狗,不,连哈巴狗都不如……

  上天似乎也在嘲笑着龙谦,这个时候,下起了暴雨。龙谦没带雨伞,他怔怔地走出六角亭,朝其后方走着,渐渐地,龙谦由走路变为了奔跑,在暴雨之中,水花被溅起,龙谦全身充斥着绝望和寒冷,但他只是漫无目的地跑着……

  龙谦跑着跑着,进入了学校后方的一座墓地,他并不知道这里埋得都是些什么人,他甚至想不起来这里竟存在着一个墓地。要是平常,龙谦就是死也不会进入这毛骨悚然的地方,但龙谦此刻已陷入了彻底的绝望,属于他的天,垮了,是被无情地击垮的……

  龙谦在一块墓碑前跪了下来,任由雨水冲刷着自己,跪了良久,他终于下了一个很久之前想过但却没敢去实行的决定:自杀。“就算我死了,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什么人为我哭泣吧?”龙谦想着,许久,他压抑了一辈子的泪水流了下来,或许也是他最后一次了。“啊……上天为什么要对我如此的不公平?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啊……”“如果有来世的话,我希望自己再也不要做一个人,不要!!!”龙谦此刻浑身被雨水淋透,加上又跪在墓碑前,看上去就像一个从坟墓中爬出来的厉鬼……

  “唉,可怜的人类少年啊……”不知是谁,发出了一道充满沧桑的叹息。“谁?!”龙谦睁大双眼,但那只是下意识的反应,随后他就平静了下来。“呵呵……是鬼吗?来吧!索我的命吧!来吧!这个世界!人比鬼丑恶多了,我宁愿做鬼!哈哈哈!”接着龙谦就仰天大笑,活像一个疯子。

  “唉……”又是一声叹息,然后龙谦跪着的墓碑上突然现出了一个光圈样的人形,无法清楚地看清他的长相,但靠轮廓依稀可以辨出是一个老者。

  第三章:鬼武者

  “这是什么?”龙谦此刻竟然没有感到一丝害怕,他站了起来,抬起被雨淋湿的手,手穿过了光圈。

  “年轻人,你摸不到我的……”光圈发出了苍老的声音。“你是谁?”

  “我是鬼王。”

  “鬼王?那你是来索我的命的喽?哈哈,想不到我一个小小的龙谦,在生活中连条狗都不如的人,会让堂堂鬼王索命,这真是讽刺啊!”“唉,你错了,年轻人,我不是来索你的命……”

  “既然这样,那我就自己撞死在这墓碑上吧!”龙谦说着就要朝墓碑撞去,但就在他的头要碰到墓碑的那一刻,一道柔软的光墙挡在了他的身前。

  “为什么?为什么死也不让我死!”龙谦对着人形光圈吼道。“既然你的内心充斥着绝望,那么就来做我的武者吧!”“武者?……”“没错,鬼的武者。”“鬼的武者,鬼武者,你能给我力量?!”“不,我给你的只是一个机会,要想变强,只有靠你自己。”

  龙谦沉吟了一会儿,接着他抬起了满是雨水的脸庞,露出了坚定地目光:“好,我当鬼武者!”

  “年轻人,你要想好,成为鬼武者是要付出代价才能获得力量的,你能承受那种痛苦吗?”

  “只要能变强,我怎么样都行!”龙谦捏紧了拳头。

  鬼王没有多说,兀的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光剑,毫不犹豫地朝龙谦的左手砍去。“嗖!”龙谦的左手被活生生的砍下。

  “……”龙谦只是咬着牙,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你竟然没有晕过去……”鬼王似乎很惊讶。“我说过……为了变强……即使是死,我也无所畏惧……”

  十几秒后,一道光束凭空照在了龙谦的左手手臂上,龙谦感到手臂上的那种疼痛正在逐渐散去。慢慢地,龙谦的手臂上汇聚出了一条光束,这些光束发出了耀眼的光芒,龙谦被强光刺得闭上了双眼。

  龙谦缓缓睁开了眼,他感觉到先前被砍下的左手似乎又回到了身体上,他向左手看去。

  此刻龙谦的整个左手已不能称其为人类的手臂了,长长的尖爪,绿蓝相间的手掌,以及暗红色散发着诡异气息的手臂,这分明是一只鬼的手臂。

  “这是鬼手,它拥有无尽的力量,是鬼武者的象征,同时它还有许多潜在的能力,这要视鬼武者自身的素质来定。你把你的左手给了我,我就给了你这只鬼手。”鬼王慢慢地说着。龙谦盯着自己的左手——鬼手,沉默不语。

  接着鬼王又手一挥,一把古铜色、造型奇怪的剑出现在了龙谦的面前。“这是旋转之剑,是专属于你个人的武器,具体怎么用,你自己去摸索吧。”龙谦伸出右手想拿起剑,但却发现其好像有千斤之重,根本无法拿起。“凭你现在的力量,是拿不起的,现在我在给你变身能力,变身状态下,你的身体素质会比原来强上几万倍,但要注意,由于落差太大,你变身的时间越长,变回去后的副作用就越大。”鬼王话一说完,龙谦就觉得自己被无数光给包围了,光一消失,龙谦就换了一副面孔,英俊潇洒之中带有冷酷,头发也全都变为银白色,身上穿着类似于中世纪的王子着装,但比其更加轻便、舒适,同时背后还挂着一条红色披风。

  “你一旦陷入鬼武者状态,冥界的战服就会传送到你身上,就会是现在的这幅样子。”

  龙谦只是感觉到着装发生了变化,他并没有太多地去关注面容。

  “你的心念会自由决定你的状态。”龙谦点了点头,接着在光圈人形面前跪了下来:“鬼王大人,你的知遇之恩我龙谦今生难报,从此以后我的这条命任由您来驱使!”“我不要你的性命,你只需为我工作五年,然后你便可携着这份力量自由了,只是那时候你的力量来源将不是冥界,而是你自己。”“为什么?”“这是我们鬼族的规定,鬼的力量不能在一代人身上维持太久,每五年鬼的武者都要更换一批。”“……”

  “好了,以后你的敌人是魔族,记住,我们鬼族并不是什么有正义心的善良之辈,你若是用你的鬼之力帮助人类我不会去管,但若因此而陷入了危机,我同样不会插手。魔物在生活中几乎无处不在,你自己小心,好自为之吧……”鬼王说完就消失了。龙谦仰望着天空,雨已经停了,“以后自己是鬼武者时,也算是另外一个人了,就给自己起一个新名字,嗯……就叫尼禄好了……”

  龙谦回到了家中,依然装出平常的那副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