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第六章:抓人行动

  在鬼手吸食了人血后,龙谦开始发现鬼手诞生了一种新的能力:鬼之拉伸。

  鬼手能在鬼武者的心念驱使下衍变出一条十几米长,三米粗,可自由活动的光束。用这道光束,鬼武者可以随心所欲地拉伸方圆十五米内的物体,这个距离还会随着鬼武者素质的增强而增长。

  二月十五日的傍晚六点半,龙谦站在一栋三层楼的建筑顶上,迎面寒冷的晚风吹来, Y县最高的楼房也不过六层。龙谦看着Y县冰冷的夜景,在这幕夜景下,多少人在哭泣,又有多少人在极尽的狂欢,这个世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难道有人笑,就必须有人哭吗?……

  “嗖……”一道光在龙谦背后闪过,白菲菲现出了曼妙的身影。

  “呼……”风吹起了龙谦额前银白色的头发。

  “你一个人在这里干嘛?不怕冷啊?”

  龙谦将和小咖的约定告诉了白菲菲。

  “哼!那是你答应人家的事,那个小恶魔,凭什么要我去帮助她?“

  龙谦顿了一顿,随后说道:“菲菲,先前是我不对。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但,但……”龙谦似乎很怕什么,但他还是鼓起勇气说了下去:“你从鬼王那里也听了我的事吧?在成为鬼武者之前,我是个连狗都不如的普通人,我……我希望你能给我时间,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变成一个让你满意的鬼武者!!!”

  白菲菲看着龙谦那真挚的眼神,怔住了。随后她转过头去,轻笑道:“谁要你变成我满意的鬼武者了……傻瓜……”“呵呵呵……”龙谦只是一个劲地傻笑……

  “既然你不想让你的父母担心,那简单,我去施展一个幻术就搞定了,让他们以为你还在家。”

  “谢谢了,菲菲。”

  “嗯,你在这等我哟!”白菲菲笑了笑,就化为光圈消失了。

  龙谦微笑着看着白菲菲消失后,目光冷酷地看着远方,喃喃地低声自语道:“抓人计划?就要开始了啊……恶人啊,等着吧,上帝不来审判你们,就让鬼来让你们哭泣吧……”……

  白菲菲很快就回来了。龙谦笑着冲上去就要抱住白菲菲。

  “干嘛?”白菲菲向后退了退,她没想到龙谦会进展的这么快。

  龙谦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挠了挠头:“抱歉,我太激动了。菲菲,谢谢你,为了感谢你,我们要去的地方有那么远的,我就顺便带你兜兜风吧!”白菲菲撅起了嘴:“哼!不要,我看你不怀好意。我自己会用能力跟随的。”

  “你们阴使使用异能不是也要消耗体力的吗?别麻烦了,我带着你,多好,又快又省……”

  龙谦担心的眼神让白菲菲心中一暖,好久都没有人对自己这样过了……她在确认龙谦的眼中没有什么不良含意后最终答应了。

  龙谦抱起了白菲菲那柔软的身体,大喊一声:“出发喽!”就开启了百倍身体素质状态,一跃而起,快速地向第一个目标奔去。

  龙谦在高楼之间穿梭着,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

  白菲菲搂着龙谦的脖子,她偶尔抬起头看看龙谦,在飞速奔跑的作用下,龙谦鬼武者变身后的一头银白色头发随风飘舞着,冷峻的面庞在月光的照耀下英气逼人。龙谦的手紧紧地搂着白菲菲的腰,白菲菲感受着上面传来的力量,忍不住陶醉地低声说了一句:“你好俊啊……”

  龙谦低下头看了看白菲菲,没有听清白菲菲的话,他还以为她冷了。

  “冷了吗?”龙谦柔声说道,用披风盖住了白菲菲诱人的身体,并且抱紧了些。

  白菲菲现在能听到龙谦的心跳了,她没有为龙谦没听清楚自己的话生气,反而心中升起了一种少女的甜蜜,她就这样沉浸在这种美好的感觉中……

  走了大约有一个小时,龙谦此时的速度完全可以和火车媲美了。

  白菲菲在刘谦怀里轻声问道:“我们先去哪儿?”

  龙谦嘴角抹起了一道微笑:“第一个要去的是那个李刚家,你应该听说过吧?”

  “嗯,听过,不过我对人间的事不是很感兴趣。”

  “呃……”

  龙谦很快就来到了李刚的办公室,李刚自从儿子发生了那种事后,行为更加低调了,办公室甚至比自己职务低的职员还要差上一些。不过龙谦通过调查知道,李刚该贪污的还是照贪,该收红包时还是照收,只不过做的比以往隐蔽许多罢了。

  李刚正在办公室批着一份文件,突然,他位于三楼的办公室的窗户被踢裂,从外面飞进来一个红衣少年与漂亮的成熟少女。

  龙谦没有和李刚说太多地废话,鬼手一下拍在李刚的脖子上,李刚当场就昏了过去。

  “坏了!”龙谦突然意识到自己靠什么把李刚带回去给小咖,扛吗?就算龙谦扛得到一个,接下来还有四个呢。“真是糊涂啊!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呢?”龙谦气恼地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

  白菲菲眨着水亮的眼睛笑吟吟地看着龙谦:“冒失鬼,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完,白菲菲手一扬,一道光圈便笼罩到了李刚的身上,待光圈消散后,李刚也不见了身影。

  “这是什么?”龙谦瞪大着双眼惊奇地问道。

  “嘻嘻,这是‘冥界空间’,是每个阴使都拥有的技能,专门用来装载物品的一个独立空间,你剩下的几个目标也可以放进去。”

  “哇!你们阴使都快超越我们鬼武者了,你还有什么能力,干脆全部告诉我得了!”

  “以后再说吧。”白菲菲显得很得意,“不过我可不是无条件地帮助你的……”

  “嗯?”

  “你要帮我实现一个愿望。”

  “啊?这个……”龙谦有些犹豫,自己的能力还不是很强,龙谦没有自大到随便许诺的地步。

  “放心,不要你现在就去实现,愿望的具体内容我还没想好呢。”白菲菲似乎看出了龙谦的心思。

  “嗯,谢谢你,菲菲!”龙谦抬起头,双眼亮了起来。

  “好了,走吧,还有四个目标呢。”

  第七章:剩余的猎物

  龙谦的第二个目标是一个黑心煤窑的幕后老板,他为了赚黑钱,害死了很多农民煤矿工。龙谦是从新闻上无意之中看到的,因为证据不足,所以这个老板并没有被判罪,龙谦决定由自己来结束他的罪恶。

  王志生坐在别墅里的沙发上,左手把玩着一杯红酒,先前又通过煤窑大赚了一笔,那些警察调查有什么用?他把证据基本都销毁了:该杀的杀,该烧的烧。农民工的死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这个世界,有人赚钱,就要有人赔命,要怪就怪他们命不好吧……

  王志生看着红酒里自己那依稀的脸庞,得意地将红酒一饮而尽。

  “这恐怕是你这辈子喝得最后一杯红酒了。”王志生刚听到一个类似少年的声音,便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龙谦抱着白菲菲快速穿梭在高楼之间。

  “两个了……”白菲菲轻声说道。

  “嗯,是啊,下一个目标,进发!”……

  高响是一个大型夜总会的老板,这几年他送红包的送红包,讨好的讨好,总算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一块地盘,然而,夜总会一般的正常收入不能让他满足,他觉得这样发财太慢了,于是他开始逼良为娼,强行让女大学生去卖、淫,手段更是层出不穷,他甚至还变态地把这些手段归类为自己的致富宝典。

  “哎呀,伤脑筋啊,夜总会……”龙谦站在夜总会的入口处,看着其中若隐若现的迷离光线,摇了摇头。此时龙谦一副王子装扮,加上英俊的面庞和银白色的白发,引来了入口处众多男女的重视。

  龙谦低着头,站在那里,双手抱在胸前,嘴角闪着诡异的微笑。

  时间一长,从夜总会处走出了两个充满肌肉的西装男子。“喂!这位小兄弟,你是来玩的,还是来捣乱的?来玩呢我们欢迎,但是来捣乱我们也不会客气,嘿嘿,要知道我们老板在这一带也是有些名气的。”一个西装男子捏了捏拳头,故作微笑道。

  龙谦依然低着头,挂着微笑:“两位大哥,能否带我去见见你们的老板?”另一个西装男子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老板岂是你说见就见的?”第一个说话的西装男子明显更有耐心,只见他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不过小兄弟,如果你实在那么想见我们老板的话,只需给我们兄弟俩一些好处就行了,嘿嘿……”

  “那是当然。”龙谦动了动左手,接着以迅雷之势用鬼手刺穿了面前西装男子的喉咙,然后乘另一个西装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就用“鬼之拉伸”将其拉近,接着再重重地抛出去。这一切做的迅猛无比,再加上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砸在门口招牌上的西装男子的身上,龙谦抓住时机化为一道红影闪入了夜总会中。

  在迷蒙的灯光下、拥挤且疯狂扭动着的人群中,龙谦的披风遮住了鬼手,同时清澈的双眼在寻找着他的猎物。没有人会去注意龙谦那怪异的装束,因为他们都沉浸在虚幻的精神世界中,况且灯光昏暗,龙谦放心大胆地察看着夜总会里的一切。

  寻找了有一段时间,龙谦终于发现了目标,该夜总会的老板——高响。

  只见高响在和一个光头笑着喝完酒后,搂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便准备离去了。龙谦微笑地跟了上去,只不过那笑容却象征着死亡……

  高响美滋滋地看着怀里有些害羞和不情愿的女孩,由于家里父亲缺钱治病,女孩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身体来换钱,也许女孩的遭遇让人同情,女孩对世界已充满绝望,但这一切对高响来说都不重要,他现在关注的,只不过是女孩洁白的肉体和诱人的处子之身。

  进入房间,高响一把将女孩摁在床上:“来吧!宝贝,我等不住了……”女孩有些推阻,但一想到家中正受病魔折磨年迈的老父亲,女孩缓缓闭上了双眼。

  就在高响即将入侵女孩身体的那一刻,不知何处,竟然响起了口哨声。

  “谁?!”高响定睛一看,才发现房间的窗边竟站着一位红衣白发少年。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如果说先前高响没有发现龙谦是因为喝多了的话,那么现在高响的酒可谓是完全醒了过来。

  “抱歉啊,不好意思竟然看到了这样一幕动人的场景。不过,这也许是你人生的最后一次了,那么我就网开一面让你干完吧……”龙谦打趣地说道。

  高响恼羞成怒:“妈的!哪来的臭小子,敢坏爷爷好事!”

  龙谦眉头一皱:“这也配称好事?”说完,便用鬼手将高响拉到了身前。

  高响这下吓蒙了,他从来也没见过这种架势。

  “你……你到底是谁?”

  “你说呢?”龙谦用诡异地口气对高响问道。

  “这位……小哥……你……难道是鬼吗?鬼大哥,我可是每年都有烧香祭鬼神啊……你别和我过不去,我上有老,下有小,你杀我对你没好处,反而损阴德啊!”

  龙谦轻笑道:“很遗憾啊,我不是鬼,我只是半人半鬼,所以不存在什么阴德之类的东西。再说你自己上有老,下有小,那那个女孩呢?她的父亲重病在床你不帮也就算了,竟引诱人家去做这种事,你怎么不为她想想?不为她年迈的父亲想想?啊?”

  “是!是!鬼大哥,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啊!”高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告饶着。

  “唉……”龙谦看着窗外迷离的“风景”,轻叹一声,“晚了……”说完右拳重重地敲在了高响的脸上,高响哼都没哼一声就昏死了过去,被打的掉了三四个牙齿。

  龙谦将高响的身体扔到了一边,看了看在床上捂着身子的女孩,龙谦缓缓走了过去,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你……你要干什么?……”女孩很害怕。

  龙谦将一张银行卡放到了女孩白嫩的手掌上:“这是高响的银行卡,密码在背面,放心,从此以后他会消失,你不用担心他会来找你的麻烦,以后不要再干这种事了,生活总会有希望的,我想即使是你父亲,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通过这种方式来报答自己吧。”

  女孩接过龙谦手中的银行卡,她想看看龙谦的鬼手,但龙谦将其隐藏在披风之中,先前也用高响的身体遮住了她的视线,龙谦隐藏着很好。

  女孩突然想到了父亲,眼眶不禁湿润了起来,哽咽地说了一句:“谢谢……”

  龙谦笑了笑,转过身去。

  “等等……”

  龙谦疑惑地回过头,女孩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恩……恩人,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哦,”龙谦明白了过来,随后又转过身去,平淡地说道:“我叫尼禄,是鬼武者……”

  龙谦快速地朝着窗户处冲去,左手横在身前,右手护住面庞,“砰!”龙谦撞破窗户,消失在夜色中。

  女孩看到高响的身体闪过一道光圈,接着,高响便也消失了……

  龙谦的第四个目标,是一家杂志社的高级编辑,其经常利用职权之便侵犯杂志社年轻女工作人员的权利,龙谦很快就收拾了他。

  就在龙谦要去寻找第五个目标时,白菲菲好奇地对龙谦问道:“为什么你选的人都是那么好色的啊?”

  “呃……最后一个应该不是吧……”

  “哦?那最后一个是谁?”

  “我的班主任,李华。”龙谦看着远方,若有所思地说道。

  第八章:是非善恶

  龙谦带着白菲菲回到了Y县。“嗯?这不是回来了吗?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在这里将已选定好的目标抓来呢?”白菲菲问道。

  龙谦的眼神当中有些犹豫:“我也不知道,唉,这个目标是后来想到的。”

  “哦,那快走吧。”

  夜色笼罩在Y县的每一户人家之上,或贫穷、或富贵;或寒冷、或温馨……

  龙谦来到了李华家的窗外,这些年,李华靠着自己的奋斗和收受学生家长的贿赂,也是住起了一栋小洋房。

  “为你的罪恶付出代价吧!”龙谦看了看自己力量有些微微减弱的鬼手,正要横下心攻击李华时,眼前的一幕让他怔住了。

  “爸爸!”一个七岁左右天真无邪可爱的小女孩亲切地对李华叫着,李华将其搂在怀中,脸上露出了幸福无比、真诚的笑容。

  龙谦沉吟了一会儿,突然,他原本抬起的左手缓缓地落了下来,他,放弃了。

  “我能体会那种因为家庭而带来的痛苦,失落、没有希望……难道还要让孩子跟自己一样忍受没有家庭温暖的创伤与煎熬吗?我没有这样的权利……”

  龙谦默默地隐入了黑暗中……

  回去的路上,龙谦对白菲菲说想走走。

  白菲菲迈着成熟少女特有的步伐,看着身前慢慢行走着的龙谦背影:“没有完成小咖的五个目标的任务,你打算怎么办?”

  “唉……这也没办法,就交四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