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血魔似乎早就预料龙谦会如此攻击,就在旋转之剑携带着巨大力量即将劈中血魔之时,血魔双手并排抓住剑身,转眼之间便化解了这股攻势,但血魔脚下的地面却出现了几道裂缝。

  “什么?混蛋!”龙谦向后发力,想拉回旋转之剑,但竟然无法与血魔的力量抗衡。

  “这真的是一般等级的魔物吗?”龙谦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这时,血魔朝悬在半空中龙谦喷出了一道血红色的毒液。

  “可恶!”龙谦只得向后仰翻,躲过毒液,然后双腿蹬在血魔的身上,借着这股力量再次远离血魔,而旋转之剑只能留在血魔的双掌之间。

  “sh、it!”龙谦终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嗖!”龙谦召出了“鬼之左轮”,拿起左轮枪,龙谦对着血魔的头颅就是一阵狂射。

  “砰!砰!砰!”

  这次龙谦的攻击总算有些奏效,血魔放下了旋转之剑,向后连退了几步。

  看着血魔那绿色的血液和恶心的血红色的脑浆,龙谦突然感到心里一阵悸动。

  “不好,过分的透支鬼之力,副作用提前显现了!”龙谦立马意识到了这一点。

  “完了……”接着龙谦就感到头晕无比,身体中的力量也在一点点散去。

  白菲菲皱起了秀眉,她察觉到了龙谦的异样。只见白菲菲双手一挥,光圈闪现,立马使出了阴使的辅助技能。

  这时龙谦的耳边响起了白菲菲的声音:“龙谦,我现在在用心灵感应和你说话,仔细听着,先前我使用了‘安魂术’,你的鬼之力由于过度使用正在消散,它能帮助你重新凝聚起鬼之力,但是却只能维持十分钟左右,换句话说,你必须在十分钟之内结束战斗,结果不是你身亡,就是对面的血魔被消灭,我希望……我希望你能胜利!”

  龙谦握紧了鬼手,目光坚定地看着对面狰狞的血魔,他感到力量又一次恢复了过来。

  “来吧!怪物,我还没倒下呢!”

  龙谦咬了咬牙,放好鬼之左轮,迅速地翻滚到了旋转之剑的旁边顺势捡起其准备以命相搏。

  就在这时,龙谦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自己早晨思索“鬼手四连斩”的场景:

  “如果用鬼手抓住旋转之剑,连续挥动四下,那么,旋转之剑的力量就会成倍地增长!”

  龙谦看了一眼闪着古铜色光泽的旋转之剑,它似乎也在看着自己……

  龙谦嘴角挂起了微笑:“伙伴!让我们一同去战斗吧!”说完龙谦将右手中拿着的旋转之剑朝天一抛,接着用鬼手接住了直落而下的——————旋转之剑!!

  龙谦用旋转之剑指着血魔:“你这家伙!来尝尝我的新绝技吧!”说完龙谦就提着剑朝血魔猛冲而去!

  血魔被龙谦的鬼之左轮击伤也是十分恼怒,它咆哮着也向龙谦冲去。

  “呀!”“锵!!!”

  龙谦挥动着第一剑,旋转之剑砍在血魔的身上,摩擦出了火花!

  “一!二!三!”龙谦连续斩了三剑后,在挥出第四剑之时,鬼手放出了一阵绿光,然后旋转之剑就变得通红,“嗖!”红色的旋转之剑瞬间就把血魔斩成了两半,之后就变回了古铜色。

  “鬼手四连斩,胜利!”龙谦将旋转之剑插在地上,一边跪着大口喘着气一边用拳头对着天空大声呼喊道。

  “嗖!”白菲菲出现在了龙谦的身边,她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激动喜悦表情:“嗯,恭喜你,龙谦,你的首战告捷!”龙谦疲惫地看着白菲菲,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见习阴使路遇强敌

  打败血魔后,龙谦回到了家中,独自一人躲进了房间思考着先前战斗的全过程。

  “想不到魔的力量这么强大,遇到魔物后我鬼手上的力量开始不够用了……”龙谦自言自语地说着,“必须要加强鬼手的力量啊!”这时,龙谦想起了白菲菲,阴使虽然自身不具备战斗力,但的确是鬼武者在战斗时不可缺少的伙伴,从今天的战斗中龙谦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二月二十三日,也就是龙谦和血魔战斗的第二天,傍晚,放学后,龙谦正思索着走在去往车篷的路上,突然,他的心中接到了白菲菲的心灵通知:“去学校的小花园,有重要的事和你说。”“嗯?什么事?这么急……”龙谦疑惑地朝小花园走去。

  来到小花园后。龙谦转了几圈,没有见到白菲菲的身影,他知道要等学校里的人走完白菲菲才会现身,于是他开始在一块草坪处站定思考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直到学校里几乎没有一个人时,白菲菲才出现。

  “哇靠!搞什么啊?叫我到这里来,让我先是一个人转了将近十分钟,现在又等了那么久,什么事啊,有必要这样大费周章吗?”龙谦抱怨道。

  “切!你的时间很值钱吗?好了,没空和你拌嘴,我道歉,行了吧?”说完白菲菲笑着手一招,一道光圈闪过,又出现了一个人,“嗯?这是谁?”

  龙谦看到了一个比自己要小上三四岁的小女孩,长得清雅脱俗,是个标志的小美女。

  “她啊,是见习阴使。”白菲菲回答道。

  “什么?见习阴使?阴使还有见习的?那有没有见习鬼武者?”

  “你就是啊。”

  “……”

  白菲菲一笑:“其实阴使有时是可以收一个见习阴使帮助自己处理事务与协助鬼武者的。等到阴使对手下的见习阴使认可后,见习阴使便就可转为正式阴使去独立帮助新的鬼武者。”

  “这样的人才培养体系,我好像很熟悉啊,不过想不到冥界也有培养人才的体系。”

  “那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我们在玩游戏啊?”白菲菲撅了撅小嘴。

  龙谦看了看小女孩,小女孩也胆怯地看了看龙谦。这时白菲菲凑到了龙谦耳边低声说道:“她的名字叫小可。”

  龙谦也轻声说道:“你怎么想到在这种时候收纳一个见习阴使?”

  “我也是同情她,你不知道,她的母亲是离了婚之后才生下她的,复婚后她的继父对她母亲不是很好,她的生父更是在离婚后万念俱灰,最终出车祸死了。继父不停虐待她的母亲,最终有一天她的母亲不堪折磨在小可十四岁生日的时候自杀了……小可的母亲自杀后,虽然小可只有十四岁,但长得美丽动人,别有一番清纯的意味,所以那个该死的继父转而将魔爪伸向了可怜的小可。”

  “所以就在她的继父即将‘那个’小可时,你及时出现救下了她?”

  白菲菲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的?”

  “这也太狗血了吧!”

  “什么?龙谦,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皮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少骂你就很得意了?啊?你这个笨蛋!!!!”白菲菲闭上眼大声叫着,还好这时学校里已经没有人了。

  “呃……我错了。”龙谦只得无奈地底下头。

  “那你赞不赞成我收她当见习阴使呢?”

  “啊?还需要我赞同吗?你不是已经都决定了……”龙谦无奈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白菲菲跳了起来。

  龙谦向小可走去,想和她握个手打下招呼,但小可却想极力回避。

  龙谦很疑惑,这时白菲菲走到他身边低声说道:“因为小可继父的关系,小可对男人产生了心理阴影,哼!那个天杀的混蛋,还好我已经杀死了他,要不然又要去祸害别人,你对小可要有耐心哟!”

  “哦。”龙谦点了点头,“等等,你们阴使还有战斗力的吗?”

  白菲菲皱了皱眉头:“怎么?瞧不起我们阴使啊?没有战斗力是相对于你们鬼武者的敌人来说的,一般人我们阴使还对付不了吗?总之你要尽快接纳小可哟!”

  “呃……不过你好像说反了,是小可她接纳我吧?……”……

  就这样,见小可的事情结束后,龙谦独自骑着自行车向家驶去。由于见小可耽误了太多时间,此时已是傍晚六点半多了,天色几乎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龙谦一边哼着歌一边骑着,心中回想起自己今天又在学校里被那些同学嘲笑,“以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一顿!”龙谦下定了决心。

  就在龙谦骑到半路时,一道黑影突然闪过。“嗯?”接着龙谦便看到一个黑衣少年站在车前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龙谦正欲问对方为什么挡路,但随后便发现黑衣少年身上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杀意并且自己的鬼手爆发出比先前见到血魔还要剧烈的血红色光芒。龙谦意识到来者不善。

  黑衣少年有着英俊冷酷的外表与飘逸、潇洒的气质,这让龙谦很难相信他是一个魔物。

  龙谦见黑衣少年用藐视的眼神看着自己,笑了笑,进入了鬼武者状态,同时摸了摸手链。

  可是,接下来出现的身影,却让龙谦大吃一惊。

  “小可,怎么会是你?菲菲她人呢?”

  小可冷淡地说道:“菲菲姐有急事脱不开身,让我来协助你,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马上离开。”语气冰冷的好像龙谦连陌生人都不如。

  龙谦苦笑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黑衣少年看着小可,对龙谦的嘲笑之情愈发明显:“哈哈哈……这就是你的阴使吗?虽然有几分姿色,但是蠢得无可救药啊,竟然在鬼武者的身边出现,真是给敌人制造绝好的杀掉阴使的机会啊!”

  龙谦大惊,“小可,快离开!”

  黑衣少年继续微笑着:“没用的,我已经锁定了她的气息,她逃不掉的,哈哈……”

  “你不笑会死啊?哼!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小可虽然发现自己的失误也是焦急无比,但它更看不得黑衣少年那副得意的样子,尽管他很帅。

  “嘿嘿……”黑衣少年又看向了龙谦:“希望你不要像她一样无能,否则我这次的行动就毫无意义了。”

  龙谦为了拖延时间,说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和我过不去?”龙谦问这话时自己都觉得有些白痴,但好在还是起到了一些效果的。

  只见黑衣少年捧腹大笑道:“哈哈哈……魔物对抗鬼武者,需要理由吗?真的是个蠢货哟!况且你昨天竟然还杀了我们魔族的血魔,虽然其战斗力一般,但物种却是十分珍惜的啊,连魔王大人都十分看重,你说你不死能行吗?算了,看在你即将死去的份上,就告诉你我的名字:皮克,我是魔武者!”

  “我就知道,倒霉事总是轮到我。”

  黑衣少年说着手边出现了一个破裂的空间裂缝黑洞,他从其中抽出了一把紫黑色的巨大战剑。

  “这是黑魔战剑,让你长长见识!!”

  龙谦知道一战已在所难免,此时小可也知道自己犯了大忌并且可能会拖累龙谦,她担心地看了看龙谦,龙谦却给了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并通过心灵感应提醒:“小可,要小心啊,待会儿尽可能地远离战场。”小可心中流过一阵暖流,心中的坚冰渐渐地化开……

  “就先从这个小宝贝开始吧!”皮克说完就挥动黑色巨剑掀起一道气浪朝小可攻去,同时自己紧随气浪向前冲去。

  龙谦召出了旋转之剑,从背上取下旋转之剑后,瞬间闪到了小可的身前,将旋转之剑横在了身前挡住了气浪,但气浪后皮克的一记重击打在了旋转之剑上:旋转之剑与黑色巨剑撞在了一起,“锵!!!”龙谦连退了数步,靠在了小可的身上。

  “快走!远离战场!”龙谦趁着这会儿,赶紧对小可嘱咐道。

  “可是,你……”小可仍然有些犹豫。

  “你在这里,只会分散我的注意力,快离开这儿,和我保持感应就行了!”小可点了点头,化为一道光圈快速地向后飞去。

  “想走?哼!”皮克正要去追杀小可,却见一道光束想自己飞速攻来,光束很快便飞到了其脚边并缠住了皮克的右脚,正是龙谦的“鬼之拉伸”。

  皮克皱了皱眉头,挥动巨剑向光束砍去,但龙谦在其砍中之前死命地拉动光束,结果皮克一个不稳,先是差点摔倒,随后还是站定了。

  “混蛋!我讨厌你们这些该死的鬼武者的鬼手!”

  “你的敌人是我!”

  龙谦收回光束一跃而起,挥动旋转之剑朝皮克砍去。

  “锵!”皮克举起黑色巨剑挡住了这一击,同时双手用剑向上一推,龙谦竟然被这股推力弹飞。

  “哼!我们魔武者就不需要什么鬼手和阴使,变身的时间也没有限制,我们追求的就只是力量,力量,力量!哈哈哈……”

  皮克呼啸地向前冲去,这时龙谦还没落地,他明白皮克是准备在自己落地后给予致命一击。在半空中,龙谦召出了“鬼之左轮”,对着皮克就是一阵狂射。

  皮克横起巨剑阻挡子弹,龙谦在半空中将手中的两样武器分别抛起,然后又换了一只手分别接住,这样,龙谦的右手就握住了旋转之剑。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是伙伴,你也不知道合作的意义!”龙谦一边说着一边用旋转之剑在空中连续挥动三下,当挥动第四下时旋转之剑开始变红。

  “鬼手四连斩!!!”通红的旋转之剑击在黑色巨剑上,“什么?”感受着旋转之剑上传来的巨大能量波动,,皮克大惊。

  “砰!砰!砰!”龙谦的披风被反弹的劲风向后吹着猎猎作响,龙谦在砍中黑色巨剑时顶着那股剧烈的反弹之势用鬼之左轮对着皮克的肩膀连开三枪。

  “啊!……”皮克被打得向后狂退,黑色巨剑也丢在了一边,肩膀上流着绿色的血液。

  “呼……”龙谦提着旋转之剑,重重地喘着气,皮克先是以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龙谦和自己身上的伤,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看来是我低估你了,你确实有些实力,不过也仅止于此了,嘿嘿……你总算是让我兴奋起来了……”渐渐有股不祥的预感在龙谦心中蔓延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