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伙伴的力量

  皮克大吼一声,也不去管落在一旁的黑色巨剑,接着,他身上就出现了一团黑色的混沌闪电,遮住了其身体和脸部,然后从黑色闪电中伸出了一只由混沌的黑气组合而成的魔爪。接着,随着一声大吼,黑色闪电一瞬间全部消失,出现在龙谦面前的是一个几乎全身都是由混沌黑气组成的魔物,只是那对血红色的双眼十分醒目。

  “混沌魔变!哈哈哈!你还有什么实力就都拿出来吧!”皮克的声音都开始变得雄浑、粗浊。

  龙谦感到面前传来了巨大的魔之气息,那股威压、杀气,都是先前的皮克所无法比拟的。

  “魔真是一个可怕的种族……”龙谦咽了咽口水,提起旋转之剑,尽管敌人很强,他还是要战斗下去!

  龙谦深呼吸了一口气,全神贯注地盯着变身之后的皮克。

  “准备好了吗?嘿嘿……”皮克一说完,瞬间就闪到了龙谦的身前,留下了一道道残影。龙谦出于本能反应将剑横在胸前。

  “锵!锵!锵!”皮克快速的魔爪连续击打在旋转之剑上,擦出了无数火花。

  “可怕的速度与力量……”龙谦一边抵挡着一边退着,但皮克却是紧逼不舍,攻势也越发猛烈。

  “可恶!这样只能防守,无法使出‘鬼手四连斩’啊……”

  就在龙谦陷入苦战之时,一个男青年从附近经过,当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这时,龙谦与皮克也发现了这个男青年。

  “不好,危险,快走!”龙谦对男青年大声喊着,男青年却依旧愣在原地。

  “嘿嘿,你想保护他吗?”皮克邪恶地一笑。

  皮克闪到了男青年的身旁,龙谦急忙使出了“鬼之拉伸”,可当他把男青年拉至身边时,男青年的胸口已染红一片,心脏被活生生地挖走。

  “混蛋!!!!!!!!!!!!”龙谦疯狂地大吼着!

  “嘿嘿,我是魔,自然嗜血,如果你看不惯,可以杀死我,可惜啊,你又打不过我,现在自身都难保啊!哈哈哈!”

  龙谦轻轻地将男青年的身体放下,将他死未瞑目的双眼用手缓缓地合上,随后猛地抬头:“今天,就算是豁出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埋葬在这里!!”

  说完龙谦就提起旋转之剑向皮克冲去,“你的命很值钱吗?讨厌的鬼武者!”

  “鬼手四连斩!”当通红的旋转之剑朝皮砍去时,皮克右爪一挥,“砰!!!”旋转之剑砍在皮克的右爪上,“嗖……”红色瞬间退去。

  “呀!”皮克一发力,龙谦手中的旋转之剑便被震起,脱离了鬼手,朝不远处飞去,最后插在了地上。

  “现在你连武器都没有了,拿什么来和我对抗?”皮克说着右手的魔爪刺向龙谦的胸膛。龙谦用鬼手抓住了魔爪,皮克向右一用力,龙谦的鬼手却反被控制住了,接着,皮克左手的魔爪继续攻向了龙谦的胸膛。

  “嗖!扑哧!”魔爪刺穿了龙谦的右胸。

  “就是现在!小可!”龙谦在心中大声呼喊着……

  时间倒流回到几分钟前,龙谦通过心灵感应对小可说道:“小可,待会儿我会拖住他并制造机会让旋转之剑远离我们,我记得你们阴使是有一种叫做‘阴使念力’的技能的,到时候你要用其控制住旋转之剑将我和皮克刺穿,钉在一起,我会在那时抓住机会给予他致命一击!”

  “啊?……我……不行的……”小可怀疑着自己的能力。

  “相信你自己,你办的到的!”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认识不到半天,你就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我,这可是关乎你自己的性命的啊!”

  “因为你是我的伙伴,在战斗时,我会无条件地相信自己的伙伴。”

  “……”小可沉吟了一会儿,“好吧!”

  “对了,现在给我施展‘安魂术’吧,我的鬼力快耗尽了。”

  就在龙谦即将发动攻击前,小可还是有些犹豫:“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样太冒险了啊……”

  龙谦有一段时间没有说话,但很快就给了答复:“小可,你知道吗?在我成为鬼武者之前,是个在生活中连个狗都不如的人,即便如此,我还是对生命充满了敬畏:遇到乞丐时,我会给钱给他们;遇到可怜的流浪小猫时,我会和它们分享早餐,因为我觉得生命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圣的东西,我曾经杀了人,尽管是铲除罪恶,但我依然到现在还愧疚于心。而这个所谓的魔武者,竟然毫不留情地就将一个过路的行人给杀了,并且这种事还发生在我的眼前,但我却无能为力。从那时起,我便决定不惜一切要杀了他!!!呵呵,也许你会认为我很傻,但人的一生中,有些信念是需要不断的守护的,即便是付出生命的代价!如果等下我不幸战死的话,你就迅速离开,记住,找到菲菲,让她为我报仇!”

  小可怔了一怔,随后目光坚定地看着龙谦的背影,那背影有些萧索,有些悲壮……

  小可在心中默默地念道:“放心吧,我会做到的,作为你的伙伴,和你一起守护你的信念,我们的信念,龙谦哥哥!”……

  “什么?”看着龙谦嘴角挂着的诡异笑容,皮克察觉到了不对劲。

  “嗖!”原本插在地上的旋转之剑先是微微颤动了一下,随后快速地朝皮克的背后射去。

  “嗖!哧!”旋转之剑刺入了皮克的心脏,也刺穿了龙谦的胸膛。小可本来想控制住力度。但如果那样,旋转之剑的速度就会下降,就很难刺中皮克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皮克嘴边涌出着绿色的血液,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前的旋转之剑。

  “让我来告诉你……”龙谦带着微弱、苍白但却是胜利的微笑:“这是伙伴给我的力量,信念给我的力量,还有,还有,扑哧……”龙谦一下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同时右手绕到了位于皮克身后的旋转之剑的剑柄上,“还有,就是多亏你又让我领悟到了新的剑招:绝命式——破风之势!”

  “什么?”皮克瞪大了双眼,龙谦摁下了剑柄上的旋转之剑的破风能量开关。“咻……”旋转之剑剧烈震动了起来,借着破风之势缓慢前进着。“啊!……”皮克的脸色扭曲了起来,接着他便变为无数个细小碎片,彻底消失在这个宇宙中。

  好在旋转之剑没有继续前进,否则龙谦的胸膛就会被刺穿,必死无疑,想必它也不愿意在啜饮主人的鲜血了吧。

  “呃……”龙谦跪了下来,双手支撑着身体,胸前插着的旋转之剑使他无法躺下或趴下,他只是不住地咳出鲜血。

  “我,要死了吗?咳……呵呵,我就是这样,总那么不走运,连个鬼武者也当不到长久,咳……死了也好,死了就不必……咳……那么劳……咳……心了……咳……”

  龙谦心中渐渐浮现出了白菲菲的身影。

  “龙谦哥哥!龙谦哥哥!”小可出现在龙谦的身边,她一把抱住了龙谦,龙谦靠在她的肩膀上,微弱地呼吸着。

  “龙谦哥哥,你不要死!别死……呜……”看着龙谦胸前不断涌出的鲜血,小可伤心地哭泣着。

  “我只是想当个快乐、不被嘲笑的普通人……”这是龙谦眼前一黑前说得最后一句话……

  天使

  “嗯……”龙谦缓缓睁开了双眼,“好熟悉的场景,好熟悉的香味……”龙谦一转头,看到了守护在一旁,正微微睡着的白菲菲。白菲菲憔悴了很多,但依然还是那么动人。龙谦正欲用手去拍拍白菲菲叫醒她时,白菲菲察觉到了动静,醒了过来。当白菲菲看到龙谦睁大着眼睛并正努力坐起来时,鼻子一酸,两行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

  白菲菲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龙谦:“傻瓜!你终于醒了!你知道这次你受的伤有多重吗?呜……”白菲菲禁不住哭了起来,“啊?”龙谦虽然被白菲菲这一举动的突然有些吓到,但嗅着白菲菲的发香,紧紧地抱住白菲菲,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我再也不打你,不骂你了,只求你下次别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真的好怕,好怕你死……”白菲菲抹了抹泪痕,诚恳地说道,龙谦心中狂喜:“太好了!菲菲她对我有感觉!太好了!”但遗憾的是,从龙谦醒来开始到其狂喜为止,都只不过是他在昏迷中做的一个梦而已……

  “嗯……”龙谦缓缓睁开了双眼,“好熟悉的场景,好熟悉的香味……”龙谦一转头,看到了守护在一旁,正微微睡着的白菲菲。白菲菲憔悴了很多,但依然还是那么动人。龙谦正欲用手去拍拍白菲菲叫醒她时,白菲菲察觉到了动静,醒了过来。当白菲菲看到龙谦睁大着眼睛并正努力坐起来时,脸色发生了变化。

  “嗯?这,难道和刚才做的梦……”龙谦禁不住想着,想到美好处,他的心怦地跳了一下。

  “啪!!”白菲菲一巴掌打在了龙谦的脸上:“混蛋!傻瓜!你终于醒了!你知道这次昏迷了几天吗?啊?我这几天就顾守着你了,什么也没干成,混蛋!混蛋!混蛋!”

  “啊?怎么和梦里不一样?”龙谦用手捂着痛得发烫的脸颊轻声自语道,想不到还是被白菲菲听到了。

  “我在这里守着你,你却还在做着什么美梦?你!呜……”白菲菲不禁哭了起来。

  “菲菲,别这样,梦又由不得我的……”

  “呜……”

  无奈之下,龙谦心中升起了一条妙计。

  “啊……”龙谦捂着胸口,脸上故意露出痛苦的表情,“好痛啊……”

  “你怎么了?”白菲菲见龙谦如此,赶忙靠了上去。

  “哈哈!看吧!你还是在意我的!”龙谦得意地笑道。

  白菲菲见龙谦竟然欺骗自己,心中不由升起了怒气:“讨厌!你欠打啊!”说着就要去打龙谦。

  龙谦在心中狂吼着:“这是怎么回事啊?和梦里的完全不一样啊!”

  这时,小可走进了房间,“龙谦哥哥,你终于醒过来了!!”小可很高兴,一下子朝龙谦扑了过去。

  “呃……呵呵……”看着旁边脸色越来越凝重的白菲菲,龙谦赶紧控制住了小可。

  之后,龙谦从白菲菲那里了解到如今已是三月一日,自己足足昏迷了七天。这一次,又是鬼王救了龙谦的性命,虽然颇费了一番周折,但鬼王还是很赞赏龙谦的能力。因为像他这样一个新手鬼武者竟然击败了一个中等的魔武者,这创造了鬼武者历史上的记录,一般同等级的鬼武者和魔武者之中,鬼武者是弱于魔武者的。

  三月二日,龙谦回到了学校上课,由于请了太多地假,龙谦在老师、同学眼里已经由一个中等生“沦落”为一个差生了,可以尽情地嘲笑、辱骂而不用担心后果。

  傍晚放学后,由于高三要上晚自习,所以龙谦并没有回家,在学校的小花园里,白菲菲替他准备了晚饭。

  当白菲菲把饭盒交到龙谦手中时,许多经过的男生疑惑为什么这么漂亮、迷人的女生会和龙谦这样平凡的男生待在一起,大概是姐弟或兄妹之类的关系吧,尽管有人这么想,还是不由地对龙谦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嫉妒。

  龙谦察觉到了周围人的异样目光,他也从没打算将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情感告诉白菲菲,那样会扰乱她的生活轨迹,况且龙谦已经习惯了孤独了。

  “好吃吗?”白菲菲专注地看着龙谦打开饭盒,将里面的饺子用筷子夹入嘴里。

  “这是你自己做的?”龙谦嘴巴动了动,问道。

  “对啊,味道怎么样?”

  “好吃,和店里买的一样,呵呵……”

  “就只有这样吗?”白菲菲努了努嘴,表面上显得很不满意,心里却很高兴。

  就在龙谦吃着晚饭时,不远处六层教学楼的顶层正发生着意想不到的一幕。

  “呼!!!”寒风呼啸着吹着,在高处更是猛烈。

  夏荷被逼到了屋顶的边缘,眼看只差一步就要从六楼坠落而下,在她的对面,正站着一对一身银白色长袍打扮的目光冷酷的男女,男的英俊无比,女的也是长得倾国倾城。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夏荷双手交叉捂着肩膀,颤抖地说道,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无用、威胁物必须清楚,你也不必知道的那么多,这是我们异族的法则,是你自己跳下去,还是我们帮你?”英俊男子冷酷地说道。

  “为什么?什么异族?我又没犯什么错!!!”夏荷此时用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无辜地说道。

  “啰嗦!”美貌女子似乎显得很不耐烦,左手一挥,一道气流就击向了夏荷。

  “啊!!!!”

  此时,教学楼下面已经聚集了一大片人,其中有老师,也有学生。

  “看!似乎有人要跳楼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越来越多的人流汇集到了教学楼下。

  “快报警!”“不好!掉下来了!!”人群混乱不堪,当大家看到一个身影从六楼直落而下时,有些胆小的女生不禁用手捂住了双眼,有的甚至尖叫了出来。

  就在一幕惨剧即将发生在众多学生、老师的眼皮底下时,教学楼的墙面划过了一道红色的身影。

  “嗖!”夏荷离地面两米左右时,龙谦一把接住了她。

  夏荷紧紧地闭着双眼,本来以为下落着的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但她突然感觉停了下来。

  夏荷睁开了双眼,天啊,映入眼中的是一个长相英俊无比,一头银发的帅气少年!“这是怎回事?……”当夏荷发现自己还在半空中时,不禁有些后怕,但在红衣少年的怀中那份安全感却令她先前的那种恐惧消散了许多。

  “快看!是传闻中的红衣少年!”

  “他出现了吗?”

  “哇靠!这世界上果然是有异能者的存在啊!”

  “好帅哦!!”

  龙谦召出旋转之剑,之后用鬼手朝地面使劲一打,减去下落中的冲力,轻轻地落在地面。

  将夏荷从怀中放开后,龙谦看了看教学楼楼顶,还有事情没有干完。

  “谢谢……”夏荷不好意思的道谢还没说完,龙谦看都没看她一眼就一跃而起,鬼手一路攀着墙面朝楼顶而去。夏荷理了理额前的刘海,她不明白眼前的红衣少年为何如此冷酷。

  “不过她可真帅……”夏荷想到先前红衣少年救自己的情景,心中默默地念道,有些胆怯、有些兴奋。

  龙谦一个翻滚落到了楼顶。目光冷酷地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

  “鬼武者?”美貌少女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龙谦。

  “你们是谁?为何要无端地杀害他人的性命?”

  见到少女似乎有挑逗龙谦的意思,少年不耐烦了:“小子,你少在那里装嫩了,鬼武者会不知道我们天使一族的使命?哼!警告你不要再在这里碍事,否则对你就不客气了,反正我们天使一族向来对鬼族就没有什么好感,更何况是为鬼族卖命改变自身的人类。”

  “天使?呵呵,我看你们这幅样子,哪里像是天使,分明就是取人性命的恶魔,而且还专门杀害无辜的人。”

  少女轻笑道:“鬼武者,你很特别啊,不过你要知道万物都是需要秩序来维护生存的合理性的,我们天使只不过是履行上帝交给我们清除无用的生物的任务罢了。”

  “你和他废什么话,尼娅!”少年抱怨道。

  “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看来免不了一战了!!”龙谦取下了背上的旋转之剑。

  “等等,喂!希克,你有注意到他的鬼手吗?”尼娅通过心灵感应对叫作希克,也就是那个英俊少年说道。

  “什么?不就是鬼手吗?有什么特别的,论起威力,还不如我们的天使之翅。”

  “我不是说他的鬼手的样子,你仔细看看他鬼手的位置!”

  希克专注地看了看龙谦的鬼手,突然,他的脸色变得铁青,在心中大喊着:“怎么会,这家伙的鬼手,是……竟然是长在左边的?!”

  “没错,这么些年来,你还记得那个传说吗?只有那个男人的鬼手是左手的……”一番惊异与激动后,尼娅的语气倒平静了许多。

  “难道说,那个人复活了?”

  “不可能,他的气质不像。”

  “你们两位在谈些什么呢?能不能让我也来听听?”龙谦轻笑着,他已经看出了对面的二人在用心灵感应交谈。

  “可恶,真的想打吗?”希克说着就准备迎战,尼娅的及时提示还是让他冷静了下来:“希克!就算他不是那个人,但左手鬼武者我们也不能大意!”

  “可是,就让他这样挑衅我们天使一族的权威吗?”

  “勉强的试探一下吧。”

  一得到尼娅的同意,早就跃跃欲试希克立刻朝龙谦发起了攻击。

  “哼!终究还是忍不住攻击了吗?”龙谦嘴角挂起了微笑,多次的对战经验已让他熟悉了战斗的感觉,随时都能进入那种状态。

  希克做了个抽剑的动作,接着手中就出现了一把银白色的长剑,剑柄处镶着一个不时有能量丝游动的红宝石,显得华丽无比。“这把天使佩剑可比你手中那把不起眼的破烂巨剑要强多了!”希克得意地说道。

  “蠢货总喜欢炫耀。”龙谦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