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混蛋!死吧!”希克恼羞成怒,提起长剑就朝龙谦冲去。

  龙谦随意地使出了“鬼之拉伸”,希克的眼瞳里浮现出鬼手的拉伸光束,他一闪就躲了过去。

  “有两下子嘛。”

  听着龙谦的嘲讽,希克的心中更怒了,尼娅看着希克的周围都微微卷起了气浪,她知道龙谦正在用激将法刺激希克,伺机寻找破绽,但她又无法提醒希克,因为在战斗中希克一旦分心,那么龙谦就会有可趁之机。

  “嗖!”一道强劲的气流朝龙谦打去,正是尼娅所发出的,龙谦一直在注意尼娅的举动,这招他怎么会没有看到,只见龙谦将旋转之剑横在身前,轻易地挡住了尼娅的这一击。

  这时,希克也攻到了龙谦身前。

  “去死吧!!!”希克挥起长剑朝龙谦胸口刺去。

  “我不管你是什么,但你给我记住了,这世上没有什么生物是没有价值的,既然你那么喜欢死亡,那我现在就来让你体会一下离死亡近距离的感觉吧!”龙谦说着,一个转身,躲过了希克的长剑,瞬间在手中召出“鬼之左轮”,同时绕到希克身后用枪口指住了希克的后脑勺。

  希克怔住了,龙谦一瞬间就制服了他。

  “其实以你的能力,我和你打上三天三夜也许都不会分出胜负,但首先你中了我的激将法,其次你用长剑攻击的套路也缺乏技术性,长剑应该快速出招,借着速度产生的幻影来迷惑敌人,而你却只是直刺。”龙谦说道,这时,他发现尼娅想有所举动,于是冷冷地说道:“你再动我就杀了他,我不会开玩笑。”

  尼娅停下了手,她本来想发动突袭救下希克。但龙谦灵敏的感应又怎会让她得逞。

  龙谦对着希克的背部说道:“怎么样,你有没有想过死?想必你这种习惯随便决定他人生死的人从来也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吧?现在,只要我扣下扳机,你的脑袋就会爆开花,对了,不知道天使死了以后会回到哪里去?还是另一个天堂吗?”

  “这位鬼武者,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请你不要冲动,如果你杀了天使,那么就会掀起鬼族与天使一族的全面战争,我想这样的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尼娅脸色严肃地说道。

  “开玩笑吧?天使一族为了两个天使就会和鬼族开战?你们这样藐视生命,你们的组织会看重你们的生命?别吓唬我了。”龙谦淡淡地笑着。

  尼娅咬了咬嘴唇,没错,她本来想借天使一族来压一下龙谦,但饱经人们白眼、看过无数人间丑剧的龙谦又怎么会吃她这一套。

  “这个家伙,太难缠了……”尼娅心中不禁焦急了起来。

  “好了,我其实并不想杀他。”龙谦收回了左轮,希克松了一口气,可是就在这时,龙谦的心中突然闪过一阵悸动,接着,他的双眼渐渐变为了绿色。

  “怎么回事?”原本松了一口气的尼娅察觉到了龙谦的异样后,不觉又紧张了起来。

  “我……我要……杀了你!!!”龙谦似乎正努力和内心中的某个事物搏斗着,但是他眼中的绿色越来越纯粹,充斥着杀意。龙谦提起旋转之剑,朝离自己一米不到的希克走了过去。

  “不……不要过来!!”希克虽然武器在手,但从龙谦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威压竟让他不由自主地放弃了抵抗的念头。

  “快跑!!希克!!”尼娅的提醒将希克从茫然中拉回了现实,希克一个左翻滚,躲过了龙谦手中旋转之剑一个凌空而来的直劈。

  “轰!!!”旋转之剑击在地面上,陷入其中三米深,延伸开了七米左右的裂缝。

  “好险……”希克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嗖!!”一道光圈在发狂的龙谦身边闪过,白菲菲的身影从里面显现了出来。

  “龙谦,你怎么了!!”

  “她是?”希克这时已闪到了尼娅的身边,当他看到白菲菲时,也是为其美貌愣了一会儿神。

  “她应该是那名鬼武者的阴使,原来他的名字叫龙谦……”

  “菲菲!!”龙谦脑海中闪现过一个身影。

  “啊……”龙谦捂着胸口跪了下来,浑身颤抖着。

  “你怎么了?说话啊!!”白菲菲抱住了龙谦,着急地问道。

  “可恶……这股突如其来的杀念……到底是怎么回事……”龙谦一边颤抖着,一边咳嗽出血液。

  尼娅走到了龙谦、白菲菲的身边,也蹲了下来。

  “我来看看吧。”白菲菲看了看尼娅,将龙谦的头缓缓扶起。

  只见龙谦的双眼黑色和绿色交替闪烁着,样子十分恐怖。

  尼娅检查了龙谦的脸部后,又看了看龙谦咳在地上的血液。

  “奇怪,这血液中,不光是红色,竟然还有绿色……”尼娅心中已经有了些了然。

  “发现什么了吗?”白菲菲有些期待着看着尼娅说道。

  尼娅点了点头:“嗯,他的体内出现了魔的血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体内魔之血液、鬼之血液和人类的血液正在发生可怕的融合。”

  “融合?”

  “没错,这是一种各种异族之间谁也没有尝试过的融合,一个不好,他就会变成嗜杀、没有自我的怪物。”

  “那,现在该怎么办?”白菲菲焦急地问道。

  “我先用天使一族的秘术帮他暂时平衡身体内的各种能量,事后一定要消除他体内的魔族血液。”

  “会不会有危险?”

  尼娅笑了笑,“放心,危险要比他现在这个样子要小多了,你这么关心他,可不像一般的阴使对鬼武者那样啊。”

  白菲菲脸色微红:“他和别的鬼武者有些不同……”

  “好了,废话少说,我们换个地方,这里恐怕很快就会有警察过来。”

  “嗯。”……

  Y县的一片竹林中,在如今这个工业文明高度发达的社会,Y县能有一个半径为20米左右的圆形竹林苑实属难能可贵。

  在竹林的中心地带,白菲菲在方圆十米之内布下了迷惑之术,让附近的人无法靠近。

  “好了……”尼娅抹了抹额上的汗珠。

  “尼娅,你……你既然使用了‘圣母之歌’,这……可是会让你减少至少十年寿命的禁术啊……”希克见尼娅施法完毕后,用心灵感应惊讶地对希克说道。

  “呵呵,这个家伙,今天给我们上了很精彩的一堂课呢,而且我总感觉他以后会变得很强,现在让他欠我们一个人情也没有什么不好,再说我们天使十年的寿命又算什么……”

  “话虽如此,但你们女人不是最在乎自己的年龄的吗?”

  “好了,别再说了,看看你自己,和人家的实力差了多少,要知道,我们天使可是有先天优势的。”

  “我不是被他激将住了嘛,而且我也还没使出‘天使之翼’呢!”

  “嘻嘻,回去后好好修炼吧。

  “谢谢了。”白菲菲向尼娅、希克二人鞠了一躬。

  “不用,请务必要尽快消除他体内的魔族血液,另外我们也告辞了。”

  “嗯。”

  尼娅和希克离开后,白菲菲转身看了看躺在地上,已经退出鬼武者状态的龙谦,摇头叹了一口气:“唉,还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啊……”……

  召集

  “呃……”龙谦缓缓睁开了双眼,他记不清这是自己这是第几次昏迷后又醒来了。

  龙谦看了看窗外,窗外下着小雨,再看看床边,白菲菲正披着一件外套靠在床边熟睡着,现在是凌晨两点。

  “又让她守护了……”龙谦低下了头,轻声自语道。

  龙谦轻轻地从床上走下,抱起白菲菲,把她放回床上,盖好被子。

  “睡得真死,一定是累坏了。”看着白菲菲憔悴的面容,龙谦心中无比自责。

  龙谦穿好衣服,正欲打开房门轻声离去,身后传来了幽怨的声音:“龙谦,你又要走了吗?”

  龙谦停住了脚步,他没有回头,尽量装出轻松的口气:“是啊,呵呵,菲菲,这两天劳烦你照顾了。”

  “你能陪我聊聊吗?”

  “呵呵,太晚了,你早点睡吧,你这些天也够累的了。”

  “你这是在心疼我吗?”

  “……”

  “为什么不说话?你连那个伤害过你的夏荷都可以去救,为什么就不能陪我说说话?”

  “这不一样,菲菲……”

  “有些什么不一样?!你这个傻瓜!大笨蛋!!”

  龙谦还是没有回头,只是低着头,默默地说道:“幸福这两个字,注定一辈子都不属于龙谦,这是我宿命中无法解除的诅咒,菲菲,你也有男朋友,好好珍惜他吧,龙谦,一辈子只归属于苦难和不幸……”说完龙谦就走了出去。

  白菲菲流着泪伤心地看着龙谦先前站着的地方的一处闪光自言自语说道:“傻瓜,可是你明明流泪了啊……”

  我是一种悲剧,无药可救的悲剧,明知不能这样下去,却还是停留在原地。想起那一段的回忆,至少我还能拥有回忆……

  龙谦茫然地独自走在雨中的街头上,小雨已经转变为了暴雨。

  “又是雨,每次我悲伤的时候,你们来的真是时候啊……”龙谦任由雨水打在自己的脸上、头发和身上。

  就这样,在没有一人的午夜回家的道路上,龙谦走着走着,不知道目标和未来究竟在何方……

  三月五日(鬼泣中的时间和现实生活中的时间并不一样,请诸位不要过分计较),由于是星期日学校高三特例放假,龙谦睡了一上午,直到下午两点多才醒了过来,再加上昨晚和白菲菲的一番对话,龙谦显得疲惫不堪。

  “唉……出去转转吧。”龙谦在兜里放了十元钱,推出自行车,漫无目的地开始在公路上行驶。

  骑了不到五分钟,进入了人迹比较稀少的路段,一道光圈闪过,小可出现在了龙谦的身边。

  “你来干嘛?”龙谦无精打采地说道。

  “龙谦哥哥,你和菲菲姐吵架了啊?”小可有些胆怯地问道。

  “不是……我们的事你就不要那么关心了。快说,你这次来为了什么事?是不是冥界有重要的消息要告知鬼武者?”龙谦强打精神问道。

  “嗯,鬼王召集这一地区的所有鬼武者前往冥界大广场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所有鬼武者?那有多少人?”

  “大概几十万吧。”

  “鬼武者的数量也够惊人的了……”

  “龙谦哥哥你有所不知,鬼王名义上虽然是召集所有鬼武者,但大部分鬼武者都不会像你一样只是一个人,他们有着自己的鬼武者小队,有队长,甚至还有鬼武者统领几百名其他鬼武者形成鬼武军分队,枉你当鬼武者的时间比我当阴使还要长。连这些基础的常识都不知道。”

  “呃……”龙谦摸了摸后脑勺,“那,那个冥界大广场又在哪里?”

  “你跟我来就是了,我们阴使负责传送,本来是菲菲姐干的,可她却说自己不想来,不过你放心,我的技术也是还可以的,毕竟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很努力地实践与锻炼呢!”

  “菲菲……”龙谦沉吟了一会儿,随后便骑着自行车在小可的指引下朝着冥界大广场的入口驶去。

  冥界大广场的入口处是在Y县郊外的一处坟场处,虽然此时已是下午三点钟,但这里阴森、诡异的气氛还是和坟场外的景象格格不入。

  “这里……真的是你所说的那个入口吗?”龙谦将自行车在坟场入口锁好随小可进入后咽了咽口水说道。

  “龙谦哥哥,你现在可是鬼武者耶,怎么还会怕鬼啊?”小可天真的语气不像是嘲讽,这让龙谦哭笑不得。

  “呃……以前恐怖片看多了,所以心理有些阴影。”

  这时,天空慢慢地阴沉了下来,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好了,就在这里打开吧。”小可带着龙谦走到大概是坟场的中心地带的一个宽阔处,看了看天空,双手拍了拍,跃跃欲试的样子。

  “行不行啊……”龙谦心理还是有些怀疑。

  “好了,哪来那么多废话,难怪菲菲姐不理你了,现在我会打开冥界的入口,待会儿你要进入鬼武者状态,然后跳进去就行了。”

  “嗯。”龙谦身上一阵光圈闪过,进入了红衣白发少年的鬼武者状态。

  见龙谦准备好后,小可轻轻笑了笑,接着开始双手挥动,专注地念起咒语来。

  “哧!”“哧!”以龙谦二人为圆心,方圆五米之内的空间四周开始出现了绿色的游走的能量丝。这些能量丝似乎正被某股拉力强行拉入某一区域。

  “嗖!!”龙谦的身前两米处出现了一个绿色的旋转漩涡,绿色能量丝开始疯狂地向漩涡中涌入。

  “龙谦哥哥,可以进去了。”小可一边施法一边说道。

  “嗯。”龙谦点了点头,漩涡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入,龙谦向后退了几步,然后一跃而起跳入了漩涡之中。

  “呼!!!!!!!!!”龙谦感到自己被强迫着闭上双眼,努力想睁开,却使不上力来。

  “睁开双眼!睁开双眼!”龙谦拼命地睁开双眼,突然,他的双眼倏地睁开,先是一片茫然,接着景物渐渐清晰了起来。

  眼前的景象何其壮观,在一个大广场上,龙谦看到了几千个和自己一模一样也是银发、红衣的少年,就好像是几千面镜子放在自己四周,龙谦惊讶地看着每个人,但其余人对龙谦却没有显示出过多的关心,有的见龙谦看着自己便微笑地点头作为回应,有的则是干脆理都懒得理。

  “看那小子东张西望的样子,就知道是新来的鬼武者,只是他怎么能进入冥界大广场呢?”一名鬼武者指着龙谦对身边的另一名鬼武者说道。“呵呵,也许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吧。”

  这时,小可出现在了龙谦的身边。她倒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呵呵,龙谦哥哥,怎么样啊,这些可都是你的‘双胞胎兄弟’哟!”小可顽皮地笑道。

  龙谦苦笑道:“我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鬼武者,说真的,我在平常没怎么发现还有其他的鬼武者在附近活动啊!”

  “嘻嘻!傻瓜,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喜欢爱管闲事啊?”小可捂着嘴说道。

  “呃……”龙谦无语。

  就在大量的鬼武者或在同除自己之外的其他鬼武者、或在同阴使交谈之时,冥界大广场的一处高十几米的讲台上浮现出了一道人形光影。

  “……”人群一下安静了下来。

  “诸位光荣、伟大的鬼武者,首先我要感谢你们能在忙碌之中赶到冥界大广场来。”光影发出了雄浑的声音。这个声音龙谦很熟悉。

  “参见鬼王大人!!”几千名鬼武者和阴使将手放在向前,半跪着向鬼王致以敬意,齐声说道。龙谦一边在小可的教导下,一边学着别人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等等……”有些不对劲,龙谦发现别的鬼武者放在胸前的都是鬼手,只有自己的是正常的人类右手。“难道我的鬼手是残缺版的?还好没被别人看到,要不然就出丑了。”龙谦胡思乱想着。

  “谢谢大家对我的尊敬,”人形光影又说话了,“目前我们鬼族的处境十分危急,但我们至少还有人界这道防御层作为冥界的屏障,根据最新的情报,魔族即将对我们鬼族发动全面攻击,它们首要的目标就是人界,所以,当前首要的任务便是对人间的每个冥界入口加强防御,同时我们也将组建一支小队深入魔界,一方面打听情报,一方面对魔界重要的据点进行破坏。在此,我要提醒诸位魔界这次出动了许多潜藏的精锐力量,而且魔族的兵力要远远大于鬼族,接下来的日子里,将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激战,伤亡定会非常的大,魔族现在也许对人类还不会赶尽杀绝,而对鬼族的鬼武者,它们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如果你们其中有谁不愿意承担那份风险的鬼武者,想要变回普通人,我绝对不会阻拦,交出鬼力后我们冥界保证将你们传送到安全的人间处,但是同样的,你们也必须作出保证:不将鬼族的一切秘密泄露给外人!”

  “我们誓死为鬼王大人效力!!!”大家异口同声、热血激昂地喊道,声音在冥界大广场久久回荡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