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危机

  “越看这些家伙越像愤青……”龙谦心中小声嘀咕着。

  “龙谦哥哥,事情可并不像你想的那样,这里的大部分鬼武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都是口口声声地说誓死效忠鬼王,但真正忠心的却不会有几个,要知道,坚守正道难,为了力量堕入魔道不过是一两天的事,这也是为什么大量鬼武者堕落为魔武者的原因,听说第一个魔武者便是由鬼武者堕落而去的,而且还是一个很厉害的鬼武者呢!”

  “唉……”龙谦轻轻叹了口气。

  “不知道龙谦哥哥以后会不会变成那种鬼武者……龙谦哥哥,你能答应小可永远不要变成那种鬼武者吗?”

  “我也不能保证,也许会吧……到时候,小可,拜托你杀了我。”

  “龙谦哥哥!不要这么说,都怪我不好,我不该问这个无聊的问题,龙谦哥哥这么优秀的鬼武者怎么会堕落呢?是我多心了,呵呵……”

  龙谦苦笑可笑,也许自己以后什么时候也会为了力量而背叛自己的信念吧……

  “对了,龙谦哥哥,菲菲姐还有事嘱咐我告诉你呢,我都差点忘了。”

  “什么事?”鬼王在继续着讲话,而龙谦此刻已没有多少心思去听了,此刻他专注地同小可用心灵感应交谈着。

  “菲菲姐说那天你性情大变是因为体内魔族的血液开始和鬼族的血液融合,要不是当时那个叫‘尼娅’的女天使施法帮你稳住状态,你可能就当场堕落为魔武者了。”

  “啊?对啊!!!这件事我竟然一直都忘了。”龙谦这才想起自己在和那个叫希克的天使战斗时突然心中躁动无比,接着就失去了意识,醒来后就直接在白菲菲的家中了。

  “该死,这么重要的事我都会忘记!可恶!!!”龙谦捏紧了拳头。

  “龙谦哥哥,别急,菲菲姐说了你体内魔的血液是可以消除的,只要我带你去一个叫‘净魔台’的地方就行了。那里是我们冥界在人间的一个据点,可以消除鬼武者体内的任何和魔有关的物质。但是,话说回来,你体内怎么会有魔的血液啊?”

  龙谦想起了那时和魔武者皮克对战的最后时刻使用的“绝命式——破风之势”,摇了摇头:“果真是绝命式,副作用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想必就是在那时不小心让他的血液进入了我的体内。”

  小可也明白了:“原来是那时啊……龙谦哥哥,对不起,都是为了保护我……”

  “呵呵,别这么说,和魔武者对战本来就是我们鬼武者的责任嘛!”

  这时,鬼王的讲话已基本完毕,“大家可以散去了,今天我很欣慰,鬼武者一直是我鬼族的骄傲啊!!”鬼王说完这句话,人形光圈便消失了。

  人群立马沸腾起来。

  “好了,龙谦哥哥,找个开阔点的地方,我们离开吧。”小可拉起龙谦的手,向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走去。

  龙谦随着小可来到了目的地,就在小可要施法打开冥界出口时,一只手拍了拍龙谦的肩膀。

  “谁?”龙谦回过头来,只见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鬼武者正对自己微笑着:“你好,我叫李文。”说着那个鬼武者伸出了左手。

  “啊?”龙谦先是怔了一怔,随后也赶忙伸出手去并一边说道:“哦,你好,我叫龙谦!”

  “嗯?”李文看着龙谦伸出的右手,随后脸色大变:“怎么……你……你的鬼手是在左边的吗?”

  “什么?这有什么不对的吗?鬼手不是随机……嗯……那个安装的吗?”龙谦知道李文已经察觉出了自己的异常,但还是在装着傻。

  “呃……”李文也没有去深究,“我们一起从入口出去吧。这是我的阴使,她叫文婷。”李文说着站在他一旁的一个长相一般的女孩走了过来和龙谦握了握手。

  “咦?原来阴使并不是都像菲菲那样漂亮的啊……”龙谦心中又想起了白菲菲。

  “哼!你现在知道菲菲姐的好了吧,又温柔,又体贴,好多鬼武者求都求不来呢!”小可的话在龙谦的心中想起。

  “可是,为什么要从同一个入口出去啊?”龙谦对李文说道。

  “呵呵,这一方面是为了方便,因为我有事想和龙谦兄谈谈,另一方面呢,我看这位小姑娘是个见习阴使吧?如果做过多的传送的话对身体的消耗是很大的,你说呢,小姑娘?”李文将头转向了小可。

  小可将目光从李文身上移开,漫不经心地说道:“我无所谓,看龙谦哥哥的意思啦。”

  龙谦沉吟了一会儿,“那好吧,小可,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下次再见喽,李兄,麻烦你了。”

  “哪里,哪里。”李文显得很谦卑。

  “嗯,龙谦哥哥,你要小心哦!!!”

  “行了,我又不是去战斗……”……

  在Y县郊外一直无人知晓的一处坟场中,一道绿色漩涡突现,接着从里面先后跳出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少年。

  “嗖!!”龙谦和李文都退出了鬼武者状态。龙谦发现李文竟然还是个颇为英俊的型男。

  “呵呵,我这模样,让龙谦兄见笑了吧?”

  “怎么会,李兄你很帅啊!至少比我帅!”

  “龙谦兄就是谦虚。”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去城北的一家咖啡店吧,”李文看了看表:“现在也已经五点了,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吧。”……

  龙谦随李文来到了位于城北的那家咖啡店,这是Y县城北唯一一家咖啡店,虽然是小县城的咖啡店,但每天依旧有很多顾客来光临,其中有上班族,但大部分都是花季少男和少女。

  找了两个位置坐下后,李文并没有因为龙谦一进咖啡店就东张西望而嘲笑龙谦没有见识,而是十分诚恳地说道:“龙谦兄,要吃些什么点心?这顿我来请。”

  龙谦很开心,他对李文说道:“李兄,不瞒你说,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么奢侈、豪华的场所,现在都不知道干什么好了,呵呵……”

  “哈哈,龙谦兄果然爽快,那就让我来为龙谦兄点菜吧,包您满意!”

  “那就麻烦了。”

  李文叫来了服务员,点了很多东西,东西的种类虽然很多,但咖啡店有很多的食物是不经吃的,所以要多点些。

  在用餐期间,龙谦、李文二人一直互相聊着各自的生活,从李文的口中龙谦得知,原来李文是个家里很有钱的“富二代”,但他和其他的富二代不一样,他小时候父母都死了,只给他留下了一大笔遗产,无数人打着这笔遗产的注意,李文一路孤独地走来,凭借着自己的天赋不光守住了父母的财产,还不断地进行投资将其壮大,现在,李文可以说是一个年轻的“千万富翁”了。

  “和李兄的经历比起来,小弟我真是微不足道啊……”李文也了解到了龙谦的人生经历。

  “想不到龙谦兄的命运也是如此坎坷……”李文感慨道。

  “不,我倒觉得自己所受的苦难和白眼没什么。”

  “呵呵,想当年当我懂事时知道我自己去父母时,觉得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人就是自己了,当如今看来,我至少还有父母留下的遗产作为依靠,而龙谦兄你饱经冷漠却依然乐观、坚强,实在是让我十分敬佩!!”

  “呵呵,我倒觉得自己孜然一身,在这个世界上无牵无挂的挺好。”

  “现在龙谦兄你有我这个朋友了,所以不再是无依无靠了。”李文笑着说道。

  “你……你肯认我这种在生活中连狗都不如的人做朋友?”

  “哪里话,我和龙谦兄同为鬼武者,那些人嘲笑你是他们瞎了狗眼,现在我们不光是朋友,还是兄弟!!”

  龙谦怔了怔,随后低声说道:“朋友……兄弟……”

  “对啊,还有伙伴!!”李文眼中充满了光芒。

  “伙伴?……对!伙伴!!”龙谦大笑起来,李文也一同大笑:“哈哈哈……”惹来咖啡店众人的一阵注视。

  “我和李兄真是相见恨晚啊!”吃完晚餐后,已是晚上七点多,龙谦和李文桌前狼籍的盘子早已被服务员收走,换上了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嗯。”李文只是微微笑着。

  “那么,李兄,现在可以说说你找我的主要目的了吧?”

  “呵呵,龙谦兄果然够清醒,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实不相瞒,如今魔族与鬼族之间必将爆发一场惨烈的大战,我想先问问龙谦兄我们作为鬼武者,应该做些什么?”

  “当然是尽全力消灭魔物,做好自己本分的事了。”龙谦不假思索地说道。

  “龙谦兄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消灭魔物固然重要,但我们也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啊!那么是否能找到一种办法既不耽搁消灭魔物的任务,又能最大限度地降低我们的伤亡呢?”

  “哦?这我倒是没有想过……”

  “就是了,经过我仔细的考虑,我认为鬼武者的作战体系是采用一种相对自由、灵活的方式,类似于游击队,而这种方式的特点既决定了它的优点,也体现了它的缺点。”

  “优点是机动性强,作战面积广,,能全面地对敌人进行打击。”龙谦说道。

  “龙谦兄你果然一点就通,没错,但其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单兵作战能力弱,一旦面对敌人集中性的打击,战斗失败就是在所难免。”

  “对啊,那鬼王大人还叫我们各自作战,他应该把我们召集起来一起作战啊!”龙谦惊呼道。

  “龙谦兄先别急,鬼王大人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因为一方面要对人间进行防御,所以就必须将鬼武者的力量分散开来,另一方面鬼族的集中作战力量都在鬼军,鬼武者就算集中起来也发挥不了鬼军一般的战斗力,所以倒不如将他们派往各自的岗位,对魔族的军队进行小范围打击。但是,鬼王大人却在这里埋下了一个伏笔。”

  “什么伏笔?”

  “龙谦兄还记得鬼王大人说过要选用鬼武者中的精锐来组建一支小队突袭魔界的事吗?”

  “嗯,记得。”

  “这就是鬼王大人的考验。魔族的第一波攻势势必很快就会袭来,想必鬼王大人已经预见到了此战的残酷,而能在这场战斗中活下来的就是鬼武者中的一批精锐!!”

  “原来如此,那李兄你想怎么做?”

  “当然是找到那个能让我们作为精锐活下来的最好的方法。”李文的眼神深邃了起来。

  小队杀戮

  “什么方法?”

  “以小队模式战斗生存下去。”

  “小队?”

  “没错,合理的小队作战分工,不仅提高了效率,而且还能极大地增强战斗力,战斗力上升,我们的生存率也就上来了。”

  “呃……”龙谦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复杂的事,他一直认为当个鬼武者就是负责打打杀杀罢了,想不到还有这么多的事要去考虑。

  “那我已经被李兄选为小队中的一员了?”

  “呵呵,抱歉,龙谦兄,没有事先通知你,不过我还是实话和你说吧,我们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不代表其他鬼武者们没有意识到,现在几乎所有鬼武者中都形成了一股小队战斗风气,队员的难以寻找的程度已经超过了以前的十倍左右。”

  “怪不得选中我了……我说怎么那么殷勤地和我套近乎……”龙谦不禁汗颜。

  “那李兄你现在队员选好了几名?”

  “呃……初步估计包括你我在内是要有五名队员,现在嘛,还差一名。”

  “嗯,好吧,这件事我答应了,以后一起战斗吧,伙伴!”

  李文欣喜异常:“太好了,龙谦兄,等我把最后一个队员找齐,我们大家就一起见个面。”

  “嗯!”

  “哦,对了,还有这个。”李文说着递给了龙谦一张银行卡,“这是小队成员的活动经费,望龙谦兄务必收下,一共五万元,不多,聊表心意。”

  “五万元还不多?不行,这钱我不能收,我们鬼武者本就该承担自己的责任,况且李兄肯让我入队,是在帮助我,我怎么再好意思拿你的钱呢?”

  “龙谦兄别这么说,你的处境通过刚才的对话我也知道,这不光是作为伙伴的支援,也是朋友的帮助啊。”

  经过李文坚持再三,龙谦最终收下了钱,当他从李文手里接过那张银行卡后,感觉沉重无比,这辈子他还没拿过那么多的钱。

  龙谦和李文分手后,回到家中,已是晚上九点多。

  第二天,三月六日。龙谦一路骑着车,脑海中思衬着。

  如今龙谦自己自己已经加入了李文的小队,但龙谦心里很明白,凭借现有的实力要在小队中被有所看中是很难的,虽说龙谦凭借新手鬼武者的身份杀掉了魔武者,在鬼武者之间已经混出点了名声,但名声并不代表着实力,龙谦击败那名魔武者皮克时用的那招“绝命式”直到现在还给自己留下了后遗症,体内魔的血液可以说一旦爆发,那龙谦就会彻底堕落,沦为魔头。

  “还是得将自己的基础实力提升。”龙谦自言自语道。

  “既然短时间内无法在力量和身体素质方面得到突破,就从招式上下手。”龙谦的这种想法不无道理,有时候,好的招式能够将战斗者原有的战力增强好几倍。

  “嗯……”龙谦专心地研究了起来,即使现在是在一边骑车,鬼的血液与龙谦血液这些日子的融合已经使得龙谦的身体,无论是物理还是精神上,相对从前,都上升了十倍左右,龙谦现在就算不进入鬼武者状态,身体素质在普通人中也可以称得上是佼佼者了。

  来到了车篷,龙谦还在思索着……

  放好车后,龙谦迈着阔步走出了车篷的大门,这时,一个美女也正从大门处骑着电动车进来,但其从龙谦身边驶过时,只是随意地瞥了一眼,一个长相平凡的少年,不值得她去注意。

  一阵清香的风扑到了龙谦的脸上,龙谦没有去看那美女一眼,而是怔在了原地。

  “风……破风……”

  来往的学生都用奇异的眼神看着龙谦,“这家伙傻了吧?”一个流里流气,打扮的很前卫,自以为很帅的少年对着龙谦的方向同一旁的伙伴带有嘲讽地说道,“呵呵,谁知道呢?这年头二B多。”那个伙伴也是同样讥笑道。

  “原来如此,旋转之剑这么简单的招式我都没有事先领悟出来,真是太笨了……呵呵,这样看来,旋转之剑的设计就是为了这招的啊……”龙谦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

  “接下来该解决一些事了,”龙谦拍了拍手掌,转过身朝先前嘲讽自己的两个少年走去。

  “有好戏看了!!”车篷里的又一个少年说道,接着,车篷里的众人,无论男女,都围了上去……

  韩宣很不喜欢自己这个名字,是的,因为她是一个女孩子,父母却给了她一个犹如男孩子般的名字。但韩宣除了名字之外也确实是没什么可抱怨的了,因为她的父母都在Y县当干部,家里的条件自然很优越,而且韩宣本人身材相对与其他美女有些矮,但却有一股难以言说的英气,现在她在Y县一中就读高三文科,考上一所一本大学绝非难事,所以,她的生活与许多人比起来,是相当幸福的。

  “韩宣,快看看,那里发生什么事了?”韩宣在车篷将自行车放好后,一旁的一个高挑的女孩子拉着她的胳膊急切地说道,这个女孩名叫思琪,不仅人长得漂亮,身材更是无比高挑性感,是许多男孩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也是韩宣从小玩到大的好玩伴。

  “思琪,有什么大不了的,”韩宣看了看,只见一个少年正微笑着朝着两个流里流气的少年走去,旁边还有不少人围观起哄,“又是打群架,这你也感兴趣?”韩宣挑了挑眉毛,拉着思琪的手便要离开。

  “看看嘛,我觉得那个少年有些不平凡哎……”思琪拽着韩宣半撒娇式地说道,“那里可是有三个少年,请问你觉得的那位是哪个?”

  思琪白了韩宣一眼:“废话,你知道我说的是谁,肯定不会是那两个流氓扮相的人。”说着还做了个鬼脸,煞是惹人心动。

  “唉……”韩宣无奈地摇了摇头,算是默认了思琪看一看的想法。

  “嘻嘻,走!”思琪拉起韩宣的手,朝正围得越来越多的人群小跑而去。

  以思琪的身高,站在人群外围自然将其中的景象看得清楚,至于韩宣,有美女要看热闹,一些男生自然要行绅士之礼,主动让路。

  “你要干什么?”流里流气少年甲,也就是第一个开口嘲笑龙谦的那个人说道,语气中依然带有先前的那种轻蔑和不屑,因为自己这一方有两个人,而且看那小子也不是很厉害的样子,如果真要打起来,在众人面前出丑的就只会是他自己。

  “干什么?二B做事还需要理由吗?”龙谦嘴角依旧挂着笑意,这份淡淡地、丝毫不像是装出来的笑意,开始让青年甲感到一丝恐惧。

  “喂!要打就打,少在这里装B!”这时,人群中围观的一个站在最前面的人起哄说道。

  龙谦看了他一眼,那个人心中迅速升起了一种恐惧。

  “嗖!!”龙谦闪到那人身边,右手一下子拎起了那人的衣领,朝车篷的一处墙面砸去,“砰!!”那人的脑袋撞在坚硬的水泥墙上,当场四分五裂,脑浆溅得到处都是。

  “啊!!!!”人们开始尖叫,这时,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在看什么热闹,而是直接和一个像怪物一般的杀人魔呆在一起,“呤……”这时,早读铃响起,盖过了尖叫的声音。

  人们开始疯狂地向车篷门口涌去,或奔跑,或踉跄,为了生命,他们现在可以什么都不顾,什么时尚、帅气,在赤、裸、裸、地生命威胁前,都不值得一提。

  “现在知道逃了,当初看热闹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呢?”龙谦嘴角轻笑着看着疯狂逃窜着的人们,就像上帝看着蝼蚁,双眼中闪过一丝绿光。

  “啧啧,一共有二十三人看戏,可没有逃跑的却只有三人,这二十个人的命,我收下了!!哈哈哈……”龙谦狂笑一声,进入了鬼武者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