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二十个逃跑着男女来不及看此刻在他们眼中犹如恶魔的龙谦发生什么变化,只是一个劲地向大门口跑去,那里,才是他们生的希望。

  “嗖!!”“啊!!”龙谦射出鬼手,刺穿了一个正在逃跑者的少年脖子。

  “嗖!”“嗖!”“嗖!”

  接二连三地有人的脖子被刺穿,剩下逃跑着的人不到十个了。

  龙谦刺穿一个人的脖子后,就踩在那个人的身体上一跃而起继续猎杀着他的下一个目标。

  “呼……呼……我就快到门口了,这个怪物……”走在逃跑的人群最前面的一个少年死命地喘着气狂奔着,听着身后一阵阵的惨叫,他就快要崩溃了,他无法想象身后是怎样的一幅地狱景象。

  “还差一米!还差一米!”少年心中狂喜,大难不死后的那种心境,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感受的到得。

  就在少年离大门口还有一步之差时,一只无情的鬼手刺穿了他的喉咙,“怎么会……”少年的嘴里冒出血泡,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完,眼中便带着难以置信和对人间的留恋无力地倒下了。

  龙谦收回鬼手,舔了舔其上的血液,其实他先前早就发现了少年要逃出的征兆,在杀光前面十九人后,他故意在等待着,等待着少年在离门口还有一步之差时将其杀掉,让他在绝望中死去。这一切,车篷里还剩下的五人,都看得真真切切,这也使他们对于眼前这位突然变帅但依旧是是恶魔的少年的残忍有了充分的认识。

  活下来的五人分别是先前嘲笑龙谦的男少年甲和乙,韩宣,思琪,还有那个第一个说有好戏看的少年。毫无疑问,这五人没有死去不是因为他们有着强悍的心理素质,而是他们被彻底吓呆了。

  龙谦挂着轻笑朝五人走去,此刻的他这种笑容已经真的能让剩下来的人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了。

  “啊!!!你别过来!!”少年甲彻底崩溃了,他狂吼着挥动着双手,那看似强悍实则脆弱的神经,在此刻,终于是疯掉了。

  “嗖!!”龙谦鬼手一下刺入了少年甲的心脏,活生生地将其掏了出来,“呃……”少年甲口中冒着血泡,他还没有死绝,痛苦地看着自己的心脏在自己眼前跳动着,抽搐地倒了下去。

  少年乙颤抖着跪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平常总是会发出的嘲笑有一天竟会遭到如此的报应,眼前这血腥的场面,使这个平日自认为见过无数大风大浪、无所畏惧的小流氓也是快接近崩溃了,他如今已不奢求龙谦能够放过他,只是在心中祈祷着龙谦最好能尽快地将他杀死,好使自己不用像少年甲那样痛苦地死去,一想到待会儿自己也可能无比痛苦、绝望地死去,少年乙的裤裆不觉湿润了起来,尿液不经意地流出,这是人极端恐惧的表现。

  “啧啧,刚才不是很得意吗?现在怎么这副狗样啊?”龙谦笑道,眼中绿光越发浓郁。

  少年乙见有机会讨饶,也许自己还能活下来,正想不顾一切地连声讨饶时,龙谦一招解决了这个在此时的龙谦的眼里看起来像个狗杂碎的人。

  杀掉少年乙后,龙谦又微笑地转向那个一开始说有好戏看的少年丙,他此时目睹了龙谦残忍地杀掉那么多人后,早已经吐得天昏地暗,当他在迷蒙的眼界之中看见龙谦那缓缓靠近的身影时,只觉浑身上下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接着便失去了知觉。

  龙谦将少年丙的手脚全都撕裂离开了身体,“能不能活,就看你这只蝼蚁的运气了。”龙谦笑着,将身体转向了韩宣和思琪。

  韩宣和思琪颤抖着抱在一起,先前她们也吐了,可是胃里的东西早已吐完,如今只能干呕着,整个车篷内弥漫着浓郁的血腥之气,人间炼狱也不过如此。

  “想必那些蝼蚁们也该赶过来了,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现在,就让我来结束最后两只蝼蚁的性命吧!!”龙谦此刻的眼神已变成全绿,仿佛恶魔转生。

  就在龙谦即将杀害思琪和韩宣之时,其眼中的绿光一下子竟消散了许多。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龙谦停下了鬼手,难以相信地看着四周的尸体、脑浆,还有血迹。

  “我……我杀了他们……”龙谦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只见鬼手上沾满了鲜血。

  “不!!!!!!!!!!!”龙谦紧抱双头,对着天空大喊而来起来,声音响彻了整个Y县。

  “怎么会这样……”龙谦无力地向后退着,然后突然怔住,双眼又开始绿了起来。

  “杀掉他们,杀掉蝼蚁!!”

  绿色一下子又消散了去。

  “不!!我不会再杀人,你这混蛋,你这魔物!!”龙谦用鬼手朝着自己脸上使劲砸了一拳,才清醒了过来,又掌控回了身体。

  “嗖!!”龙谦看了看天空,眼下不让心中的魔伤害他人的唯一办法便是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龙谦一跃而起,用鬼手攀登着建筑的墙面,朝远方离去,留下车篷内遍地的横尸和两个颤抖着的少女。

  入侵的征兆

  在Y县繁华的街段,各种类型的汽车呼啸着驶过,高楼大厦耸立着,这里以前是一座大山,但在强大的人类工业文明的改造之下,如今已看不出一点自然的痕迹。

  高楼大厦之间,一个红色的身影闪过。

  “啊……”龙谦跃到了一个约二十米高的大楼的天台顶部,双手勒着自己的衣领,“滚开!你这个魔头!!”龙谦挣扎地摇着头对着不知名的虚空狂吼道。

  “嗖!!”龙谦的眼中闪过一道绿光:“哈哈……那些蝼蚁该死,谁叫他们要嘲笑你?现在你有力量,再加上我的魔力,你就是上帝!!”

  “呼……”绿光又黯淡了下去。“混蛋!!二十几条人命,你这混蛋!!”

  “嘿嘿……”龙谦此刻的面孔无比虚幻,忽而狰狞,忽而痛苦,他终于开始在地上打滚了起来。“反正你已经杀了那么多的人了,你已经堕入了魔道,何不干脆将错就错,接受这份魔的力量,追求强大的极致,这种机会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到那时,你将会是第一个同时拥有鬼之血液和魔之血液的人,你的潜力几乎是不可估量啊!!”

  “呃……”龙谦忍着痛苦半跪着站了起来,忽地抬起了头,“即使是死,我也不会堕入魔道!!”

  龙谦的目光无比坚定,他慢慢地抬起鬼手,似乎有很大的阻力在阻止着他这样做,但龙谦还是毫不犹豫地朝着自己的脸上重重地挥了一拳。

  “啊!!……”鬼手的力量非同小可,龙谦被自己这一拳直接打飞了起来,落到了楼顶的边缘处。

  “呵呵,怎么样……一起死吧……”龙谦嘴角流着鲜血,对着心中的那个魔看似在自言自语地说道……

  白菲菲焦急地在Y县之中寻找着龙谦,鬼王下达命令所有的阴使集合,因为阴使在魔族来袭之际,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做,所以鬼王让阴使们集合注入灵力为所有的鬼武者制造“阴使珠”,这种珠子当阴使不在鬼武者们的身边时,因为其中含有阴使的灵力,所以能发挥阴使所具有的一些能力,例如让鬼武者们的鬼手不至于因为阴使不在而有普通人在旁削弱力量影响战力的发挥,而恰好就这样小可当龙谦发生魔变时没有在其身边及时地阻止,结果当白菲菲接到小可的消息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

  “都怪我不好……”小可在当时显得很自责,“小可,这不是你的错,那时所有阴使都在冥界。”白菲菲安慰着小可,同时她也将此事迅速地报告给了鬼王。

  鬼王得到消息后,一方面派出了无常去人间消除一些相关者的记忆,一方面也封锁了冥界的消息网,派出一些亲信寻找龙谦,毕竟,人间死掉二十几个人对冥界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关键的是不能再让一个鬼武者堕落为一个可怕的魔武者,本来在魔族与鬼族的对战中,鬼族在战力的精锐方面就不如魔族,依靠的只是人间的屏障和地理的优势。

  “龙谦……”白菲菲看着远方正渐渐落下的夕阳,如今已是傍晚六点,还没有有关龙谦的消息。阴使的瞬间传送这时也丧失了作用,大概是魔血的强大魔气影响了鬼之手链的力场。

  只是,让白菲菲十分疑惑的是,那日那个叫尼娅的天使明明已经给龙谦施展了秘术压制其体内的魔血,说是效果可以持续一段时间,但为何没过多久龙谦的魔血就爆发了呢?

  “难道?”白菲菲想起了那天晚上龙谦离去的背影。

  “傻瓜……”白菲菲笑了,但同时两行清泪也从眼中流下,“你还是喜欢我的……笨蛋,我就知道是这样……”

  就在白菲菲又喜悦又伤心的时候,她脖子上的银白色项链突然发起了紫光来。

  “龙谦!!”这是同龙谦的“鬼之手链”进行感应的项链,这个项链亮了起来,说明龙谦摸了手链还没有堕落,而且现在白菲菲也可以传送到龙谦身边了。

  白菲菲急速地施起了法来,“嗖!!”光圈在她身上亮起,她闭起上眼,宛如仙子一般,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少年的容貌……

  离人照月几人哭,莫新欢,前路潮头看新妆,莫谈当,不知情为何物,拒时来,来时拒,分分合合,只在心间……

  “嗖!!”白菲菲来到了龙谦的身边,看到了少年半跪着背影,龙谦此时还处于鬼武者状态,鬼力早已经耗尽了。

  “龙谦!!”白菲菲带着哭腔喊了一声,龙谦跪着的身影怔住了,他渐渐转过身来。

  只见龙谦此刻俊俏的脸上带上了一些血迹,依然遮不住那份带有一些冷酷和坚强的面庞所透露出的坚毅。

  可怕的是龙谦此时的双眼,右眼是正常的,充满疲惫,但左眼已经完全变为了绿色。

  “菲菲……你来了……”龙谦虚弱地说道,突然,他剧烈咳嗽了起来,从嘴巴里咳出了血,其中有红色的,也有绿色的。

  白菲菲看着龙谦此副模样,疾速地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虚弱的龙谦,心疼地说道:“对不起,都怪我不好……”泪水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呵呵,”龙谦虚弱地笑着,“怪你什么啊?……是我自己体内的魔族血液爆发了,那场战斗,看来,虽然我当时没死……但迟早报应还是要来的啊……毕竟,世界上没有那么好的事……”

  “不,”白菲菲哭着摇了摇头,“你不要再维护我了,其实那天尼娅明明给你施了法的,要不是那个晚上我那么任性伤害到了你的心,你心中的魔是没有那么容易、那么快爆发的,都怪我……呜……”

  龙谦嗅着白菲菲的发香,“那也是我自己太懦弱了,呵呵……我还是不敢说那句话啊……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白菲菲抹了抹眼泪,“现在还来得及,我送你去净魔台,消除你心中的魔,坚持一会儿,传送很快的。”白菲菲说着扶起了龙谦。

  “等等……菲菲,咳……我有话要对你说,我怕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咳……”

  “你别死……”白菲菲一听到死字,泪水又流了下来,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女孩子。

  “我……我……喜欢……”龙谦话还没说完,终于挺不住,昏死了过去。

  “傻瓜,我知道的……”是的,白菲菲一直都知道,那个“你”字指的是自己……

  地点,净魔台。

  净魔台处于一片墓地之中,是一个直径约三十米左右的圆形高台,平时被施展了迷惑之术,一般的普通人是永远也看不到和进不来的。白菲菲带着龙谦来得是离Y县最近的一处净魔台了。

  这时,一道光圈闪过,小可的身影走了出来。

  “菲菲姐,龙谦哥哥他怎么样了?”小可焦急地问道。

  “小可,你来的正好,帮我一起启动净魔台的开关。”白菲菲拂了拂额前落下的秀发,她顾不上同小可解释那么多。

  小可看到昏迷中的龙谦,也知道事态紧急,点了点头;“好的,菲菲姐。”

  白菲菲艰难地将龙谦扶到躺在了圆台中心的一个六芒星法阵上。当白菲菲将龙谦放下后,她又看了看龙谦的面庞,轻轻地帮他理了理头发,接着,在龙谦的脸上吻了一吻,“一定要活下来啊,龙谦,你听着,我知道你没那么脆弱,我也喜欢你。”白菲菲说完后便朝小可走去,准备和她一起激活净魔台的开关。

  “嗖!!”白菲菲和小可同时贯注心神,默念起了咒语,只见从二女的指尖逐渐冒出了一些光束,它们游荡地朝着龙谦所躺着的位置飘去。

  光束飘到了龙谦身体的上方后,嗖地一下钻入六芒星法阵。

  “滋……”法阵亮了起来,净魔台被激活了。

  从法阵之中冒出了无数的光束,开始向龙谦体内飞去。

  白菲菲和小可支持着净魔台的持续,也是十分吃力,额上渗出了汗珠,尤其是白菲菲,她已经消耗了太多的阴使灵力。

  光束持续地进入龙谦的体内,净化着他体内的魔气,可就在这时,六芒星法阵又突然暗了下去,白菲菲和小可的灵力开始不够用了。

  “可恶!!”白菲菲心里虽然焦急万分,但又不敢随意停下,先前她真是急昏了头,本来净魔台净魔这种事,是一定要多叫上一些阴使以防备灵力不足断缺的,但当时焦急的她哪里还记得到这么事。

  “现在我该怎么办?叫人已经来不及了……难道龙谦他真的会死吗?为什么?为什么?”白菲菲的灵力剧烈下降着,她,就快撑不住了!!

  “菲菲姐!!”小可也察觉到了这时已陷入到了绝境。

  就在二女倍感绝望之时,一道光圈闪过,现出了鬼王的身影,他及时接下了法阵的运转工作,让白菲菲、小可得以喘息。

  白菲菲半跪了下来,重重地喘着气,“鬼王大人?!!”

  鬼王苍老的声音响起:“还好及时赶到了,菲菲,你没事吧?”

  鬼王大人的关心就好像是一个父亲对女儿一般,白菲菲心中一暖,努力地摇了摇头:“没事!!”

  鬼王没有多说什么,专心地维持着法阵。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不知不觉已是晚上八点了。

  “嗖!!”鬼王收回了鬼力,整个亮着的墓地一下子暗了下来。

  “怎么用了这么久?菲菲姐,我记得净魔台的净魔时间是不会超过一个小时的啊?”小可对站在一旁的白菲菲说道。

  还没等白菲菲说话,鬼王便摇了摇头说道:“他体内的魔气太深,已经无法彻底消除了,以后只能靠到净魔台来消除再增长的魔气了。”

  “怎么会这样?”白菲菲怔住了。心中的自责之意渐渐升起,“都怪我,要是那晚我不那样,要是我早点带他来……”

  鬼王平静地说道:“菲菲,你也不用自责,我相信龙谦这孩子他不会平凡,在未来,他一定会靠自己的能力想办法除掉体内的魔气的,也许不一定要彻底消灭它,这个世界上办成一件事的方法有很多,现在龙谦能活下来不堕入魔道,已经值得我们为他高兴了。”

  “嗯,鬼王大人,谢谢您。”白菲菲点了点头。

  “好了,带龙谦去休息吧,另外,你们也要注意好好休息。”鬼王说完就消失了。

  白菲菲缓缓地向龙谦走去,走到了龙谦的身边,此刻龙谦的面容无比安详,鬼王帮助龙谦输入的鬼力也能让龙谦一直在昏迷中维持着鬼武者状态。

  “菲菲姐,你没事吧。”小可担心地问道,虽然她自己也很累,但她更担心如今看起来憔悴无比的白菲菲。

  白菲菲轻轻地趴在龙谦的身上,倾听着他的心跳。

  “菲菲姐?”等到小可靠近时,她才发现白菲菲已经睡着了……

  “呃……我这是在哪里?”龙谦挣扎着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白菲菲的房间之中。

  龙谦摸了摸后脑,这才想起自己先前魔变的一切,如今只感觉到浑身上下一片轻松,再也没有那份浮躁的感觉和嗜血的欲望了。“难道,我体内的魔气就这样消失了?”龙谦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如今竟还处于鬼武者状态。

  “不对,一定是菲菲救了我……”龙谦退出了鬼武者状态后,房间的门一下被打开了。

  “砰!”白菲菲手上端着的水杯一下子掉到了地上,“龙谦……你醒了……”白菲菲眼睛渐渐泛红,许久才说出这句话来。

  龙谦沉默着,就这样和白菲菲对视着。

  似乎害怕龙谦又要离开,白菲菲胆怯地问道:“你……又要离开了吗?”

  龙谦低下了头。

  “没关系,我不会介意的……我去帮你拿衣服,我买了新的衣服,等下你洗个澡换了再走。”白菲菲转过身去,一滴泪水流了下来,其中有喜悦,也有失落。

  “谁要走了。”龙谦淡淡地说道。

  “?”白菲菲回过头,美目中含有一丝期待。

  “那个……菲菲,我……昏迷前是不是说了什么话,是……”龙谦很尴尬。

  “什么?”白菲菲被龙谦支支吾吾的话搞得有些糊涂了。

  “就是那个……”龙谦怎么也无法说出口,在尝试了几遍后,终于定了定神,很认真地说道:“总之,那绝对是我的真心话,而且……而且……我也会遵守对你的承诺的!一定!一定……”

  白菲菲怔了怔,心中流过一道暖流。“是吗?我知道……”白菲菲微笑了,倾国倾城。

  “呵呵……”龙谦一个劲地傻笑。

  这个世界,有个人真心在乎你,真好……

  “哦,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啊,真是让大家操心了。”龙谦在听了白菲菲的叙述后大致了解了自己魔变那段时间所发生的事。

  “那今天是几号了?”龙谦问道。

  “嗯,今天是三月九号。”白菲菲拂了拂额前落下的头发说道。

  龙谦点了点头,他看了看窗外,天空阴沉沉的,在下着小雨,但这场小雨似乎只是前奏,预示着更大的暴风雨即将到来。龙谦又看了看钟,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这时,龙谦的手机响了起来,龙谦一看显示屏,是李文打来的,看来小队的事情已经确立了,只是为什么在这种天气打过来?

  “喂?你好,是李兄啊。”

  “呵呵,龙谦兄,”手机那边传来了李文那冷静却又不失平和的声音。

  “小队的事已经确立了吗?”

  “是啊,很抱歉在这种鬼天气将大家召集,只是目前事态有些紧急,对不住了……我去你班上找过你,可是你的同学说你请假了,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