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入侵的征兆(二)

  “呵呵,一些个人的小事。”

  “嗯……现在有空吗?在学校旁的奶茶店,我已经将小队中的各个成员召集了,一方面你们互相认识一下,另一方面也有重要的事要商量。”

  “好的,我马上赶过来……对了,你说你今天去我们班上了?你也是 Y县一中的?”龙谦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

  “呵呵,不好意思,先前一直忘记说了,没错,我也就读于Y县一中。”

  “那你今天怎么不用上课?”龙谦问完后才发现自己的这个问题有多么的愚蠢,像李文这样的人,行事自然有他的独到之处,如果他只是一个乖乖在学校的教室里啃书的优秀学生的话,又靠什么来维系与支持其父母留给他的庞大产业呢?。

  “对不起,我多问了……”龙谦的语气显得很尴尬。

  “呵呵,没什么,龙谦兄快点赶来便是了,我们鬼武者可都不是什么平凡的人啊。”李文最后一句话说的颇有深意。

  龙谦挂掉了手机,对着显示屏叹了一口气,自己这边魔血的问题刚刚平息,小队又不知出了什么事,最近真是多事之秋啊!

  “菲菲,我要走了。”龙谦有些沮丧地说道。

  “你自己加入了小队?”白菲菲有些惊讶地问道。

  “哦,是啊,呵呵,没有提前告诉你。”

  白菲菲说道:“这样也好,本来我也想把你介绍入一个小队的,不过既然现在你已经加入了,那就算了,加入小队的确能提高鬼武者在战斗中的存活率。”

  龙谦点了点头:“是啊,当初叫我加入的是一个名叫李文的鬼武者,我还很惊讶为什么他会看中我这样一个新手,后来才知道现在鬼武者之间小队模式已经开始泛滥,独立鬼武者的人数越来越少了,要不然,我猜从一千个鬼武者里面选人他也不会选到我。”

  “李文?这人我倒是没听说过……你别对自己那么没信心,要知道你和魔武者一战并胜利的事现在几乎整个冥界都知道了,你可是还有点传奇色彩的人物呢!”白菲菲半打趣地说道。

  “能保住自己这条命就不错了……”

  “你还是这么没志气……”

  “好了,”龙谦站起身来,“不说了,我要走了,李文他们该等急了。”

  “等等!”白菲菲这才想起阴使珠的事,于是从从袋中拿出了一个绿色的、直径约为二十厘米的小珠子。

  “这是什么?道具吗?”

  “也可以这么说,它叫阴使珠……”白菲菲将阴使珠的作用叙述了一遍,“当它启动时,就会发出绿色的荧光,然后跟随在鬼武者的身边,这样,就和阴使的能力没什么区别了。”

  “可是,我现在有你当阴使,还有小可,要这个珠子能有什么用?”龙谦挠了挠后脑疑惑地说道。

  “笨!”白菲菲轻轻地拍了拍龙谦的脑袋,“自然是我们阴使在魔族入侵期间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干,不能待在你们鬼武者的身边了。”

  “什么?哪有这样的道理?阴使不在,我们鬼武者还靠什么战斗?本来我们就处于劣势,现在不是更弱了吗?”

  “拿你的武器战斗……再说不是还有阴使珠嘛……非常时期,忍耐着点,我们阴使所执行的任务也许能扭转整个形势的局面呢!”

  “有那么厉害吗?……”龙谦小声嘀咕着,还有些不信任地看着白菲菲手掌中那幽绿色的小珠子。

  “拿着……”白菲菲将阴使珠放到了龙谦的手上。

  “唉……”龙谦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

  “好不容易见面在一起,现在又要分开了,而且长期还不会见面,真是有些不舍得啊……”龙谦似是在对白菲菲说,又似是在自言自语。

  白菲菲笑了笑,“等击退这次魔的入侵,我们很快就能见面的,在此之前,你要答应我,可别一不小心战死在战场上,到时候可没人给你收尸。”

  白菲菲本是说笑,龙谦却竟然当真了,忧郁地说道:“是啊,如果真的发生那种事,唉……”

  “笨蛋!那就拼命活下来啊,就算是为了我!”

  “我……不敢保证,一个皮克就已经差点把我的小命给赔了,这该死的魔族还不知道会派出多少个‘皮克’,真是可恶,没事打什么战?就是那些吃饱了撑着的魔才无聊到这种地步,菲菲,如果我死了,请你将我埋在……”

  “够了!!……”白菲菲被龙谦弄得苦笑不得,“你怎么尽说些煞风景的话啊?气氛都被你破坏了……”

  “啊?”龙谦挠了挠头。

  “不会被净魔台给净傻了吧?”白菲菲心中说道。

  “好了,你快走吧,我也不耽误你了。”

  “嗯。”龙谦点了点头,便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白菲菲突然说话,把龙谦吓了一跳。

  “嗯?”

  白菲菲一步步缓缓走近了龙谦,龙谦疑惑地看着白菲菲那越来越近的诱人面庞。

  “……”白菲菲在龙谦的脸颊上吻了一下,便立刻转过身去,化为一道光圈消失了。

  “……”龙谦怔怔地站在原地,原来她是要吻自己,奇怪,先前怎么没察觉,自己的反应,难道真的变迟钝了?……

  天空阴沉着下着下雨,自从三月份以来,Y县的天气就很少放晴。

  街道上的行人很少,几个零星的身影举着雨伞,遮住了面孔,对周围的事物漠不关心的样子。

  龙谦很快坐公共汽车来到了Y县一中的大门口。

  龙谦盯着“Y县一中”这几个大字,驻足了一会儿,转身朝一旁的奶茶店走去。

  这是一家装饰颇为温馨的小奶茶店,龙谦推开门走入,只看到了一张桌子旁坐了四个人,看来奶茶店现在并没有什么生意。那坐着的四人中就有李文。

  李文见龙谦进来了,连忙站起身来相迎:“龙谦兄,呵呵,你来了。”说着就将龙谦引到了桌旁。

  另外三个人也站了起来。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龙谦微笑地说道。

  “这是哪里话,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龙谦,也是一名鬼武者,是我们鬼武者小队的一名成员。”李文说道。

  龙谦尽量谦逊地说道:“请大家多多指教!”

  这时,对面站着的三人中有个高高瘦瘦的少年大笑道:“哈哈!龙谦兄性格果然和你名字里的那个‘谦’字相符合啊!一点都不像那些有点实力的新人,心高气傲,看不起我们这些普通的鬼武者。”

  “啊?我觉得自己并不是很强啊……”龙谦这话倒没有做作的意思,因为他哪一场的战斗不是历尽磨难、狼狈无比?

  “呵呵,龙谦兄别介意,这位是田欢,他说话就是喜欢直来直去的,田欢,我们龙谦兄哪里是只有一点点实力,他可是我们新晋鬼武者中目前实力排名最强的人啊!”李文给龙谦介绍那个高高瘦瘦的少年说道。

  叫田欢的少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呵呵,是我失言了……龙谦兄不会介意吧?”

  龙谦轻笑道:“不会的,我喜欢直爽的人。呵呵,以后我们就是一起战斗的伙伴了。”说着龙谦伸出了手。

  田欢重重地点了点头:“嗯,好!一起战斗的伙伴!”田欢也伸出了手。

  李文笑着点了点头:“现在先别忙着建立伙伴关系,还是先把人认全了吧。这位是王恒,他是一名远程攻击的鬼武者。”

  站在田欢身边一个身高略矮,长相平凡无比的少年有些害羞的伸出了手:“你好,我……是王恒,很高兴认识你。”

  田欢大笑一声拍了拍王恒的肩膀:“哈哈!你别看这个小子有点木讷,战斗起来可是毫不含糊啊,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伙伴啊!”王恒倒是被田欢这一下吓的不轻。

  龙谦和王恒握完了手后,有些不解地问道:“怎么,鬼武者中还有远程攻击的吗?”

  “嗯……简单点来说,就是用弓箭的……”王恒有些支吾地说道。

  “呵呵,那我真希望快些见识到你的实力,有你这样的远程攻击伙伴在,我们战斗起来一定会轻松很多。”

  和王恒认识完后,龙谦又同一个长相十分清秀、颇有几分脱俗气质的咖啡色头发女孩握了手。

  “你好,我叫秦岚。”

  “你好,我叫龙谦。”

  李文说道:“秦岚可以说是我们小队中见识最广的成员了,而且对我们小队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因为她可是鬼武军的专职医疗者,是我好不容易从鬼武军里挖过来的啊!”

  龙谦点了点头,看来李文为成立这支小队的确付注了许多心血,小队中各种类型的队员都有,合理的搭配,能够比蛮横的强攻发挥出更大的力量。

  秦岚笑道:“李文你别乱说了,我哪里是鬼武军中的专职医疗者啊?那是我爸爸好不好?其他人知道底细也就算了,你对新加入的龙谦也乱说,等以后人家真把我当做那么厉害的医疗者,而我有没有那样的实力,不是被别人笑话吗?”

  李文笑着挠了挠后脑勺:“呵呵,一样的……”……

  “好了,现在大家也算互相认识过了,就开始谈正经事吧。”李文为龙谦叫了一杯奶茶,等众人坐定后说道。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形势,目前魔族即将以进攻鬼族的目的对人间发动全面攻击,这几天也没有发现魔物有什么动静,可见他们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种族竞争害死人啊……”龙谦这话也只是在心中说说。

  “那么,我在这里先强调一下我们小队所采用的作战模式。”李文喝了一口奶茶,大家都专心地看着他,包括他喝奶茶的动作。

  “我们平常可以单独行动,但是,一碰到冥界传来的任务而感觉自己又可能处理不了时,就在这间咖啡店召集小队成员,然后利用小队的力量去处理。”

  “也就是说是合作协调的模式?”龙谦问道。

  “对,这样一方面降低了伤亡的可能性,一方面又不会过多地限制小队中各个成员的战斗自由。这种方法能将我们几个力量最大地综合在一起发挥出来。我打探了一下其他鬼武者小队的作战模式,发现和我们相似的很少,可见鬼武者中的愚者也不下少数,这也是目前我们所具有的优势。但是,到了战斗的末尾阶段,我们就必须无时无刻不聚集在一起战斗了。”

  “为什么?这个方法很好啊,为什么要改变战斗模式?”田欢说道。

  “因为如果到那时人间还没有被魔物攻陷的话,那么剩下来的鬼武者毫无疑问都会是精锐,他们也会意识到只有团结到一起才是对抗敌人的关键,到那时,我们不及时改变战斗的模式的话,前期积累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想想,敌人一定会选择最弱的人先下手,而我们是依赖团队合作才在前期活下来的,单个实力相对于后期能活下来的其他鬼武者肯定要差上很多,如果后期不整合为一个整体的话,那么我们就会成为敌人的第一个目标,到时候,前期的优势转而就会变成我们的劣势和死穴。”

  龙谦惊讶地看着李文:“这些,都是你一个人想出来的?”

  “什么?对啊,怎么了,计划中有什么不妥吗?有就赶快说出来,这可是关乎我们性命的东西啊。”

  龙谦都听蒙了,这个方案既结合了形势的需要作出符合逻辑的对应措施,又简练无比,龙谦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和自己一样十七岁的少年能想出来的东西。

  “这样困难的思考,你也想得到?”

  “这有什么?”反倒是李文显得很疑惑了。

  “我在公司和生意场里比这复杂的事都还有呢,这算是一个比较简略的大纲了,具体的作战方案和计划我和没制定好呢!”

  “不愧是有些绝强经商头脑的李文……”龙谦心中说道,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像李文这种即便在现实生活也能生活的很好的人为什么能被选作成为鬼武者呢?鬼武者不是在生活中绝望但却心中有善良的人才能成为吗?龙谦想不到能让李文这种人绝望的处境会是什么样子。如果是自己处于那种情况下的话,一定很快就会崩溃,龙谦想到了自己当初成为鬼武者之前所经历的那些痛苦和屈辱。

  “那么,这便是你今天召大家来的主要目的了?”龙谦对李文说道。

  “当然不是,龙谦,刚刚那些我们大部分已经都听李文说过了,只是由于你是新加入的,所以他才强调了一遍。”秦岚解释道。

  龙谦点了点头,李文又喝了一口奶茶,“那这里安全吗?每次都来,不会被窃听?”

  “龙谦兄确实考虑的周到,其实这家奶茶店便是我名下的公司的一个小支系,现在正好可以用来做我们小队的据点。”

  “太好了!李文兄当真是无所不能,我真心地敬佩!”龙谦说得是实话,有李文在,龙谦就感觉自己有着坚实的后勤保障,世俗的那些事很难再影响到自己鬼武者方面的任务了。

  李文摇了摇头:“和魔族比起来,我们鬼族与人间的联络实在是太小了,魔族利用武力方法在人间控制的公司少说也有几万个,而我们呢?除了我也许还会认真经营下外,冥界中同人间有着紧密经济与利益联系的不足百人,我搞不懂为什么鬼族不加大和人类们的联系,这对双方都是有益的啊!”

  “那是因为先天上的差异啊,魔族能够轻易地在人类心中滋生并且寄居在其内,而我们鬼族连鬼武者过多地接触人类都会导致力量下降,更不用说纯血统了……”秦岚说道。

  “这不是理由啊,说到底,还是老家伙们的思想太过落后了……”

  “好了,李文,鬼族高层的事不是我们能妄加评论的!”秦岚的脸色渐渐严肃了起来。

  见气氛有些尴尬,龙谦急忙说道:“你们刚才说纯血统,是怎么一回事?”

  秦岚将俏脸转向了龙谦:“呵呵,鬼族原本都是冥界中的阴气所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的发展使得冥界的阴气越来越少,所以鬼族也就渐渐没落了下去,要不是第一个鬼王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那么也许鬼族就要灭族了。当时鬼族和魔族不断地进行着战争,魔族的军队源源不断,而鬼族的的战士却有减无增,战争进行到后期,双方的军队在数量差异上很大,但即便是这样,由于冥界之力的总体力量不会改变,所以那时的每个鬼族战士的单个作战能力都很强。”

  “冥界之力?这又是什么?”

  “冥界之力来源于冥界之树,所有的鬼力便是由冥界之树所产生的。所以当时,为了结束和魔族漫长而又毫无边际的战斗,鬼族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引入人类这一种族。他们也真是如今鬼武者和阴使的原型。在吸收了大量人类,分担冥界之树的鬼之力量后,鬼族军队的数量剧增,几乎有赶超魔族军队的趋势,再加上当时鬼族所采用的正确的战术,最终是鬼族大获全胜,一路杀到了魔界的中心通知地带才罢休。至此,冥界的鬼族才发现人类对鬼族的巨大价值,而创立这一方法的那名鬼族也被拥护为鬼王,鬼族从此以后达到了巅峰发展时期,鬼族给人类以力量,人类反过来以佣兵的形式为鬼族效力,鬼王制度就是这样确立的。”

  “可是一旦这样,那么人类中的异能者的数量不就会很多了吗?到时候人间不乱成一团?”龙谦听着都入迷了。

  “呵呵,按理来说是应该这样的,但一方面魔的力量还未消亡殆尽,它们在沉寂了十几年后对鬼武者展开了疯狂报复,而也就是在那时,鬼武者的数量几乎伤亡了一半。另一方面,人类中也有人渐渐发现了鬼族的一些奥秘,他们认为我们鬼族是在诱拐自己的同胞,并对此十分气愤,于是和神界建立了联系,对鬼武者也展开了围剿,那时可真是个艰难时期,我爷爷就是那时的一个小鬼武者,幸运的是他活了下来。”

  “神界?”

  “嗯,比如天使之类的,另外,魔族的又一次大战争以及恶魔族的出现与背叛,都使鬼族渐渐走向了衰弱期……”

  “我说你们聊完了没有,这些历史课还是等到以后再上吧……”一旁的田欢在连续喝完了三杯奶茶后终于看不下去了。

  “抱歉……”龙谦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也不能怪他,一个原本生活平凡的少年,一下子了解到了自己以前在书中看过的事情在现实生活中竟然真的存在,而且还有着丰厚的历史、文明与文化,任谁都会兴奋不已。

  “好了……”这时龙谦才发现李文一直在拿个小笔记本写着些什么。

  “李文兄,你这是在?……”

  李文合上本子放入上衣的口袋中笑道:“呵呵,刚才趁你们讲话的那一会儿,我正在制定今晚的作战计划呢。”

  “今晚?”

  “嗯,”李文点了点头,“其实这次召集的主要人是王恒,因为他被派遣了一个任务,自己很没把握,所以才需要小队的协助。”

  龙谦看向了一直沉默寡言、很少说话的王恒,王恒被龙谦这一看,脸竟有些微红起来。

  “不至于这么害羞吧……”龙谦心里说道。

  “那么,是什么类型的任务呢?”

  王恒吸了一口气,才努力地直起头来说道:“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侦查任务,位于城西的旧水泥场住宅区处,但我昨晚去时,却感觉到了一股十分不寻常的气息,于是几番权衡之下,我决定进入民宅内部查看。”

  龙谦点了点头,看不出来,这个王恒那么害羞,还是挺细心的。

  “我进入一间房内后,没有发现任何动静,于是大着胆子搜寻了起来,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但令我不解的是,在那一带明明住着五百多人,可是屋子内竟一个人也没有。”

  “哦?会不会是屋主人出去了?”秦岚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于是又搜查了另一间房子,同样是没有人,我渐渐感到了不安,结果最后搜遍了那一带所有的房子,没有发现一个人。”

  “什么?”大家都很困惑,“别急,让王恒继续说下去。”李文说道。

  王恒咽了咽口水:“接下来可怕的事便发生了。我有些不放心,于是今早便去城西看了一下,结果那里竟然都是人,我昨晚去的第一家屋子的主人也在,还有个小女孩,这我就搞不懂了……难道我昨晚进入的是幻境?”

  田欢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没道理啊,难道是魔族干的?他们转移了那里的五百多人,可是转移那么多人类干嘛?而且最后还放了回来?”

  龙谦托着下巴说道:“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李文说道:“王恒,你把今早见到的人的特点说一下。”

  “啊?那么多人,你叫我说哪一个啊?”王恒显得很为难。

  “嗯……就先说说他们的共同点吧。”秦岚带有些许鼓励地说道。

  “呃……他们的脸色都很苍白,在阳光下尤其如此……”王恒努力回忆道。

  “对了!你不是见到了一个小女孩吗?说说她的特点!”龙谦惊呼道,一旁的田欢被吓了一跳:“一个小女孩而已,值得关注吗?难不成她还会是这一切怪异现象的幕后主使者?”

  “嘿嘿,死马当做活马嘛,没准这也是一条线索呢。”李文也赞成龙谦的观点说道。

  “好吧,嗯……让我想想……那个小女孩啊,她的脸色也很苍白,对,比其他人都要苍白,还有,她和我靠的很近时,我总会闻到一些怪味……”

  “什么怪味?”

  “我也说不上来,总之时而淡,时而浓,一种……唉,实在是难以描述啊……”

  “唉……”众人不由地都叹气起来,刚刚浮出水面的一丝线索,就这样断了。

  “……都怪我不好,要是当时努力记下就好了。”王恒很自责。

  “呵呵,王恒,没有必要自责,要是换了田欢那个大大咧咧的家伙,铁定什么都记不得。”秦岚安慰道。

  龙谦捏了捏拳头,有些跃跃欲试地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有必要去探索一番了。”

  李文站起身来:“没错,现在已经接近六点了,我们就先去吃饭,然后再去我家,等到夜深了再去探查。大家没什么意见吧?”众人都一致同意李文的做法,鬼武者是不会被世俗之事所拖累的。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饭店吧!”李文说着就带着众人离开了奶茶店。

  这时也正好是Y县一中晚边放学的时候,大家经过一中,没有说话,都是默默低头走着,他们心中都有预感,今晚将有一次不平凡的经历。

  走在这几个人身边背着书包,或说笑、或闷头走路的年轻少男少女不会知道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几个人即将面临的事物,他们脑中只有明星、游戏,好一点的也就是在想题目了。

  龙谦走在大家的最后面,心中思索着一些事。突然,他的身边走过了一道倩影,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竟是夏荷。

  夏荷看到龙谦也是微微有些惊讶:“他不是今天请假了吗?怎么又在这里出现了?”突然,她怔住了,这一刻,龙谦的眼神和一个人很像。

  “不可能,他们两个长相完全不一样,但是……为什么,眼神为什么会那么像呢?”夏荷心中慌了起来。这时站在她身旁的一个女生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关心地说道:“夏荷,你怎么了?”

  夏荷一下回过神来,忙说道:“没什么……”说着不知怎地心中升起了一股念头。她竟伸出了手想拉住龙谦的手。

  龙谦只是平淡地看了夏荷一眼,然后便转过身去在已经走远的李文等人的招呼下快步跑了起来。

  刹那间,夏荷的手没有拉住龙谦的手,心中的某种不知名的感觉与矛盾的期望似乎被证实了……

  “怎么,夏荷,你想拉住那个男生?”夏荷身旁的那个女伴看着龙谦远去的背影有些不平地说道:“什么嘛,又不是帅哥……”

  夏荷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龙谦远去的身影,不知是什么滋味……

  入侵的征兆(三)

  龙谦和李文等人在一家高级饭店享用了一顿十分丰富的晚餐。

  “呵呵,可不是每个鬼武者小队都有这样的待遇啊,我们摊上李文这个家伙真不知上辈子修了什么福分。”田欢哈哈大笑地说道。

  “嘿嘿,酒足饭饱后,再去我家做最后的放松吧!”

  “好耶!上次那个游戏我还没打通关呢!上次只有我和李文两个人打,这会儿加上龙谦和王恒,我就不信四剑合璧,打不过去!”田欢欢呼地说道。

  “我……就不用打了吧……我还有一本小说没看完呢……”王恒推脱着说道。

  “哈哈,没关系,龙谦兄加进来也一样啊!三剑合璧!”

  龙谦笑着,心中却不禁汗颜:“我的天啊,这也太放松了吧……”

  似乎是看出了龙谦的忧虑,秦岚笑着在龙谦耳边小声说道:“呵呵,别介意,他们就是这样,在战斗前尽量放松自己,以保持自己在战斗中最好的发挥。而且,鬼武者这个职业……怎么说呢,也是赌上性命的一种……”

  龙谦微笑着说道:“呵呵,我能理解,秦岚姐。”由于秦岚比龙谦大一岁,所有龙谦就称其为“秦岚姐”。

  秦岚嘟起嘴说道:“我有那么老吗?比你大一岁而已,叫我小岚就可以了。”

  “呵呵,呃……”龙谦使出了他一贯采用且行之有效的傻笑技能。

  “我说小欢啊,我可是要研究作战计划呢,没空和你打游戏,就让龙谦兄和你打吧。”

  “啊……又是两个人,这样很难通关的呢……”

  “我制定的作战计划可是关乎生命的东西啊,你就知道打游戏,打的你不知不觉小命都会丢掉。”李文不知何时又拿起了小笔记本和一张不知从何处得来的Y县地图。

  “走路就别看书了,这样对眼睛不好。”秦岚关心地对李文说道。

  “呵呵,没事,我天生就和别人不一样,在加上体内有鬼之血液,这些小事对我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的。”李文目光依旧停留在小本子和地图上。

  众人就这样一路来到了李文的家中。

  豪华自然是不言而喻,但是阔绰之中又不失温馨,足以看出屋主人格调的高雅与品位的独特。

  “少爷,你回来了。”一个面目慈祥,一身黑衣老者微躬着身子向龙谦等人走了过来说道。

  “哦,福伯,他们几个是我的朋友,你去准备一些点心还有水果,给大家享用一番。”

  “是,少爷。”

  “这么大的地方,就只有福伯一个管家吗?”龙谦第一眼见到老者就知道了其一定是李文家中的管家,李文这样有钱的人,没有管家就说不过去了。

  “呵呵,你没有看到什么仆人吧?龙谦兄,我这家中除了福伯以外就是两个厨师了,今天他们放假,我可不喜欢太多人伺候。”

  “是啊,福伯是这个家里的老管家了,就像李文的爷爷呢!”秦岚也说道。

  “好了好了,龙谦兄,我们去打游戏吧!”田欢说着就拉着龙谦朝客厅中那32寸大彩屏的电视机走去。

  “不会是放到电视上玩的吧?”龙谦有些惊讶地问道。

  “当然,可是很火的游戏哦。”田欢一边说着,一边从电视机下的机橱中拿出光碟并用遥控器摆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