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哇!我可是听说放在电视上玩的游戏一般都是很高级的……”龙谦活到现在还没有玩过。

  “那是当然,碰到了李文,这个世界上许多你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你都可以享受。”田欢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奢华。

  龙谦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滋味,现在有人正饿着肚子,为自身的冷暖和温饱而发愁,而自己却在这里打游戏,浪费光阴,这个世界上为什么就会存在着这么多的不公平呢?想到这里,龙谦打游戏的兴致全无,反而有些闷闷不乐。

  秦岚去洗澡了,而王恒果真如同先前所说的那样,手上捧起了一本小说。李文却不知上哪儿去了。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地过去了……

  等到秦岚洗完澡回到客厅中时,身上所散发出的清香和那诱人的窈窕身材不由地让人有些心猿意马。

  “已经九点了啊,就玩到这里了,我有些累,想休息一下。”龙谦找到了推脱的理由,他一直在等待九点钟声的响起,李文家的钟是那种有些古老响击报时式的,同时窗外也响起了:“人民航空为您报时,北京时间九点整。”的声音。

  “啊?就不玩了啊?唉……好吧,我一个人玩些单机吧。”田欢显得有些失望。

  “呵呵。”龙谦故意傻笑一下,离开了电视机前的沙发,走到了秦岚的身边。

  “对了,李文他哪去了?”龙谦问道。

  “哦,他呀,在书房里写他那什么作战计划呢。”秦岚拂了拂额前落下的青丝回答道。

  “嗯。”龙谦点了点头,在离王恒不远处的一个沙发上坐了下来,闭起眼睛,脑海中渐渐陷入了浑沌……

  当老式时钟敲响十二点的钟声、人民航空都停止报时的时候,龙谦在钟声里睁开了双眼。

  “呃……”龙谦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四处看了看,发现大家还在自己原来的位置干着自己的事。

  “这田欢也够可以的,打游戏也能打上那么久的时间。”龙谦看了看老式时钟,不由地对双眼依旧兴奋地盯着屏幕的田欢心中滋生了几分敬佩。

  这时,李文不知从何处走了过来,他拍了拍手掌:“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家准备好战斗吧,今天晚上注定会是一场苦战。”

  “为什么这样说?”秦岚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经过我的分析,做了最坏的打算,也许我们要面对近百倍于自己的敌人,不过还好,我做的准备使得我们不至于会死掉,最多受点伤罢了。”

  “有那么严重吗?”田欢有些不相信。

  “呵呵,到时候再看吧,这个世间充满了各种变数啊,我也不敢绝对保证。

  就这样,大家带着不安与一丝谨慎,朝着目标——城西,进发!……

  在李文的建议下,众人都早早的进入到了鬼武者的状态中,除了秦岚还保持着原有的模样外,其余的四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龙谦也发现他们身边都漂浮着幽绿色的小珠子,看来,大家都是知道阴使珠的事了,龙谦也拿出了阴使珠,这个小珠子在龙谦松开手掌的那一刻,便漂浮了起来,在龙谦身体四周轻轻地旋转着。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嘛……”龙谦看了看漂浮着的阴使珠,心里说道。

  唯一区别龙谦等四人的方法便是他们手中拿着的武器,龙谦不用说,背上背的自然是旋转之剑,而李文,背上的则是一把红色的,剑身上有许多鳞片似的东西突出的软剑,据李文自己介绍,他这把剑名叫“炎斩剑”,攻击时会带有炎灼伤害,而且这把剑当初设计的搭配种型是按照鞭子来做的,所以使用起来还可以像鞭子一样灵活的挥斩,这种武器的优势就在于攻击招式变化多样,令人防不胜防。另外,李文的腰间还别着一支短枪,这是他的副武器。

  至于田欢的武器,则是一柄古铜色的巨锤,倒是十分符合他的性格的。

  王恒用的是一把古铜色弓箭,他本来就是远程攻击类型的人,龙谦也没有过多地关注。

  秦岚没有武器,因为她是小队中唯一的医疗者,所以在每次战斗时,小队中势必要分出一人来保护她,虽然如此,但她于对小队的重要性还是不言而喻。

  天空不时地飘下小雨,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夜深人静,几个身着怪异的人走在空旷的街道上,不由地升起一股苍凉之意。

  “旺!旺!”不知谁家的狗吠叫声无比凄厉,更为众人的此次行动增加了一层神秘色彩。

  “唉……”龙谦不知为何叹起了气来。“自己的性格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龙谦自嘲着摇了摇头。

  “到了。”众人走到了一个岔路口时,王恒开口说道,同时做出了十分戒备的动作。

  李文摘下腰间的短枪,“就从左边的房子搜起吧。”

  龙谦看了看四周,都是普通的住宅房,而且是比较老的那种,看样子有些年月了,只是,似乎显得有些太过于死寂。

  李文领着众人来到了一间住宅的门口,他俯下身来,仔细检查了门上的锁。

  “没有锁上,这就怪了。大家小心些。”李文说着轻轻推开了门。

  房间很黑暗,但是在四名鬼武者阴使珠光芒的照射下,也勉强能够看得清楚。

  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条狭窄的小过道,一直延伸入黑暗之中,在过道两旁,整齐地分布着几扇房门。

  “看不出来这房子外面很小,里面却挺大。”田欢轻声说道。

  李文轻声问王恒:“王恒,这地方昨天你来过吗?”

  王恒缓缓地点了点头:“来过,这里一共有十二个房间,是十二户人家共同居住地一个大房子,每个房间大约四十多平米,昨天晚上我来这儿时一个人也没有。”

  李文皱了皱眉头:“既然这样,我们分头行动吧。照这种排列方式来看,左右应该各有六个房间,我和田欢搜索右边,龙谦、王恒还有秦岚你们就搜索左边,我想,这里还不至于有魔物能将我们其中的任意一个随便秒杀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我们小队也不用打了,直接灭亡在这里就行了。好了,行动吧!”

  在李文的指挥下,小队迅速而又简练的搜索开始了。

  龙谦和王恒还有秦岚一组,由于每个房间都不是很大,所以他们有另外各自分成了三组,一人搜一个房间,这样速度会快上很多。

  就在龙谦搜索完第一个房间时,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和一般人家的住房摆设没有区别,甚至还有些寒酸,可以看出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生活条件并不是很优越,龙谦走入自己要搜索的第二个房间,从隔壁传来了一声尖叫,正是秦岚所搜索的第二个房间,而这声音,也正是“秦岚!!!”

  龙谦大叫一声,连忙冲出自己所在的房间,现在自己离秦岚的位置最近,王恒那家伙慢吞吞的,连他自己的第一个房间都没搜好,所以龙谦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做好应付突发状况的准备。

  “但愿别是个超级BOSS……”龙谦一边跑着一边祈祷着。

  不到三秒钟,龙谦便冲入了秦岚所在的房间。

  “怎么了?”进入了房间后,龙谦先是看到秦岚没事,于是松了一口气,但随后秦岚脸上那惊恐的表情却令龙谦原本放松的心里有警惕了起来。

  秦岚一只手捂着嘴,另一只手指向一个地方,断断续续地说道:“看……看那里!”

  龙谦顺着秦岚所指的方向转身看了过去,不由地吓了一跳。

  只见在对面的一个壁橱中,一个人正满目狰狞地挣扎着,不,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一个满脸是蛆虫在蠕动着的怪物,他虽然有人类的身体并不时从嘴中发出粗重的喘息,但其脸上的景象却令人不堪入目,而且那些蛆虫的颜色竟然还是血红色的,这就更加毛骨悚然和诡异了。

  “戒备!!”龙谦取下了背上的旋转之剑竖立在胸前,“小岚,你快去后面知会李文他们,对了,叫他们看看王恒如何了,他那么久没出来,一定也出事了!”

  “嗯……”秦岚渐渐从恐惧与惊慌中恢复了过来,她迅速地跑出门去。

  不知是否是由于秦岚跑动的动静影响了那个满脸是蛆的人形怪物,只听他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声,直立了起来,疯狂地向门口冲去。

  龙谦黑色的眼珠紧紧盯着怪物的脸,他注意到怪物脸上那些血红色的蛆虫的蠕动速度一下子变得飞快。

  “想抓人?得先过我这一关!”龙谦也不管怪物是否听得懂人类的语言,一剑捅了上去。

  “扑哧!”旋转之剑刺入了怪物的腹部,暗红色的血液渐渐浸润到旋转之剑那古铜色的剑身上,这些血液似乎有侵蚀的作用,但旋转之剑只是闪耀了一下光芒,那些血液便全部滑落剑身掉到了地上了。

  “这家伙,死了有多久了?血都是这种颜色的……”龙谦看着那恶心的血液,想要拔出旋转之剑,却突然发现旋转之剑的剑柄正在一点点拖离自己的手掌。

  “怎么回事?”怪物腹部的肉一下下地向后收缩,旋转之剑虽然正深入地刺进怪物的身体,但也从龙谦的手中一点点离开,“可恶!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龙谦转过头来看到了那张可怕的面孔,此刻其离龙谦的距离不到五十厘米,龙谦可以清楚地闻到那股腐尸和蛆虫的气味。

  龙谦盯着那张面孔,他仿佛看到了对方似乎也有一只藏在深处的眼睛看着自己。

  “嗖!!”龙谦蓦地挥动鬼手,一拳打在了充满血红色蛆虫的怪物脸上。

  “唔……”怪物向后退了几步,这时旋转之剑也正好脱离龙谦的手掌,龙谦想拉却是拉不回来了……

  被打散的蛆虫落到了怪物的肩上和,地上,又很快地爬到了怪物的脸上,聚集了起来。

  “喝!”龙谦快步向前,又是鬼手一拳打在怪物的脸上,同时右手想去拔出插在怪物腹中的旋转之剑,但不料怪物的拳头也没闲着,一拳打在了龙谦的肚子上。

  “啊!”那股强劲的力道竟直接将龙谦打飞,好在龙谦这时也拔出了旋转之剑,只是在飞出的过程中,龙谦实在是无力再抓住沉重的旋转之剑了,旋转之剑直接落在了地上。

  “轰!!”龙谦直接撞在墙上,墙壁直接被撞烂,在一片石灰之中,龙谦直接被打入了小过道。

  “咳咳……”龙谦努力的爬起来,怪物这一拳虽然厉害,但也还不至于将龙谦打成内伤,龙谦只是无法发力了。

  “可恶!”龙谦抹了抹嘴角微微溢出的鲜血,看了看不远处的旋转之剑,正欲召出鬼之左轮时,只见怪物身后的窗户处突然闪过一道身影,接着就是“轰!”地一声,一柄巨大的古铜色的锤子砸在了怪物的头上,血红色的蛆虫被砸的散落一地,到处都是。

  “田欢?”龙谦召出了鬼之左轮说道,“嘿嘿,我在一旁潜伏很久了,这下被我逮到时机了吧!”烟尘散尽后,显现出的,正是田欢的身影。

  龙谦听到田欢在一旁潜伏已久,正想骂他两句为什么不早点帮忙,但随后见到蛆虫又有复原的趋势而田欢还在得意洋洋的时候,也就顾不上多说,“砰!砰!”龙谦的鬼之左轮弹无虚发,将散落在四周的蛆虫都射杀殆尽。

  “喂!龙谦兄你射准点啊!可别打到我了!”田欢看着脚边不时闪现着的火星,急忙一边朝龙谦跳去一边说着。

  龙谦暗笑不已:“嘿嘿,谁叫你一开始在一边看戏来着,这下也让你吃些苦头。”

  总算干掉这只怪物后,龙谦捡起旋转之剑对田欢说道:“对了,李文他们人呢?”

  “他们就在隔壁间,收到了秦岚的消息后,他和秦岚就赶去了王恒所在的房间,让我来支援你。”

  龙谦点了点头:“那我们快去隔壁间看看,这个怪物很难缠啊!”

  “会吗?不是一下就被我们两个干掉了。”

  “废话,要不是一开始我消耗掉了他那么多的力量,哪有那么容易?”

  龙谦和田欢赶到隔壁间正好李文、秦岚还有王恒都从里面走出来。

  “怎么样?怪物干掉了没?”龙谦问道。

  看着龙谦嘴角还残留着的一丝血迹,李文疲惫地点了点头:“真是难缠的家伙啊,把我们搞得狼狈不堪。”

  龙谦又看了看李文身后的王恒:“王恒怎么样,没有事吧?”王恒面色苍白,没有说话。

  “这小子差点儿死在这里。先前他在搜查时,没有注意到躲在床底下的怪物,被其从背后偷袭,一下子勒住脖子,红色的蛆虫就往他嘴里爬,好在他紧闭着嘴巴,就在那些虫子要钻入他的鼻子和耳朵时,我和秦岚赶到及时救下了他,唉……真是危险啊……”

  “没事就好。”龙谦缓缓地说道。

  “龙谦,你受伤了?”秦岚看着龙谦嘴角的血迹,关切地问道。

  “呵呵,没事,一点小伤。”龙谦正欲再询问些事,秦岚却不由分说地将洁白的玉手放到了龙谦的额头之上,嘴里念起了咒语。

  龙谦一怔,随后四周就聚集起了许多白色小光点朝着龙谦胸口涌去,龙谦先前一直感到的胸口的一丝隐痛瞬间就消失了。

  治疗完龙谦后,秦岚显得更疲惫了,看来先前李文和那个怪物战斗时肯定也受了不轻的伤,才使得秦岚治疗消耗了大量的鬼力,当然,这其中还包括王恒的。

  王恒这时说道:“我终于想起了今天早上问道的是什么气味了,那小女孩身上的气味就是腐尸和蛆虫的,妈的,这种味道我在当时怎么可能闻得出来,我这一辈子也没见过腐尸和蛆虫几次。”王恒脸色涨红,看来他对这些怪物十分怨恨。

  李文将短枪别在腰间,面色严肃地说道:“看来,我的推想不得不成立了。”

  “什么推想?”一股不祥的预感渐渐从龙谦的心中升起。

  “我们到屋顶去看看吧。”李文说着将众人领向了房子的屋顶。

  “这破房子还有屋顶?”田欢低声嘀咕着。

  房子的屋顶不是很高也就是第一层的顶部,距地面三米左右,换句话说,这座大房子只有一层。

  空旷的屋顶上虽不很高,但一丝寒风吹来,龙谦不禁打了个冷颤。

  “看看四周吧。”李文说道,“什么?”田欢率先走到了屋顶的边缘,眼下的场景不禁让他吓了一跳,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

  屋子的四周,到处充满了满脸是血红色蛆虫的怪物,他们或蹒跚地走着,或发出可怕的呻吟,有些正缓步迈入门内,有些正试图爬着墙,他们,将这个矮屋子给包围住了。

  “怎么会这样?”秦岚有些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龙谦紧盯着这些怪物,慢慢地说道:“屋子都被围住了,这里的怪物大约也有五百只左右,想必就是那些失踪的人们所变的吧……”

  “……这样我们怎么可能冲的出去?附近又没有建筑物,鬼之拉伸也无法使用……等到,对啊,那些建筑物呢?哪去了?我们来的时候,可不止这一栋房子的啊!”原本不爱说话的王恒这下真急了,但当他看到四周都是黑压压地怪物头顶时,突然察觉到了异样。王恒说得没错,先前龙谦等人之前所看到的附近的建筑物,此时,不知为何已经全部莫名倒塌了。

  “这一开始就是个埋伏。”李文淡淡地说道,这种时候,尤其要保持冷静。

  “埋伏?”田欢还是有些不太懂。

  “对,魔族终于开始行动了,这里可以说是他们发动战争的前哨之地,另外,魔族也终于使出了这种方法了。”

  “什么方法?”

  “利用人类……先前我就一直疑惑,为什么这么多年魔鬼战争以来,鬼族都想到了利用人类来为自己作战,为什么魔族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魔族一直利用人类来服务,却不利用他们来作战。如果说一开始是因为高傲的话,那魔族在吃了这方面的亏之后其中的有识之士也该认识到这一点了。果然,如今他们也开始采用这种方法了。只是他们的方式更加残忍与血腥罢了,对于人类的生命,如此的轻视和浪费,与其说是节约精锐战力,倒不如说是一种由内心升发而起的种族间的藐视。”

  “那么,你一开始就知道了我们会中埋伏的了?”田欢双手抓着头皮大声问道。

  “对,从王恒告诉我那种特殊气味时,我就有点怀疑这些人是否被魔族采用某种方法控制了,而据我所知的魔族几种控制人类的发展其中最普遍的一种便是‘尸化’。”

  “尸化?”

  “就是把人类变成只会听命令的一具尸体,这种方法十分残忍,要让活人生生地吞下魔族血魔的尸体腐烂后所产生的血蛆,但却十分有效,能使控制住的尸体发挥出强大的战力,你们看,那些在他们脸上蠕动着的就是血蛆,虽说血魔在魔界很珍贵,但血蛆这种东西却是一抓一大把,一具血魔的尸体可以产生几亿吨的血蛆,这种比例,可想而知这血蛆的数量和普通了。”

  “重点不是这里!是你明知道有埋伏还叫我们来这个鬼地方?”田欢就快抓狂了。

  李文微微一笑:“放心,我可是做了充分的准备才敢来的,你们看,这是什么?”说着李文拿出了一个蓝色的小珠子。

  “哪来这么多的珠子啊……”龙谦都快被这些珠子搞得头晕了。

  “这是……”秦岚似乎认得此物。

  “嘿嘿,这是‘鬼信珠’可是我的秘密珍藏之一。”

  “什么东西?听都没听过……”田欢说道。

  “我……倒是听过……这‘鬼信珠’是冥界鬼武军一种传输紧急求救信号的装备,只要将它抛出,就能将求救信号传送到最近的鬼武军驻扎营地中,但这种珠子只有鬼武军的重要侦查队才有,而且只能使用五次,对于我们这些鬼武者来说虽然用处不大,但也是十分珍贵的。”王恒说道。

  李文看着王恒笑道:“王恒,看不出来,你还挺有见识的。”

  王恒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只是平时多看了些书而已。”

  “是啊,某人真该多学学,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游戏,遇到事情就乱吼……”秦岚说着白了田欢一眼。

  “呵呵……”田欢一个劲地傻笑,这是掩饰自己的窘迫的最好方法,龙谦就屡试不爽。

  “那么,利用这个珠子,我们就能得到鬼武军的援助了?”龙谦问道。

  李文点了点头:“是啊,我事先计划过,最近的鬼武军赶来只需要二十分钟便够了,所以说,我们只需要坚守二十分钟就行了。”

  “二十分钟,还是有些难熬啊,不过我比先前有信心多了……”田欢跃跃欲试地说道,龙谦看着这个热血青年,心中不禁悲叹:“那是因为你还没有见识过那帮怪物真正的实力,两个就弄得我们够呛了,这么多打起来,生还的希望还是很低啊……”

  似乎是看出了龙谦的忧虑,李文又笑着拿出了另一个珠子,这是红色的一个小珠子,龙谦不禁汗颜。

  “这又是什么?你什么时候准备了这么多的宝贝?”田欢好奇地看着小珠子说道。

  “这是空间珠,是用来在里面存放物品的,我这个等级较低,大概只有三十来平方米左右的空间,通过我那广泛的人脉关系搞到手的,我在里面存放了这次我们用来抵抗怪物的必要物品。”说着李文念起了一段咒语,只见红色小珠从他手中浮起,一道光圈闪过,一个约能容纳一只手伸入的小光门出现在了李文的身前。

  李文将手伸进去,“龙谦兄,接稳了!”接着将一个物体飞速地扔向了龙谦。

  龙谦接到手里一看,竟是一只母鸡。

  “这……这是什么东西?鸡?要鸡干什么?”龙谦看着手中那惊慌失措,拼命扇动翅膀挣扎着的母鸡,哭笑不得地说道。

  李文又给剩下的每人各丢了一只母鸡,然后收回空间珠说道:“在知道了魔族所用的控制之法后,我就紧急准备了五只鸡,要知道,鸡可是蛆虫的大敌,因为它们是吃蛆虫的。这些鸡可以用来帮助我们看守通往屋顶的楼梯。”

  “这些家伙会不会还没碰到怪物,就被那些怪物给撕碎了……”王恒看着手中的公鸡,担心地说道。

  “呵呵,不会的,血蛆是很怕鸡类的,同样的,由它们所控制的那些尸体也会本能地避开这些鸡,所以有这些鸡防守着楼梯口,我们安心地注意好楼顶便行了。”

  李文率先将手中的鸡扔向了楼梯口,他那样子,真让人怀疑那只鸡会不会直接摔死,接着,其余众人也照着他的样子做了。

  “好了,”李文拍了拍手,将手中的鬼信珠抛向空中,鬼信珠化为一道蓝光,便朝远处疾驰而去,“接下来,有什么本领就尽情地施展吧!”

  那些由血蛆操控着的尸体们似乎在鬼信珠离去后也受到了什么信号,开始狂吼着向龙谦等人坚守着的房子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