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傍晚,龙谦随着人流走出了学校。这时,不远处的一个戴着眼镜的少年抬了抬镜框:“终于出现了吗?”

  “唉,今天晚上又要上晚自习,没劲。”龙谦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先前李文打来的电话。

  李文在电话里交待了一件事,在三月二十日,小队将会去执行一个新的任务,这次的任务是冥界的高层特别交待的,所以李文十分重视,早早就开始制定计划进行准备,同时也通知小队成员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还有那个王斌的事……唉……我最近到底是怎么了?总是心神不宁的……”龙谦最近总是心中有一股狂暴的能量在游动着,难道魔族的力量又开始复苏了?

  龙谦走到一家卖餐点的小铺子前,买了两包名叫“公婆饼”的餐点,这时,他突然察觉到了周围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有人在监视自己,龙谦猛地将头转过来。

  “嗖!!!!!”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果然是他,光是这份对周围境况的敏锐感觉就证明了我的推断没错。”黑暗中不知是谁在说话……

  下了晚自习,三月的晚风还是有些寒冷。

  龙谦骑着自行车,在晚上九点这个时间段,Y县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骑到了一个十字路口,龙谦突然拉紧刹车,停了下来。

  “出来吧,我知道你跟踪我很久了。”龙谦语气平淡地说道。

  “在这种人迹稀少的夜晚跟踪的确是件难事。”从十字路口旁的一个街巷内,走出了一个推着一辆蓝色自行车,戴着眼镜,眉宇间有一股英气的少年。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

  “我叫刘天。还是让我先来说说你的来历吧。”

  “哦?你知道些什么?”龙谦只感觉自己心里正升起一股狂躁之感。

  “最近在这一带流传的红衣少年,就是你吧?”

  “你凭什么断定?”

  “一些推理加上一些猜测。”

  “呵呵,你要知道,有些时候晓得太多是会短命的,何况你只是凭借推理、猜测。你就那么不珍惜自己的命吗?”龙谦故意装出凶狠的语气,他想将这个行事古怪,却给自己带来一种不祥感的少年尽快吓跑。

  “你不会的,根据这些天来我对你性格所作的分析,你是不喜欢杀人的,更不会轻易杀无辜的人。你在吓唬我。”少年说这话时语气显得平静无比,似乎不带有任何感情。

  “啊!可恶!!你到底是哪里来的怪胎啊?”龙谦挠了挠头皮,有些抓狂。

  “我哪里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和你做笔交易。”

  “什么交易?”

  “帮我杀个人。”

  “杀人?开玩笑吧?我不随便杀人的……”龙谦真的有些怒了。

  “当然不会让你白杀。”

  “喂!人命是不能交易的,你到底在没在听我说话?没事我要走了。”

  龙谦推好自行车,准备离去。

  “你们鬼族正在和魔族交战,我有魔族最新的战略哨地的具体位置。”

  “什么?你连鬼族都知道了?我靠,你到底是哪里来的,难不成是魔族的……”

  “我只是充分利用自己的情报网罢了。”

  “可是,我们小队配合鬼武军已经端掉了魔族的前哨点啊!”

  刘天冷笑一声:“哼!你以为魔族都是傻瓜吗?你们端掉其一个前哨据点,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换一个呢?”

  “这……”

  “端掉这个据点的话,我相信也许可以扭转你们鬼族和魔族的战局。”

  “那你要杀的是个怎样的人?”

  “放心,他绝对不会是个好人。”

  “呃……”龙谦沉吟了一会儿。“好吧!我答应你。”

  刘天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那么,后天我就会找你商量具体的事宜。”说完,刘天就面无表情地推着自行车离开了。

  “现在的怪胎真是多……Y县现在哪来的那么多的怪胎……”……

  三月十三日,这一天龙谦无事。

  三月十四日,这天是龙谦和刘天约定的日子。

  龙谦并没有和刘天直接联系的方式,这一天,他一直在等待着刘天的通知。

  “啊……”龙谦伸了伸懒腰,也不知这个刘天到哪里去了,都傍晚放学了,他还没有出现。

  “呃……去吃大饼吧……前天买的那家‘公婆饼’,味道还不错。”龙谦思衬着去买饼吃时,一只洁白的手掌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龙谦疑惑地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夏荷!怎么是你?”但龙谦随后就很快平静了下来,虽说自己当初喜欢过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但她竟然那样对待自己对她的感情,现在龙谦对夏荷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夏荷今天一身紫色着装,轻盈曼妙,惹得街上的行人有一阵没一阵的注视。

  “龙谦同学,有件事我想问问你……那个,你还没有吃晚饭吧?要么我们去Y县的咖啡馆一起吃吧。”夏荷说这话时低着头、脸色有些微红。

  龙谦冷冷地说道:“免了吧。有什么话,还是在这里说吧。”

  夏荷抬起头看了看龙谦,眼中有些委屈,但她也知道她当初对待龙谦的举动使得她现在没有资格要求龙谦对自己态度和蔼。

  “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走了。”龙谦说着正欲离去,“等等!最近流传的红衣少年是不是你?”夏荷见龙谦要走,心里一急,于是把堵在心中已久的疑问一下子说了出来。

  “不是!!”龙谦果断地回答,眼中一片清明。

  “不!你骗我!你是!我记得你的眼神的,和现在一模一样……我知道当初自己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我也不期望得到你的原谅,我只想说一声谢谢……”

  夏荷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戴着眼镜,面孔冷漠的少年就走到了龙谦的身边。

  “我来了。”少年淡淡地说道,看也没看夏荷一眼,这个少年正是刘天。

  “呃……”龙谦大喜,他正愁没有理由摆脱夏荷。

  “找个地方谈谈吧。”刘天这才发现了夏荷:“她是谁?你的助手吗?”

  “不不不……她只是我的一个同学罢了,呵呵……”

  刘天皱了皱眉头:“总之不要把无关紧要的人掺和进来就行了。我和你在你们学校的小花园见面。”刘天说着就缓步离开了。

  “你现在交往的人都是很不简单的……”夏荷有些失落地说道,“我在这里说声对不起了。”两行眼泪从夏荷的眼中流出,其中有悔恨,也有让人难以理解的复杂的情感,人类,就是一种多情的动物。

  “呃……我原谅你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可是我要再重申一遍,我不是什么红衣少年……”其实龙谦从某个角度来说要感谢夏荷,如果不是她给龙谦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那么龙谦又怎么会有如今这番奇遇呢?

  “真的吗?”夏荷感激地看着龙谦,点了点头:“嗯,我以后再也不会对你那样了。”

  “呵呵……”

  夏荷心里知道龙谦其实就是那个少年,但既然龙谦不愿意承认,她也不想过分地追究。

  和夏荷分手后,龙谦买了三包公婆饼,来到了学校的小花园里。

  “怎么这么晚?你和那女人在纠缠些什么?”刘天有些不满。

  “拜托,人家是女孩子,什么女人的,说话好听一点……我买了一包公婆饼给你,要不要?”

  “女人是理智的影响物。我不要。我吃了晚饭。”

  “真的不要?”

  刘天严肃地盯着龙谦的眼睛。

  “好了,不要就不要,瞪着我干什么……”龙谦收回了公婆饼,不知为何,龙谦对这个叫刘天的少年,总有一股害怕的气息,但那又不是对于敌人,似乎好像是对于朋友的,就像虽然有个人是你朋友,但他的能力超出你太多,让你心中最会有种不安的感觉。

  “快速吃掉你的饼。”刘天淡淡地说道。

  “我靠!我吃饼快慢你还管?”

  “我们是在做交易,不是在玩过家家,如果你不想得到我手中的情报的话,那么我走便是了。”

  “可恶,要不是李文说你手中的情报很重要,我一定要将你给痛扁一顿!”龙谦在心中骂道,先前他已经将和刘天会面的事告知了李文,但李文由于制定作战计划的事太忙,所以抽不出时间来亲自和刘天交涉。另外,李文嘱咐龙谦一定要将刘天手上的情报弄到手,因为权衡一下就会发现这是一桩很划得来的买卖,杀一个恶人换一个也许能够扭转战局的情报,就算被人骗了,也不过是一条人命而已,如果得到了这个情报的话,那么换来的将会是整个人间的和平与鬼族的安宁,一个人,和整体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只是李文叮嘱还是要小心,不知这刘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这下可以说你要杀的人是谁了吧?”龙谦舔了舔残余在手指上的饼油说道。

  刘天虽然皱着眉头看龙谦的不卫生行为,但却没有什么兴趣去纠正。

  “其实我要杀的这个人,你也认识。”

  “什么?”

  “金文这个人你应该听过吧?”

  “金文?……哦!你是说我们班上的化学老师金老师吧!”这个金文,龙谦想了起来,已经年近五十,长得肥胖无比,但如今却是Y县一中高三的年级长,人真是不可貌相。

  “等等,你不会叫我去杀他吧?”

  “就是他。”刘天语气平静的就好像今晚吃什么菜一样。

  “他和你有什么仇啊?况且他也不是恶人啊!”

  刘天冷笑一声:“不是恶人?你又怎么知道?”

  “他……他平时是严厉了一点,但那也是为我们好……你该不会是他教的学生,因为被他骂了而怀恨于心所以才骗我来教训他的吧?”

  “我没有那么幼稚。”

  “不行!今天你不把原因说清楚,我是不会胡乱杀人的。”

  “既然你要听原因,那我就说好了,事情是这样的,”刘天说话的口气就好像在说一个和自己无关的故事一样。

  “这个金文,外表看上去作风正派,但其实是个老色狼,他借用职务之便,经常对女学生施行侵犯,被他残害过的女孩子据我粗略的统计,大概不下百人吧。而我,也是在五天前接到这个委托任务的。”

  “委托任务?”

  “没错,其实我只不过是一个中介罢了。事实上,金文在侵害了一个富家的女孩子后,那个女孩一直怀恨在心,想要对金文进行报复,却又不愿通过公开的手段,恰好我听闻了此事,便联络了那个女孩并答应为他实现报仇的愿望,因为那时我刚好推理出关于你们冥界和鬼武者的一些事,作为报酬,她得提供给我一些资金。”

  “感情我变成职业杀手了……”

  “我一开始找到了许多鬼武者,但他们都不相信我说的话,最后,我找到了你。”

  “废话,你那副样子,谁信啊……”龙谦在心中骂道。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我相信你拿到这份情报后一定不会后悔的。”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我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个。”

  “……”

  晚上九点,正是Y县一中下晚自习不久后的时间。

  金文托着肥胖的身躯走入了办公室,一路上,他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但进入了办公室之后,他的脸上却瞬间露出了淫秽的笑容:“嘿嘿嘿!今天晚上又可以享受一个正点的小美女了!”

  没过多久,金文办公室想起了敲门声。

  “进来。”金文带着淫荡的笑容说道。

  从门外进来了一个模样清秀,身材高挑的美丽少女,略带羞涩的白皙脸庞,耸起的玉峰,与修长的双腿带给人无限遐想。这个少女名叫王嫣然,是金文所带的一个班上的化学课代表,金文垂涎这个小美人很久了,只是先前一直苦于没有机会下手。

  “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甜美的声音使金文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他一下子站起,飞快地冲到王嫣然面前将她抱住,然后顺手反锁上了办公室的门。

  “老师!你干什么!!!”王嫣然挣扎着,但肥胖的金文又怎会让她如愿挣脱。

  “小嫣然,老师喜欢你好久了,今晚就让老师爽一下吧!!哈哈!!”闻着少女那销魂的体香,金文疯狂地对着王嫣然的脖颈处吻了起来,同时双手开始在王嫣然的双峰上游走。

  “不要……呜……”王嫣然无助地哭了起来。

  这时,金文办公室的窗户一下子被撞裂,从屋外飞进一道身影。

  “谁!”金文暂时停止了对王嫣然的侵犯,脑中的性欲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冲淡了些。

  一个红衣、白发的少年缓缓地抬起了头来,他的眼中尽是冷漠与杀意:“你的确该死!”

  少年正是龙谦……

  “你到底是什么人?”金文的心中升起一股恐惧,眼前的少年正散发着一种可怕的威压。

  龙谦慢慢地走向金文,金文见状,急忙抛开正在怀中啜泣着的王嫣然,朝门口退去。

  金文渐渐被逼到了没有退路的境地。

  “就以你这个肮脏的人类之血,来作为我鬼武者之手哭泣的力量吧!”金文正想打开门逃去,眼中映出的却是迎面而来散发着幽绿光芒的鬼手……

  “哧!!!!”……

  夜深时分,学校的小花园处。

  “好了,我已经帮你杀掉金文了,现在,该告诉我魔族哨点具体的位置了。”

  “嗖!!”刘天将一张光盘扔向龙谦:“位置的坐标就在这个光盘里,相信你们小队的那个智者会分析出来的。”

  “这你都知道?你到底对我们做了多少调查?”

  刘天没有说话,良久他才说道:“你背着这个女孩子做什么?”

  龙谦看了看自己背上的王嫣然说道:“我总觉得就这样把她留在那里不太好,她又昏过去了,等她醒来后我问出地址就会送她回去的。”

  刘天冷笑道:“我只是随便一问,你回答那么多干什么?”

  “哇靠!好!他妈的下次我真不希望再和你这种怪人合作!”

  刘天望向了天空,“这不是你希不希望就能决定的,天道,没有人能够违抗,而且通过我的计算,我们再次相遇的概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

  “这也能算?”

  “好了,不多说了。”刘天连句再见都没说就转身离开了。

  “唉……希望拿到的情报是真的,要不然,可就白忙活不只一场了……”龙谦看了看背上昏迷着的美丽少女,叹了口气说道……

  “嗯……我这是在哪里?”王嫣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当她看见一个红衣、白发少年正坐在床边,而自己又正躺在床上时,清醒过来的她下意识地护住了自己身体的敏感部位。

  “哦!你醒了?呵呵……”察觉到王嫣然已经醒过来的龙谦露出了一个微笑,以龙谦目前鬼武者状态下的微笑,任何一个少女都会感到心中一片温暖与安全感。王嫣然也不例外。

  果然,王嫣然渐渐坐了起来:“我这是……在哪里?”

  “呵呵,这你就不用管了,告诉我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家。”

  “那个……”王嫣然脑海中浮现出了先前被金文所轻薄时的画面。

  “我……我是不是被……”王嫣然的眼眶湿润了起来,她实在无法将那两个字说出口。

  龙谦知道王嫣然已经想起了金文的事,安慰道:“放心,没事,那个金文已经被杀掉了。”

  “啊?”王嫣然带有泪痕的脸上露出了惊讶与恐惧。

  “呃……我只杀坏人……”龙谦只得这样解释说道,二人的气氛渐渐尴尬了起来。

  沉默了好一会儿,王嫣然才先开口说道:“你就是那个大家都传说的红衣少年,异能者吧?”

  龙谦点了点头:“嗯,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将这件事透露出去。”

  王嫣然摇了摇玉颈:“怎么会,我应该感谢你……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真想不到,老师他竟会是这样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