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这几日,龙谦开始四处打探那场战斗后小队活下来的其他人的状况。

  剩下来的几人中,受伤最重的恐怕要数田欢了,他断掉了一只手臂,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他的鬼手并没有被斩断,经过冥界医疗者的精心治疗,田欢已经恢复了过来,但由于失去了一只手臂和好友李文,他的情绪始终很低落。

  王恒,龙谦所打探到的比较少,只知道他似乎是被那场战斗震撼住了,正在拼了命的修炼提高自己的实力。

  至于秦岚,她虽然没受什么伤,但几人之中受到的精神打击最大的恐怕就是她了。龙谦也没有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对于自己,龙谦是发现了一个新的能力,那便是在关键时刻救了众人的“魔变之体”,如今,龙谦已经基本可以控制体内的魔血之力了,魔变后的龙谦威力堪比原来的近百倍,几乎无人能敌,但这个技能也有其最大的缺点,就是施用时间有限制,如果超过了这个最大限度,那么就是在透支生命,而且还是飞快的透支,并且使用完“魔变之体”后,龙谦的精神、物理方面都会变得无比疲惫,现在,这招已经被龙谦定义为自己隐藏的王牌。他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白菲菲,因为他怕她担心。

  转眼之间就到了四月五日,这天是一个沉闷的日子,因为它同时也是一个节日——清明节。

  上天似乎也在告诉世人清明节的到来,天空阴沉无比,还忽而地飘起小雨。整个 Y县都笼罩在一种苍凉、萧肃的气氛中。

  由于是清明节,学校放假,上班族也放假,大家都带着有些阴郁的心情去拜访已经逝去的人们留在人间的唯一痕迹——坟墓。

  龙谦手里举着雨伞在雨中随意漫步着,不知为何,在这样沉闷的天气里,他就是想走走。

  街上的人很少。雨点稀稀拉拉地落在灰白的水泥地面上,雨势,越来越大了。

  不时地有水珠滴在龙谦的脸上,龙谦细心地体会着那股冰冷。

  雨中难得的出现了一道倩影,龙谦只是随意地一瞥,便毫不关心地继续迈着不知前往何处的步伐……

  夏荷举着雨伞在雨中轻盈地走着,在这种天气,她并不是因为想要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才穿的无比性感的,只是因为昨天那该死的天气预报明明说了今天是个晴天,会很适合扫墓,所以夏荷才想穿的透气些。夏荷今天穿的是一条绿色的长裙,恰到好处地将她身体的诱人曲线勾勒了出来,在加上那纯洁又不失妩媚的面庞,相信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心动。

  唉,由于天气,夏荷被迫从车站走回家换上一件比较保暖的衣服,因为在雨天穿裙子确实有些冷,还好父母就在车站等自己,车站离家也不会太远。

  麻烦往往就是由一些无心的小事所引发出来的。

  这时,街上三个戴着雨伞随意游荡的“准流氓”无意之中见到了夏荷的倩影。

  这不见不要紧,一见吓了一跳,在这个鬼天气,竟然还能碰到这么正的一个女孩子,而且看样子就风骚无比,要不然雨天穿裙子干什么?当下三人便淫性大发,偷偷地尾随了上去,这个世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流氓。

  走进了一个无人的小巷中,夏荷拂了拂长发,“唉,就快到了,赶紧换好衣服,别让爸爸妈妈等急了。”夏荷的这一个小动作销魂无比,这一下,让只能看背影的三个流氓顿时口水狂流不已,当下再也忍不住内心正急剧膨胀的兽欲。

  “这位小姐,请停一下!”流氓甲最先喊道。

  夏荷听到声音先是一怔,但随后意识到不妙,在这种地方,这种天气,一个陌生男人叫住自己,会是什么企图?夏荷不敢再往下想,也没有回应,快步走了起来,想要摆脱身后的“恶魔”。

  可是流氓就是流氓,干起这种堵人的事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流氓乙在夏荷还没有走出小巷时,便飞快地跑到了夏荷的身前,双手张开,挡住了去路,当他仔细看到夏荷的面容时,更是激动的叫出了声来:“哇!老大,好漂亮的妞啊!我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语气中充满了兴奋和淫欲。

  流氓甲和流氓丙很快就到了夏荷的身后,夏荷被三人彻底围在了中间。

  “哈哈,果然够正!待会儿让大哥我先来!嗯……看这样子,没准还是个雏儿呢!”流氓甲说道,看来他是这另外两个流氓的老大。

  “你们……想干什么?”夏荷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胸部,胆怯地说道。

  “干什么?小妹妹,嘿嘿,你难道没看过电视剧吗?我告诉你我们的职业你就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了,嘿嘿,我们是流氓啊!!”流氓甲说着就要将手伸向夏荷那诱人的胸部,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不要……”夏荷几乎是带着哭腔说道,但这丝毫无法阻挡住那双已经被兽欲所控制的手掌。

  “哦?这么冷的天气,一帮人在这里干什么啊?”这时,从小巷的另一头,一道声音响起,接着一个红衣白发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支正在滴着水珠的雨伞。

  “嗯?”流氓甲转过身来朝红衣少年靠近了几步,“兄弟,请问是哪条道上的……”流氓甲话还没说完,红衣少年就快速地闪到了他的身前,接着,众人看着红衣少年好像都没动,流氓甲就躺下了。

  红衣少年轻笑着抬起头来说道:“抱歉,这种话听得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为了节约时间……”

  夏荷看到的是那双熟悉的眼睛。

  流氓乙和流氓丙当下恐惧地向后连退了数步,他们也顾不上夏荷了。

  “呃……两位,要不我们也来交流一下经验……”少年话还没说完,流氓乙和流氓丙就飞烟一般地逃离跑开了,龙谦笑着摇了摇头,也好,今天是清明节,他也不想生出太多事端。

  正当少年要转身离去时,夏荷忽然喊道:“等等!!”

  少年转过身来,有些疑惑地看着迈着倩步走进的夏荷:“小姐,有事吗?”

  见到那张英俊但有些冷酷完整的面庞,夏荷心里有些紧张:“那个……龙谦……是你吗?别骗我了,我知道是你……”

  龙谦一怔,随后苦笑着摇头说道:“唉,还是没瞒过你,女孩子就是机灵……”随后只见龙谦身上一道光圈闪过,恢复了本身状态。

  “我就知道是你!!”夏荷高兴地说道,就像一只欢呼的小鸟,但接下来她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脸色有些微红:“不好意思,龙谦,我太激动了,那个……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

  龙谦点了点头:“嗯,不用谢,都是应该的,我们是同学嘛。”

  夏荷心里一暖,自己曾经那样对龙谦,龙谦还把自己当做同学,同时她的心里也有某些东西滋生了出来。

  “那个……”夏荷欲言又止,她其实是害怕路上再碰到流氓,虽然路也没剩多少了,但女孩子,总是胆子比较小的。

  “什么?”

  夏荷横了横心,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叫人家送完现在的路,也许人家忙的很呢,“算了,害怕也要自己走完剩下的路。”夏荷心里想着,同时嘴上说道:“哦,呵呵,没什么,龙谦,谢谢你。”夏荷的语气里有些失落,不过,今天在这里意外碰到了龙谦,她已经很满足了,这说明二人还是有一些缘分的。

  “呵呵……”龙谦突然想到夏荷自己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天气回家也许还会遇到危险,让她独自一人离去会不会不合适?反正现在龙谦自己也没有事,干脆好人做到底。于是龙谦不假思索地说道:“夏荷,你是去哪里啊?要不我送你去吧?”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夏荷听到这句话,此刻心里是甜蜜无比,那是一万个愿意,但她还是要保持一些女孩子的矜持的,她想给龙谦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不太好吧?你们异能者,不是很忙的吗?”夏荷柔声说道,

  “呃……那个,今天我刚好没什么事……”龙谦难道对夏荷说自己现在是在无聊地闲逛吗?他相信夏荷是不会信的,因为在一般人眼里,异能者是不会过着平庸、无聊的生活的。

  “那好,我现在回家,不远了,很快就到的!!”夏荷心里当真是甜蜜无比,她怕龙谦临时反悔,所以以这辈子最快的语速说出了先前的那句话。

  “嗯,那走吧。”龙谦点了点头,二人并肩朝着夏荷家走去……

  送夏荷到家后,夏荷迅速地换好了一间天冷时女生专用的紫色休闲装,而且还是她自己觉得看起来最漂亮的那一种,换好衣服后,她又以最快的速度跑出门外,虽然龙谦答应了在门口等她,但她还是生怕龙谦因为这个或那个的原因突然离开。

  夏荷换了衣服出来后,小跑到了龙谦的身边,虽然没有先前那么性感动人,但如今的夏荷也是不失清纯。这一切龙谦却并没有怎么重视到,他一直在思考着如何尽快地重组小队毁灭魔界为李文报仇。但这些被夏荷看在眼里,却认为龙谦是个正人君子,不近女色。“夏荷啊夏荷,你以前真是瞎了眼了,这么好的一个男生在你身边,你都没有注意到,还曾经拒绝过他……”夏荷在心中暗骂着自己。

  “那个,我再送你去车站吧。”龙谦一想反正是顺手之劳,这个好人为何不做。

  夏荷当然十分愿意,现在雨也停了,夏荷先前就索性将雨伞放在了家里。

  走了一会儿,龙谦越想越觉得脑袋疼,唉,凭借他目前自己的力量要想和魔族抗衡还是太弱了啊,自己又没有像李文那样的组织能力,李文以前在小队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一个智者兼指挥官,李文在的时候龙谦觉得一人身兼数职是很正常的事,直到现在失去李文,他才忽然明白了智者的重要性。“智者……智者……智者!!!”龙谦心中默念着,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那个戴着眼镜,面庞冷漠的少年,他,或许也是个智者,智者,智者——刘天!联想到自己先前和刘天打交道时所经历的一切,龙谦越发地觉得刘天是一个智者的人物,他的心里忽然出现了一丝曙光。

  “龙谦?”夏荷的话打断了龙谦的思路。

  “啊?”龙谦回过神来:“什么事?”

  “你有什么心事吗?”夏荷的感觉果然敏锐,不过龙谦的表情也够直白的了。

  “哦,是啊。”龙谦点了点头,他没打算骗夏荷,因为他觉得那样没有什么意义,现在,龙谦自己和夏荷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能和我说说吗?”

  龙谦摇了摇头:“不能,说了你会有危险。”

  “哦……”夏荷有些失望,她也知道也许龙谦所在参与着的是十分危险的事,一想到龙谦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而不告诉自己,夏荷的心里又有些雀跃了起来:“看来他还是关心我的。”

  “对了,夏荷,你这是给谁扫墓去?亲人吗?”龙谦问道。

  夏荷见龙谦竟主动问自己问题,心情激动了一会儿,她偷偷拍了拍胸脯后说道:“嗯,不是亲人,是我爸妈的一个好朋友。”

  “好朋友?清明节不是给亲人扫墓的吗?”龙谦有些疑惑。

  夏荷莞尔一笑:“当然不是,清明节也可以给你任何在你心里有分量但又不幸逝去的人扫墓的,重要的不是逝去的人的身份,而是他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和你们共同拥有过的美好回忆。”

  “回忆?”

  “嗯。”

  这时龙谦又想到了李文,是啊,李文的确给了自己很多美好的回忆,本来龙谦只是一个默默无闻、连小队都没有加的菜鸟鬼武者,是李文不计较身份地找到自己,带给自己伙伴、友情与生死战斗与共的回忆,自从结识了李文后,龙谦对于冥界和这个社会也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李文不仅是龙谦的益友,更是龙谦的良师,可是,这么好的一个伙伴,突然之间就没有了。

  想到这里,龙谦长叹了一口气,待会儿自己也去李文的墓地看看吧,龙谦先前就早已知道李文的墓地的位置。只是心里下意识地逃避不愿去面对罢了。

  天空此时却不作美了起来,天空又飘起了小雨,而且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这下尴尬了,龙谦二人手上只有一把雨伞。

  “夏荷,你戴着雨伞吧。这些雨水淋在我身上并无大碍。”龙谦说的是实话。

  夏荷心里一暖,却以为龙谦是在乎她,怕她淋到雨才这么说的,于是说道:“我们两个一起戴吧。”

  “算了,这样你还是会淋到雨,女孩子淋雨对身体不好的。”

  龙谦的这句话让误会更深了,夏荷见龙谦执意让着自己,而雨势又渐渐大了起来,心里焦急,于是生出一计。

  夏荷嘟起了小嘴,“龙谦,你是不是讨厌我?你不戴,我也不戴!”女孩子总爱使一些小性子。

  “好吧……”无奈之下,龙谦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答应了。

  “嘻嘻……”夏荷偷笑着和龙谦靠在一起共用了一把雨伞,龙谦的肩膀给人一种安全感,现在夏荷心里已经确定自己是喜欢上这个少年了。

  将夏荷送到车站后,龙谦拿了夏荷的联系方式就离开了。

  “夏荷到底是怎么了?我和她又不是很熟,为什么硬要给我留她的联系方式?难道救别人一次就能拉近那么多的关系?”其实,龙谦心底,对夏荷还是有戒备的。

  龙谦收好雨伞,进入了鬼武者状态。

  “嗖!”龙谦使用鬼之拉伸登上了一座高楼,然后在空中迅速地朝着李文的公墓处赶去,雨水击打在龙谦的身体各个部位,但他除了脸上能微微感到一些凉意外,完全没有任何其他感觉,这是龙谦体内的鬼力在起作用……

  从空中沿直线进发就是要快上不少,没过十分钟,龙谦就来到了李文公墓所在的墓园。

  今天是清明节,所以来扫墓的人很多,好在李文的公墓是在一大块独立的区域内,所以龙谦这身装束不会成为众人的焦点。

  说起李文的墓碑为何会独占一大块区域,这便是钱的作用了。

  龙谦落到了地面,看着雨水从李文墓前的墓碑下缓缓滑落。

  “你来了。”龙谦身后传来了清脆但语气中却带有一些疲惫的女音,龙谦转身一看,除了秦岚,还会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