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嗯。”龙谦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接着秦岚身后又走出了两个人,正是田欢和王恒。

  秦岚显得很憔悴,而田欢虽然只剩下一只手臂,面孔却依旧那么的坚毅,至于王恒,少见的竟多出了几分英气。

  “大家都在……”龙谦不知是在对谁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

  四人在李文的墓前站了良久,每个人心里的想法也许都有所不同,但相同的是那份对于李文的怀念。

  “李文,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同时也会完成对你的承诺,将我们的鬼武者小队变为冥界最强的小队。”龙谦将这句话在心中默念了千万遍,他永远都不能忘记,因为这是伙伴对于伙伴之间的承诺。

  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李文的墓碑上凭空闪出了一道火红的光束,其先是在墓碑的表面流转了一会儿,接着就飞速地向龙谦冲去。

  众人骇然!

  龙谦的瞳孔之中,那道光束越来越大,但他却没有想要躲的念头,不知为何,他只是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光束袭来。

  其余的众人也是愣住了神,等到秦岚最先反应过来想要提醒龙谦时,为时已晚,那道光束直接射进了龙谦的体内。

  接着,龙谦的背上旋转之剑兀地现出,龙谦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但他之前并没有召唤过旋转之剑,旋转之剑是自己出现的。

  “吱……吱……”旋转之剑在龙谦的背上不住地颤抖着,龙谦察觉到异样,用右手紧紧反转过去紧紧握住剑柄,旋转之剑顺势被龙谦握在了手中。

  不过此时的旋转之剑不知为何地却显得很不安分,不光“吱吱”颤抖地尖叫着,甚至还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想要挣脱龙谦的右手。

  龙谦当然不能让旋转之剑如愿,在剑与人之间的争斗中,龙谦无意之中将旋转之剑转到了左手。

  “嗖!!!!!!!!!”就在旋转之剑刚刚接触鬼手的那一刻,其上窜出了无数的火红色光芒钻入了鬼手之中。旋转之剑瞬间平静了下来。

  龙谦看着眼前奇异的景象,脑中突然浮现出了李文的面庞,接着就是一阵晕眩,一个不稳,昏倒了过去……

  “呃……”龙谦睁开了眼,没有那曾经习以为常的软软的床以及白菲菲的面庞,他发现自己仍旧处于墓园之中,先前龙谦的旋转之剑生出异变后,众人也不敢随随便便就去碰触龙谦。

  看着秦岚三人一脸的疑惑和焦急,龙谦努力坐了起来,脑中一阵晕眩感又袭了过来,好在这次似乎没有上次的冲击那样强烈,龙谦使劲摇了摇头,还是保持了清醒。

  龙谦定了定神后发现自己依然处于鬼武者状态,于是二话不说先退出了鬼武者状态。

  “龙谦,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李文的魂魄和你发生了交流?”

  看着秦岚憔悴的玉颜上那期待的表情,龙谦实在不忍心说其实自己也还搞不懂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呃……我先前好像在脑海中看到了李文的脸,但随后就昏迷过去了。”龙谦觉得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不过就是这一点模糊的意象,也让秦岚的充满了希望:“太好了!小文一定还没有走,他一定在什么地方看着我们,只是不能说话罢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说着说着,秦岚竟哭了起来。

  龙谦无奈地摇了摇头。

  王恒安慰地拍着秦岚的背部,众人之间的气氛一时又陷入了尴尬……

  离开墓园后,龙谦一边走一边思索着先前发生的事,可是他怎么也想不清楚个前因后果来,反而越想心中就越发烦闷。

  “算了,实践一下再说吧。”龙谦自言自语地拐进了一个无人的小巷。

  “嗖!!”龙谦快速进入鬼武者状态,接着就召出了旋转之剑。

  仔细端详着闪发出古铜色光泽的旋转之剑,龙谦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李文,如果你真的还存在这人间的话,就给我一些提示吧……”龙谦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开始全神贯注地用心灵和旋转之剑感应了起来……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闭上双眼的龙谦突然睁开了眼睛。就在刚才,他的心里划过了一道涟漪。

  “李文!是你吗?”龙谦在心中大声着吼着。没有反应。

  “李文!!”还是没有反应。

  就在龙谦近乎放弃之时,旋转之剑的剑身上冒出了无数的火红色光束。这些光束在龙谦身前汇聚出了一个人形。

  “龙……谦……兄……”人形光束缓缓地吐出这几个字。

  “李文!你果然还活着!!”这一刻,龙谦的内心无比激动,在经历了那种和好伙伴分离后的痛苦后,如今竟又重逢,怎能不让人喜悦?

  人形光束似乎说上一句完整的话都很艰难,没过多久,他又钻回进了旋转之剑中。

  “李文!!”龙谦的心里又涌上一层不安,好在这时龙谦的心中立马就传来了李文那熟悉的声音。

  “龙谦兄,放心,我没事,只不过还不太习惯魂魄离开宿体。”

  “李文兄,太好了,真没想到你还活着!!”

  “不,我已经死掉了,现在和你说话的,是寄居在你的旋转之剑上的我的魂魄。”李文的声音还是像从前一样那么平静。

  “魂魄?”

  “是的,现在的我只能够寄生在你的旋转之剑内借用能量生存,一旦你的旋转之剑破裂,我也就真的烟消云散了……”

  “什么?”龙谦之前并不相信什么魂魄之说,因为就算成为了鬼武者,所见到的一切的不可思议都是有其内在的运行规律和逻辑的,坦白来讲,在此之前,龙谦一直认为那些魂魄、天道之类的东西都是玄之又玄的,可是,现在,龙谦真的糊涂了。

  李文的语气充满了苦涩与无奈:“也难怪你会惊讶,就连我自己也是和迷糊为什么变成了魂魄之身,先前我死后,就是一直处于一种浑沌昏迷的状态中,直到我突然感觉有一股什么力量在召唤着我,于是我努力想要起来,但怎么地也睁不开眼,等到睁开眼时,就发现自己在你的剑里了。”

  “怎么会这样……那你能不能复活?”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也可能是我对伙伴和生命的执念太重了吧,上天明天就会收走我的魂魄。”

  “那样绝对不行,这次拼死也要把你留下!!”即使是在心里,龙谦的语气也是充满可激动。

  “呵呵……好了,好伙伴,你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现在的事也不是能够一时半会儿解决的,见到你,我已经很开心了。”

  “好,我这就去把消息告诉小队的其他人!”

  “等等!”

  “怎么了?”

  “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

  “我如今的这幅样子,就算跑出旋转之剑,时间也不会超过三十秒,交流都很困难,而且,我只能和你对话,这样也是有限制的,现在,我的力量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很快就会陷入沉睡,我实在是不忍心让小岚看到我这样……”

  “可是……”龙谦本来还想劝谏,最后也是明白了李文的感受,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四月七日,通过一天的摸索,龙谦和李文已经初步地弄清了李文目前所处的境况了。

  就像李文所说的,他确实是寄居在旋转之剑体内,借助着旋转之剑的能量生存着,也就是以一种灵魂的形式存活于世间,至于形成这一点的深层次原因,龙谦、李文二人却并没有去深究,这也不是他们能搞得清楚的。李文的灵魂寄居在旋转之剑内,虽然在一段时间内会削弱旋转之剑的威力,但随着旋转之剑鬼力对李文灵魂的滋润和巩固,李文跑出旋转之剑的时间将会大大延长,甚至还能塑造具体的身体、长相与轮廓,和一般的人类血肉之躯并无相差。仅用了一天的时间,李文就摸到了这其中的门道并且为自己塑造出了一只和鬼武者的眼神一模一样的眼睛,只不过当你看到一个火红色的光束人形上突兀的一只人类的眼睛在眨来眨去,那样确实有些吓人。

  另外,李文在旋转之剑内的大部分时间都需要沉睡来吸取能量,所以能够和龙谦对话的时间也就是两个小时左右。

  至于龙谦,想到李文并没有真正的被消灭,报仇的愤怒也就淡了一些,专心地陪同着李文修炼魂魄。龙谦发现,等到李文的魂魄足以强到自由出入旋转之剑的实力时,那么自己就会多出一个暗杀大技,如果在和人作战之时,剑里突然跑出一个实力不弱的人物,就算是灵魂体,那也是相当可怕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李文还是和龙谦在一同作战的,他们还是战斗的伙伴,只不过战斗的形式已经变换罢了。龙谦把这一招的名字都想好了:“鬼武战魂”。

  这天清晨,龙谦心情大好地推着自行车行走在上学路上的一个上坡路段,李文归来的事让龙谦相信了这个世界上确实是存在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说法的。

  高楼间战

  人们忙碌着干着自己的事,没有谁愿意去注视别人,在这个压力巨大的社会,要想活的轻松一些,无外乎就是两条路:一条是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成就大业,另一条便是专心于自己,少管闲事。不过这种人生信条龙谦可不会奉守。

  十几米的高空,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一个身影正踏着虚空的步伐在高处凭空行走着,那种速度,在常人的眼中,若不悉心捕捉,也恐怕只会认为是自己眼花罢了,毕竟,在现有的人们的认知中,还没有见过有人能不借助任何外力在天上凭空飞舞着,那些只存在小说或电影中。

  可是龙谦却不差分毫地看到了那个身影,而且还察觉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

  “魔……”龙谦看了看四周,拐进了一个小巷……

  “呼……”由于速度太大,魔武者巴克耳边的风声无比清晰凌厉,不过这对于他这魔武者强健的身体来说,连挠痒都算不上,看着怀中熟睡着的小女孩,巴克的眼中透露出若有所思的光芒,再看看底下那些如蚂蚁一般忙碌着的人类,巴克心中忍不住地涌起一股强烈的蔑视之意:“哼!这些卑微的蝼蚁,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一个个生不如死!!”巴克在低声对自己说着这些话的同时,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是人类的一员。

  “嘿!朋友!”就在巴克鄙视地上的人类之时,在身旁的一处高楼上,突然突现了一个红衣白发的少年,巴克看了一眼,“鬼武者!”

  巴克没有理他,径直踏着虚空之步朝前走着,可那个红衣少年却有些不识趣,一直从一个高楼飞跃到另一个高楼上,和自己的路线平行着前进,他嘴角还挂着那丝让巴克有些恶心的微笑,到底想干什么?

  巴克忍住心中的怒火,眼下任务要紧,于是对着离自己不远的红衣少年喊道:“鬼武者,你一直跟着我,是什么意思?如果想要交战的话,我现在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等到日后,我一定以魔武者的身份和你公平地酣畅淋漓的一战。”

  “公平?”龙谦嘴角抹起了一丝嘲讽,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初为鬼武者的新人了,不会愚蠢到和那些魔武者讲什么公平。

  见龙谦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巴克知道一场战斗在所难免了。

  龙谦看着巴克怀中的小女孩,大声说道:“如果你能把手中的小女孩放下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走。”

  巴克大怒,手中女孩可是对于魔族比他自己性命还重要的人物,怎么能轻易拱手让人,“可恶,我堂堂以魔界将军,和你这区区鬼武者废话已经是很看得起你了,你竟然还敢口出狂言,妄想让我退让,看来,今天本将军的手上是注定要添上一条新的鬼武者的性命了!”

  “那就一战吧!!”龙谦先前本就是在调戏这个魔武者,他现在心里对魔族的一切生物的那种杀意已经上升到了一种极致。

  龙谦抓住先机,率先发起攻击。在跳跃过程中飞速改变轨道,抡起鬼手,一拳朝正在踏着虚空之步行走着的巴克砸去。

  巴克眼中早已将龙谦的一切行动了然于心,左手依旧抱着怀中的小女孩,右手顺势在空中迎上了龙谦的鬼手。

  “轰!!”鬼手砸在巴克的右手上,龙谦、巴克二人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惊骇。

  “好小子,怪不得如此张狂,原来是拥有着中级鬼手之力。”

  龙谦看着巴克年轻英俊的面庞:“你很老吗?”随后右手又快速地朝巴克面门攻去。龙谦这一招其实是欺负巴克左手要保住怀中的小女孩,这样一来,巴克如果要进行防御的话,必然来不及伸回右手,只能放弃左手的小女孩来防御,或者硬挨龙谦这一击,如此,龙谦便可趁巴克松手的那一刻接过小女孩,将其从魔手之上救下。

  巴克轻哼一声,龙谦的心思他又怎会不知?只见他将头一歪,便闪过了这一击,但龙谦收回拳势之时他依旧会中招,所以他左脚踏起虚空之步,接着这股力量,右脚迅猛而起,踢向龙谦的腹部。

  “可恶!”无奈之下,龙谦只得在半空中向右翻身,闪过巴克的那一脚,但拳势也完全消散了。

  在电光火石之间,二人便已连过两招。

  龙谦并没有放弃进攻,在翻身的瞬间,心念一动,右手便显出了闪烁着银白光泽的鬼之左轮,毫不犹豫地,龙谦举起左轮对着巴克的脑袋就是连发数枪。

  “砰!!砰!!砰!!”巴克向后翻转,躲过枪击,同时双腿向前蹬去,企图以这一招击中龙谦。

  龙谦于是便顺势而为,鬼手抓住巴克的双腿,使劲一拉,将巴克拉近,同时右手的鬼之左轮又在瞬间消失,捏紧了拳头,朝巴克胸部砸去。

  巴克竟在这时做出了高难度的动作,且不考虑重力阻力的一切影响,巴克轻而易举地就克服了龙谦所施加的拉力,接着向左一转,闪过了龙谦的拳头。

  “这个鬼武者身手如此敏捷,难道是一个专门修炼近战格斗之术的战士?如此一来,就不能和他硬抗,用技能击败他!”经过几个回合的交锋,巴克心中已制定好了战略。

  巴克双脚一旋,然后脚底就凭空出现了紫色的旋转气流,借着这股气流产生的推力,巴克双腿使劲一蹬,就拉开了和龙谦之间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