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龙谦先前就是借助和巴克交手的反弹之力维持自己在半空中与重力的抗衡的,现如今巴克一下子远离了他,他也只得使出鬼之拉伸,瞬间跳跃到了离其最近的一栋高楼顶端。

  “小子,看你还有几分实力,也禁得起我施放技能了。”巴克此时竟悬浮在空中,龙谦却清楚地看到巴克脚底的紫色旋转气流自巴克悬浮后就一直没有消散,看来,无论是巴克的虚空踏步,还是悬浮之力,都和这紫色气流有着莫大的关系。

  龙谦在高楼之上神色漠然地看着对面的魔武者,眼中早已没有了先前的那种戏谑,他知道,真正的战斗,现在才算开始。

  一股肃杀的寒风吹过,在川流不息的人流的十几米的上方,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位鬼武者和一位魔武者即将爆发的生死之战。

  “此战我必杀你。”这是龙谦发动进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他始终知道先发制人的重要性,所以一跃而起,召出并举起旋转之剑,朝着巴克攻去。

  巴克单手一挥,一阵黑光闪过,其右手之上就现出了一把紫黑色的,带有诡异气息的长剑。

  巴克召出手中之剑的同时,龙谦已经飞跃到了巴克的身前,剑锋也直指面门。

  在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内,巴克就举起手中之剑拦下了龙谦的剑势,只能依稀看的清巴克的右手微微动了一下,接着,手中之剑就已横到身前,与龙谦手中的旋转之剑碰撞,迸发出了火花,几秒过后,巴克右手行动的残影才隐约浮现,这股速度,恐怕与光速比起来也是毫不逊色。

  火花照耀着巴克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庞,也同时闪烁出龙谦那张冷酷英俊的脸孔,在这瞬间,二人都隐隐察觉出一股宿命之战的敌对感觉。

  但那感觉毕竟很是微弱,二人也只是稍稍分心,便又全神贯注地投入战斗了,毕竟,与高手过招,如果一个不专心的话,很有可能马上就命丧黄泉。

  “你这把剑叫什么名字?”在交战的瞬间,巴克还不忘关心一下对手剑的名字。

  “旋转之剑。”龙谦淡然地说道,他的右手一直在发出全力,企图压制住从巴克手中剑上传来的千斤之力。

  “我这把剑叫紫黑魔剑,今天就算你死在它之下,也不必感到羞愧,因为它是魔界之中排名前十的魔剑。”

  “哼!果然是魔物,连武器的名字都脱不了一个‘魔’字。”

  巴克大怒,一发力,龙谦顿时便感到旋转之剑剑柄上传出的那股即将不可控制的力道,再这样下去的话,旋转之剑脱离龙谦之手,龙谦丧失武器战斗的结局只是时间问题。

  龙谦当然不会让这一切发生,借着巴克愤怒之下发出的力量,龙谦向后一退,同时鬼手放出光束,拉住了巴克身后一栋高楼的边缘,龙谦向后疾退的同时,精确地操纵着鬼手,将加持在旋转之剑上的强劲力道化解,借着,龙谦又借光束的反弹之力,带着一股比先前更加凌厉的剑势,朝着巴克疾速攻去,发动了第二轮攻击。

  对于龙谦疾速的攻击,巴克只是集中注意力地看着,就在龙谦即将攻到巴克身前时,巴克双眼放出精光,突然一个左转,不仅让龙谦的攻势扑空,接着右手上的紫黑魔剑消失,左手放掉怀中昏迷着的小女孩。在巴克右手接住小女孩的同时,左手拉住了龙谦的手臂,一个回旋,将龙谦连人带剑地重重抛了出去。

  在被巴克抓住到抛出的那段时间里,龙谦只感觉头晕目眩,现在他才知道,这个巴克先前一直都在隐藏自己的力量,他的真实力量,比龙谦想象的要强上十几倍。

  “可恶!”无力地听着身边那呼啸的风声,龙谦在大脑昏沉的情况下先是收回了手中的旋转之剑,旋转之剑消失没过多久,龙谦就撞到了一栋高楼的顶部,“轰!!”的一声,那栋高楼顶部足足被撞裂了三分之一的面积,好在其所面对着龙谦的下面是一条无人经过的小巷,但这股巨响,也足够引起人们的注意了,相信没过多久,有关的部门就会很快地赶来。

  巴克面无表情地看着龙谦所撞入的位置,哪里的烟尘还没有散尽,底下也开始三三两两地聚集起好奇的人们。

  “鬼武者,这就是你和我交战的后果。蝼蚁般的力量……”巴克一个转身,正要离去,却察觉到了一股无名的强烈杀意。

  “嗖!”一道红色身影冲破烟尘,朝着巴克疾速冲去。

  巴克皱了皱眉头。

  龙谦的额头上正不住地流出鲜血,甚至于那些银白色头发贴近额头的一部分也被微微染红,先前巴克的那一击确实强大,不过龙谦也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战士。在被撞入到建筑的核心部分中时,龙谦几乎是整个人都镶嵌在墙壁上,但短暂的清醒后,他立即用鬼手朝身后一砸,借着反弹之力冲出了烟尘,在逼近巴克的途中,右手一挥,召出了旋转之剑,准备再度发动进攻。

  “哼,同样的进攻招数,又能有什么作用?”巴克对于龙谦的攻击很是不屑。

  “……”龙谦没有多说,只是嘴角扬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在一瞬间,龙谦收回旋转之剑,手上顿时空空如也,而没有了旋转之剑的负重,龙谦立马就身法速度大增,飞起一脚,在半空中对着巴克的腹部踢去。

  “嗯?!”原本以为龙谦会以剑强攻的巴克顿时一惊,但是他用剑防御出去的动作却已无法收回,接着便感觉到腹部传来的一阵痛感。

  先前一直无法伤及巴克分毫的龙谦竟然使用了一个变换之术便给予了巴克痛痛的一击!

  龙谦这一脚的力量可谓强大,虽然鬼手中级力量名称里是以鬼手为主要命名的,但这只是说明这一力量的提升对于鬼手来说效果更明显罢了,在鬼手升到中级力量后,龙谦身体的各个部位的力量强度其实都会有很大的提高。

  巴克在空中被踢飞了十几米远的距离。但魔武者中的将军毕竟是将军,其在被踢飞之时,还不忘记回过神来给龙谦一拳,由此,龙谦原本就不轻的伤势如今就更加是雪上加霜。

  看着巴克被踢飞出去的身影,龙谦知道自己必须把握住机会,于是忍着身体上传来的阵阵痛苦,使出了鬼之拉伸,快速朝着巴克逼近。

  巴克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其实他此刻完全可以利用虚空踏步的能力让自己停下来,但是他没有,他一面右手紧抱着小女孩,一面细细思索着为何龙谦能在刚才那样一击的情况下还能展开反击。

  “难道这个鬼武者隐藏了实力?亦或者是他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使他不能施展出自身的所有实力?”

  没有给巴克太多的思索时间,龙谦闪到了巴克的身前,鬼手握成的拳头带着强大的气势便砸了过去。

  巴克向左一转,由于此刻是呈横躺着的姿势,所以并不方便他展开反击,于是他干脆不再犹豫,当下便使用紫色气流立起身来,准备和龙谦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其实巴克之前也是在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实力,因为他必须尽快将手中的小女孩送往魔界总部,这是他的首要任务,然而,现在眼前的这个鬼武者已经引发出了他浓厚的战意。

  “鬼武者,你要注意了,我准备全力和你一战!!”巴克的眼中不再是先前的那种不屑,而是正视认真对待的表情。

  龙谦没有多言,左腿蹬起,毫不犹豫地击向巴克的腹部,巴克见这招难以躲避,也就干脆不躲,左手弓起,利用手肘狠狠地击向龙谦的右肩。

  “砰!”“噗!”龙谦和巴克二人同时向后连退几步,巴克有着虚空踏步的能力还能够稳住身形,龙谦是伤上加伤,再因为无法借力,所以摇摇晃晃地下坠了几米。

  这下,巴克完全占据了制高权,立马召出紫黑魔剑,对着龙谦就是一掷而去。

  龙谦在晕眩之中看着紫黑魔剑疾冲而来的剑影,“这个家伙疯了吗?将自己的武器就这样随意地扔了出去。”但龙谦不知,魔族有一项特殊的能力,那便是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自己的武器,是的,随心所欲,特别是那些修为高深的魔武者,对于武器的控制,更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而巴克,就正是这些魔武者中的一个。

  龙谦轻松地躲过了巴克的这一剑,正欲寻找建筑物作为借力的对象时,却只感觉紫黑魔剑从自己的背部在眨眼之间刺穿了自己的身体。

  龙谦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右胸突出的带有斑斑血迹的紫黑魔剑剑尖,“扑哧”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原来巴克紫黑魔剑的第一次冲击只不过是虚招。真正具有强大杀伤力的正是现如今击中龙谦的第二招。在龙谦闪过紫黑魔剑的第一次进攻时,便大意地认为自己已经彻底地躲过了一击,却不会想到巴克凭借着那几乎变态的操剑技术又在背后给龙谦来了一剑。这种剑技,即便龙谦的感觉在敏锐,也是不可能会有丝毫察觉,但他本可以从巴克手指的舞动来看出一些端倪,可是这时的龙谦,已经身心俱疲,哪里还会注意到那么多呢?

  这便是巴克的杀招“回魔剑影”,虽然招式简单,但就是胜在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给人致命一击,而且那其中操纵剑的技术的玄妙,也不是一般的魔武者所能掌握的。

  这下,龙谦陷入了绝对的困境。继续战斗,死亡的概率绝对高出生还概率。退,巴克也绝对不会放过能够轻易击杀一名鬼武者的机会。

  进退两难!

  龙谦的意识逐渐迷糊了起来,他的身体也快速下落着,不出一秒,就会坠落地面。

  然而,就是在这短短的一秒之内,却足够发生许多事了。

  龙谦的心里响起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只有可能是李文的:“龙谦兄!振作起来啊!”

  一次, 龙谦并没有任何回应。

  “龙谦兄!!”两次,还是没有回应。

  “不要忘记你对我的承诺,你还不能死!你要带领我们的鬼武者小队,站到冥界强者的巅峰!!”

  “巅峰……”龙谦有了微弱的反应,也就是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下落着原本闭上双眼的龙谦骤然睁开了眼睛,里面露出了无穷无尽的坚韧目光,还有,那份属于战士的,不屈的战意!

  “是啊,我还没有带领小队走上冥界强者的巅峰,怎么能就此死去呢?”虽然此刻龙谦的身体各处都无比痛苦,但他的大脑却从来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这样清醒过。

  “哈!”龙谦大喝一声,在下落之中使出鬼之拉伸,拉住一栋身边最近的建筑物边缘后,拼劲全力地发力,身体立刻呈着弧形以破风之势上升了起来。

  这时,一直看着龙谦下落的巴克眼中露出了惊骇之情。

  短短一秒,龙谦再度没有像巴克所想的那样就此陨落,而是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再度升空,准备和巴克一战。

  龙谦跃上一栋能够和巴克平视的建筑,胸口依旧还插着巴克那把鲜血汩汩的紫黑魔剑。

  “呀!”龙谦忍着剧痛拔出了胸前的紫黑魔剑,接着将其扔向了巴克,巴克单手便借助了自己的剑。接着龙谦召出旋转之剑,剑尖直指巴克,平静地说道:“现在,我也该拿出自己的真正实力和你一战了。”

  巴克无言,神色严肃地漂浮在空中,二人之间,只有一丝寒风呼啸着吹过……

  生死之战

  龙谦先前也确实没有拿出真实的实力和巴克一战,现在,他得到了李文的许可,终于可以自如、毫无顾虑地使用旋转之剑了,虽然这样对于李文的魂魄成长不利,但眼下的情形,一个不慎,便是会丢失性命,连命都没了,就更别谈以后了。

  “哦?”巴克的心中虽然不耐烦,但对于龙谦的真实实力到底有多强,他也是十分好奇。

  龙谦没有多言,一跃而起。这一刻,他似乎忘记了身上的各种伤痛,骨子里最深层次的战斗力被彻底激发了出来。

  “来吧!!”巴克也是一挥长剑,气势如虹。

  “破风能量!!”此刻的龙谦要想在空中稳住身形,不必再使用鬼之拉伸借力,而是直接踩在旋转之剑上,借助双脚控制破风能量的开关,便可轻松地御剑飞行。

  “什么?”这一招也是让巴克的眼前一新,他从来没有见过鬼武者借用这种飞行的方法。

  其实这也是龙谦武器的特殊所在。每个鬼武者的武器都各不相同,有着自己最大的优点,鬼武者们只有潜心去挖掘、研究,才能将武器的最大威力发挥出来,而在这研究的过程中,鬼武者们对于战斗的领悟和经验也一定会有提高,这样就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不得不说,发明这种培养战力制度的人物当真是有着无与伦比的智慧。

  使用破风能量飞行,龙谦节省了大量的体力,毫无疑问现在的他每一分鬼力和体力都是相当宝贵的。

  “锵!!”在龙谦飞进巴克之时,骤然取下双脚之下的旋转之剑,挥起沉重的旋转之剑就对着巴克砍去。巴克举起紫黑魔剑,这已经不知道是二人第几次的剑与剑之间的硬抗交锋了。

  “呀!鬼手四连斩!”龙谦猛地一发力,在短短的时间内,用鬼手连续挥动四下旋转之剑,光是前三剑因为快速所带来的冲力,巴克就有些支撑不了了,更何况那第四剑所携带着的巨大爆炸之波呢?巴克很快就被冲击而来的能力涟漪震飞。

  龙谦强忍因为过度透支能量胸口传来的阵阵剧痛,继续踏着旋转之剑,冲着飞走的巴克身体疾驰而去。

  这下巴克就算使用紫色气流也是要用一段时间才能稳住身形,但是他想不到,龙谦竟然在这时又出现在了他的身体上方。

  “喝!!”龙谦的鬼手对着巴克的面门二话不说地砸去。

  巴克右手紧紧地抱着小女孩,而那小女孩也仿佛对着身边发生的大战浑然不知,安然地睡着。

  “砰!”巴克的左手接住了龙谦鬼手的一击,这时的二人再也无法分心去稳住半空中的身形,一边下坠着一边激斗。

  巴克不仅接下了龙谦的攻击,竟还施展出一股反震之力,将龙谦的鬼手硬生生地震回,同时也顺势攻向龙谦的胸口。

  不过,虽然巴克在先前收回了紫黑魔剑,但龙谦可并没有收回自己的旋转之剑,旋转之剑依然处于龙谦的右手之中,也正是在这时,龙谦急中生智,迅速地将旋转之剑横在身前。

  “锵!”巴克的魔拳狠狠地砸在龙谦的旋转之剑上,旋转之剑发出了尖锐的鸣叫,但那股鸣叫声之中,也仿佛如同此刻它的主人一般,充满了不屈的战意。

  “哈!”龙谦挡下巴克一击后,又一脚踩在巴克的腹部,使劲向上一蹬,拉开了和巴克的一点距离,接着挥动旋转之剑朝巴克砍了过去,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巴克又是何许人,龙谦的这一站先前他就不知道躲了多少次,只见巴克冷静地双脚一动,出现了浮空旋转着的紫色气流,在紫色气流的帮助下,巴克很轻易地便以躺着的姿势转身躲过了龙谦的剑击。

  龙谦在发动进攻之时又何尝不知道巴克能够轻松躲过?刚才的那一剑只不过是虚招,龙谦在击空巴克之时,便迅速召回旋转之剑,转而出现在鬼手上的是闪耀着银白色光泽的鬼之左轮。

  “鬼爆弹!!”随着龙谦一声大喊,鬼之左轮的枪口处聚齐起了一颗超出枪口直径十几倍的巨大紫色光球,接着“砰!”的一声,紫色光球便带着迅猛的气势朝着刚刚回过身来的巴克狂击而去。

  “轰!!!!!!!”这时二人也刚好落地,坠落在了一个狭窄的小巷之中。

  顿时烟尘四起。

  没过十几秒,一道红色身影闪出烟尘,此刻龙谦的手中又转化会了旋转之剑,并且可以看出他的右手多了一道伤及骨头的严重伤痕。

  “呼……”烟尘被一道紫黑色剑气全部划散,巴克提着紫黑魔剑的身影渐渐出现。

  不过此刻巴克的模样可谓狼狈不堪,被龙谦的那一记“鬼爆弹”击中后,他虽然凭借着强横的身体素质不死,但如今的他的额头上早已完全被绿色的血液覆盖,身体上也到处充满着伤痕,现在看起来,他才有个魔物的样子。

  “不错……不错……竟然能把我击打到这种地步,看来先前的确是我大意了。”龙谦不难听出巴克语气中所蕴含着的那种极致的愤怒。

  现在的龙谦的情况却也是十分严重,体内的鬼力枯竭到几乎不剩一丝,如今还能维持他鬼武者的状态,就已经是奇迹了。现在的龙谦,再也施展不出任何自身所具有的绝技了,而看目前巴克的样子,虽然重伤,但却依然怀有不弱的战斗力,这场战斗的结局,似乎已经决定了。

  然而龙谦依旧目光坚定地提剑而立,一个战士,宁愿战死在战场上,也不会选择屈辱地苟活下去,今天这场战斗的结局,不是巴克陨落,就是他龙谦身亡!

  “既然再也无法动用鬼力,那就一往无前!”就在龙谦准备冲上前去拼死一搏时,他的心里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龙谦兄……”……

  鬼武战魂

  巴克看着眼前已到了强弩之末的龙谦,心中不由地起了沧桑之感。虽然看样子眼前的这个鬼武者显然已经无法战胜自己,但想不到一次和一名鬼武者的偶然相遇,竟令自己如此狼狈,如今的冥界,难道都是这样的人吗?如果真是这样,巴克无法相信,自己的魔族还能够凭借什么去战胜鬼族。但是,不管怎么说,巴克认为自己消灭眼前的这个鬼武者是势在必行的事,能够使冥界削弱一分精锐战力的话,那么魔族的胜算就会多出一分。不得不说,巴克的这种对于魔族的绝对忠诚在大多数魔武者中是十分少见的,因为他们本都是因为追求力量才甘愿堕落为魔的,根本不会把什么对制度、种族的忠诚放在首位,巴克的这种忠心,相信也是他能够成为魔族将军的一个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