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巴克收回了自己的思绪,这时龙谦也携带着自己最后一丝的威势,对巴克发起了进攻。

  “哼!”龙谦的攻击,在巴克的眼里只不过是困兽之斗。当下他便屏住气息,提起紫黑魔剑,准备和龙谦对这场战斗进行一个了断。

  “嗖!!”果不出巴克所料,龙谦的这一冲击虽然看起来势头很猛,但冲到巴克身前时余威已所剩无几,巴克轻松地就一剑刺穿了龙谦的心脏。

  就在巴克还没有好好地回味这场“胜利”的喜悦之时,他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不对,这小子怎么会这么轻而易举地冲上来让我击杀?其中一定有诈!!”巴克的反应很快,但高手之间的过招,短短的一刹那便足够取人性命了。

  龙谦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巴克的身后,旋转之剑刺穿了巴克的心脏,与此同时,巴克身前的那个被刺穿的“龙谦”也化为一道道残影散去。

  “怎么……会这样?”巴克嘴角止不住地溢出绿色的血液,低下头来看着胸口那闪烁着古铜色光泽的锋利剑尖,颤抖地说出了这句话,但眼瞳中的光彩却不甘地渐渐暗了下去。

  龙谦一下子拔出旋转之剑,“嗖!”巴克的身体无力地倒了下去,随后化为无数碎片,被一阵风一吹,便消散的无影无踪,归于虚无。

  龙谦半跪了下来,先前的那另一个“龙谦”正是寄居在旋转之剑中的李文的魂魄所化,李文负责吸引巴克的注意力,而龙谦则趁乱利用最后一丝气力闪到巴克的身后进行偷袭,饶是如此,龙谦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李文的这一下子,把先前所聚集的魂魄之力全部耗尽,回到旋转之剑后立即就陷入了沉睡,至于龙谦自己,他现在也是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人了。

  无尽的疲惫朝着龙谦的大脑袭来,甚至于那些伤痛都已离龙谦远去,龙谦在彻底倒下之前做的最后一个动作,便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手腕处的鬼之手链……

  “呃……”龙谦早已习惯了昏迷和醒来,这次,他闻到了那股能够令自己定下神来,心灵安静的香气。

  不出所料,龙谦看到了白菲菲那张久违的美丽面庞

  “呃……”龙谦坐了起来,却突然感觉大脑里传出一阵晕眩。

  “龙谦!你醒了!!”无论龙谦何时昏迷,醒过来最激动的总是白菲菲,这让龙谦心里一暖,同时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提升实力,不让白菲菲担心。

  “菲菲!”龙谦将白菲菲一把抱入怀中,轻吻起她的脸颊来。

  白菲菲一怔,以往的龙谦每次醒来从来不会像这次这样对自己如此直接地表达爱意,不过,白菲菲的那份疑惑很快就被那种亲吻中的幸福所冲淡了。

  白菲菲很配合地和龙谦吻着,这让从来没有和女孩子接吻过的龙谦彻底陷入了对于这项举动的痴狂之中,他足足吻了白菲菲半个小时,才依依不舍地轻轻松开了白菲菲。

  白菲菲轻靠在龙谦的肩头,柔声问道:“你……怎么了?”一时之间,白菲菲也找不到什么好的措辞,毕竟,她还只是个少女。

  “唉……”龙谦轻叹一口气,他多么希望此刻时间就静止在这甜蜜的瞬间,可是,残酷的现实,人们无法逃避,总是要面对的,龙谦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了和巴克先前那一场的生死之战的场景。

  “菲菲,你找到我时,看着当时我身上的伤口,也应该知道我经历了一场大战吧?”

  白菲菲点了点头:“嗯,你碰到了魔族的人?当时我正在冥界,突然收到你给的心灵感应,就立刻赶往了发生激斗的地点。那时,你一身狼狈地躺在地上,旁边还有许多普通的人类在围观,我所带领的冥界医疗队将你转移后,又消除了那些人类的记忆,才带你返还冥界,这次你伤的实在是太严重了,所以冥界的医疗者将你治疗完一个星期后你都没有醒来,鬼王大人也来看了你,说你就算醒来,恐怕也需要静养,不能再参加战斗,于是也准许我照顾你直到你醒来为止。”

  龙谦默然,许久后他才说道:“那,今天是几号了?”

  “四月十四日。”

  龙谦点了点头,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昏迷这么多日也很正常,现在唯一让龙谦不解的是在如今这个缺乏人手的紧张情势之下,鬼王怎么会允许白菲菲单独来照顾自己,要知道,白菲菲怎么说也是一名高阶阴使。“菲菲,鬼王怎么会再这么缺人手的情况下准许你来照顾我?就算他同意的话,也会有很多人反对吧?”

  “傻瓜!”白菲菲嫣然一笑,轻轻地吻了一下龙谦的嘴唇,让龙谦不禁又有些把持不住自己。

  “你这次难道还不知道自己立了大功吗?现场留下的那把紫黑魔剑,便是魔界一位将军巴克的亲身武器,从当时武器没有归主的情况来看,我们推断肯定是你杀掉了那位魔武者,这个消息在当时震惊了整个冥界高层,当下他们便决定要把你重点保护起来,说到底,他们是看上你的潜力了,鬼王大人也只不过做一个顺水推舟的举动罢了。不过,你也要做好应付魔族追杀的充分准备。”

  龙谦微微点头,他在先前是有听到过那个巴克说自己是什么将军,不过在那种生死之战中,又还会有谁去耗费精力深究对方的身份呢?他们只需要知道对方是敌人,然后带着杀死敌人的目标战斗便行了。现在看来,自己竟然碰巧杀掉了一个魔族的将军,不过龙谦可没有愚蠢到认为自己的能力已经上升到能和一个魔族将军相匹敌的境界,这次要不是在最后关头“鬼武战魂”救了龙谦一命,龙谦的下场绝对只有身死陨落。而且那个巴克的手中还有一个小女孩,巴克要不是分心去注意怀中的小女孩而和龙谦拼尽全力一战的话,那龙谦获得胜利的几率也是十分渺茫的。

  当看到自己获得功劳时白菲菲比自己还有高兴时,龙谦心里一暖,当下把白菲菲抱的更紧了些,白菲菲胸前的两团软玉,也彻底地抵在龙谦的胸口。

  白菲菲脸色有些微红,呢喃地说道:“龙谦,靠的太近了……”但她的话还没说完,龙谦就吻在了她的嘴唇上,她也骤然再度陷入那种幸福的甜蜜之中。

  许久的甜蜜之后,龙谦突然想起了那个小女孩,于是对怀中的白菲菲问道:“菲菲,那个小女孩呢?”

  白菲菲疑惑地看着龙谦,眨着漂亮的眉毛说道:“什么小女孩?现场没有发现小女孩啊。”

  “什么?”……

  四月十七日,龙谦在白菲菲的陪同下来到了当时自己和巴克发生战斗的地点。

  “龙谦,你的身体,真的不要紧吗?鬼王大人说过,你需要静养啊!”天空下着下雨,白菲菲举起雨伞在雨中漫步着的身影窈窕无比,惹来周围稀少的行人一阵注视。

  龙谦摇了摇头,他已经把小女孩的事告诉了白菲菲,但白菲菲还是主张让龙谦静养,可是,龙谦总觉得不找到那个小女孩的话,就一定会有什么大事发生。毕竟,一个小女孩,竟需要魔族的一个将军来保护携带,这其中就充满了诡异与蹊跷。

  小雨之中还带着一丝淡淡的雾气,人类眼睛的可见度极低。

  白菲菲搀扶着龙谦,不知为何,自从和巴克的那场战斗后,龙谦的体力一直没有回复过来,后遗症相当严重,直到现在,还会时不时地感到晕眩。

  “那些当时围观的人们早已被消除了记忆,所以要从他们那里找到线索,显然不可能。这样想要找到那个小女孩,无异于大海捞针。”龙谦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无奈。

  “走吧。”白菲菲只是关心着龙谦的身体健康状况。

  “唉。”龙谦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正欲同白菲菲一起离开时,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了他的眼帘。

  那种冷漠,发自内心的对周围一切的蔑视,不是龙谦曾经见过的那个没有什么好感的刘天,又会是谁?

  龙谦的大脑突然划过一道亮光,当他看到那个身影即将远去时,深怕来不及叫住他,突然大喊道:“刘天!”

  刘天举着雨伞转过身来,一脸冷漠地朝着龙谦二人靠近,他的脸上丝毫没有龙谦所想象的见到故人的那种惊讶的表情。

  “什么事?”刘天不带感情地吐出了这三个字,真让人怀疑他到底是人类还是机器人。

  “呃……那个,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龙谦啊,鬼武者,呵呵……”龙谦为了自己先前预测错误的窘迫,讪讪地笑着。

  “我先前就已经看到你了。”

  “啊?那你为什么不和我打招呼?”

  “我认为没有那个必要。”

  “……”龙谦顿时无语,这时,一旁站着的白菲菲有些不悦了,嘟起小嘴说道:“哼!你好狂傲啊!”白菲菲这等相貌的美女,即便生起气来,也是令人心神荡漾,可刘天只是淡淡地扫了白菲菲一眼,接着平静地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再见。”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好了,菲菲,你少说两句。呵呵,刘天,这个是我的女朋友,你别和她一般见识。”龙谦赔笑道。

  刘天回过头来,脸上已经明显地多出了一丝不耐烦的神色,白菲菲也是轻哼一声,她不明白龙谦为什么对这个狂傲的少年那么尊敬,不过她心底里还是知道,龙谦尊敬他,那么眼前这个少年就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那个……呵呵……”龙谦本想把邀请刘天加入鬼武者小队的消息告诉刘天,但一想现如今自己眼下还有一个麻烦没有解决,也许刘天能够帮到自己。

  于是龙谦将小女孩的事告诉了刘天。

  “能不能帮我这个忙?”对于刘天的性格,龙谦可不敢要求太高,他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刘天就是现在拒绝直接离开,龙谦也不会感到什么太大的惊讶。

  但是出乎龙谦预料的是,刘天竟然答应了下来:“好吧,我帮你找到那个所谓的小女孩。”

  似乎觉得太轻易了,龙谦有些难以置信:“你,你真的答应了?真想不到,这么简单你就答应了,这实在和你的性格不太相符啊!”说完这些后,龙谦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人家愿意帮就可以了,自己说起那么多的废话干嘛?

  “哼哼……”刘天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无偿地帮你吗?我帮你解决这个事件一来是因为我觉得它太简单了,就是顺手的事,二来也是为你求我的下一件事进行铺垫。”

  “下一件事?等等,你怎么知道我还有事要求你?”龙谦隐隐觉得刘天在诈自己。

  “你的神色在刚才完全暴露了你的想法,具体的信不信由你。我也不想在这方面浪费时间做多余的解释。”

  龙谦一愣,难道自己真有那么愤青?

  白菲菲却是故意和刘天作对似的:“哼!你又为什么要帮助我们解决下一件事呢?”其实她也不知道龙谦是否还有事要拜托刘天,她只是随着女孩子的小性子,随口刁难刘天罢了。

  “为了更大的利益。”刘天淡淡地说道,看也没看白菲菲一眼。

  “好了,好了,”龙谦当起了和事佬,“那刘天,你现在和我去现场看看吧。”

  “现场?为什么要去?根本没必要。”

  “哼!又在说大话了。”白菲菲嘲讽地说道,除了龙谦以外,对待其他的男性,她可没有那么温柔。

  刘天没有理会白菲菲,只是面无表情地对龙谦问道:“消除记忆是否只是消除关于那场战斗的记忆,而不会消除其他的相关生活记忆?”

  龙谦点了点头:“其实要做到绝对消除记忆是不可能的,只是让人们在潜意识遗忘罢了,一旦人们的大脑受到相关联的刺激后,还是会恢复记忆的。”

  “嗯,这样就好办了。”

  “啊?”龙谦还是搞不懂刘天的意思。

  “你去附近调查一下有谁的家里多出了一个孩子,就行了。至于你要找我的剩下的那件事,现在我没空,以后再说吧。”刘天说完这句话举着雨伞消失在雾气中便离开了。

  聪慧的白菲菲反应能力就是快过龙谦,她听完刘天的话后,立即兴奋地一跺脚:“对啊!当时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龙谦,你交的朋友果然都不简单!”

  “啊?”龙谦还是有些云里雾里地愣在原地,好一会儿,他才弄懂了刘天话的意思,不禁大赞刘天的聪明,惹来白菲菲不止一次的白眼。

  随后,二人便在附近周围的一位农户家中找到了小女孩。原来当日,农户看这小女孩昏迷地躺在一边,十分可怜,便产生了怜悯之心将其带回了家中,本想等人来领走,却迟迟不见音讯,那时又恰逢被冥界的工作人员消除了记忆,想不起来家中为何多出了一个小女孩,无奈之下,农户见小女孩长得还算水灵,便打算收养她。如今,小女孩已经醒了过来,和别的普通的五岁小女孩并没有什么区别,活蹦乱跳的,龙谦也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

  为了将小女孩带走,龙谦和白菲菲只得谎称小女孩是自己的孩子。当他们带着小女孩离开时,听着身后农户感叹地说着“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放得开啊!”二人脸上都不禁泛起了微红。

  从小女孩那不太清楚的口语中,龙谦总算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做小松,除此之外,龙谦也是一无所获。

  四月十六日,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龙谦对眼前这个五岁的小女孩小松彻底没辙,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龙谦实在再也无法发现她的异样了,既然如此,那那个巴克又为什么要死死地保护住她呢?难道是其在人间的私生子?这个荒谬的想法龙谦都曾揣测过,但很快又被自己给否定了。

  白菲菲看着眼前正玩着玩具熊的小松,神色间抹过一丝担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龙谦,我得抓紧时间回冥界了。你也不可能总是把精力花在小松的身上,那小松这个孩子该怎么处理呢?”白菲菲的语气中带有一份如同母亲对孩子般的担忧,龙谦感叹,这个世界,美女也是有着母性情怀的啊!

  “唉。”龙谦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叹气了,总之最近不顺心的事情特别多。“菲菲,我只希望这间事你回到冥界后,暂时先别透露。”

  “嗯。”白菲菲乖巧地点了点头,可龙谦还是没有说出如何处理小松的办法。”

  这时,龙谦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心中也渐渐诞生了一个计划的雏形。

  “我有办法了。菲菲,你先回冥界吧,这件事我自会处理。”龙谦说完这句话便冲出了门外,留下白菲菲有些疑惑地一会儿看看龙谦远去的背影,一会儿又看看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乐趣中的小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