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天使首领心中也终于明白了龙谦的气势成因所在:“原来如此,他的气势大概来源于自己的本心,和自身的实际实力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好家伙,这小子到底曾经经历过什么,光是这份本心的气势就能让其战斗力提升好几倍……冥界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这样的鬼武者。”

  魔武者首领已经接近崩溃了,现在的他强忍住自己的怒气和那股想要逃离的恐惧,好在其也是个人物,知道现在愤怒只会加大自己的死亡的几率。

  “一起进攻!”魔武者首领做了个手势,带着剩下的两名魔武者发动了最后的攻击。

  龙谦的肩膀依旧在滴着鲜血,但嘴角却上扬着,“现在,就让你们尝尝被自己所熟悉的力量毁灭的滋味吧!”龙谦大吼着,脸上带着一丝扭曲的狂热,这是使用那招的前兆。

  “魔变之体!”

  这一龙谦早已掌握却许久没有使用过的技能彻底爆发了出来。

  龙谦在瞬间进入了魔变状态,那股威压,当下便让两名实力较弱的魔武者停滞下了进攻的步伐。

  “哈!!”龙谦手中的旋转之剑也进入了魔化状态,龙谦单手一挥,一道虚无中的光波便从剑锋上激、射而出,接着又在中途分为两股。

  “嗖!!”两股光波分别击在两名魔武者身上,瞬间将这二人击成了湮粉。

  那名魔武者首领见到这一幕,立即在半路改变了步伐,向后逃去,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放弃了夺宝的念头,宝贝虽好,那也得有命拿!

  龙谦又怎么会放过他,迅疾地追去,一路只留下一道道光形残影。

  原地只留下了错愕的天使首领和王斌二人……

  “呼……”魔武者首领喘着粗重的气使劲地奔跑着,企图摆脱身后那个恶魔。

  “嗖!”一道光剑闪过,刺穿了魔武者首领的身体,后者带着难以置信的眼神化为了虚无。

  当依旧处于魔变状态下的龙谦眼中的那个身影倒下后,一阵光圈闪过,龙谦直接从魔变状态退出了鬼武者状态,先前他一路追杀,好在没费多少路程就赶上了那名魔武者首领,成功将其击杀后,饶是所用的总时间没有超过一分钟,对龙谦精力和鬼力的损耗也是吓得惊人,如今龙谦连走路都有些虚脱无力了。

  此时龙谦所处的正好是一个行车路段,一辆中等型号的卡车正好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妈的!想死啊!”车上的司机这句话龙谦听得清清楚楚!恰好又在这时,路边的两个青年见龙谦有些傻痴地站在路中央,顿时嘲笑道:“嘿!看那二B!估计在寻死呢!”

  刹那间,龙谦心底一股杀意骤然升起。“怎么回事?”龙谦察觉到了内心正攀升而上的杀意,从前他能够自如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这次,似乎是做不到了。“难道说……这是魔变之体的副作用……”龙谦的思绪还没有连贯起来,理智就被无穷无尽的杀戮欲望所淹没。

  这个世界,没有白吃的午餐,得到什么,你就必须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

  “杀!”龙谦心中只有这一个字。

  “嗖!”龙谦没有进入鬼武者状态,双瞳泛绿,浑身充满了力量。

  “砰!”异变后的龙谦一跃攀到了那辆还没驶远的中型卡车驾驶座的车窗旁,车窗没有关上,驾驶员惊恐地看着龙谦,同时踩下了刹车,车速渐渐慢了下来。

  “你要干什么……”驾驶员话还没说完,龙谦的鬼手就一抓刺入了其腹中,接着掏出了其肾脏。

  “啊!!!”驾驶员痛苦地惨叫着,他这辈子也没有体会过如同现在这般撕裂的痛苦,而这仿佛正是现在的龙谦所想看到的效果。

  “啊!!!求求你……”驾驶员嘴边狂溢着鲜血,眼神中带着哀求。

  “先前不是很牛逼吗?为什么现在这副低声下气的狗样?嘿嘿,骂人之前先掂量自己的分量,垃圾,是没有资格说话的!!”龙谦毫不理会司机的求饶,依然毫不犹豫地掏着驾驶员的器官,连肠子都掏了出来,小小的驾驶室内满是鲜血,一副地狱般的景象。

  驾驶员这才想起眼前这个宛如恶魔般的少年,竟是先前自己随意骂了一句的过路人。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随意一个无心之过,竟然惹来了如今如此惨烈的杀生之祸,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想必打死其也不会再那样做了。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求求你……放过我……我家里还有……”驾驶员虽已到了死亡的边缘,但眼中依旧无法放弃那份对生的渴望,可是如今异变的龙谦哪里听得进他这些话。

  “算了,给你个痛快!”龙谦鬼手一爪将驾驶员的头颅捏得粉碎。

  杀死驾驶员后,龙谦迅速地离开窗口,朝着先前那两个嘲笑自己的青年疾跃而去。

  似乎是厌烦了听到那么多的告饶,这次龙谦选择了快速地了解两个在如今的他眼里仿佛蝼蚁一般的生命。

  “嗖!嗖!”鬼手刺穿一名青年的心脏,右手扭断了另一名青年的脖子,可怜的两个青年还没明白过来就断了气,如果他们到了地狱那里知道了自己的死因后,恐怕会呼天抢地地喊冤吧?

  “哈哈哈!爽!”龙谦眼中的绿色越发浓郁,大笑着扬长而去……

  神圣联盟

  龙谦恢复了原来的状态,但他先前那段残杀无辜的记忆却被魔气给自动抹去了,所以龙谦只是记得自己击杀了魔武者首领后不省人事,然而现在,却无比疲惫。

  虚弱的龙谦回到了先前激战的稻田里,但是出乎其意料之外的是那位天使首领此刻竟躺在了地上。

  “小斌,他怎么了?”

  守候在天使首领一旁的王斌一听到龙谦的声音,急的焦头烂额的他就好像看到了救星。

  “师傅,你终于来了!刚才你追杀那名魔武者走后没多久,这位大叔就忽然面色发青地倒了下去……”

  龙谦走到了天使首领的身边,确如王斌所说,此刻这位天使面色发青,呼吸喘重,伤势比先前还要严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谦疑惑地看着眼前身体颤抖着的天使首领,虽然其此刻的状态就如同一个将死之人,可是龙谦却反而在其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邪恶的生命气息正在衍生。

  “呃……”天使首领颤巍巍地举起了右手,示意龙谦靠近,他有话要说。

  “你有没有……受魔族的剑伤……”

  龙谦摇了摇头,他先前除了中了一招魔爪的攻击外,就是现如今体力缺乏的不良状态了。

  “那就……好,该死……他们的剑上有毒……”

  此刻,龙谦终于明白了,原来天使首领是毒性发作了,先前他受到的魔族剑伤不下十处,狡猾的魔武者们即便是武器上也涂满了毒药,可谓是用心歹毒,阴险至极。

  天使首领仔细看了看龙谦,随后似乎是感到自己已经支撑不住,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闪耀着绿光的珠子。

  “唉……想不到我们天使一族动用了大量的人力,最终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也罢,这‘鬼匿珠’本就是你们鬼族之物,你拿去吧……”龙谦接过鬼匿珠,这时,鬼匿珠立刻就化为了一道光束射入了龙谦的鬼手。

  “这是……”

  见到龙谦一脸疑惑的样子,天使首领也顾不上解释那么多,眼前的这个少年也同样有很多地方让他疑惑着。

  “好了,接下来,就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天使首领脸孔扭曲地继续说了下去:“杀掉我!”

  “什么?!”龙谦和王斌都怔住了。

  “为什么要杀掉你,你还并没有死去,虽然也许你现在很痛苦,但只要及时的治疗,你还是有希望活下去的啊,不要放弃希望!”王斌说道,龙谦默然不语。

  听着王斌那幼稚的话,天使首领痛苦的脸上又露出了轻轻的微笑,“好久都没有听过这么天真的话了……”天使首领心中回忆起了自己女儿的身影:“小琳那丫头也不知怎样了……”

  龙谦注意到了天使首领那迷离的目光,虚弱地喘出一口气后蓦地站了起来:“好了,回忆完了,我会很快地送你走的。”

  天使首领被龙谦这一句话拉回了现实,看着龙谦,点了点头。

  就在龙谦准备动手时,王斌却一把上前拉住了龙谦:“师傅!不要,为什么?他还没有死掉啊!也许他是被痛苦冲昏了头脑,师傅,你不能和他一起糊涂!”

  “少年……”天使首领又说话了:“不要怪你的师傅……我先前中了魔族的魔化毒素,如果不将我杀死的话,那么我马上就会变成堕天使,充当魔族的爪牙,这不是……一个天使族战士想要的结局……”

  “可是那也不必牺牲自己宝贵的……”王斌话还没说完,天使首领的背后就忽然凭空展开了一对翅膀,只是,越本应该洁白无比的双翅此时却是有半边是幽绿色的,看起来诡异无比,并且另半边的翅膀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幽绿色光芒腐蚀着。

  “快!动手!”天使首领痛苦地嘶喊着。

  “嗖!”龙谦的鬼手毫不犹豫地刺向了天使首领的胸膛。“哧!”从此,龙谦鬼手沾上了一名天使的血液。

  天使首领在龙谦鬼手刺入的那一刻忽然不动了,原本挣扎着的身体瞬间平静了下来,仿佛得到了解脱。

  “怎么会这样……”王斌依然不愿意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龙谦此刻大脑一片空白,虚弱的他已经容不下什么其它多余的想法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龙谦来到了白菲菲的公寓楼,也是他目前的家。

  大脑意识极为微弱的龙谦几乎是直接回到公寓楼的,甚至于和王斌分手时王斌那股低落的情绪龙谦也顾不上过多关注了。

  “可恶,为什么这次会这么累……”龙谦躺在沙发上,休息了大约十分钟,才勉强抓住自己正疯狂散乱游移着的注意力。他哪里知道,这些全部都是魔变之体的副作用,要想获得绝强的实力,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是万物不变的真理。

  “呃……好累……”龙谦快要昏迷过去时,依稀看到了一个走到身边的倩影……

  “……”龙谦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仍然躺在沙发之上,但先前肩膀上隐隐传来的痛苦却消失不见了,精神也恢复了一半左右,龙谦仔细地查看了一下自己肩膀的伤口,竟然奇迹般的愈合了。

  “这是怎么回事?”龙谦自语着坐了起来,这时,厨房内走出了一个曼妙的身影。

  “嫣然?!”

  “你醒了!”王嫣然见到龙谦醒来显然很高兴。急忙地小跑地来到了龙谦的身边。

  “嫣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菲菲姐叫我回来拿些东西。倒是你,一身是伤的躺在沙发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嫣然眼中的担忧之色十分浓郁,如今的他成为了阴使之后整个人身上更是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

  “那么说,我的伤,是你治好的?”

  王嫣然似乎有些害羞:“嗯……我只会一些初级的治疗术,还好你的伤不是很严重,要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龙谦笑着点了点头:“嫣然,谢谢你!”同时将先前战斗的经过简略地和王嫣然说了一遍。

  “鬼匿珠?”王嫣然惊讶地捂住了嘴,“那是我们冥界的一种至宝!”

  龙谦彻底郁闷了,为什么许多自己这个如今也算得上是老资格的人都不知道的基础常识,王嫣然这些新人却了解的那么清楚?看来找个时间自己确实得恶补一下了。

  似乎看出了龙谦的郁闷,王嫣然人如其名的嫣然一笑:“龙谦,你不必郁闷,我们平时不进行战斗方面的训练,所以空余出来的时间就用来了解冥界的历史,久而久之自然知道的比你们鬼武者多了。”

  “呃……呵呵……这样也好,那嫣然,你就帮我把这个鬼匿珠交给冥界吧,也省的我跑一趟。”龙谦说着就要从怀里掏出珠子,但他忽然怔住了,因为先前珠子融入了他的鬼手中,这样,该怎么拿出来?

  “该死……”龙谦将珠子融入鬼手的事情告诉了王嫣然,希望她能提供一些方法。

  然而,王嫣然毕竟是新人,她也是皱着秀眉摇了摇头,对此十分疑惑。

  “现在就不要过分地专注于这件事了,我会把这个情况告诉给鬼王大人的,你好好休息。”王嫣然说道,龙谦感觉其口气越来越像白菲菲,于是问道:“嫣然,你的导师是不是白菲菲啊?”

  “嗯?对啊,菲菲姐可是一个很优秀的导师呢!”

  “果然……”

  “对了,说道菲菲姐,有一件事我差点忘了呢,先前我来时她就嘱咐过我,如果在这里遇到了你,就通知你明天晚上七点在这里等她,说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

  “什么事?”

  “大概是我们这一区域和神圣联盟的事吧,现在鬼族和魔族大战在即,大部分地区的阴使都开始奉行冥界高层所颁布的政策,争取自己的盟友了,菲菲姐就是我们这一区域的阴使代表,她要和这一区域神圣联盟的人进行谈判,好像是参加一个聚会什么的,当然保镖是少不了的,所以菲菲姐就选了你。不过,我想不到,你的实力这么强呢!”王嫣然很高兴地说道。

  龙谦叹了一口气在心里说道:“唉,看来嫣然还是不知道我和菲菲的关系啊……我的实力强吗?我可一点也不这么觉得……”

  “加油哦!”王嫣然说完这句话就化为一阵光圈消失。留下龙谦一个人在沙发上似乎沉思着什么。

  “这个神圣联盟,就是人间的那个所谓的灵类组织吧……”龙谦曾经也耳闻过神圣联盟的事,这是一个在人间自发组成的组织,其中的成员都是人类,但大部分人使用的都是现实世界中的科技武器,并无什么异能在身,核心成员也就那几十位,所掌握的异能实力也是相当弱小,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间组织却是每次鬼族在进行大规模战斗时所要极力拉拢的盟友,原因只有一个,神圣联盟在人间有着庞大的财力和情报网,只要掌握了神圣联盟,几乎就等于掌握了整个人间,在各个种族眼里,人类的总体实力还是不容小视的。

  “那么明天就去看看吧,也能够增长见识。”……

  四月十八日。时间很快就到了傍晚,离七点也不过十五分钟了,龙谦缓慢地步行在通往白菲菲公寓的人行道上,看着四周过往路人的一张张冷漠的面孔,内心不知为何升出了一丝淡淡的失落。

  “我自己究竟在干什么?”龙谦心里忽然冒出了这个问题。

  “为了正义和魔族战斗,正义是什么?为了保护人类?为了保护这些冷漠的路人?还是为了替鬼族而战?这样看来,正义不过是一件外衣罢了。”

  就在龙谦边走着边思考时,感到自己突然被什么撞了一下。

  “哎哟,对不起,大哥哥。”龙谦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个小女孩撞到了自己,也许是奔跑着玩着忘记看四周了吧。

  “没事。”龙谦微笑道。

  “嘻嘻,大哥哥人真好,前几天我撞到了一个叔叔,他还凶我呢!”小女孩露出了天真灿烂的笑容。

  龙谦忽然怔住了,一直以来,龙谦都认为生命是艰难和痛苦的,因为单单是为了活下去,就要承受巨大的苦难,好不容易活了下来,又要为了自己不被别人鄙视而拼了命地去为名利、地位奋斗,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人总是很容易迷茫,也会失去很多东西。可是当龙谦看到了小女孩天真的笑脸时,却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生命的美好。这彻底打破了龙谦以往对于生命的自己的那份价值观。他原本以为正因为生命的艰难,所以才值得宝贵,但从小女孩身上,龙谦却知道了生命的宝贵不在于其所产生的困难,更在于那种在过程中时不时地美好,那些美好,是值得拿整个生命去追逐的。龙谦这时又想起了自己曾经对王嫣然的一番话:

  “不,那只是我们任务的一部分,我们要做的,不光是保护心中想要保护的人,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大概是,呃……守护美好的东西吧……”

  “美好的东西,美好的东西……”龙谦重复念着这句话,感觉心里那个死去的什么东西似乎又回来了。

  “大哥哥,再见!”小女孩挥手告别,龙谦没有回应。

  信念。

  “嗖!”顷刻之间,龙谦抬起头来,眼中透露出一道道精光,同时四周延伸开了一股强大的气势,就连那些路过的不明就里的路人都察觉到了异样,一个个用或好奇、或疑惑的眼光看着龙谦。

  龙谦当然不会去管这些人的目光,“既然先前我的信念丧失,那么现在我的信念便是变强,变得无比强大,然后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东西!”想到这里,龙谦突然反应过来刚才小女孩似乎和自己告别,于是回过神来,可是四下仔细一看,早已不见了小女孩的踪影。

  “算了,有缘自会相见。”龙谦迈着大步朝着目的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