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母虫之卵

  “嗖!”旋转之剑的剑锋指在离胡志额头不到五厘米的距离。

  “说,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龙谦缓缓说道。

  胡志粗重地喘着气:“可恶……”

  龙谦眉头一皱,挥起旋转之剑就要砍下。

  “呼!”一瞬间,胡志身旁一直未离去的胡倩做出的举动迫使龙谦停下了剑。

  “不要!尼禄!”胡倩双手伸开,挡在了自己父亲的身前。直到龙谦进入了鬼武者状态,胡倩才真正肯定了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你是……”这时,龙谦脑海中断链的记忆一下子被接了起来。

  记得自己曾经还是个小菜鸟的时候,似乎从一群绑架的伙匪手中救下了一个少女,而这个少女,龙谦定睛看了看,没错,正是胡倩!

  “是你!”龙谦收起了旋转之剑。

  “尼禄?这是谁啊?龙谦还有英文名,他为什么不告诉我?!”白菲菲疑惑地自言自语,语气中甚至有些不悦。

  “这你都看不出来?”刘天冷笑着说道:“想必是龙谦曾经于这少女有过什么交集,而从二人先前记忆不深刻且少女的身份来看,大概是少女被绑架而龙谦救下来之类的事。”

  “哦……那你怎么知道?”白菲菲用看怪物的眼光看着刘天。

  刘天则是用看着动物的眼光看着白菲菲。

  这时,胡倩转过身对着胡志说道:“父亲大人,他就是我和你提起的救我的那个人!”

  “什么?!”胡志一脸惊骇。随后连忙拉开胡倩,跪了下来:“恩公在上,受胡志一拜!我要是早知道恩公您是冥界的特使,那我说什么也不会和那些该死的魔物勾结!”

  龙谦退出了鬼武者状态,“罢了,既是故人,那先前的一切都是误会,不重要了。这样吧,菲菲,你带他们去冥界了解一下情况,顺便也把这边的后事处理好。我和刘天现在赶去查看小女孩。”

  白菲菲点了点头:“那龙谦,你的伤,不要紧吧?”

  龙谦笑了笑:“没什么大碍,看刘天不是……”这时,龙谦才发现刘天这厮不知何时早给自己的伤口做了应急处理而且绑上了绷带。

  “至于吗?那点小伤……”龙谦轻声嘀咕道。

  “嗯?为什么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

  “啊?没什么……呵呵……”刘天和龙谦慢慢地走出了包厢。

  看着二人的背影,白菲菲轻轻笑了笑:“没准,他们两个,以后还真的能成为一对有趣的搭档呢……”……

  龙谦坐上了刘天那辆蓝色轿车。

  “哇塞,这车里的配置丝毫不逊色于那些高级豪车啊……你在哪里买的这辆车?而且竟还能有可以同宝马媲美的速度。”

  “我自己改造的。”刘天平静地说道。

  “啊?”龙谦一下子傻了眼。

  “好了,废话少说。”刘天看了看手表,如今已经十点半多了,在包厢里的确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他皱了皱眉头:“看来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啊?”龙谦还没反应过来,刘天就按下了方向盘上一个蓝色的按钮,接着,刘天这辆蓝色轿车左右门两边就伸展出了机械双翼,机械双翼后总共有着八个喷着蓝光动力器之类的东西,接着,排气管口上方又展开了一个尾翼,尾翼后也有着四个稍大一些的蓝光动力器。

  “这是干嘛?”

  “飞。”

  “嗖!”龙谦看着窗外的景象骤然发生剧变,没一会儿,这辆蓝色轿车已经上升了三十几米了。

  “哇塞!太炫了吧!”

  “系好安全带。”刘天忽然加速。

  “啊……”蓝光一路喷射的轨道上,还遗留着龙谦的尖叫……

  因为是用飞的,所以没过十分钟二人就到了刘天的实验室。

  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实验室,大厅内摆满了各种龙谦看不懂的仪器或者化学药品。

  刘天一脸漠然地带着龙谦七拐八拐地来到了一个三十平方米的小实验间内。

  “我就长话短说,经过对小女孩身体内部的各种研究和透视,”刘天话还没有说完,龙谦就大笑道:“哈哈哈……你好猥琐啊!”但当他看着刘天越发冷漠的神情时,最终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情。

  “请不要打断我说话。经过对小女孩身体内部的各种研究和透视,我终于在她的体内发现了这个,并把它取了出来。”

  刘天说着带龙谦来到了一个圆柱形的大玻璃类似于展览柜的仪器前,龙谦可以清晰地看到,在仪器的四周内壁,布满了精细的微孔摄像头和透视仪。而在这些小仪器对着的中央,一个椭圆形看上去黏黏糊糊的物体正安静地被摆放在那里。

  “这是什么东西?”

  “准确的来说它不是一个东西,而是一个生命。”

  “生命?”

  “没错,这是一个卵,里面有一只已经三分之二成熟的小虫。”

  “小虫?”

  “这只虫子和地球上现存的任何一种虫子的基因型都不相匹配。再综合你告诉我的情况和我分析出来的结果,我推断这是一只母虫。”

  “母虫……为什么魔族要把一只母虫放在小可的体内,哦,对了,那个小女孩的名字叫小可,我先前和你说了没有?”

  刘天无视龙谦的问话,继续阐述道:“我对小女孩的体内也做了能量透析,结果发现其血液中有一种目前人类所无法解释的元素超标,这种元素亦可以称之为能量,或者你们鬼武者的鬼力,是一种类似于真元的东西。同样的,我提取了小女孩的血液,对这颗虫卵进行了微量的培养,结果虫卵的成熟度有了很大的提高。综合以上几点,足以说明魔族是在利用小女孩对虫卵进行孵化,进而培养出母虫。”

  “太残忍了!”

  “哼!仅仅是残忍?想想吧,他们培育母虫的目的无非就是利用母虫控制一些其他的虫族生物来战斗,而连魔族都想要控制的这种虫族的战力,会是多么的可怕?所以,你也该为你们冥界的存亡考虑了。”

  听着刘天那有些像是个局外人的语气,龙谦疑惑地说道:“刘天,难道你不是我们冥界鬼武者小队的一员吗?”

  刘天冷笑一声:“我只是暂时地被你雇佣罢了,雇佣后的下一秒,也许我就会为魔族办事。”

  “什么?”

  “不过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不会大于三成,毕竟我自己也是一个人类。”

  “这家伙……脸皮还真是厚到一种境界了……”

  “好了,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便是我加入小队后的第一场战斗。”

  “战斗?什么战斗?”

  “一场引诱敌人的战斗,现在我们手上有着这么多的筹码,没理由不做出点行动。”

  “呃……”

  “你还记得当初我给你的那个坐标位置吗?”……

  四月二十日,这一天,异乎反常,因为Y县竟然飘起了大雪。

  人们虽然对这一反常现象心中疑惑,但迫于生活的压力,还是自顾自地过着自己该过的生活。

  一些老人面露忧色地看着天上缓缓落下的雪花,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安。

  龙谦步行着来到了奶茶店的门口,如今他的身体素质完全不需要打伞,任由雪花飘在自己身上最终融化为水滴,龙谦也感觉不到一丝的寒意。

  看着这曾经熟悉的地方,李文如今却离开了,虽然变成了魂体,但毕竟死过一次了。

  淡淡的哀伤由龙谦的心中升起,就在昨天,听取了刘天的计划后,龙谦再度将鬼武者小队的成员召集到了这个曾经承载着大家美好回忆的奶茶店。

  轻轻推开店门,一张张熟悉的脸孔映入了龙谦的眼帘。

  王恒依旧是曾经的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若仔细观察,便可发现其眉宇间多了一丝坚毅。

  田欢只剩下了一只手臂,但目光中坚定的神色却越发浓郁。

  秦岚无比憔悴,看来她还是没有从李文的死阴影里走出来。

  “龙谦,将我们召集到这里有什么事?”最先开口的是田欢。

  龙谦沉吟了良久,随后低沉地缓缓吐出了两个字:“报仇……”……

  “这么说来,那个刘天可靠吗?”秦岚听完了龙谦的叙述后,心中不由地升起了一种愧疚之意,因为李文死后,其余的众人一直都是处于悲伤的状态中,只有龙谦一心在为着报仇的事奔波筹措着。

  龙谦点了点头:“虽然只是雇佣的形式,但我以前和他合作过,他的为人,我信的过,虽然不是可以为伙伴付出生命的那种人,但也绝对不会抛弃伙伴。”龙谦说这句话时,想起了刘天曾经告诉过自己:“我只是暂时地被你雇佣罢了,雇佣后的下一秒,也许我就会为魔族办事。”

  “既然这样,那还等什么?这次我一定要让那些可恶的魔族来偿命!”田欢无疑是小队成员里那场和魔族战斗过后最惨烈的一个,所以其对魔族的恨意也是十分浓郁……

  龙谦带着三人来到了一个无人的路段,在马路的边上,正有一个少年撑着伞默默地等待着,雪花无声地飘落在他的伞面上,背影里透露出一丝孤寂。

  少年正是刘天,此刻他背上背了一个书包和网球袋。

  刘天淡淡地看了一眼龙谦带来的三人,随后说道:“你们三人的资料我先前就已经全部知道了,相信龙谦也把我的身份和职务告诉了你们,所以,在这里我希望你们能在接下来的战斗无条件地配合我。长话短说,这次我们要去的是一个魔族的新哨点,具体的情况我已经摸清,没有任何防护力量,看来已经被魔族放弃。”

  “既然已经被他们放弃了,我们还要去哪里干什么?”王恒问道。

  “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在于吸引魔族的部队对其进行打击,所以选择那个地点能够更加方便计划的实施。”说到这里,刘天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半圆形瓶子。

  “这是母虫之卵,经过我的研究,其能散发出一种奇异的能量波动,现在我将封闭这种波动的装置关闭,那么,我相信接下来一直在监测这股能量源的魔族一定会立即派出部队来争夺。”

  “为什么你那么肯定他们会立即出击?”秦岚心细,毕竟是个女孩子。

  “因为距离这颗虫卵消失已经过去了许多时间,如果其对他们真的很重要的话,再得到能量波动源的第一时间他们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抢夺。”

  众人对刘天的计划一时间都心悦诚服,没有异议。

  “如果没有别的意见的话,那么现在便开始行动吧。”

  一行五人在刘天的带领下朝着伏击地点出发。

  积雪越来越厚,步行也越发地艰难起来。

  龙谦行走在队伍的最后,对于这次行动,虽然刘天事先已经和自己详细地商量过,但自己心里还是没有底,毕竟,魔族的威力在李文身死的那一战整个小队都是深有体会的。至于为什么没有向鬼武军征求支援,这是龙谦的意见,刘天之前也说过如果不向鬼武军求援的话也许会很危险,但龙谦坚持不肯,因为李文身死那一战后他对鬼武军的印象不是很好,而且刘天也考虑到过多的人数也可能暴露埋伏的动机,所以最终同意了龙谦的建议。

  龙谦慢慢地朝前走着,这时,一个在路边颤抖着的身影映入了龙谦的眼帘。

  等龙谦仔细看清楚后,才发现这是一个流浪汉。在Y县,偶尔是可以看到一两个衣服破旧单薄的流浪汉的,在这个本该适合他们生存的季节里,上天却开了个玩笑,无缘无故地下起了这场大雪。

  流浪汉蹲伏着颤抖着身子,雪花落在他的身上,化成了一个个冰晶,流浪汉冻得发抖的嘴唇哆嗦着,如果再这样下去,铁定是活不下去了。

  第一个经过流浪汉身边的是刘天,他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便如往常一样继续走着自己的路,脸上,漠无表情。

  依次走过的便是田欢、王恒还有秦岚,虽然看着流浪汉的眼中带着同情,但他们有着自己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所以也没有过多地驻足。

  龙谦经过流浪汉的身边时,先是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是的,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人,就算自己如今离开了,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他的死活,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在这个冷漠的社会,自己能活下去本就是一种幸运了,况且龙谦现在有着更为重要的事要去做。

  龙谦给自己找了无数理由离开流浪汉,继续朝前走,只是……

  真的是这样吗?

  见龙谦在流浪汉处驻足,众人都停了下来,回头看着龙谦。

  刘天朝着龙谦走去:“你在干什么?”

  龙谦默然不语,只是盯着流浪汉。

  看到了龙谦的眼神,刘天立马明白了:“如果你要帮助他的话,那么我不敢保证计划能够顺利进行。”

  是的,一边是对抗魔族的绝佳机会,一边只是一个毫无干系的小流浪汉……

  龙谦沉吟了一会儿,随后进入了鬼武者状态,不顾脏乱背起了流浪汉。

  “你们先去吧,我过一会儿就赶来。”

  “希望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刘天说完这句话后就转身继续朝前走去。

  龙谦看了刘天的背影一会儿,“是啊,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龙谦自己也不知道,但他转身踏出的每一步却异乎寻常的坚定。

  刘天走到了秦岚等人的旁边,大家都看着龙谦那在风雪之中渐渐消失的红色身影,秦岚的眼中流下了两行泪珠:“好久,都没有看到这样的人了……”

  “这也正是他最大的弱点……”刘天始终背对着龙谦,但王恒分明从眼角的余光里看到了刘天偷偷摁下了开启隔离母虫能量波动装置的开关……

  雪越下越大,渐渐覆盖住了龙谦的身体,但龙谦依旧坚定地一步步走着。

  “如果这就是我的信念的道路的话……那么,即便它再艰难,我也要继续走下去……”

  一滴水滴落了下来,融化了些许积雪,那是龙谦不曾察觉的流浪汉的眼泪……

  “少年,够了,停下来吧……”流浪汉口中发出了苍老的声音。

  “嗯?”龙谦将流浪汉从背上放了下来,拂了拂身上的雪花:“大叔,有什么事吗?”

  流浪汉许久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一直在思考着什么,随后就单手一挥,手上生出了一本破书。

  “这是什么?魔术吗?”龙谦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了。

  “拿着吧,看完后,你自会知道……”流浪汉说完,便消失了。

  龙谦盯着流浪汉消失的位置看了好一会儿,先前的一切就仿佛是一场梦一样。

  龙谦翻开了书的一页,黄色的纸上显现出一种充满灵气、俊秀的墨笔字:

  “少年,吾本修真者,因红尘旧情而心生颓意,终日以乞装示人,本以为世间再无真情真义。但今日汝之举动,令吾深觉吾身前所犯之大错。详情吾亦再无意多叙,为谢启示之恩,特传吾类年所积经验——《天地法则》一本,实望汝能保留汝之可贵心性,世间有汝类人,吾信必将弘扬道义,祛除邪恶。今生遇汝,实乃人之大幸也……”

  龙谦没有继续再看下面的内容,而是望向了飘着雪花下落的天空,低声喃喃地自言自语道:“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