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战

  刘天来到医院门外,就地坐在了台阶上,四周由于被施展了幻术,过路的人只看到他们平常医院的模样,却无法发现阴气森森的门口一个少年正坐在台阶上。刘天能清楚地看清每个过路人的面庞,过路人却无法看到他。

  刘天从裤袋中拿出了手机,拨弄了起来。

  “呼……”王嫣然娇喘着从医院跑了出来,当她看到坐着的刘天的背影时,先是一愣,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

  王嫣然有些怕刘天,但他还是鼓起勇气,慢慢地靠了过去,她想叫刘天去帮助龙谦。

  但当王嫣然就快要从侧边走到刘天身前时,突然怔住了。

  刘天素来冷漠的脸上,两行清泪缓缓流淌着,目光注视之处,竟是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张照片。王嫣然看清那张照片一个女孩子正欢乐地笑着,那个女孩子,长得和自己很像。

  泪水滴落在屏幕上,刘天似乎在咬牙不让自己大声地哭出来,但眼泪还是不争气地留下。

  “我发誓,不再哭泣。”王嫣然听到刘天喃喃的自语,并看到他缓缓闭上了双眼,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王嫣然大惊,一阵心痛,“这个刘天,也许之前是个很可怜的人……”王嫣然心中想着,忽然忘记了自己的心悸,正欲上前好好安慰刘天一番时,刘天却倏地站了起来。

  王嫣然吓了一跳,刘天好似没看到她一般,睁开双眼,擦干嘴角边的血迹,眼中满是冷漠,从王嫣然身边踏上台阶朝大门内走了过去。这一刻,王嫣然感觉刘天变了一个人,很陌生……

  “现在你可以走了。”刘天冷冷地丢下了一句话。

  王嫣然露出了苦涩的笑容,自己本来和他也不是很熟悉。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转身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回去?”

  刘天的背影驻足了一会儿,“为了更多的利益。”便消失在医院内的阴暗之内。

  王嫣然怔在原地。

  医院外,少女的眼中怀着凄凉,阳光明媚,医院内,少年的背影落寞而坚定,昏暗无比……

  龙谦提起旋转之剑,朝怪物飞奔袭去,怪物也大吼一声,抡起手臂朝龙谦砸来。

  “锵!!”火花在阳光之下更显金黄。旋转之剑撞上怪物的手臂,龙谦猛一发力,将怪物连逼后退四步,怪物在这四步之内蓄势,挡着剑锋的右手依然坚守,左手攻向龙谦的面门。

  龙谦鬼手一扬,抓住了怪物的左手,同时旋转之剑倏地消失,怪物右手一下子失去了着力点,在惯性的作用下身子朝前扑去。龙谦借力双脚飞起,划过一个四分之一圆弧,怪物被一下踢飞,龙谦拉着怪物的鬼手又一发力把其拉了回来,接着一个转身,右手转而去拉住怪物的左手,鬼手一个回旋,闪着绿光轰击在了怪物的脑门上。

  “吼!!!”怪物被龙谦的这一连串招式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最后一攻更是将其头颅击的粉碎,脑浆四溅地飞向龙谦,龙谦躲闪不及,凝聚鬼力,在四周形成一道气罩,将那些脑浆的汁液全部弹飞。

  “轰!”站定后,龙谦将手中怪物残余的尸体随手一扔,尸体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四周依然有着此起彼伏的低鸣。龙谦淡淡笑道:“原来只是手臂的力量奇强,身体的灵活性和反应都差得可怜,这种极端的人体武器,来再多又有什么用?”说完,召出提起旋转之剑冲入了黑暗之中。

  “吼!!!”“锵!!!!”……

  “滴答……”旋转之剑上最后一滴血液落在地面之后,龙谦面色煞白地喘着气,三楼的五十余只怪物已被龙谦全部杀光,饶是这些怪物不是十分厉害,龙谦也是被消耗掉了三分之二的鬼力。

  “总算杀完了……”龙谦收起旋转之剑,突然发现脚边还有一只怪物抽动着没有死透,当下便召出了鬼之左轮,毫不留情地将其彻底射杀了。

  “真是麻烦啊……”龙谦收起鬼之左轮,却突然停到身后传来冷笑。

  “谁?!”龙谦迅速转身,做出了战斗的姿势。但接下来一看,原来是刘天,长吁一口气:“呼……刘天你这家伙,为什么每次总喜欢以吓人的方式出场……嫣然出去了吗?”

  刘天不置可否地冷哼了一声:“想不到你还是这般迟钝。”

  “啊?”龙谦被他这番话说得不明就里。

  “你好好想想,这些丧尸会在医院外布阵吗?”

  “什……么?”龙谦突然反应了过来,“该死,布阵的家伙在消耗我的战力。

  “哈哈哈,不愧是刘天,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小计策。要不是你,这名鬼武者早就死在我手上了,哼!龙谦,也不过如此。”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

  接着,二人身前不远处点点白光浮现汇聚到一起,先是显出了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随后一下子真切起来变成了一个少女。

  少女肤如白雪,一双水眼灵动却又不失风情万种,是无数男人梦中情人的最佳首选。

  少女笑吟吟地看着龙谦、刘天,龙谦目瞪口呆,刘天却冷眼相看。

  “你……真的是魔族……”

  少女不悦地努了努娇唇,“我可是魔界魔王陛下最宠爱的魔使,区区鬼武者,今天你死在我手里,应该感到荣幸。”

  龙谦看着少女漫不经心,毫无杀气的回答,实在无法相信自己会死在对方的手里。

  少女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刘天,若是寻常人,要么会被少女那动人的美貌给迷得神魂颠倒,要么就是满脸通红,不敢抬头,刘天的双眼却平静无波地和少女就这样笔直对视着,足见心智之坚强。

  “其实你笑起来,也蛮帅气的。刘天,只要你答应做我的手下,我今天就不杀你。”少女的口气听起来就好像是在买卖一件商品。

  “砰!”回答少女的是一记沙漠之鹰的子弹。

  “嗖!”少女动若矫兔,瞬间便躲过了那发子弹,不过脸色却愠怒:“好啊,你个不知好歹的混账!今天你就和这名鬼武者一起死吧!!”

  “如果你答应在我面前脱光衣服跳裸舞,我也许可以考虑留你全尸。”刘天淡淡地说道,这满是恶毒的语言,经他嘴里说出竟好似家常便饭。

  “你……你……”少女气的脸色羞红,更加迷人,“你混蛋!流氓!!”

  “唉,还是老样子,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龙谦在一旁暗自摇头叹道。

  少女娇喝一声,“先让你们知道本魔使的大名,免得做个冤死鬼。雪玲!”

  刘天直接无视少女,对龙谦淡淡地说道:“待会儿那种丧尸怪物出现,你小心些,给我留一个活的。”

  “呃……”龙谦点头答应。

  少女见刘天竟然再度羞辱自己,怒从心起,“丑奴,给我出来,杀了他们!”少女话音刚落,身边就出现了一阵血雾,血雾旋转一会儿散去后,一个长得奇丑无比的少年跪在了自称雪玲的少女身边。那少年若不是看着身上强健的肌肉和乌黑的头发,就凭那张畸形得不成人样的脸孔和古怪的四肢,龙谦完全要把他当做一个老头子了。“魔族怎么尽收些乱七八糟的人物?”龙谦暗自忖道。

  “雪玲主人,请叫奴儿的本名。”丑陋的少年满脸充满畸形的谄媚,一边舔着雪玲的鹿皮女靴说道。

  雪玲也是一脸厌恶地看着少年,但似乎要靠其击败龙谦没有办法,于是皱着眉头说道:“占晨,我再说一遍,去杀了他们两个。”说着玉指指向龙谦、刘天二人。

  那占晨听到雪玲的娇音十分兴奋,大口喘着气站了起来:“是,奴儿遵命。”随后转身满眼狂热地看着龙谦与刘天。

  “既然要战,我也不会退缩。”龙谦一提旋转之剑,迎步上前,“刘天,你去对付那个魔使。”

  刘天冷哼了一声,但却没有拒绝,双手抬起沙漠之鹰朝雪玲缓步走去。

  “伤害主人的人都得死!!!”占晨大吼一声,迅猛攻向刘天。

  “你的对手是我,怪物!”龙谦闪到占晨身前,一剑斩了过去。

  谁知占晨虽看似丑陋,身手却了得,如同一只猿猴一般,翻滚地躲过了龙谦凌厉的一击。

  占晨跳着拉开与龙谦的距离,站定后,一声嘶叫,手中打出而来一个发着绿色光芒的物体。

  龙谦定睛一看,横起旋转之剑,挡在身前,接下了这一击。

  “嗖!”没有想象中的金铁碰撞火花之声,绿色物体击到旋转之剑上时,化为一束束绿色的旋转光芒,光芒之中,隐隐还有一个骷髅头在狰狞地笑着,缠绕不消一会儿,便消失不见,侵入了旋转之剑内部。

  “这是什么鬼东西?”龙谦正欲挥手将旋转之剑上的光芒挥散,却发现旋转之剑渐渐消失,随后心中同旋转之剑的感应也突然断掉了,让龙谦更感心悸的是,李文竟也和龙谦失去了联系。

  “妈的!混蛋!!!”龙谦真的怒了。

  “嘻嘻,菜鸟鬼武者,别担心,你的宝贝武器还不至于彻底废掉呢,只是中了我那奴隶的一击死亡缠绕,暂时和你失去了联系罢了。”雪玲此刻竟还有兴致观看龙谦和占晨二人的战斗。

  雪玲的话让龙谦冷静了下来,“这样看来,李文他应该也没事。”龙谦看向对面不远处的占晨,后者似乎因为雪玲先前的一番话正洋洋自得,十分受用。“棘手的家伙……这样也好。”龙谦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

  雪玲暗暗观察龙谦的表情变化,不由惊讶,这个少年,战意的爆发非比寻常,是个遇强则强的人物,不过这样也正好遂了自己的愿。想到这里,雪玲嘴角也抹起了动人的微笑。

  刘天皱眉,手中的沙漠之鹰连发十四子弹攻向雪玲,隐隐聚集成一张弹网。

  对于刘天的攻击,雪玲似乎毫不在意,“嘻嘻,小刘天,这下轮到我们两个好好玩玩了。”语气中的暧昧语气十分明显,刘天眉头更皱,他很讨厌在别人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一个“小”字。

  雪玲一阵模糊,十四发子弹这时也打在她身上,只不过随后就听到冰块碎裂的声音,先前雪玲所站之处只剩下了一块块被打碎的冰块,而她本人,却前进了十步有余,越发逼近刘天,脸上还笑吟吟的,似乎在和刘天嬉戏。

  刘天思衬沙漠之鹰这种武器已经不足以应付眼前的强大对手,当下便收起两把手枪。向后一跳,拉开了同雪玲的距离。“小刘天,哪里跑!”雪玲笑着继续倩步前进,下一刻,她的笑容凝固了,刘天手中多出了一把AK-47,突突突地对着雪玲就是一阵连射。

  AK-47子弹的威力可不容小觑,不逊于有手中重炮之称的沙漠之鹰,更何况还有比沙漠之鹰更加快的射速,子弹一下子也是被刘天射出三十发。饶是此刻雪玲再度施展先前那招躲避的招数,也是来不及了。

  不仅如此,刘天在后退的过程中还在四周扔出了十几个烟雾弹,一时烟雾弥漫,既让雪玲看不见子弹攻去的轨迹,刘天自己也趁机隐入烟雾之中。

  “仅凭人类的武器是永远伤不了我的。”雪玲轻哼一声,双手灵巧地一摆,合成了一个玄奥的法诀,身上便浮现出点点寒光,聚集出了一道冰盾。

  “砰!!!!!!”子弹打在冰盾上,擦起一道道冰花,却始终无法突破这道坚硬的防御,一个个冒着寒气发出清脆的响声落在了地上。

  “本魔使的实力又岂容小觑?”雪玲颇为得意。

  刘天这时早就借着烟雾的掩护绕到了雪玲的身后,手中拿着一柄锋利的军刀。

  “你还是老样子。”雪玲似乎早就察觉到了站在身后准备偷袭的刘天,幽幽地说道。

  刘天一愣,但随后眼中就恢复了那种惯有的冷漠。

  “姐姐死了,你也没变。”刀锋已经逼近了雪玲那洁白的脖颈。

  “啪!!”雪玲一个转身,满脸泪珠地一巴掌击在刘天的脸颊,这一掌力道极大,刘天一下子被向后击飞,手中的军刀也脱离开去。

  雪玲一惊,当下后悔自己下手太重。

  此刻,烟雾散去。

  反观龙谦和占晨的战斗,二人已展开了近身肉搏,龙谦右拳呼呼生风地挥去,占晨只是手臂一挡,便轻松接下了这一击,但龙谦后发制人,猛烈的攻击却是聚集在接替攻去的鬼手之上。

  占晨怪笑着,另一只手臂毫不在意地伸出来挡。

  果然不出所料,龙谦的鬼手中极力量无法击溃占晨的防御,这个怪物,眼下已经展露出了不下一个中等偏上的鬼武者的实力。

  龙谦收回攻势,再出一拳,占晨却也不一味地硬接,弓身闪躲。

  “嗖!”龙谦这一拳实际上是虚招,不过是为自己召出鬼之左轮赢得时间罢了。

  “砰砰砰!”鬼之左轮冒着蓝焰,子弹毫不留情地击在了占晨身上。

  “吼……”似乎给占晨带来了一点点的伤害,令其终于微微恼怒,一挥手,先前那种绿色的发光物体又冲龙谦攻来,目标正是鬼之左轮,但龙谦吃过亏又怎会再度上当,轻松地闪掉了。

  占晨挥动手臂攻了上来,龙谦见自己经过先前一连串的战斗蓄势已足,再思忖一下目前体内残余的鬼力,下定决心,准备发动最后一击。

  “吼!!!!”龙谦右手接过占晨攻来的手臂,顺势拉扯,将其臂弯拉大,然后一个弓身穿过其臂下,绕到身后,手势却不改,反把占晨拉了个转身,当占晨那张丑陋的脸面对龙谦的第一刻,看到的便是漆黑的枪口和漆黑中若隐若现的紫光。

  “鬼爆弹!”这是龙谦目前所能施展出最强大的招式。

  “轰!!!!”紫色光束轰击在占晨的脸上,龙谦立马松开他的手,被那股冲击之力弹离开来。

  刘天、雪玲这边,似乎丝毫不为龙谦二人战斗的声响所动。刘天缓缓站起,抹掉了嘴角边的血迹,手上却拿着一个蓝色的小型遥控器。

  看到刘天手上的遥控器后,原本有些心痛其伤势的雪玲瞬间面色一寒:“那是什么鬼东西。”

  刘天冷笑一声,“我在上来的时候医院内部重要结构处放了炸药。”

  雪玲似乎十分厌恶刘天的这幅德行,轻哼一声:“哼!你这家伙,就会耍这些小花样。就算你放了炸药又怎么样?你还想凭这些伤到我吗?”

  刘天深吸一口气,也不多说什么:“如果你自信能够逃掉的话,那么就同归于尽吧。”

  雪玲大怒,却又不好发作,尽管她是本领强大的魔使,但也没有十全的把握从炸药这种威力巨大的东西中轻松摆脱,更何况她还不知刘天这厮到底放了多少炸药。

  “那你到底想怎样?!”

  “很简单,你自杀,或者叫那怪物自杀。”刘天淡淡地说道。

  “什么?”雪玲娇躯一颤,“你要杀我,刘轩……”随后两行清泪沿着雪白的双颊动人地流了下来。

  刘天没有任何情感上的波动,似乎已经疲惫了,只是冷漠地说道:“刘轩已经死掉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刘天。”

  “你全然不顾姐姐……”雪玲话还没有说完,却见刘天的手指已经放到了遥控器的按钮上,她也毕竟是个少女,当下停止了话语。

  对峙了良久,雪玲似乎流干了最后一滴泪,虚弱却略带倔强和愤恨地擦了擦眼泪说道:“好,刘天,你既然无情无义,就当我雪玲是好欺负的吗?”雪玲一跺脚,大喊道:“占晨,把这楼层内的炸弹全部给我拆了。”

  这时,被龙谦一击鬼爆弹击中躺在地上的占晨脚抽动了一下,随后满脸是血的起来狰狞地说道:“是,雪玲主人,奴儿遵命。”

  “我靠!不是吧!!!!!”龙谦此时也是虚弱无比,由于鬼力的枯竭半跪在地上,眼中带有绝望地看着那如同小强般摇摇晃晃站起的占晨。

  雪玲却是看也没看占晨一眼,美目注视着刘天,“我偏要破掉你所有的招式!!”雪玲双手一扬,刘天那着遥控器的手掌便凭空被冻结住了。

  本以为刘天会极力反抗的雪玲一怔,刘天没有任何动作,眼中充满疲倦地向前倒去。

  雪玲大惊,身影一闪,闪到了刘天的身前,扶住了刘天欲倒的身体,刘天扑到雪玲的怀中,雪玲也顾不得男女之嫌,却听得刘天低声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杀了我吧……好累……”

  雪玲一怔,眼眶红润了起来:“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