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雪玲的话就像一记针药,狠狠地扎在多比那已经开始摇摆不定的心上,他看了看身边伙伴一个个可怜巴巴的模样,他自己是不怕死,可又有什么权利拉着这些人陪同一起死呢?一番心理挣扎后,多比最终咬咬牙:“好吧!我们投降!!”说完这话时,眼角竟流下了一滴泪水。

  “嘻嘻!果然识时务者为俊杰!来人,用‘束鬼缚’把他们给绑起来!”

  顿时多比六人就身后就瞬间出现了六名忍者扮相的魔族士兵,熟练地将他们用雪玲口中所说的“束鬼缚”给绑住。这“束鬼缚”乃是魔族专门用来研发抓捕鬼武者的一种工具,能够阻止和延缓鬼武者体内的鬼力流转,是冥界鬼力的克星。只是由于材料稀缺,无法量产,再加上鬼武者和魔族多是生死之战,很少被抓住,所以一直以来这种东西也很难派上大的用场。

  “雪玲魔使大人连束鬼缚这种罕见的玩意都有,在下真是敬佩!”朱昊拍马道,一时之间,六名队员除了段柳之外全部恢复了他们本来的模样。

  雪玲却完全不吃他这一套,讥讽道:“被魔界抓住的鬼武者,你们倒也是古往今来最稀罕的呢。”

  朱昊知道自己马匹拍到马腿上去了,悻悻地低下头去,不再吭声。

  伏中伏

  “突突突!”刘天跃出草丛,几枪扫死了途经的穴居蛛魔,翻滚着向防护罩靠近。

  “蛛网发射!!”强尼一声令下,十几张紫色蛛网呼啸着扑向刘天。

  “刘天小心!!”龙谦大喊提醒,却苦于自己离刘天太远且攻击方式为近战,再看王恒,由于鬼力消耗过度,正面色苍白地坐在地上喘气,无力拉动弓弦。

  刘天处于如此危难情境之下,眼神却依旧如往常一样波澜不惊,仿佛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激起他心中的涟漪。

  “嗖嗖!”转瞬之间刘天手上就出现了两把银白色的沙漠之鹰,接着凭借灵活的身体跑动躲掉了大部分的蛛网,只剩下五张封死退路的蛛网其无法躲避。

  “砰砰砰砰砰!”五发沙漠之鹰的子弹精准射出,每发都正好击在构成一张蛛网的紫色蛛弦上,原本连秦岚防护罩阻挡起来都颇为吃力的紫色蛛网此时竟纷纷被刘天的一发发子弹击中在半空中奇迹般地后退。

  “怎么可能?他手上那把枪的子弹,竟然可以抗衡穴居蛛魔蛛网的强度和冲击力?”强尼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景象,心渐渐沉了下去。

  “鬼武者小队既有这等能人存在,只怕……”强尼脊背生出凉意。

  “哇靠!刘天!帅毙了!哟呵!我就知道,科技的力量是无敌的!!”刘天进入防护罩后,龙谦快步向前欲来一个“胜利会师”的拥抱,可刘天淡淡地一闪,他便摔在了地上。

  “喂……不抱事先就说一下嘛……浪费人家的感情……”

  刘天扶了扶镜框,摇头自语道:“冲击弹的威力还是太弱了,按照预估,应该能击碎那些蛛网的,还是说,我的估计方法有问题……”

  这时,不远处一道亮光扬天而起,接着众人就听到了甲胄兵器的撞击和沉重踏在地上的步伐声音。

  “看样子,鬼武军来了。”刘天望向那道亮光,神色漠然地说道。

  果不出刘天所料,两千鬼武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快速歼灭掉了残余的穴居蛛魔,强尼也被生擒。

  秦岚见状,吁了一口气,收回了防护罩。

  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了众人的眼中,正是和龙谦等人有过一面之缘的鬼武军队长吴清,如今的他却是统帅整整两千精锐鬼武军了。

  “龙谦兄!”吴清腰间别着一把长剑,颇有大将风度地朝龙谦走来。

  “吴清兄!”和吴清握完手后,吴清的神色慢慢黯淡了下来:“李文兄的事,请诸位节哀了,多杀一些魔物,便是多为李文兄和那些死去的战士兄弟们报仇!!”

  龙谦点了点头:“多谢吴清兄了,大家一起努力吧!”随后把小队中每个人都同吴清介绍了一遍,除了刘天,其他人吴清基本都熟识。

  “你就是刘天兄吗?希望你能够继承李文兄智者的英魂,带领鬼武者小队杀尽这世间的魔物!”吴清友好地伸出了手。

  刘天淡淡地应了一声,却懒得伸手,吴清眉头一皱,龙谦笑道:“吴清兄别往心里去,他这个人性子就是这样。”吴清哈哈大笑:“哈哈!好啊,越是性格古怪的人,就越有着经天纬地之才!我看龙谦兄小队得到刘天兄这样的人才相辅,他日必将登下冥界小队巅峰啊!!”

  这番话虽含有恭维之意,但龙谦却心里一动,冥界巅峰,正是自己一直在努力着的目标。这句话吴清又在暗示着什么呢?

  “对了,龙谦兄,先前我率军赶来的时候,见空地那里也发出了鬼信珠,这是怎么回事?咦?多比那支小队怎么也不在,这里小广场不是冥界告知的战斗位置啊?等等,却为何会有魔族的爪牙出现呢?”现在吴清才发现一连串的不合理,大脑都被转糊涂了。

  刘天却淡淡地开口道:“其实在空地那里魔族有埋伏,我们是拼死杀出才冲到这里的,多比小队负责掩护我们断后却被围,敌人声势太大,所以一时之间两支小队都不敢轻易召来鬼武军。想不到我们突围后,这里竟然还有伏兵,好在我们实力能够应付,这才将吴将军召了过来。”

  “原来如此。将军这一称谓在下却是不敢当。魔族这些低智慧的生物也开始学会埋伏了?刘天兄,以你先前突围所观察的情况,敌人实力粗略估计如何?”

  刘天皱了皱眉头,向四周看了看吴清手下带着的那些精锐的鬼武军:“虽然将军率领的军队精锐,但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若要是硬碰硬,只怕讨不了好。”

  看着刘天那面不改色的模样,龙谦暗暗佩服其撒谎和胡扯的本领。

  “刘天兄的意思是……伏击?”吴清确实聪明,一点就通,刘天点了点头。

  “好!来人,给我下令,军队全部隐入四周的草丛,准备进行伏击战。”吴清一挥衣袖,一名鬼武军士便接到他的命令传下去了。一时间,两千鬼武军以整齐凌厉的速度纷纷进入了草丛,好在Y县一中小操场两旁种植的花草也多,要不然难以掩盖足足两千人的行迹,再配合上鬼匿珠的功效,也算是勉强埋伏了下来。

  吴清和龙谦鬼武者小队众人共同呆在草丛的一处,细细察觉着四周的动静。

  龙谦看着那满操场绿色的血液和穴居蛛魔的残破肢体,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沧桑之感,战争,到底是为了什么?

  此刻已是凌晨四点,黎明即将到来。

  “若不能在早上之前结束这场战斗的话,那就麻烦了,虽说冥界有着能够消除记忆的无常,但如此宏大规模的战斗,目击者被消除记忆漏掉的可能性太高了。”吴清正色道。

  “确实……”龙谦也低下头思索着,而刘天却好似没听到旁人说话般,一语不发,眸子却越显清明。

  没消多久,出现了动静。一队队蛆男缓缓进入了小操场。

  “这是……蛆男,这种垃圾部队,魔族也会拿来作为伏兵?”吴清看着场地中熙熙攘攘约一千名蛆男,脸上满是不屑,这样的部队,经不起他手下的两千鬼武军一次冲击,吴清自信可以以个位数的损伤全歼这一千蛆男。

  刘天却冷笑:“这不过是它们的先头送死部队罢了。”

  一千蛆男拥挤不堪地在小操场上来回徘徊,这幅景象若是一般人看了,恐怕立马就会被吓得六神无主。

  忽然一道清澈的女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哼!傻兮兮的鬼武军们,本魔使已经发现你们在草丛里的行迹了,还有那个刘天,以为这样就可以伏击本魔使吗?哈哈,真是可笑,枉鬼武军也一向自称精锐部队,却干起这种偷袭不要脸的行当了!”

  吴清见行踪已露,当下便也不再迟疑,当手一招,果不出吴清所料,躲在草丛里的两千鬼武军瞬间个个犹如猛虎出击一般,以二敌一,全歼了小操场上的一千蛆男,无一人伤亡。

  “哈哈哈哈!”吴清大笑着跃出草丛,龙谦、刘天等人也紧随其后。

  “区区魔族,做尽了下流卑鄙的坏事,如今却来对我鬼武军指手画脚了,当真可笑至极!”吴清大声嘲讽道。“刘天兄,这位魔使先前说出你的名字,你和他相识吗?”吴清脸上露出了怀疑的神色。

  刘天淡淡地说道:“她曾几次败落败于我,手下败将罢了。”

  “哈哈哈,好一个手下败将!!”

  “刘天,你个死混蛋!!”这时在众人身前,点点白光汇聚出了雪玲的身形。

  龙谦不由一惊,这个雪玲,比当日在医院相见时还要美艳,一副媚惑天生却又不失清纯的模样。吴清也是一愣,他也没想到魔使会是个这么美貌的少女。刘天面对雪玲的责骂,却是无动于衷,从眼中可以看出已经神游,想别的事去了。

  见刘天丝毫不愿理睬自己的意思,雪玲气的直跺脚,咬咬银牙说道:“刘天,今天我一定要让你败的心服口服!!”

  吴清微笑道:“这位姑娘,你如今区区一人,任是魔帝前来,也不敢以一人之力硬抗我手下这两千精锐鬼武军兄弟,又怎么让刘天兄败呢?”

  雪玲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咯咯掩嘴直笑,销魂模样饶是吴清定力过人之辈,也看得痴了。“你难道就真的以为本魔使会蠢到独自来见你们这些笨蛋,孤身犯险吗?”

  刘天这时思绪似乎回到了现实,眉头微微一皱。

  吴清反应了过来,当下立马神色一凛,对四周的鬼武军们喝道:“兄弟们注意了!准备战斗!!”

  雪玲笑吟吟地玉手一扬,小操场拥挤在一起的两千鬼武军周围瞬间就出现了无数身着紫色战服的人类,细细数来,约有三千之多,接着在那些人类周围,又凭空浮现出了许多一道道土黄色的沸腾漩涡,从里面走出的正是和龙谦等人交战过的魔卒。

  “好家伙,三千魔武者,两千魔卒,魔族这次真是大手笔……”吴清咬着牙说道,龙谦感受到了其身上压力的倍增。

  “这样的战力,即便鬼武军全力死战,只怕也难逃全军覆没,本来依靠埋伏还有一线胜机,却想不到魔族竟能识破我们的计策。”秦岚面色凝重地说道,身旁的王恒与田欢心中涌上一丝凄凉,如今二人体内的鬼力都只剩下一半左右,若要再参加死战,生还的机率无比渺茫,更何况还是几乎没有胜率的死战。

  “嘻嘻,还要让你们见一些人呢。”雪玲玉手再度一挥,本就拥挤不堪的小操场四周又浮现出了几道身影。

  “那不是……多比小队他们吗?”吴清却是认得这几人。

  “原来你把他们都给擒了。”刘天看着雪玲淡淡地说道。

  雪玲见刘天正眼看自己,心中有些欢喜:“死刘天,你总算看我一眼了。哼!我才不遂你的愿呢!!”

  “这么说我的布局你也看透了?”刘天依旧淡然。

  雪玲颇为得意:“嘿嘿,那是,小刘天,乖乖地给本魔使小姐道个歉,今天我就放过你。”

  刘天不答,嘴角却扬起了一抹弧度。

  吴清听着二人的对话却是云里雾里,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叫雪玲的魔使给我听着,放掉那几名鬼武者,我也许可以考虑给你们留全尸!!”

  雪玲冷笑:“恐怕这位冥界的将军还没有搞清现在是哪方占了优势吧?”

  此刻,被魔族押解着的多比小队六人中朱昊最是叫苦不迭,他本想见到鬼武军将领后大声把详情告知,趁机将刘天一军,却不料这天杀的雪玲魔使竟命手下将自方这一行六人全部用古怪的法子封住了嘴巴,使得朱昊的又一计谋落空,心中满是不甘,暗骂上天不公。

  “既然难免一战,多说也无益。我们鬼武军从不惧战!!!!!”最后一句吴清却是大声喊出,两千鬼武军待吴清喊完后也是齐声大吼:“从不惧战!从不惧战!!!”直彻云霄。

  魔族的部队却无鬼武军那样的约束与坚定,和灵智较低、只知杀戮的魔卒不同,一些胆小的魔武者一时被鬼武军瞬间爆发出的强大气势所震慑,不由后退了几步。

  雪玲不再多言,只是默默待在原地,目光空灵。

  此刻被鬼武军俘虏所受缚着的强尼见状,大喝一声:“大家还等什么,杀光这些冥界的走狗,人人都能得到强大的招式功法!”强尼的话起到了一定的鼓舞作用。

  魔卒自不需多言,立马发起了冲锋,大多数魔武者皆是为了实力不择手段之辈,先是犹豫一阵,最后经不住高阶功法的诱、惑,纷纷开始进攻。

  “杀他祭旗!!”吴清面色一寒,强尼身旁的一名负责押解的鬼武军士便心领神会,手中长剑一突,刺穿了强尼的脖子。

  强尼扑倒在地,化为点点碎片。

  “杀!!”吴清抽出腰间长剑,剑锋朝天一指,四周的鬼武军呼喊着朝魔族部队冲去。

  小操场对于大战而言虽然局促,但其四周面积也还算开阔,再加上种植着花草树木,一时间,战团混在一起,双方杀的昏天黑地。鬼武军配合有素,分成两股,一股跃起突入敌方战营中主攻,为另一股主守的鬼武军士腾出空间。

  对于精锐的鬼武军士来说,魔卒的战力根本不堪一击,很快就被尽数消灭,但由于这次其在旁有着大量魔武者的配合杀伤,鬼武军也伤了几百人有余。

  “小岚,支撑起防护罩,王恒、田欢保护好自己就行了!!”龙谦迅速吩咐完后一跃而起,随着一些鬼武军士突入了魔武者群中,魔武者可不比一般的魔族生物,以龙谦目前的实力,充其量也就能勉强抵挡住十名普通魔武者左右的猛攻,多了必有性命之危。但好在龙谦也非孤身奋战,和身旁的鬼武军士配合杀敌,倒也暂时不至于太过凶险。

  吴清身为一员大将,战力自是惊人,六七名气息颇为强悍的魔武者对他进行围攻,却难以奈何分毫。

  乱军之中,雪玲高挑的身形立在原地,鬼武军士们忙着同数量多于自己的魔武者战斗,一时无暇顾及这位“魔使”,吴清虽知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但一直苦于被多名魔武者纠缠着,无从下手。

  尽管局势混乱,多比小队一行人依旧无法趁机脱离,六名负责看守、忍者扮相的魔族士兵寸步不离地站在他们身后,这让朱昊原本跃跃欲试的心理渐渐沉了下去。

  刘天神色漠然地看着眼前玉立着的美貌少女。

  “这次你又要用什么法子对付我?不过无论如何,这场战斗的结局也已经注定了。”雪玲一反先前的古灵精怪,语气有些幽幽地说道。

  “胜,败,不过一念之间。”

  “刘天,你为什么要和这帮鬼武者混在一起,难道你宁愿帮助冥界,也不愿和我待在一起吗?”

  “不过是雇佣……”不知为何,刘天的这句话让雪玲美目中隐隐流露出了些许期盼,但刘天接下来的话语却又让其心中一痛。

  “即便不是雇佣,我也会待在人间。”

  雪玲肩膀颤抖着,随后似乎用了许大的气力才使情绪平复下来,面色凄惨地说道:“总之我要把你带回魔界,我相信你会回心转意的。”

  刘天嘴角抹起了一丝嘲讽:“凭你?”

  雪玲气得牙直痒痒,这时一名魔武者突然攻向了刘天。

  雪玲大惊,忍不住对刘天娇声呼喊:“当心!!”

  那名进攻的魔武者一时纳闷,为何魔使大人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但随后心念一转认为想必是其关心自己才出言提醒,又想到雪玲的雪肤花貌,当下心里受用至极,更加专注地对付起正飞速离近的刘天。

  刘天神色冷漠,眸子里却有一种淡淡的疲倦,体现了对于眼前魔武者的极度藐视,好像在说这种程度的敌人,还伤不了我堂堂刘天。

  那进攻的魔武者不知为何看到刘天这幅消极应战的样子心里顿时就涌起止不住的大怒,当他看定刘天竟不是鬼武者时,更是冷笑一声,以报复前者对自己的藐视。

  刘天右手缓缓抬起,一把沙漠之鹰的枪口对准了飞速来袭的魔武者。

  魔武者暗暗好笑,凭借人类的热武器就想抗衡异能?但随后他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了进攻前自己隶属小队队长曾代替上头所传达的一句话。

  “各位兄弟记好了,在战斗中若是碰到一位手持银白色沙漠之鹰的黑眼镜框少年,千万不要强攻,能避则避。这个少年极好辨认,他不是一名鬼武者,装束和鬼武军也大不相同。”

  这名魔武者记得当时自己和一帮兄弟还嘲笑过上头过于谨慎,如今看到刘天这幅模样,不是队长口中所说的黑色眼镜框少年又会是谁?魔武者脊背上渐渐冒出了凉意。

  可惜懊悔的时候已晚,刘天枪口一发子弹射出,由于此时魔武者和其靠的已经很近了,是故根本无法抵挡。

  魔武者在瞬息之间只看到一发子弹,心中明白无论是抵挡还是躲避,都来不及了,心里一横:“不就是一发子弹吗?我不信凭借我魔武者的实力还会轻易丧命于一发子弹之下。”于是下定决心准备硬抗。

  子弹打在魔武者的身体上,他只觉微微一痛,并无其它异样,得意与轻松的微笑还未挂起时,脸色却忽的一变,下一刻,全身被浓浓的烈焰所覆盖,惨叫着从半空中重重跌落在地,身死!

  这一切说来缓慢,但只在几秒钟之内完成。

  雪玲为自己先前忍不住脱口提醒刘天心中暗自羞恼,却脸上冷冷地说道:“你又发明了什么新的古怪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