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买些什么好呢……”龙谦的脸庞由于体内人类血液与鬼之血液的融合也是越发俊俏耐看了起来,但他自己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大街上不时有着美女对龙谦投来各种各样青睐的目光,龙谦此刻心中却只有那一道最美丽的身影……

  傍晚,龙谦回到了白菲菲的公寓所居住的公寓楼中。

  “回来了呀。”最近白菲菲总是在家,看来冥界对于对抗魔族的准备已经差不多基本完成了。

  龙谦微笑道:“菲菲,今天我为你买了礼物。”

  白菲菲拂了拂额前落下的秀发,俏脸上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礼物?什么礼物啊?我又不过生日。”

  龙谦从手上提着的购物袋中拿出了一个外装精美的紫色盒子:“给,还有这些,是分别给小可、嫣然她们买的。”说着龙谦又从袋中拿出了几个大小不一的盒子。

  “哇!你买了这么多东西?花了不少钱吧?”白菲菲有些心痛地说道。

  “哪有,只不一万块而已,我现在的存款还有很多呢。”龙谦将购物袋放好,坐在了沙发上。

  “你这败家子,一万块还不多?”白菲菲抱怨了几句,便走入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白菲菲高挑动人背影,龙谦笑了笑……

  十分钟后,白菲菲满脸通红地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怎么了?菲菲,礼物还合心意吗?”

  “你……你知不知道送这种东西象征着什么……嗯?”白菲菲支支吾吾地说道。

  “啊?这个戒指不是送给女朋友或者喜欢的人的吗?呵呵。”龙谦挠了挠后脑勺笑道。

  “笨蛋……哪是这样的,这是求婚……戒指……”白菲菲低着头看着手掌上闪着银白色光耀的钻石结婚戒指,低着头喃喃说道,脸上的红晕越发动人。

  “什么……啊?服务员当时没和我说这些啊……那个……对不起……菲菲……我那个……马上去换。”龙谦瞬间也是满面通红,求婚,他和白菲菲的关系只怕还没到那种亲密的地步,这样也太草率了。

  白菲菲突然抬起头:“龙谦……你……不愿和我结婚吗?”

  “什么?”龙谦突然愣住了,喉咙中似有千言万语都被堵住了。

  白菲菲渐渐低下了头,脸上的红晕也逐渐消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失落:“没事的……你拿去换吧……呃……拿去……”白菲菲的语气轻柔,伸出了雪白的手腕。

  “我总是这样……又把事情搞砸了……”龙谦叹了一口气,别过头去,眼中竟隐隐有泪光闪过。

  白菲菲一怔:“龙谦……”她从前见过的龙谦,即便再艰难,在痛苦,受尽人们的白眼,也从来没有流过一滴泪,而如今,他竟然为自己流泪了。

  龙谦深吸了一口气,愣是把眼泪压了回去,还以为白菲菲没有发现的他转过头来,故作微笑道:“对不起了,菲菲,这次是我的不对,希望你别生气。”

  “傻瓜……我根本不在乎,我所介意的是,就这样一辈子陪在你的身边。”白菲菲轻轻依偎到了龙谦的怀中。

  龙谦身体一阵颤抖,随后轻轻抱住了白菲菲:“菲菲,等到魔族和鬼族大战结束后的那一天,我就娶你,让你做我的妻子。”

  白菲菲摸了摸龙谦的脸庞,做了个鬼脸:“傻龙谦,不许骗我。”

  龙谦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不骗你。”

  “说你傻你还真傻……”

  “呵呵……”……

  鬼泣的故事笔者想应该告一段落了,因为暂时失去了灵感,所以打算将注意力专攻到短篇上,但这绝不是鬼泣的结束,那些我所创造出的人们,你们,永远都活在我的心中,这些话便是我对你们说的,不管你们听得听不到,我将你们所创造出,你们带给了我感动与乐趣,衷心地谢谢你们:龙谦、白菲菲、刘天、雪玲、王嫣然、田欢、李文、秦岚、王恒、鬼王、吴清、小咖等,你们的故事还将继续!!!

  空旷寂静的大街上,一个模样英俊却充满妖邪神情的少年缓步前进着,嘴角挂着一丝残忍的微笑。

  “今天又杀了十个呢,少女鲜血的味道真的是我魔血神功最好的补品啊……杀死她们前还能享受一下,不过能和我这样英俊的人交合,也算是一种幸运了。”少年似乎十分享受地自语着。

  忽然,一道红影从少年眼前掠过。

  “谁?”

  一个模样英俊却带有一种冷酷的红衣少年站在了问话者的身前,脸上带着嘲讽的轻笑:“魔武者亚威,我可是追踪你好久了呢。”

  “鬼武者?”略微吃惊后的亚威再度恢复了从容,邪异的笑容也重新回到了脸庞。

  “呵呵,怎么样,有兴趣和我过过招吗?”

  “先报上你的名字吧。”亚威舔了舔嘴唇。

  “龙谦。”报过姓名后的鬼武者神色陡然一变,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零点一秒后,真身出现在了离亚威身体不到五厘米的前方。

  “就这么点实力吗?”亚威的笑容也逐渐模糊。

  龙谦皱眉:“这家伙的速度竟然比我还快?”

  亚威突现在龙谦的身后,单手击向后者的脑勺。

  龙谦低下身子,右手撑地,左脚朝后踢去。

  魔武者侧身躲过,手击的攻势无形中被化解。

  “鬼武者,我可没有时间继续陪你玩下去了,让它们来试试吧。”亚威说完后,留下一道道残影与血红色的人形物体,消失不见了。

  “魔血神功的凝形法,想不他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根据情报,龙谦确信自己将要被这些血红色人形纠缠一会儿,丢失亚威踪迹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还真是难缠的家伙,奉命追捕十天了,却只打了两个照面,还屡次被其逃脱。”击杀掉最后一个血红色人形,亚威已经离开了十分钟之久。

  “唉……”龙谦叹了一口气,鬼手发出光束拉在一处建筑楼阳台突出的铁栏上,继续着希望渺茫的追踪……

  五月二十五号,这是一个以晴朗早晨为开端的日子。

  “呃……”龙谦骑着自行车,不经意地打了个哈欠。

  高考在即,趁着如今礼拜日休假的时间,龙谦赶向商场购买一些考试需要的用具。

  Y县的商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也足够满足这一地区人们日常生活用品数量上的需求。

  “嗯,这个……2B铅笔,中性笔,橡皮……”当少年手上拿着在购买计划中处于最后一项的考试专用橡皮时,一道贯穿整个商场、凄厉的妇女惨叫声打断了购物的进程。

  龙谦皱了皱眉头,随着好事的人流根据声音来源小跑了过去。

  走了约有二十几步,商场却突然爆发了极大的混乱,毫无预兆,突如其来。

  尖叫声此起彼伏,人们恐惧的叫喊淹没了商场内企图控制局面的紧急广播。

  沿着涌出商场人流的反方向前行,龙谦逐渐靠近了事发的中心地点。

  人类的身影越来越少,映入龙谦眼帘的取而代之的是东倒西歪躺在地上的货架与各种商品,甚至于……开始出现了新鲜的血迹。

  龙谦加快了脚步。

  “嘿嘿,鬼武者,不用找了,我在这里。”在少年的一只脚刚踏进玩具卖区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引起鼓膜的震动传输入了大脑。

  “亚威?”

  “你还记得我啊?尊敬的鬼武者大人。”亚威的身形恰到好处地出现在了龙谦前方,即使龙谦出其不意地发动攻击,前者也能够从容应对。

  “我不找你,你倒送上门来了……”龙谦冷笑注视着对面的魔武者,亚威已经魔爪化的手掌中一只沾满鲜血的手臂告示龙谦之前发生了什么。

  “鬼武者阁下,我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和你玩捉迷藏,这次行动,是魔帝大人亲自授权的,也就是说,魔族,已经通过践踏人间对鬼族正式宣战了,嘿嘿,没有胆量的话,就缩回冥界,在我们攻取人间短暂的征途之前,也许你们还能苟且活着一段时间。”

  “是吗?”龙谦瞬间进入了鬼武者状态,召出旋转之剑,插入地面:“破风一掷!!!!”借助鬼武战魂的力量,破风一掷早已不需龙谦像从前一样借助身体的各种协调动作激发能量才能施展。

  “呼!!!!!!”剧烈的龙卷暴风以鬼武者为中心渐渐变大,呼啸着摧毁其所覆盖着一切。

  龙卷早就卷入了亚威,可后者身形却没有移动一丝分毫。

  “果然强悍,这区区的破风一掷当然不在你的眼中,但我也并不准备拿它来对付你。”狂风卷起龙谦额前银白色的刘海,暴虐的风音越发衬托出那张冷峻的面庞。

  “嘶嘶……”灰色视线模糊的风幕中,隐约有着上百个土黄色的身影被无情地撕碎。

  龙卷平息。

  破碎开裂的地面上除了狼籍满地的商品外,便是两个对峙着的少年。

  “两百名魔卒罢了,迟早也难逃他们炮灰的命运,嘿嘿,你倒是替我省去了不少徒耗心神的麻烦。”

  “以你的水平,也只能统率这两百魔卒。”

  鬼武者的激将法对着亚威毫无用处:“哎呀,时候不早了呢,这次的任务我也完成了啊,记住了,鬼武者,魔族,正式向你们宣战!”

  “想走吗?”龙谦嘴角扬起一抹弧度,轻易拔起插在地面深处的选择之剑,提剑冲向魔武者。

  “哟……哟……哟……真伤脑筋啊,明明动手也分不了什么胜负的……”亚威右手随意一招,一把外形和龙谦手中旋转之剑一模一样、浑身幽黑的重剑挡住了和它长相相仿“敌人”的攻击。

  “黑模剑?”龙谦皱眉,发力后退一个旋转,第二次进攻毫不拖泥带水。

  旋转之剑斩穿的是一道残影。

  “拜拜!”留在天空的,是一道少年响亮的回声。

  龙谦面无表情地退出鬼武者状态,手中出现了一个类似于通讯仪的玩意儿。

  通讯仪狭小的屏幕上清晰地显示出了刘天冷漠的面庞,亦如他那平淡的语气:“什么事?”……

  公元2011年五月二十七日,魔、鬼全面战争爆发,第一天,便有二十万无辜的人类死于魔族袭击,冥界无常全数出动,将这次重大伤亡以地震事故呈现于普通人类的大脑中,同时,人间神圣联盟与冥界高层开始了紧急交涉会议。

  月色如水的夜晚,龙谦坐在公寓楼顶的边缘上,仰望看不见一颗星星的暗色天空,“不知战争的火焰何时会波及到Y县。”身不由己的龙谦早已被卷入了这场灾难的漩涡,但他依旧希望身边的人们能够平安。

  “给。”悦耳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接过了白菲菲玉手递来的饮料,龙谦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

  “在想什么?”白菲菲坐在了少年的身旁。

  “我如果说没再想你,你会不高兴吗?”

  “我会讨厌你……”白菲菲倚靠在龙谦的肩膀上,“龙谦,战争已经爆发了,也许,某一天,我们其中的一个就会死掉……”

  “嗯……”

  “那时候,你或许就会忘了我……”

  “忘了……你吗?”龙谦苦笑:“菲菲,也许先死的是我呢?”

  “如果那样的话,我一定会让自己死在你前面。”

  “好了,别说死不死的话了,我们两个一定都会活下来的……”

  “呵呵,在那之前,要是能永远靠在你肩膀上该有多好……”

  “美好……好久都没这种感觉了……”龙谦右手轻轻放在白菲菲的肩膀上,怕这短暂的幸福一不小心飞走搂得更紧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