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  “刘天,你在干些什么啊?”雪玲清媚的脸庞靠近少年,后者却熟视无睹,专心地盯着桌面上的设计图纸。

  “刘天?刘小天?!我在和你说话呢!”

  “嗯……”

  “你在干什么,回答我!”

  “设计新武器。”刘天淡淡地说道。

  “武器?对付魔族的吗?”

  刘天不置可否。

  雪玲眼中忽然闪现哀求的眼神:“刘天,算我求你了,别做出这种东西对付我的……我的族人。”

  刘天瞥了她一眼,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了齐身高的窗户前,望着窗外Y县的夜景,玻璃窗面上隐约浮现出少年那张冷漠的脸庞。

  “不行。”淡淡的两个字。

  “为什么?”

  “受到了那个家伙的雇佣。”

  “谁?叫龙谦的鬼武者吗?他没叫你设计武器啊,你为什么那么在乎对他的承诺?”

  少年眉毛微微动了动:“因为……因为……那个家伙给……我一种很特殊的感觉……”

  “特殊……的感觉……什么感觉?”

  “说不出来。”少年语气又恢复了连贯与平静。

  雪玲脸上浮现出了失落:“连他都能走进你的内心,我却……”

  “总之,我答应了你姐姐会照顾好你。”

  “刘轩……”

  “还有,刘轩这个人已经死掉的事实不会改变。”少年说完坐回位置继续研究图纸……

  夜晚,天空漂浮着的小雨更加映衬出Y县公墓中的阴森与寂静。

  手持黑色雨伞的少女显示着的不是动人的活力,而是略带悲伤般的落寞背影。

  “秦……秦岚?”少年因为惊讶而陷入的口吃使其看起来有些窘迫。

  少女露出了凄美的微笑:“王恒,你也在这里啊?”

  王恒愣神,随后苦笑。“你也是来看李文他的吧?”

  “是啊,战争,终于开始了,我也可以,为他报仇,多杀一些魔物……”

  少年能看出少女心里的沉重,这是一种无法摈弃的仇恨,即便背负者自身并不愿意直面阴暗的情感与悲伤的现实。仇恨驱使理智为其让步,挡在路途上的任何事物都必须被摧毁,即便是美好的感情。

  “小岚……你……别太悲伤了……”少年有着知性的心,却不懂该如何表达,只是执着地守候着。

  “王恒,你不明白的。”秦岚摇了摇头。

  “我……我明白!!”提高分贝的刹那,声源的主人又被那有些疑惑的美目注视着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那个……小岚……总之,我会好好保护你的……和他们一样,龙谦、田欢,那个冷着脸的刘天……还有……还有李文……”

  少女一怔,“王恒……谢谢你……”低语的道谢被渐渐变大的雨声所淹没……

  公元2011五月三十日,鬼族在一场和魔族大规模的混战中损失约八万精锐鬼武军以及六万鬼武者,将冥界内所谓的西北地区三十万魔物全部清除,次日,魔族对此展开报复,出动约十万魔武者,分别攻陷了位于人间十二处的冥界入口,击杀阴使两万,鬼武军四万,鬼武者两万,自己一方亦丧生约五万。至此,冥界中负责消除记忆的无常机构也运转负荷到了极限,人间开始出现小型的恐慌和暴动,神圣联盟与冥界高层第二次紧急会议于人间秘密基地召开。

  战火,即将蔓延到南方地区。

  “如上所提,战争的重心从今以后势必会转移到南部。”刘天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黑色边框眼镜,淡淡地说道。奶茶店内除了他以外,小巧的座位上还分布着鬼武者小队的其他队员。

  “这样看来的话,大战就要来临了吗?”田欢有些兴奋。

  “终于来了,该来的还是要来……”龙谦低声自语着。

  “准确地说,这并不是战斗,而是战争,根据先前在西北部资料作出的分析,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所以,我再也无法做出保证诸位性命的承诺了。”

  “那么,便放手一搏吧!我们冥界的人也不能让你看扁了。”

  刘天淡淡地瞥了说出上面这番话的秦岚一眼,“那么,其他人还有什么退出的想法吗?现在还来得及。”

  “我是不会退出的,也不能退出。”龙谦苦笑。

  “如果你有那种想法的话,我不会反对。”

  龙谦早已习惯了对方那种没心没肺。

  “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哪里还有退却的道理?”田欢朗声说着。

  “我也不会退,虽然很怕死,但我知道现在不是干这样的事的时候。”王恒十分果断。

  “大家……”秦岚眼中流露过自豪。

  刘天点了点头,“那么,新一轮的战斗计划,准备开展吧。”……

  天空飘着下雨,两个少年并肩走着。

  “那么,追逐魔武者亚威的事怎么样了?这是你的个人任务,我不希望对团队产生影响。”戴着眼镜一脸冷漠的少年用平静如秋水般的语气说道。

  “呃……那个……哈哈……放心了,应该快抓到了,比起这个,和魔族的大规模战斗更值得注意啊。”模样清秀的少年挠了挠头,随后面色又突然变得严肃地说道。

  “这方面交给我就行了,魔族要将战场转移的话还需要一段时间,这些时间足够做出充分的准备。”

  “呃……”……

  六月五日。

  “唉,为什么抓那个该死的魔武者的任务还没有完……就又派发了一个新的护送任务啊……”龙谦对着天空扬声抱怨着。

  “没办法啊,这次我也被一起分派了这个任务,好在小队中暂时没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大事。”龙谦身旁长相清丽的少女吁了一口气。

  “唉……小岚,为什么这些家伙要我们护送?而不可以自己搭乘这座飞艇呢?”龙谦低头看着地下那些此刻看起来如同玩具般的一座座建筑楼,人类的渺小就更无法提及了。

  此刻的二人处于人间神圣联盟第六兵团运输工具的CR飞艇之上,这座巨大的飞艇属于神圣联盟科技成果中的尖端部分,此次所承担的任务为搭载一百六十二名电力通信技术人员赶往东部地区。

  透明的对外还处于技术保密阶段的超铝合金高强度窗映射着天际的阳关,其中所蕴含的特有纳米粒子材料可以折射高空中落下紫外线中的有害频率波,使得站在窗户旁晒太阳的人们和享受日光浴没有什么区别。

  “嗯,话说回来,魔族在人间的势力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强呢。东部的通信与电力百分之九十都被其掌握住了,不过看来这次神圣联盟也是下了血本,要不惜一切代价地夺回东部的通信权。”秦岚秀眉抖起,瞥了瞥一个电梯通入口两旁站着的持枪警卫,他们隶属于神圣联盟神秘军一部的精锐R队,在身体素质方面,即使对战一名鬼武者或者魔武者,虽然绝对会输,但也不会如同普通人一般轻易地落败。

  “这座飞艇上的士兵约有一千人,在加上五百名艇上工作人员,一千六百余人,处于这样大的一个空中独立封闭空间,反而显得些绰绰有余了。”龙谦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二位,总务督长请你们到作战会议室去一趟。”一名警卫庄重地行完礼后说道。

  “嗯。”秦岚点了点头……

  飞艇作战会议室。

  “如上所说,魔族对我们这次行动的攻击只限于空中强压了,但是这所飞艇有着全世界最先进的空中警戒与防御系统,我不认为可怜的小小魔物能有什么手段突破这些困难。”飞艇护卫军首席长官,也是神圣联盟所派遣的这次护卫行动军中权利最高的执行者——李玉生,自信满满地说道。

  “阁下,轻视魔族是会付出代价的!!”龙谦提出了抗议。

  李玉生皱了皱眉头:“鬼武者龙谦,你有什么意见吗?”首席官特意加重了鬼武者三个字的发音,似乎拥有着这种头衔是一种屈辱。

  秦岚接过了龙谦的话语:“魔族狡猾多端,极有可能混在飞艇内部的工作人员里,然后从内部破坏这次运输行动。”

  对于眼前这位美丽的冥界派遣特使,毫无疑问首席官充满了好感,故作优雅地点了点头:“秦岚小姐说的有道理,哈哈,不过纯粹是杞人忧天,飞艇上每个人都起码有着三到四名关系亲密的朋友,有的甚至是夫妻,当初选拔这些工作人员时就考虑到了这一点,至于我的手下,当然也是如此,R队里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为夫妻,百分之四十的为同在一所军事训练学校学习六年的校友,剩下的百分之十为我的亲信,难道小姐认为我连自己的亲信都会辨认不出来嘛?哈哈哈哈!”首席官的语气里充满了自大的意味。

  “可是……”秦岚还想再说些什么,龙谦及时拉住了前者的手腕,摇了摇头……

  飞艇客舱。

  “那个李玉生真是蠢货!如此小看魔族,龙谦,我感觉这次行动离失败已经不远了。”秦岚来回踱着步,心里懊恼不已。

  “如果刘天在这里就好办的多了,他是人类,李玉生对于他的话应该还能听进去一点,可惜为了日后在战场上实验的新型武器,这位智者无法抽出足够的时间啊。”

  秦岚疑惑地看了看少年:“怎么,龙谦,难道我们不是人类吗?”

  龙谦苦笑:“小岚,在你看来,那些人还把我们当做人类吗?这次行动说起来冥界提供援助,当神圣联盟对于我们是无法付出绝对信任的,毕竟,在他们眼里,我们和其已经有着不可改变的差异,有的,只是……共同的利益而已……”龙谦低下了头,想起刘天曾经告诉过自己一句话:“这个世界,大多数人的存在只是为了利益罢了,人类,说到底的本质就是一种受到利益驱使的高等动物,距离绝对智慧的生命体,相当遥远。”那种冰冷的语气与残酷却现实的内容,让龙谦久久难以忘怀。

  “也许吧……”秦岚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飞艇机械室,某处。

  身材高挑,模样英俊充满妖异的少年嘴角挂起了邪恶的微笑……

  驾驶室。

  正驾驶长小心翼翼地伸了个懒腰。

  “那样可不行哟,艇长,也许一不小心就会出现什么大的故障呢。”位于正驾驶长左边驾驶座位上的副驾驶长微笑着说道。

  艇长斜视着看了好意提醒自己的人一眼:“哎呀,知道了,小王,你这家伙就是像个女人样的啰嗦,不过有你在身边,还真是安心踏实了不少呢。”

  驾驶室的门被打开,发出了轻微的机器名叫声。

  “两位辛苦了。”美丽、青涩的空中乘务员小姐将冒着热腾腾烟雾的咖啡杯送到了两位驾驶员的手中。

  “嗯嗯嗯!小青泡的咖啡可是艇上的几种为数不多的特产之一啊!”

  “啧啧啧,确实如此,话说回来,我这还是第二次喝呢,就已经深深地迷恋住了啊!”

  对于两位品尝者的赞扬,乘务员少女当然发自心底的高兴。

  “那么,两位的咖啡品尝完后,是否可以和在下商量一些事情呢?”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艇长回头露出了愤怒的眼神:“你是谁?这里是驾驶室,无关人等不得随便入内!!”

  英俊而又妖异的少年毫不在意艇长的怒火,继续怡然自得地朝前优雅迈步:“啧啧,果然是卑贱的物种,这么容易激起心中那丑陋的怒火,你明白惹怒我会有怎样的后果吗?”

  “你……你说什么?”

  “上吧,这个家伙就先作为你午餐前的小菜。”少年扬起修长的右手,身后突然冒出了一个黑影向艇长直扑而去。

  “艇长!!!!!!”少女的尖叫声在高空中回荡……

  “天哪……这是……什么怪物?”小青双手捂住嘴唇,眼里流下了惊恐的泪水,一步步远离惨烈的景象向后退去,可身后是更加可怕的深渊。

  少女退到了少年的身前,少年一把抓住了她,前者连尖叫都再也无法发出,无力地瘫坐下去,却被少年一把拉了起来。

  少年在小青耳边吹着气,清晰如同恶魔般的低语刺激着少女的神经:“看到了没,待会儿,那便是你的下场……”

  此刻的艇长座位上,殷红的鲜血四处飞洒,黑色的血污浸透了薄薄舒适的驾驶座位椅,一个人类的身影,不,准确地来说应该是一个怪物,有着狗的头颅与人类的身体,在人们的印象中只存在于神话与小说中的俗称为狗头人的怪物,正开心地撕咬舔咧着受害人的头颅,内脏部分已被吃的干干净净,原本锋利洁白露出的犬牙也早已染成了血红色,时而有着红色的液滴垂落而下,黄灰相间的毛发沾染上了红色的血液略显凌乱,似乎显示着受害者临死前那微弱、无济于事的反抗。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副驾驶长在血腥与震撼中恢复了理智,但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了什么。

  “快走!小青,把这里的事告诉艇上的士兵!!他们是魔族!”喊叫着的青年驾驶长快速地拔掉了自己胸前的安全带,飞跃扑向抓住少女的少年。

  舔食者战利品的狗头人极不情愿地转头,发出了低沉的吼声,咬住了青年的小腿根部。

  即便如此,狭小的驾驶室也足够达到青年的目的了。

  副驾驶扑倒了少年,顾不上左腿传来的剧烈疼痛,对着已经暂时解除束缚的少女大喝道:“快走!!!!!!”

  少女泪眼婆娑,即将崩溃的神经被强行拉直,顽强地执行着传输信号的任务。

  “我现在不能倒下,我必须逃走,不能让副驾驶长白死!!也要为艇长报仇!!!”少女扶住驾驶室的一处舱壁,努力支撑起即将倒下去的身子,眼中流露出坚强,从开着的舱门口跑了出去。

  “哧!!!”狗头人咬断了青年的脖子,两只长着锋利爪子的手掌扑在地面上,准备追逐正逃离着的猎物。

  “算了……”少年站起身来,伸出手拦住了狗头人:“人类的身体真是奇特,刚才明明还一副怕的要死、无法动弹的模样,现在竟然可以独立地进行逃跑……嘿嘿……真是有趣……不要追了,办正事要紧,这只飞艇上,也没有能够和我们相抗衡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