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  “哈且……”少年疲惫地盯着那副闪耀着紫光的手链。

  “龙谦,你在想白菲菲?”秦岚瞪大着双眼。

  “啊?那个……不是……那个……小岚,你怎么知道的……”

  少女忍不住笑了:“看你那脸红的样子,谁都知道了。”

  “呃……别拿我开玩笑了……”

  飞艇某处。

  “哈且……好累啊……我说老常,本少爷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历练啊?唉,好想念前几晚那个小妞啊……”脖子上挂着粗大金项链手上却握着一把自动步枪的干瘦少年一脸傲气、埋怨地对着身旁和自己着装相同的老者说道,飞艇上的警卫士兵里,也许就要属二人最特别了。

  “三少爷,你就别抱怨了,你也不小了,老爷想让你多历练历练,日后好继承那庞大的产业呢,就这个士兵的职位,老爷还花了好些力气才弄到手……”老者摸了摸步枪,语气中透露出一种饱经世事的沧桑。

  “好了,好了,不过老常啊,这飞艇上的漂亮小妞还真不少,不管是乘务员还是其他同事,我看最漂亮的要属那个什么冥界的特使……”

  “少爷,你又来了……”

  “好了好了,不说就是了……对了,昨天起飞前叫你买的那个彩票开奖结果怎么样了?”

  “……”……

  “不好了!!!!”小青疯狂地奔跑着,脑海中涌动着的只有两个字:“快跑!!!”驾驶室内惨烈的画面依旧定格在记忆中。“啊!!!!!走开!!”少女摇头奔跑着,尖叫声越发凄厉。

  “砰!!!”忽然撞在一个温暖的怀中。

  “怎……怎么了?”龙谦看着突如其来扑入怀中的少女,当注意到衣服上布满的血污时,眉头不由自主地皱起。

  “鬼武者大人!”龙谦身后两名警卫赶了上来。

  “驾驶室……出事了……”少女微弱地说道。

  “什么?!!快去看看!!”

  “等等!!!”龙谦没有拦住心急的警卫。

  “真伤脑筋啊……”龙谦站起的身子再度蹲下,少女眼角残余的泪痕似乎诉说着什么。

  少女虽然虚弱,但还是努力保持眼睛睁开。

  “如果把这个女孩子带回去的话,那两名警卫有没有问题啊?可是,径直赶过去的话,我又不认识路,而且看这女孩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就在鬼武者犹豫不决时,小青竟先说话了:“鬼武者大人……你是鬼武者大人吗?”

  “嗯?”龙谦一怔,随后点了点头。

  “鬼武者大人……”少女未干的泪水又涌了出来:“请为艇长……还有……副驾驶长报仇……”即使少女很虚弱,龙谦还是能够听出语气中蕴含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可是那个……我不认识去驾驶室的路……”

  “没有关系,我……可以……带……路……”

  “啊?你现在这副样子……”

  “他们都死了,都是为了我……我一定要为他们报仇,即使是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龙谦愣住:“为什么……”

  “大人……拜托了……”少女在龙谦的搀扶下努力站起。

  “那么……我懂了……我来背你吧,你为我指出方向,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

  “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这样才对得起那些为你而死的人们。”

  温柔的语气使得少女更加想哭,但她呜咽地忍住了:“嗯……”……

  “嗯,小岚就是这样了,那边就交给你了,我现在先去调查。好了,小青,其他的舱内人员都会做好充分的警戒准备的,这次还真要多亏了你。”

  在龙谦的背上,少女恢复了一些气力。“龙谦……大人……”

  “我说过了,别叫我大人,叫我龙谦就行了。”

  “嗯……龙谦大……龙谦,你有把握对付那种怪物吗?”

  龙谦目光凝视向前方:“狗头人啊,曾经倒是听说过,魔族连这种奇异的生物都派遣出来了,可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啊……”

  “很……厉害吗?”

  “我只是听说过,具体的战斗力怎样也不是很清楚,待会儿如果我打不过的话,你就先走。”

  “那怎么行?……”

  “放心,我有办法保全自己,倒是你,先前受到了那么大的惊吓,身上也有轻伤,下面就是直行道了,你确定还要和我一起走下去吗?”

  “那个……”少女脸上闪现出了犹豫,怪物的强悍以及那个神秘少年的残忍她都是亲身领略过的,即便叙述给他人,也会不自觉地背脊发凉,要说不害怕的话……

  “好了,下面就交给我吧,小青,你快到安全的地方去。”龙谦轻轻放下背上的少女。

  少女最终做出了理智的选择。

  “但还是请您小心。”说完这句话,少女咬了咬,转身离去了。

  鬼武者微笑地看着少女有些蹒跚的背影,转身看向了驾驶室的铁门,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寒冷……

  “啊!!!”男子凄厉的惨叫声贯穿了整个通往驾驶室的舱道。

  “这种货色的血肉,我根本不屑于享用。”狗头人拔出血淋淋的手爪,发出低沉的浑音,身前一名士兵的尸体倒下,在舱壁的一处,还斜躺着另一名脖颈溢满黑色血液,已经死透的警卫士兵。

  “多西,你也学会挑食了啊……”少年微笑着看待眼前的血腥场景,仿佛在欣赏一部爱情电影。

  “少谈废话,不是说飞艇上还有两名冥界鬼族的人吗?我要留着肚子待会儿好好享受他们,可恶的鬼族,自从三百年前将我们狗头人一族驱逐出冥界后,在我们的心中,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敌人了!而愚蠢的人类,竟然还屡次同鬼族联合,全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哈哈哈,多西阁下这话可就说的过于偏激了,毕竟未来你们狗头人族还是需要统治人类的,如果一下子将其杀光,那你们还去奴役谁呢?”

  “让我来告诉他去奴役谁吧。”少年的朗声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谁?”狗头人血红的尖牙从嘴角处露了出来。

  “轰!!!!”驾驶室的舱门被一股巨力打破,一瞬间产生的强大气压迫使舱内的狗头人与同伴压低了身子。

  气压散去后,妖异少年抬起头微笑着对满是碎片的舱门处站着的一位红衣银发少年说道:“原来是龙谦阁下,想不到自己来登门拜访了。”

  鬼武者嘴角挂着一抹嘲讽,丝毫不畏惧到处是血的驾驶室内的惨样:“罢了,这次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亚威。”

  “呵呵,阁下怎么就如此自信能抓住我呢?先前几次阁下您的战果可不是太理想啊,何况这次我还有这……”

  “那只狗头人吗?一分钟就够了,别让他打扰到我们。”

  受到轻视的怪物怒吼一声:“愚蠢的人类鬼武者!要用你的血肉来为刚才说的话付出代价!!”

  “等等!多西!”亚威的提示并没有起到作用,狗头人早先一步以着较之常人快上五六倍的速度挥舞着利爪扑了上去。

  “这种速度,也就只能欺负无辜的普通人,可别忘了,我是鬼武者!!!”龙谦双眼陡然瞪大,鬼手划过一道残影,下一刻,狗头人庞大壮硕的身躯悬浮在了离鬼武者两米高左右的空中,残影消散后,锋利的鬼手已经刺穿了怪物的喉咙。

  “就这水平吗?”龙谦拔出鬼手,又是一道残影,狗头人的狗头化为了阵阵血雾。

  “啪!啪!啪!”妖异少年亚威重重地拍了三下手掌。

  “不愧是有着中级鬼手力量的鬼武者,这些低等智慧的狗头人我早就知道不是你的对手。”

  “他们不是你的同伴吗?”龙谦将怪物的身体扔完一边:“这次我主要是来对付你的,好吧,虽然我知道说了也许没用,你是主动束手就擒,还是让我来击败你?”

  “那种低等生物配当我的同伴吗?这座飞艇上可是有着好多只呢。”微笑着的少年脸庞渐渐模糊。

  “又是那种可怕的速度残影。”龙谦躬下身子,感觉到背上一阵劲风掠过。

  “哎呀呀,鬼武者先生,反应速度较上次又加快了些呢。”

  “你的实力也不过如此。”龙谦左手出现了银白色的鬼之左轮。

  “砰!砰!砰!”对着感应到的几个地方开枪,但都被对方那迅疾的身法闪避开了。

  “没办法,如果不能捕捉他的身影的话,再厉害的攻击也起不到作用……”鬼武者与魔武者已经战到了通往驾驶室的舱道上。“这里也有很多招式无法随心所欲地施展,这下,麻烦了啊……”正思索着对策的鬼武者脸上冷不防受了一拳,“呜……”龙谦嘴角边溢出一丝鲜血……

  飞艇紧急会议室。

  “秦岚小姐,你所反应的情况刚才士兵已经向我汇报过了,有一名幸存的空务员返回内舱作出了报告。三分钟前我就派遣了一百名精锐武装士兵赶往驾驶室,好在预备飞行驾驶员也有两位,如今艇上的情况已经得到控制,空中工作人员与士兵应对危险的素质,绝对是可以保证与信赖的。”李玉生彬彬有礼地陈述着自己作出的部署,嘴角时不时显露出的微笑展现着他内心当中的得意。

  少女面色凝重地坐在首席官对面,“先前龙谦说过怀疑是亚威干的,让我去巡视一下各个舱内工作室……”秦岚理清思路后打定主意,站了起来。

  “秦岚小姐……”

  “李玉生先生,请派遣两名精锐士兵随同我检视一下飞艇的机械工作室。”

  “啊?这……没有那个必要吧?魔族目前袭击的是驾驶室,应该把主要精力集中于此……”

  “可是假如魔族在飞艇上还布有其他潜伏的暗兵的话,将会令我们防不胜防,这座飞艇,实在是经受不住内部的大冲击啊!”

  “话说回来,我也纳闷,魔族是如何潜入驾驶室的?难道他们真的有着通天的本事?呃……好吧,我派三名精锐可靠的警卫和你一起去检查……”……

  “快!躬身加速前进!”警卫强袭队队长对着一名名猫着身体,轻声前进的警卫士兵说道,带有络腮胡的中年人看了看前方光线昏暗的舱道,现在手下的一百名士兵离驾驶室只有不到七十米的距离了。“警戒!!”这种时候警惕性是必不可少的。

  “轰!!嗖!!”走在最前面的一名士兵眼帘中忽然映出了一道红色的背影,那身影在瞳孔里越来越大。

  红影砸在了这名士兵的身上。

  “哎哟!!”

  “警戒!!怎么回事?!”士兵们分成两股各朝左右散开,手中的武器开启了红外模式。中年队长快步跑到了事发地点。

  “可……恶……”红衣银发的鬼武者艰难的站起。

  “咳……”在少年身下的士兵咳出了鲜红的血液。

  “这……”

  “快把他送离开这。”龙谦对着一旁惊讶的中年男子喝道,下一秒,一道紫色气刃从前方的黑暗里呼啸而出。

  “妈的,只能挡了!”

  “锵!”旋转之剑意料之内地接下了紫色气刃的攻击,他的主人也为此后退了几步。

  “快带他走,下次我可无法保证再让你们活命!”重复的提醒拉回了错愕中的中年队长,他立即变现出了应有的素质。

  “快!你把这名士兵带到内舱!”

  一名士兵服从长官的命令带着伤员离开了。

  “你就是……鬼武者大人……龙谦吧?”

  少年点了点头。

  “第六突袭队队长,奉命支援!”中年男子举了一个龙谦从来也没有见过的军礼。

  “你带了多少人来?”

  “一百人。”

  “太多了,只会成为靶子,快带着手下撤离到内舱口,这里的战斗不是你们能够参与的……”对话突然被枪声打断。

  “突!突!突!”

  子弹飞速没入黑暗里。

  “刚才是谁开枪?!”

  “队长,那里有道人影!”

  “什么?”

  “哈哈哈哈。”一个长相妖异的少年忽然从黑暗里现出,带着诡异与强烈的神秘感,露出了嘲讽、残忍的眼神:“刚才鬼武者飞过来时为什么不开枪呢?人类的第六感,有时还真的非常可爱呢……”

  “亚威,你的废话确实太多了。”鬼武者冷冷地说道。

  “啧啧啧,阁下,这些人现在到了我的眼前,你认为还有逃脱的机会吗?”

  “自大的混蛋!士兵们,准备开火!”中年队长被对方的蔑视激怒了。

  “不要冲动!”龙谦清晰地知道这些警卫的火力对于亚威来说是多么的低的可怜。

  “既然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么现在就开始一场飞艇上的血腥盛宴吧,还有,我很讨厌……这么多红色的小点子,照在我的身上啊!!!!”

  魔武者修长的右手一挥,士兵们踩着的舱底就忽然出现了无数根灰色的粗状肉触须,触须的表面上鲜明地分布着细小的刺钩,以龙谦的目力,可以看清刺钩具有的小槽。

  “啊!!!”惨叫声此起彼伏,警卫们还未来得及摁下手中之枪的扳机,便纷纷被触须刺入喉咙或心脏,接着青筋暴露,触须却鼓动了起来。

  “呃……”看着一名手掌以肉眼可见速度萎缩干枯着的士兵倒在身前时,中年队长怒吼了一声:“混蛋!”手中武器的火舌喷涌而出。

  “热武器,永远无法对抗异能。”亚威轻笑着,身形模糊,下一刻,闪到了开枪者的身后,扭断了他的头颅。

  不到一分钟,一支精锐的突袭人类警卫部队,便在一名魔武者的进攻下全灭。

  “呵呵呵,鬼武者阁下,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呢。”触须消失,遍地瘫倒着的都是干枯的尸体。

  “喂,亚威,你刚才说过人类的热武器是战胜不了异能的话,对吧?”

  “哦?阁下也赞同我的观点吗?”

  “不,我想说的是,如果你碰上了那个人还抱有这样的想法的话,那你就做好为自己收尸的准备吧。”

  “那个人?是谁?”

  “算了,我没有必要和你说那么多废话。”龙谦提起旋转之剑,甩了甩额前的银发,朝着魔武者突进。

  “阁下究竟要我说多少遍才好呢?在你的速度未超越我之前,是永远无法胜利的呀!”剑锋掠过的是脸上带有戏谑表情的残影。

  “速度……如果单单是速度的话……”鬼武者转过身来,向后一跃。

  “那么,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速度!!!”

  “什么?!”

  对于破风能量的理解,龙谦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以往的他只是光光借用破风能量作为外力,而忽略了其强大的本质,只要将这股能量融合入体内,所能发挥的功效将难以想象的巨大,然而这一切,都需要仔细用心去把握。

  “将破风能量由鬼力激发,接着借鬼力传输回体内,就这样速度的提升,尝尝我的破风冲击斩吧!”

  错愕的眼眸中映出的是呼啸而来的凌厉剑锋。

  “嗖!唰!”这次击中的不再是一直以来的残影,魔武者的左手手臂被活生生地斩断。

  “呃,扑哧!”亚威嘴中喷涌出一口鲜血:“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你的速度一下子提升了几十倍有余……”鲜血阻碍不住内心中的疑问与不甘。

  “因为本质。”

  “本质……”

  “破风能量的本质,也即我的本质。亚威,本来我的任务是抓捕住你,也即不能取你性命。但刚才你杀掉了一百名人类的罪行已经足够构成我击杀你的理由了,就这样,想法与任务开始契合,我便能发挥最本质的力量。”鬼武者平静地说道。

  身负重伤的魔武者嘴边露出了苦笑:“这……才是你的……真实实力吗?那我就……更应该为了魔族,将你埋葬在这里!!”

  苍白面庞的战士忍着剧痛召出了自己的武器。

  “你的那把剑模仿的只是他人武器的外形,不具有本质的威力,和我的旋转之剑比起来,可还是差的远呢。”

  “那我就依靠数量来弥补!!”亚威剑锋一指,龙谦便感觉到身后劲风袭来。

  “嗖!”灵敏地左转身,鬼武者鬼手瞬间捏爆了偷袭者——又一只狗头人的头颅。

  “吼!!!”偷袭者不止一名。

  “砰!”飞起一脚,第二只狗头人发出悲鸣声撞在了结实的舱壁上,丑陋的狗头歪着瘫了下来。

  “后会有期了,鬼武者,你断我一只手臂的恩情,以后我会加倍奉还的……”

  “砰砰砰!”召出鬼之左轮射击的时间还是晚了一步,魔武者的身形化作一阵黑烟消散了。

  “这个家伙,真不简单……”……

  “你们是?”龙谦疑惑地看着眼前两个面露怯色、身着工作服的中年男子,他没有想到在赶往内舱的途中还会碰到活着的人类。

  “呃,这位是鬼武者大人吧?”

  少年微微点了点头。

  另一名男子接着说道:“我们两个是预备驾驶,先前和突袭护送队走散了。”

  “怎么会这样?”

  “他们一心只顾着赶路突击,丝毫不顾着在队伍最后头的我俩,再加上灯光的昏暗……”

  “我知道了,驾驶室现在很危险,你们两人不能去。”龙谦摆了摆手。

  “啊?可是如果飞艇没有人员驾驶的话,会出事故的……”

  “去内舱的第二驾驶室吧,把驾驶舱整个卸掉。”

  “这……”

  “你们的上司那边,我会解释。”……

  “情况就是这样。”龙谦坐了下来,喝了口杯子中的绿茶。

  首席官李玉生虽然面孔严肃,但却没有丝毫血色,少年毫不夸张地叙述起那百人小队的灭亡过程时,都足以让这位从来没有和魔族正面冲突过、一直以来位于人间的上位者感到难以置信与不可思议。

  “好在内舱里还没有发生什么突发状况,不过依旧要加强巡视啊!这次的行动果然没有那么简单的,魔族最终还是出手了。”秦岚拂了拂额前落下的秀发,基于现在所处的状况分析,情形很不乐观。

  鬼武者站起身来:“情况就汇报到这里,首席官阁下,我的提议,放弃驾驶舱,你觉得怎么样。”

  “啊?”首席官从失神中清醒过来,咬了咬嘴唇:“也只能如此了啊。”

  “那我现在去内舱的各个警戒岗位上看看。”

  “我和你一起去。”秦岚也站起身子。

  龙谦点了点头:“走吧。”……

  飞艇内舱,临时第六警卫岗。

  年轻人无聊地打了个哈欠:“老常,我们究竟还要在这破地方呆上多久啊?”

  一旁全副武装的老头无奈地摇了摇头:“唉,三爷你就再忍忍吧,现在飞艇上似乎出了很大的事故呢……”

  “那和我们又没有太大的关系,有什么事情,高层顶着呢。”

  “要是真有危险的话,那些当官的是不会管我们下面一般士兵的死活的……”老头话还未说完,鼻中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诱、惑香水味。

  一个长相妖娆、身材火辣的金发美女正从第六警卫岗处的一老一少两名警卫前缓缓倩步而过,当经过少年的身边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金发美女抛出的一个妩媚的眼神使得年轻的警卫心中一颤。

  “喂,老常,你的情报工作没有做足,我怎么事先不知道飞艇上还有这么正点的美女?”少年紧张地对身旁的老头低声说道。

  老常只得苦笑。

  年轻警卫对金发美女露出了一个自以为还算迷人但有些不太自然的微笑,心里却在噗通通地打鼓。

  “原来你在这里啊。”戏谑的声音打破了这暧昧美好的气氛。

  年轻警卫目光有些抱怨地看向声音的来源处——一位银发红衣、模样冷峻的少年。

  “唉,我说鬼手怎么一个劲地不停发光,原来又有异端出现在飞艇上了。只是我很好奇,你们究竟是如何自由出入飞艇的?如果一开始就隐匿在这上面的话,那我没理由不发觉、要等到你们自动现身鬼手才有反应的啊?”

  金发美女转过窈窕的身体,看向红衣少年的面庞上虽然带有微笑,但眼中分明蕴含着杀意。

  “嘿!亚威那家伙怎么样了?断了一只手的感觉还不错吧?”

  “难道……这位就是……”老头一直观察着红衣少年,终于明白了些什么。

  “老常,你怎么了?”

  “三爷,待会儿找机会离开这里。”

  “啊?”

  “那位少年……不,那位大人,就是鬼武者啊!我们这座飞艇上唯一能与魔族正面抗衡的鬼武者!”

  “鬼……武者?他,就是鬼武者?”

  “你的嘲讽对我不管用,鬼武者阁下。”似乎极力克制住了情绪,金发美女冷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