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啊!!!!”凄厉的惨叫声无法撼动鬼武者的冷眼旁观。

  “吸血鬼的弱点,我记得曾经在一本奇幻杂志上看到过。你们吸血鬼,虽然只是传说,但今天得到了印证:害怕狗血吧?原本杂志上陈述的是黑狗血,但我想既然狗头人是一种变异的狗与人结合的生物,其血液中必然也会含有和黑狗血相同对于吸血鬼有害的成分。本来想效果一般即可,但没想到如今的伤害却超出了我的预计范围。亚威他还真是失算,虽然清理掉了狗头人的尸体,却不消除血液残留的痕迹,要知道,即使血液已干,其中蕴含着的成分也许至少还是会分布在干迹处的表面或上方,他大概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吧。”

  此刻的魔蒂娜早已失去了先前妖娆多姿的外貌,浑身上下在白烟之中流露出的是干瘪狰狞的皮肤,面庞也失去血色变为了土黄色,金色的头发虽然没有脱落但也流逝着生机,看起来就像一根根干枯的稻草,可以这样说,魔蒂娜完完全全由一名贵妇“转变”为了一个女鬼。

  吸血鬼发出了干瘪的声音:“这么说……你已经知道了亚威来……派我纠缠你拖延的……事了?”

  少年不置可否,这时,整个舱道突然颤抖了起来。

  “李玉生开始放弃驾驶前舱了。”鬼武者转身开始飞速奔跑。

  “绝对要在舱体被分离之前赶到内舱,亚威一定还潜伏在那里!”龙谦的思维随着步伐也丝毫没有停顿。

  四周传来巨大的机器碰撞轰鸣声,奔跑着的红衣少年没空去深究这些声音的来源与起因,他现在必须将注意力集中放在逃离驾驶外舱上。

  “看到了!”龙谦渐渐看到了光线。

  “呃……”刺眼的光亮之后,映入鬼武者眼帘的是沉重的外舱已经和内舱分离,正在下落的两处舱门分离处形成了一定的落差,内舱的舱门也正在缓缓关闭。

  “这个高度距离,还在鬼之拉伸的范围之内。要在舱门关闭之前回到内舱!”就在龙谦准备起身使出鬼之拉伸时,一只干瘪的手臂却突入起来地拉住了其后身披风的衣襟。

  “怎么?”回头看到的是吸血鬼那张狰狞丑陋的脸庞,充满仇恨艰涩的嗓音闯入了鬼武者的耳中:“你干脆也别回去了,在这里一起陪我吧!!!”

  “可恶,果然不是黑狗血,无法实现完美的杀伤吗?”如果龙谦和吸血鬼一同留在此处的话,那么飞艇上的力量分布优势就会完全倾向魔族一方,也意味着自己先前的努力全部白费了。

  “抱歉,我可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毫不犹豫地,鬼手击在了那张干瘪露骨的脸上,强大的中级鬼手力量将吸血鬼瘦弱的身子向后击飞了好十几米。

  “那么,现在,鬼之拉伸!!”

  “嗖!!”由鬼手发出的光束拉住了正缓缓落下的内舱外门上的大型把手。

  “还有一点缝隙!”当鬼武者的身体贴到外门表面上时,留下的一丝缝隙已不足以容纳一个孩子的身高,少年顺势后背贴地滑了进去。

  这时的外门也刚好落下,离鬼武者后脑勺的银白色头发不会超过一厘米。

  “呼……”缓缓站起身来,龙谦拍了拍手掌,斜视着看了一眼身后自言自语道:“那么吸血鬼,我们下次再见。”……

  六月五日夜晚七点半,飞艇龙谦房间内。

  秦岚将咖啡杯放在纯白色的大理石茶几上,杯子边缘处还留有着淡淡的粉红色唇印。

  “那么,龙谦,鬼手的事处理完了吗?”

  坐在美丽少女对面的少年一口气喝掉了手中绿茶的半瓶,随后点了点头:“应该结束了。是吸血鬼呢。”

  “吸血鬼?那种传说中的生物?在魔族与鬼族对抗的历史上,可从来没有出现过他们的影子啊,魔族究竟是怎么和他们建立起联系的?”

  面对伙伴一系列的疑问,龙谦只得苦笑:“确实很强,几乎是不死之身,如果不是巧妙地利用了先前在驾驶前舱残留着的狗头人之血,恐怕胜负到现在为止还是未知之数。”

  “说到吸血鬼的等级划分,我倒是曾经看过一些。”

  “我也看过,不过那些都是杂志或小说胡编乱造的,看的时候谁会当真?”

  “不,我所说的是家族内的藏书,和你们人间的那些想象类书籍不太一样。在家族中的书内介绍吸血鬼分为几个等级:初拥,这是最低的一种等级,一般来说,有两种存在方式,一种是吸血鬼在人的脖子处划出十字形的口子,将人体的血放尽。再让其吸食自己的血液,另一种是吸血鬼划破动脉,以动脉之血让其成为吸血鬼;初拥之上的等级便是氏族,是一群有着由血缘决定的共同特征的吸血鬼,现在已知的氏族有13个,都是由第3代吸血鬼创建的;氏族之上分别为男爵、子爵、伯爵、侯爵、公爵等由爵位来划分的吸血鬼;再之上有着领主、长老、亲王这三种能力十分强大的吸血鬼……”

  鬼武者的抱怨打断了秦岚的叙述:“停,停,这些我在书上还真没看到过,不过也太复杂了些,这样看来,吸血鬼就是一个于人族、鬼族、魔族之外存在的独立种族啊!”

  “嗯,”少女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这个世界上有着我们许多想不到的神秘莫测的生物,也许吸血鬼只是其中的九牛一毛罢了。”

  “关键还是要知道为什么魔族会和他们扯上关系啊,而且看来还是比较友好的那种。对了,那个逃回来的少年士兵怎么样了?”

  秦岚拂了拂额前落下的秀发,也许在心里已经把眼前的少年当做亲切的人了,所以才会毫无顾忌地梳理着仪容:“说起来和这么强大的敌人交战,只阵亡了一名士兵还真是意外呢。”

  “只不过当时所处的位置特殊罢了。”

  “不过倒是让李玉生有所收敛了,现在他也算体会到了对手的可怕了吧?至于那名逃回来的少年士兵嘛,好像是神圣联盟一位重要人物的儿子,放到飞艇上来历练的,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联盟那边已经开始要求派遣特别执行机将他接回去了呢。”

  “唉,历练也不会选一个安全点的地方,这座飞艇在当初就应该有预料到强势敌人的觉悟啊!”

  “但却被少年拒绝了呢。他说要为死去的那名老警卫士兵报仇。”

  “哦?呵呵,这小子倒是有些骨气。”龙谦突然想起警卫老头临死前握住自己手掌的情景,“也许那老者真的是他很重要的人吧。”……

  六月六日凌晨两点五十分,飞艇龙谦房间处。

  由于昨天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龙谦在夜晚并没有睡死,留有相当的警觉性注意着一切风吹草动,以便在最快的时间内作出反应。

  这时,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鬼武者猫起身子,谨慎地贴近门把处,通过猫眼观察门外的状况。

  “是你?”辨清来人后少年打开了房门,眼前站着的正是昨日那位少年士兵。

  “有什么事吗?”……

  “拜托了!!”少年跪在坐在沙发上的鬼武者的脚下,死命地磕着头。

  “李克,你这是干什么?”龙谦叫着通过先前交谈得知的少年的名字赶忙扶起少年。

  “鬼武者大人,老常叔他就像我的父亲一样从出生起就开始带我,爸爸工作忙,从来都是没空管我,一年见不到几次,只有老常叔,不论我做什么,他都帮我向着我,即便是泡妞这种在旁人眼中看来不过是花花公子玩世不恭的生活态度,老常叔也能对我理解,因为他知道我害怕孤独……”少年一边流泪一边说着,声音最后竟陷入了呜咽。

  “那么,究竟想和我说些什么呢?”龙谦尽量语气柔和地问道。

  “鬼武者大人,请为老常叔报仇,凭我自己的能力,根本无法做到,现在只有靠你了,请答应我,一定要杀掉那个杀害老常叔的吸血鬼,只要替老常叔报了仇,那么我李克这条命就是你的了!往后做牛做马都悉听尊便!!”

  “报仇吗?”鬼武者若有所思地看着茶几,“你和现在的富二代,有些不同呢。”

  “鬼武者大人?”少年脸上流露出了困惑。

  “好吧,既然如此,我答应你。”

  “真的?实在是太谢谢了!!”看来眼前的这个少年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轻易地答应,好不容易拦住了又要下跪的少年,龙谦将其送离了房间。

  “呼……”深吸了一口气,“唉,一晚上的睡眠就这样被破坏了啊……”伸了个懒腰,鬼武者缓缓走到自己房间内的落地窗旁,如今飞艇正行驶过一座城市的上方,看着底下迷乱的灯光,龙谦眼眸中透露着些许迷离。

  “报仇啊……小子,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作为鬼武者的职责。”喃喃地自语完这一番话后,龙谦倒在窗户不远处的柔软床上,眼皮渐渐耷拉了下去……六月六日清晨七点半。

  “呃……”伸了个懒腰,龙谦从床上站了起来,随后进入了内舱的会餐室。

  尽管还是个大多数人还处于睡梦中的时间段,会餐室内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有的甚至吃完准备投入工作。

  少年在一处别人刚刚吃完离开的餐桌旁坐下,由于飞艇上的工作人员素质都受到过一定的培训,所以餐桌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像才用抹布抹过的一样,不过这一点龙谦可不敢保证做到。

  “吃饭呢?”清脆的女声响起,秦岚端着饭盘坐在了龙谦的对面。

  “嗯。”后者喝了一口牛奶随意地应着。

  “昨晚睡得好吗?”出于礼貌,龙谦还是绅士般的问了一句。

  “呵呵,当然好,虽然说是在飞艇上,不过感觉和在地面相比没有什么区别呢。”

  “是嘛?”

  “你呢?”

  “差不多了,我这人,到哪里都能睡着的。呵呵。”

  龙谦吃着吃着,却突然发现秦岚正痴痴地看着自己。

  “那个,怎么了?”

  少女突然回过神来:“哦!没……没什么,只是龙谦你吃饭的样子和他好像哟……”

  龙谦放下筷子:“他?那个……是李文吗?”

  秦岚神色黯然地点了点头。

  “呃……”龙谦心中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因为害怕对秦岚情绪上再产生什么大的误会和干扰,鬼武者狼吞虎咽迅速地吃完了剩下的早餐,随后赶往了特别作战会议室。

  特别作战会议室只有两人——最高首席官李玉生和鬼武者龙谦,这也正是其区别于作战会议室的所在。

  “那么,龙谦阁下,昨天的报告我就这样提交给总部了。”李玉生此刻的语气与态度谦卑诚恳无比,与魔族一系列的交手处于下风已经深深磨灭了这位首席官的锐气。

  少年点了点头:“首席官阁下,那么接下来主要的任务就是加强内舱的警卫与防守,还有一天的行程我们就该到达目睹地了,在那之前还是不可大意与轻敌啊!”

  “是,还希望龙谦阁下多多协助。”……

  出了特别会议室,龙谦恰好碰到了秦岚。

  “对了,龙谦,你们明天就要高考了吧?”

  “是啊,不过冥界已经为我安排好了替身,因为护送任务的时间与高考重叠了,真可惜,本来还想看看自己成为鬼武者之后智力水平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的。”

  “呵呵,成为了鬼武者,就不必再被世俗所牵制住了啊,相对的也会自由许多。”

  “自由许多?”少年苦笑:“也许吧,但我们虽然名义上称自己是鬼族的一份子,却永远无法抛弃人类独有的情感与爱。”

  秦岚怔住了,平时一副沉默寡言、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样子的少年忽然说出让她也感觉有些深奥的话,还真是不可思议……

  下午。

  “哎呀,看这美好的午后阳光,魔族已经半天没有什么动静了啊。”龙谦与秦岚行走巡视着内舱一座座岗哨,六月午后的阳光给人一种懒懒的感觉,让鬼武者的神经舒适无比。

  “不能大意哦。不过魔族在经受了昨日一整天的各种打击后,想必也伤及了一些元气,接下来的行动他们只会更加谨慎,计划的更加周密。”

  龙谦突然严肃了起来:“是啊,接下来还不知道有多少场硬仗等着我们呢。”

  就在鬼武者与秦岚交谈着的同时,飞艇上的一座豪华卫生间内。

  “亚威阁下,人类的防御加强了许多,现如今更难下手了。”一名身着驾驶人员服装的男子对着身前服务生扮相、面孔颇为英俊的少年低声说道。

  “哼!愚蠢的人类能够阻挡住我们魔族的步伐吗?当初说要和我们联合的是他们,现如今背叛魔族投靠鬼族的也是他们,人类的狡猾还真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啊。”

  “也许他们想借此机会同时消灭魔族与鬼族。”

  “哈哈,人类的算盘打得还真好啊,不过在此之前就给他们一些教训吧,飞翎机场的屠杀计划的怎么样了?”

  “已经快完成了。”

  魔武者满意地点了点头:“真的不行吗?你的职位应该很容易办到的啊,现在飞艇上我们只有二十名左右的狗头人,隐藏起来相当的不方便,,魔蒂娜又被那该死的鬼武者打落空中了,如果能有病毒军的支援,拿下这座飞艇并让其撞向神圣联盟的B区就十拿九稳了。”

  “我再试试吧。”

  “好,来吧,努力,同胞!愿魔帝的荣耀与我同在!”

  “与我同在!”

  两个手掌击打在了一起……

  “紧急疏散,紧急疏散。”这是飞艇广播所发出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正在巡视着的鬼武者与少女耳中同时接受到了一声惨叫的信号。

  “从声音来判断,飞艇好像已经陷入了混乱。”秦岚冷静地进行着分析。

  “那么,小岚,你去李玉生那里看看,我去寻找混乱的源头,在再次见面之前,就建立心理感应联系吧。”

  “好。”分头行动得到了迅速与有效的实行。

  还未进入鬼武者状态的龙谦快步沿着舱内走廊前行,随着步伐距离地加大,所遇见的混乱人流也越发庞大起来,虽然三三两两有着士兵警卫努力维护者秩序,但那依旧无济于事。

  “等等,这位小姐,发生了什么事?”少年好不容易拦下了一位女飞艇工作人员,开口进行询问。

  被询问者披头散发,狼狈无比,完全失去了一位在空中工作的人类所应具备的气质与素质,晶莹的双眸之中如今理智的光芒正在一点点褪去,留下的只是恐惧与慌乱。

  “那……个……飞艇中心第二驾驶室有怪物……已经……”话还未说完,女工作人员好像不愿意再回忆起那段恐怖似的发出了凄厉的尖叫,这时她也恰好被疯狂逃离的人流冲撞与龙谦分散了开来。

  “哎呀,真是麻烦了……这样看来,必须要进入鬼武者状态了,否则的话连继续前进都是难题。”少年很快就实践了自己的这一想法。

  “嗖!”一道光芒闪过,当红衣的身影映入每个人的眼中时,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随后是深深的欢呼与庆幸。

  “鬼武者大人,是鬼武者大人!”

  “鬼武者大人来救我们了啊!”也许现在不只是欢呼了,更有那份即将胜利的激动与喜悦,人类,是一种总充满乐观的动物。

  “各位请安静。”龙谦尽其所能地喊出最大的声音,目前的首要任务还是维持飞艇内的秩序。

  “诸位,我知道也许发生了令人恐惧与害怕的事,但现在我即将赶往前去解决,还请大家相信我的能力,首先有秩序地撤离,并且配合好警卫士兵们的工作,只有这样,大家才都能从灾难下逃离。”

  “鬼武者大人,我们听你的!”不知是谁率先喊出这句话,但无疑起到了鼓励与提头作用。

  人们开始有秩序地撤离。

  “呼,那么现在,就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吧。”鬼武者一脚踩在舱内的侧壁上,飞速向前奔去……

  “那么,是第二驾驶室的主控电脑被病毒袭击了吗?哼,这帮家伙,每次选择的都是驾驶室啊。”鬼武者一边前进,一边通过心灵感应与伙伴交谈着。到目前为止,行进中的龙谦除了遇见的人类越来越少外,都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可是,就算是电脑被袭击,也不至于造成那么大的慌乱吧?而且我询问逃跑的人里面不只一个地说那里有怪物……”

  “具体的情况确实还不是很清楚,当时的监控仪只来得及传输一段录像便毁坏了,而那段录像由于角度不对,也只看清了一名工作人员是如何遇害还无法窥视到杀害其的真正‘凶手’。”

  “还有这种事?呃……不管怎么说,飞艇内存在着杀戮的怪物这一点倒是得到了确切的证明。”

  “接下来的情况我会继续和李玉生首席官这边加紧研究,你那里要多加小心。”

  “好的。”暂时切断了与秦岚的心灵感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刻的鬼武者真的可谓是孤军奋战了。

  原本充满光亮的内舱第二驾驶室如今遗留下来的只有令人窒息的昏暗,在宽阔的舱道上隐约可以看出前方驾驶室开着的舱门处透露出些许光线,想必是由工作人员逃离时还未来得及关闭的一些驾驶设施所发出。

  自己踏在舱底地面上清晰的脚步声传入鬼武者的耳中,这份清晰也恰恰说明了目前少年所处的的确是“无人地带”。

  “这是……”突然地,敏锐异常的鬼武者不仅收到了来自嗅觉的信号,视线上也发现了一处不同寻常的地方。

  看着自己用手所触摸到的一些舱壁上还未干涸的血液,它们告诉鬼武者发生了什么。

  “果然有情况。”就在龙谦准备加速进入第二驾驶室内时,身后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吼声。

  “喝!”迅猛的反应速度促使少年转身凭借感觉飞腿击向了目标。

  “轰!”暂时还不清楚是什么的物体虽然被击撞着碰向舱壁发出了轰鸣声,但龙谦却感觉腿部就像踢中了什么钢铁之类的物品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