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察觉到了主人的心意,鬼手适时地发出幽绿的照明亮光,鬼武者清晰地看到了被自己所击飞怪物的轮廓。

  “丧尸?”拥有着不是第一次遇见丧尸这种奇异生物的经历的少年并没有被眼前常人看来可怖的景象所触动,冷峻的脸孔上流露出了一丝思索。

  站在龙谦对面的丧尸怪物较之先前在医院所见到的外表更加血腥、凶残,双眼特别地突出,在嘴角与脸上混合着新鲜血液、血污与一些脏器碎片可以隐约显出扭曲的尖利牙齿,称其为人类已经完全扭曲了这个词语的含义,分不清是自己还是受害人的鲜红血液分布在丧尸怪物褴褛不堪的衣物上。

  “从服装来辨别,生前应该是一名飞艇工作人员,至于性别,观察头发大概为男性吧。”扑鼻的血腥味刺激着鬼武者的鼻腔,他也不明白这种味道为何会在突然之间浓重起来。

  “该死的家伙,又是丧尸,魔族就不能玩一些有新意的东西吗?”忍着厌恶的心态少年提起了旋转之剑,“和这种怪物交战,对方身上的味道光是对环境的影响,就占了很大的优势了呀。”

  “轰!”发出类似于悲鸣的声音古铜色的巨剑劈向了丧尸的头顶,可是下一刻发生的一幕毫无疑问提起了鬼武者的兴趣:在剑锋还未触及怪物的头颅之前,目标就化为了一粒粒在空中飘浮着的细小碎片,这些碎片轻易而灵巧地从鬼武者的身体两侧穿过,汇聚在少年的身后,丧尸的身体又重新出现,仿佛瞬移了一般。

  “啊哈哈,似乎有趣了些呢。”转身看到丧尸正狰狞地对着自己咆哮,其中甚至还隐约藏有一丝嘲讽,龙谦以比第一击更快的速度刺出了手中的重剑。

  “嗖!”同样的一幕再度上演,丧尸怪物凭借自由地转化碎片轻松躲过了攻击。

  “不仅拥有了这种怪异的能力,灵智看样子好像也增高了不少,这次的家伙,相当难缠呢……”龙谦的脸上渐渐露出了严峻的神色。

  就在被丧尸怪物纠缠而暂时毫无应对办法时,援军的赶来无疑是十分及时的。

  “龙谦大人!”跑在最前头的是一名身强力壮的警卫士兵,蓄着颇为浓厚的日本胡,有些美国大兵的意味。

  “你们是?”

  “第七特别行动小队,共二十二名队员,我是队长周民。”强壮士兵镇定汇报的同时,训练有素的六名士兵已经围住了丧尸,其余的留在不远处呈警戒状态。

  “你们快离开这里,这个家伙不是你们这种部队可以应付的,搞不好你们也会被病毒感染为丧尸。”

  “龙谦大人对此不必操心,紧急作战指挥部那边已经对先前的监控录像分析出结果了,知道了怪物的真实身份为丧尸,为此专门成立了特别行动队来进行迎战,在分析出结果的第一时间,指挥部就快速组建了我们并派遣前来协助你进行战斗。”

  “是这样么……”龙谦这才发现每名警卫士兵的脖子处较之平常都加了一层黑色军方专用护垫(作者虚构),而且浑身上下包括头部除了眼睛和额头露出之外,几乎都在面罩与战斗服装的保护之中。“这些家伙该不会认为不被丧尸咬到就不会变成丧尸了吧……”其实关于这一点,鬼武者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等等,他刚才说指挥部已经分析出了结果,那为什么小岚没有通过心灵感应告知我呢……”

  “发射,硫酸弹!”面罩下的声音依旧不失士兵的那份威严与果断,十几名士兵的枪口同时向丧尸射出人类联盟特制的“硫酸弹”。

  “嘶……”怪物身体冒出了白烟并且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嗌?刚才那种碎片怎么没有再出现了?”鬼武者的思绪已经开始渐渐出现混乱。

  “唉,管不了那么多了!”少年握紧拳头,召出的旋转之剑剑锋上冲出一道光束。

  “李文,这里就暂时摆脱你了,我先去第二驾驶室内查看具体的状况。”

  和红衣银发少年外表一模一样的鬼武战魂分身沉默地点了点头,只因为说话会消耗更多的灵魂能量。

  “不愧是鬼武者大人,竟然能使出如此高深的技能。”特别小队队长周民心中顿时生出敬畏之意。

  “嗖!”一个翻滚落在了第二驾驶内的地面上,从龙谦分出鬼武战魂至赶到这里时,前后的时间加起来不会超过三秒。

  “如果推论没错的话,那么这边检查的进度必须要加快了。”鬼武者迅速站起身来,顾不得擦去身上无意沾到的血污,开始在第二驾驶室内来回检查。

  驾驶室内的陈设凌乱不堪,依稀可以看到当时恐慌的人们逃跑的心情是多么的不安。主控驾驶电脑发出的杂音仿佛是一种见证灾难后的悲鸣。大片的血迹与污渍布满蓝绿色的舱壁上,可是,令龙谦疑惑的是:“为什么这么多血迹,却见不到一具尸体?”

  下一刻,少年反应了过来:“不好!!”就在龙谦转身片刻,主控电脑的屏幕上出现了那些组成丧尸的碎片,就像一只只小恶魔在一个独立的空间内舞蹈着。

  迅猛地奔回舱道,在一秒内疾驰了大约来时一半的路程,一道光束飞入了背在背上的旋转之剑剑锋中。

  灵魂将记忆传输给了龙谦。就在鬼武者离开后不久,特别小队的成员集中了一切火力想要消灭眼前活着时本是自己同类的丧尸怪物,可是硫酸弹的击打随着数量的增多效果却与效果成反比,丧尸很快就化为了一粒粒细小碎片包裹住了离其最近的一名士兵,接着出乎意料地警卫士兵们原本踩踏着的坚实舱底开始纷纷浮出那些致命的碎片,一个个地包裹,一个个地又被那些碎片所同化,士兵们的血肉开始成为碎片的养分“滋养”着碎片,最后数量惊人的碎片淹没了视线……

  “呃!!”龙谦从记忆窥视中恢复过来,“可恶,这下退路也被那种怪物给堵死了!”变异的丧尸怪物也极有可能随时杀回来,毕竟,如今它们剩下的猎物,只有鬼武者少年——龙谦了。

  散发着幽蓝色微光的鬼手死死地捏紧了拳头,“既然已经退无可退,那么便死战到底吧!!”龙谦化为一道幻影开始了冲锋……

  双腿蹬在飞艇的舱壁上,鬼武者的头颅向左一歪,躲过了由黑色细小碎片所化成的一把尖锥的攻击。

  “这些家伙还真是纠缠不休啊……”怪物的麻烦并不在于数量与丧尸形态,经过与这些魔物的几十回合交手,龙谦深深地体会到自己真正的敌人在于这些几乎无法攻击、驱散且移动灵活、数量惊人的细小碎片上。

  虽然躲过了碎片化为尖锥的致命一击,但狡诈的魔物瞬间又变化为了一根黑色小针,多余的碎片用来干扰鬼武者的视线,小针趁机穿透了少年的肩膀。

  “呃……”针扎入体的痛苦来的迅速,接着龙谦便感觉右手渐渐陷入了麻痹。

  “恐怖的怪物。”“嗖!”鬼之左轮恰到好处地出现在鬼手,“轰!”的一声,“鬼爆弹”所发出的剧烈紫色光球轰击在了一团黑色碎片上。

  “嗯……”来不及检验自己的战果,龙谦蹬离舱壁,在半空中使出鬼之拉伸拉住了前方不远舱壁一处突出的把手上,下一个着落点等待着鬼武者的降临。

  “喝!”继续借助速度贴紧舱壁前进,鬼之左轮处于左边的鬼手上与右边正常手臂的麻痹造成了射击上的障碍。

  “那些家伙又逼近了。”仿佛旁观者提醒的低语,下一刻,鬼武者作出了应对的行动——毫不犹豫地开枪击向自己的右臂。

  “砰!”颜色与正常人类有些不相同的血液飞溅而出,冥界子弹加速所穿过身体所带来的灼热与剧痛感使得前进的步伐有所停滞,高度也开始降低,不过也正是由于这种痛苦,右手的知觉又恢复了。

  “漂亮!”把握好前进中抛出鬼之左轮的弧线,银白色的左轮手枪恰到好处地落在了鬼武者负伤严重的右手之上,伤痛却无法阻止手指灵活地扣动扳机引导枪口喷出凶悍的火焰。

  “虽然失去鬼手来操纵鬼之左轮,但使用右手的优势就在于子弹连发与无限压制,攻击速度上的提升现在正是我所需要的。”

  尽管迅猛的火力压制起到了一定的效果,还是有着一团碎片紧跟了上来。

  “还真是有恒心啊,你们是我见过的目前为止智慧最高的病毒了……”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清自己的语言,此刻的少年竟然还有闲心回头对那一团看起来就像是黑雾的东西露出轻笑。

  “嗖!”一边使出鬼之拉伸,一边进行火力压制,使得鬼武者的反击不仅没有断档,反而充满了灵活与华丽,借助由左舱壁转移到右舱壁的时机也拉开了与最先追击者的一些距离……

  十分钟前,紧急作战指挥部。

  “好的,那么特别行动队已经派出了是吗?”飞艇防卫军首席执行官李玉生对着报告屏幕上一位严肃的下属点了点头,向一旁的操纵员示意,屏幕转而开始切向离事发位置最近没有被损坏的监视摄像头画面上。

  “长官,人员已基本疏散完毕伤亡数字也正在统计中。”

  “恩。”

  秦岚就在离李玉生不远的地方站立着,美目紧闭,她正在恢复先前与鬼武者切断的心灵感应联系。

  “得赶快把援军的事告诉龙谦才行。”

  就在这时,紧急作战指挥部的超合钢舱门发出了令人耳眩的轰鸣。

  “这是怎么回事?”首席官愤怒地转身看向舱门,除了原本离舱门处较近的两名守卫士兵的尸体外,眼前的景象足以让其在一瞬间面如死灰。

  一名模样英俊却充满妖异的少年微笑地看着指挥室内的二十余名人类,身后狗头人巨大的身体隐约可以听见低沉的吼声。而且最重要的事:

  “狗头人……这就是狗头人吗……”从投射在人造光所发出的影子来看,“竟然……竟然还不只一只狗头人……”在场的每双人类的眼睛几乎都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少年与狗头人身后那似乎无穷无尽跃跃欲试、残暴无比的生物们的身体的一些部分,无论是灰褐色的毛发,还是锋利的手爪、此起彼伏的低吼,都和死亡有着最亲密的联系。

  如此突如其来的危急情况下,首席官果断下达了命令:“开火!!”

  “先生,这可不是欢迎客人来访的礼貌接待方式啊。”妖异少年的笑容此刻越发恐怖,令人毛骨悚然。

  “突突突!”反应迅速的五名士兵率先扣下了手中武器的扳机,李玉生也趁着这个空挡儿低俯身开始进行逃避。

  “无谓的抵抗,我要为索亚报仇。”站在妖异少年身旁的狗头人火红色的毛发与其它狗头人不太相同,也许这真是它们实力的区分点。

  狗头人看似庞大的身躯却一点都不失灵活,瞬间以火红色狗头人为首,舱门外闪进了五只狗头人拉扯住了开火士兵的脖颈,撕裂了无辜警卫们的头颅。

  一时间,还想继续开火的士兵们都被眼前这残暴血腥的震撼住而暂停了扣下扳机的动作,虽然早已事先受过与魔族假想作战的训练,但实战与训练毕竟存在着不可超越的差距。

  就是短暂的迟疑,又让七名最后拥有微弱抵抗力量的士兵葬送了性命,剩下的都是一些指挥部工作人员,指挥部内人类的抵抗力量可谓彻底崩溃。

  “秦岚小姐,快到这里来!”就在少女不知该如何是好时,李玉生的低声传入了中枢神经,打破了大脑的麻木。

  秦岚果断回头,李玉生正在用指挥室内的紧急逃生门脱离,临走时还不忘发挥一下自己的绅士风度,对离得最近的少女发出了招呼。

  “现在的我完全没有能够和这些突然闯入的魔族相抗衡的力量,龙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赶回来……”看着正惨遭狗头人虐杀的最后几名人类以及即将逼向自己的狗头人,秦岚虽然极不情愿抛弃同僚,但如今逃离是唯一的选择。

  咬了咬玉唇,秦岚开始向李玉生处小跑而去。

  感觉敏锐的妖异少年察觉到了秦岚的动向。

  “迪特里希,快拦住那个女人!!”妖异少年对红色毛发的狗头人呼喊道。

  狗头人虽然对于少年直呼自己的名字不是很满意,但还是坚定地执行了命令。

  “快呀!秦岚小姐,那怪物要追过来了!!”李玉生焦急地呼喊着,“如果秦岚小姐离那家伙还有不到两米的话,我就只能关门了……”虽然很想英雄救美一次,但对于生命的渴望在李玉生的心里是强于一切的。

  “三米,两米……对不起了,秦岚小姐!!”“轰!!”李玉生关上了沉重的超合金钢铁门。

  奔跑着的少女忽然愣住了,“他……抛弃了我……”秦岚的脑海中开始一片空白。

  “哈哈哈!”似乎为了享受玩弄的乐趣,狗头人也暂时停了下来。“真是有趣的一幕啊,这位小姐,看样子你的伙伴抛弃了你吗?哈哈哈,人类就是这么的愚蠢啊!!!”

  秦岚转身,看向眼前怪物的眼神中充满愤恨,还有着……一丝呆滞。

  “哟呵,先前还没有看出来,长得挺漂亮的,倒是一个尤物嘛,待会儿可要陪我好好玩玩,人类的美女对于我们狗头人来说虽然没有繁衍后代的价值,但是玩弄的乐趣那也是充满享受的啊!哈哈哈!”

  妖异少年对于这种事脸上流露出了厌恶与不耐:“迪特里希,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干那些事?”

  “住口!你这个魔族的小走卒,索亚的死我还没有找你算账!怎么,我要对这个人类贱女人做什么,你难道有兴趣来管吗?”

  妖异少年的面孔陷入了阴沉,随后便笑道:“当然不会了,迪特里希大人,你要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只要不耽误计划就行了。”

  狗头人啐了一口:“小子总是拿这些东西来压我,总有一天我要你好看,那么,就快些解决吧。”说完透露着血丝的狗眼看向秦岚充满掩饰不住的淫秽。

  “与其被这些怪物侮辱,我情愿自杀……”少女想到这里,眼眶开始湿润,在模糊的泪水中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熟悉少年的身影:“李文,我马上就要来陪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