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就这样和老伯告别了,有些不舍得呢。”少女有些失落地说道。

  “他跟过来只会成为我们的累赘。”

  “刘天,你为什么这么不近人情?”

  “我只是对事理作出理智的分析罢了。”

  “那刚才在酒馆内那几个流氓调……调戏我时,你却无动于衷,你是真的管都不愿管我了吗?”

  “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将当时的状况摆平。”

  雪玲一时语塞。

  二人就这样在街道上行走了十来分钟,青龙帮在这一带十分有名,帮内的核心地点刘天之前也通过情报调查的一清二楚。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潜入帮内然后抓住一名较为核心的成员获取更加具体的情报来源。”

  “随便你啦,反正我不过是个摆设。”

  “不,必要时还是需借助你的力量。”

  “……”……

  午后的阳光即强烈又给人一种慵懒疲惫的感觉,青龙帮巡视着的混混护卫一个个都打起了瞌睡。

  “喂,刘天,好热,我说什么时候才能完成这该死的任务啊?”少女躲在刘天的背后轻声埋怨着,少年此刻正操作着发着蓝光的镜片。

  “果然,这里的警卫分为两批,一种是由混混、地痞组成的初级警卫,这种人只是用来充数做壮势之用的。至于另一种就比较棘手了。”

  “什么……”雪玲用玉手作扇子状为自己驱除着灼热。

  “看到没有?就是那些戴着黑色墨镜,身着西服守在黄色门前的大汉。”

  “那你到底想好了该怎么做没有啊?哎哟,本小姐到底是为了什么才陪你这个笨蛋来遭这种罪的啊……”

  “听好了,待会儿你从这里一路跑过去到我们进来时的门口,记住跑的过程中卖弄一下风姿,把那些痞子护卫的视线全部吸引走就行。”

  “你……我不要!”

  “那就没办法了。”少年手上现出了两把沙漠之鹰。

  “你还想强迫我?”

  “当然不是,我要将这里的人全部杀光,然后逼迫青龙帮说出秘密,顺便引出存在的假设。”

  “你的话好拗口,可是这样才冲动了些吧……”

  “没有时间再拖下去,小队那边究级武器的研究进度也还有百分之三十左右未完成。”

  “……”少女沉吟了片刻,“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死刘天你给我记住,我这可是为了你,你以后得报答我!”

  “你想要什么报答,现在就和我协商好,免得到时候出现分歧与争论。”

  “不,我还没想好呢。”说完还未等刘天继续说话,少女就迈开修长的玉腿,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比预计的还要完美。”刘天嘴角挂起了一抹微笑。

  混混护卫们的目光全部完全都被雪玲的美貌所吸引过去。

  六名西装黑衣保镖处,一个看样子是头领类的人物察觉到了骚动。“你们在这儿继续守着,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五名手下几乎是同时点头,他们绝对不会怀疑自己的首领会像其他的那些二流护卫样是为了看热闹而说出上面的那番话的。

  黑衣保镖头领迈着稳健有力的步伐快速离开,隐藏在墨镜后的双眼即使无法看见,也让人觉得仿佛如鹰眼一般锐利。

  当经过一个拐角处时,黑衣保镖头领感觉有一只手搭在了肩上,正欲转身使出生平绝技,什么东西突然刺入了脖子,下一刻,视线便不自觉地进入了黑暗。

  而接住保镖首领瘫倒健硕身体的,正是手里拿着一支麻醉注射针管的冷脸少年……

  在一处废弃仓库。

  “呼……死刘天,你知道我摆脱那些家伙费了多大的劲吗?下次再叫我干这种事情的话,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少年没有理会雪玲的大呼小叫,双眼专注地盯着身前被绑在椅子上的健壮男子。

  “醒了吗?”看着健壮男子渐渐睁开双眼并且眼中一片的茫然,少年继续用冰冷的声音说道:“时间不多,我们就直接切入主题吧。”

  “我……这是在哪里?”

  “回答问题,或者死。你只需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健壮男子没有吭声。

  “怎么?对于我的威胁想以无言来抵抗吗?既然我能够把你弄到这里来,就至少说明我的实力或智谋要比你强上一些,在如今的世界,屈服于强者并不是什么耻辱的事情。如果你是害怕待会儿我让你泄露秘密而遭到青龙帮的追杀的哈,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让你远走高飞,另外,青龙帮也即将毁在我的手中。”

  “你……竟然要毁掉青龙帮?这……不可能,这几乎比登天还要难。”

  “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只是做得到做不到的区别罢了,那么,给你十五秒的时间考虑我刚才的建议。假如你不愿意说出的话也没关系,我会让你痛快地死去然后再抓一个黑衣保镖来。自信手下的忠诚的话就继续保持沉默吧。”

  “这个家伙,真像一个恐怖分子的头目。”看着刘天那冰冷的目光,雪玲暗自想道。

  十五秒眨眼之间就过去了。

  “你能保证刚才的承诺吗?”健壮男子说着,信任感明显比起初要加强了许多。

  “我保证。”刘天对天举起了右手。

  略微的沉吟后,男子作出了答复:“好吧,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但我也许并不都知道。“

  少年点了点头:“首先你保护的对象是谁?”

  “青龙帮帮主。我们六人是专门隶属于他个人的精英保镖。”

  “都快赶上一些领导级别人物的架势了……”雪玲小声嘟喃着。

  刘天淡淡地瞥了一眼发出声音的少女。

  “那么,最近你们帮主有没有遭受到袭击?”

  “没有。倒是有一个十分怪异的举动。”

  “什么举动。”

  “他突然在帮内的一处私人B别墅内增派了较原先五倍的守卫人数,并且还让我物色几名精英的新保镖成员。”

  “原来如此,看来第三种假设成立了。”

  “那么,这位先生,你的问题问完了,可以放我走并履行诺言了吗?”

  “当然,只是再次之前还有一个话题之外的问题。”

  男子脸上流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耐:“请问吧。”

  “你认为这个世界的规则是该由什么样的人来书写的呢?”

  被提问者一开始陷入了疑惑,随后又突然不假思索地答道:“强者,我认为是强者。有了力量,便可以决定一切……等等……你难道想……喂……呜……”

  在健壮男子还未发出吼叫声之前,带有强大威力的沙漠之鹰子弹就洞穿了他的额头。

  “没错,历史向来由胜利者书写。”

  少女用手轻轻捂住嘴唇:“那个……刘天……这样不太好吧。”

  “哪里不好了。”一边收起专门为沙漠之鹰制作的消音装置,少年一边摇了摇头:“可惜,任何消音器放在沙漠之鹰上都很难禁得住一发子弹的设计冲撞,实验品又失败了。”

  “我们这样,好像不太守信用呃……”

  “信用的前提是建立在双方都公平的情况下,现在我们和青龙帮的势力对比完全处于下风,更何况对方也都是一批奸诈阴险难缠的人,如果这种时候还和其讲信用的话,未免太过迂腐了。”说完刘天从男子尸体坐着的椅子下拉住了一个中型大小的类似于手提公务箱的物体,把拇指依靠在箱子上下结合一处冒着绿光的小孔上,公务箱轻轻地为主人自动打开。

  一块白色轻纱般的面膜贴在了死去男子的脸上。

  “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高分子自动识别人皮面具,最新发明通过实验的成品,缺点是只能使用一次。”

  “怪物……”雪玲打量了少年一眼。

  “接下来我就要装扮成这男子的样子混入那栋别墅,你也从另一个方向赶往那里,我会在里面进行接应,主要目标分为两个步骤,一是确认魔魂金小爱是否在里面并查探出青龙帮如何抓住她的真正秘密。二是杀掉青龙帮帮主。”

  “为什么?我们的任务不就是查清魔力波动源吗?世俗的事情还是少管一些吧。”

  刘天摸了摸额头,想不到就是这轻轻地一摸,被碰触到的刘海立即就有三四根头发落了下来:“不是世俗的事,因为那个帮主,极有可能就是属于魔族的一员。”……

  “队长,你来了。”

  “嗯,抱歉,竟然是一个少女的胡闹。”假扮成保镖首领的少年在眼镜框操控神经声带系统的帮助下,喉咙发出了雄厚、威严、不可冒犯的声音。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有什么特殊情况吗?”

  “没有。”

  这时,所有保镖所要保护的对象——原名早已被人们忘记,只留下一个为“青龙”的称呼的青龙帮帮主从豪华的大门处走了过来。

  “见过帮主。”六人一致对着走来约莫六十来岁、精神却矍铄无比的老者鞠躬行礼。

  帮主点了点头。

  苍老、带有一丝阴沉的声音适时地发出,对象正是刘天所“扮演”的保镖头领:“怎么?小林,你好像瘦了一些?食堂那边的伙食不好吗?”

  轻微到肉眼根本无法察觉的神色波动,“刘天”行了一礼:“多谢帮主关心,属下没事,只是昨晚没有休息好而已。”

  “嗯……以后多加注意身体啊。”

  “是!”

  藏在身体与衣服间的记忆肌肉材料差点露陷,因为原来的刘天身形与健壮男子实在差距太大,所以要想完美地隐藏过去也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我待会儿要去一趟B别墅,你们也一起去。”

  “是。”

  “想不到这么快就有机会了。雪玲也应该正赶往那里,不知道她准备的怎么样。”刘天在心中思索默念着计划,面孔上没有任何的改变,一副忠心负责的表情……

  名贵的汽车停在奢华的别墅花园入口处,一帮人绝对无法想象到名车与豪华建筑的拥有者竟会是一个非法帮派的头领。

  老者颇有贵族气息的在一位随从打开车门后迈出步伐。身后紧跟着六名精锐的保镖丝毫不缺乏派头。

  别墅门口一位西装高瘦男子迎了上来。

  “那个家伙怎么样了?”老者威严的脸上少有地出现了十分关心的神色。

  “一切情况都很稳定,虽然安排在外面的人手一旦她逃出来几乎都无法应对,但若是世俗的力量想对其进行解救的话也绝非易事。”

  “嗯……我丝毫不担心她能够从封印中逃出,反而害怕这件事被神圣联盟那伙人知道,听说他们最近也在搞这种勾当。

  “放心吧帮主,保密措施也做的很完善。”

  “好,我们进去吧。”

  二人的对话刘天大致都听了个明白,暂时处于正常运转速度的大脑细胞又飞速活跃了起来。

  “其余五人在外面配合别墅警卫守着,小林你和我进去吧。”

  “是!”

  别墅的内部丝毫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金碧辉煌,反而充满了昏暗的气息。

  见不到象征住房温馨的家具,有的只是有如地牢一般的潮湿与透露着无比寂静的死气。

  老者带着刘天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处隐秘无比的地下室,这样路线一般人不走上个几百次的话根本无法熟悉,然而少年却在一瞬间全部强记在了脑海中。

  就像对电脑一般,刘天心里对大脑下达着命令:“路线执行记忆时间至少持续三个小时以上,执行理由:方便发生情况采取的逃离方案。”

  直径约为三米、高五米左右的圆柱型玻璃容纳仪器映入了眼帘。从容器表面看去蓝色的液体充满了仪器,而被液体所覆盖着的,是一具赤裸着的少女的躯体,躯体完全以豪放的姿势不自觉地展开,手臂、小腿处都有从仪器内部各处紧贴着连接的试管线。

  老者缓缓走向容器,眼神中充斥着狂热,以就像看着心爱的艺术品的目光打量着仪器内的洁白的躯体,刘天停在入口处没有继续前进。

  “啧啧啧,真是完美啊……”苍老的声音里带有一丝变态意味的兴奋与激动。

  “帮主,你来了。”从另一个入口的黑暗中走出了一个身着白色科研工作服,戴着单镜片挂吊眼镜的三十岁男子,脑后扎起的马尾辫与那幅专心于在手中拿着的速记本上记载着什么的认真表情十分的不相称。

  “哦……希普斯,实验进行地怎么样了?”

  “很快就要进入收尾阶段了,我的阁下。”男子手中的原子笔依然没有停止。

  对于这样的无礼举动,老者似乎毫不在意:“哈哈哈,好啊,我的力量,我的青春,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到来了……”

  “果然……”刘天的心中渐渐明朗……

  B别墅外的一处草丛里。

  雪玲将美目贴到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望远镜镜片上:“都已经进去了那么久了,死刘天怎么还没有发出信号啊……不会是出事了吧……”

  随后少女又死命地摇了摇头:“不会的,那家伙精的要死,如果真的出事的话,也一定是他算计别人……唉……刘天你倒是快点发信号呀,本小姐等不下去了,,,,”……

  “好了,帮主,现在请你坐在这个椅子上,暂时感受一下魔的力量为你带来的新生吧。”

  老者带着充满野心的笑容坐上了仿佛古时候皇帝宝座一般的能量椅,希普斯为其戴上了插满各种支管的头盔。

  “那么,阁下,要开始了。”青年男子走到红色的操纵拉伸式开关处,手掌握住了拉柄。

  “快些吧,希普斯,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是,尊敬的帮主。”实验员拉下了开关。

  “嘶……”强劲电流的流动声预示着实验的开始。

  老者头盔下的身体一阵颤抖,随后双眼竟有向外凸起的趋势。

  希普斯轻笑着经过被实验者的身前,走到了玻璃仪器处。

  仪器内原本漂浮着的一根根支管突然全部直立了起来,昏迷中的少女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是时候了……”希普斯轻声说着。

  实验员看了看一直站在一旁注视着一切的保镖,他自信能够打动他。

  在老者坐着的椅子对面,还有着一把同等大小、样式的座椅,希普斯十分自然地坐在了上面。

  正在享受着能量注入快感的老者微微凸起的双眼血丝突然放大了十余倍:“希普斯,你在干什么?”

  “嘿嘿嘿,”回应平日里高高在上青龙帮帮主的是尖锐的笑声,“抱歉了,我的帮主大人啊,如此诱人的力量与我心爱的研究成果,你认为我会那么轻易地就给予他人吗?”

  “什么?可恶的家伙!”就在老者即将行动摘下头盔时,实验员的手上快速地出现了一个遥控器。

  “吱吱……”摁下了遥控器上的红色按钮,坐在希普斯对面的老头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啊!!!!!”

  被强烈麻痹电流侵袭过的身体瘫软了下去。

  “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希普斯?”老者用微弱的语气问道。

  “哈哈哈哈,身为青龙帮帮主的你,问出这个问题还真是愚蠢啊,在贪欲面前,是没有人能够把持住自己的,也许做一个诚实的人能够踏踏实实地活下去,但永远无法自如地决断与强大啊!现在有一份如此美妙的机会就放在我的眼前,我实在没有理由不去争取啊!哈哈哈哈!”一边说着,希普斯一边摁下了遥控器上的蓝色按钮。

  能量传输改变了目标,实验员面孔上浮现出了享受的表情,唯一不变的是容器内少女那依旧痛苦的脸庞。以及……站着的“保镖”身体。

  “小林……快……杀掉他……希普斯,你忘记了我的保镖就在这里吧,他可是我最忠心的手下……”

  “嘿嘿嘿,那么青龙阁下,就看看我们谁能够说服他吧。”

  刘天一言未发。

  “小林,你在干些什么,快杀了这个混蛋!快呀!”老者用尽了最后的气力喊叫着。

  “小林阁下,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立刻就可以共享这份力量,魔的力量,那种美妙的感觉,难道你不想品味一下吗?”

  “希普斯,你这混蛋……”老者的精神确确实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地下实验室内,就等着保镖的一句话决定着生死与胜负。

  “希普斯阁下,”刘天开口了,“我记得你先前好像说过,在贪欲面前,没有人能够把持的住……”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原本自信的微笑一下凝固住了。

  “那么我一个人独自接受这份能量是否比和你分享利益要大上许多呢?”

  “什么……你……没有我,你是无法启动这传输装置的开关的。”这是希普斯的最终筹码。

  “你又怎么知道呢?”关掉了变声系统,少年流露出了本来的声音。

  “你不是小林,你是谁……”老者再次承受精神上的惊讶冲击。

  “我是谁并不重要。”刘天撕下贴在脸上的面具,同时摁下衣领左侧的一刻纽扣开关,衣服中一下子喷出了十几道气流,身体恢复了原状。

  “这是什么伪装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作为与科学打交道的实验员,希普斯忍不住发出了惊叹。

  “阎王会回答你的这个问题的。”刘天右手举起沙漠之鹰,精准地射穿了实验员的额头,随着寄宿主的死亡,能量传送也一下子停了下来,一时间,实验室内的光线较先前颇显昏暗。

  少年缓缓走向老者。

  “这位先生……你……要干什么……”

  “杀你。”

  “别……别这样,有话好说,你要什么,钱,权利,女人,我都可以给……”

  一发子弹打断了青龙的继续述说,留给他的只有额前和希普斯几乎一样位置、深浅的弹孔。

  “抱歉,我实在没空和你说那些废话。”

  刘谦双手交替地将剩余的子弹倾泻往仪器的玻璃表面上。

  “砰砰砰!!!”留下的只是十几个浅浅的弹痕。

  “防弹玻璃?”换好弹匣后,少年又继续射击,不过这次只射出了一发子弹。

  “砰!”“吱吱……”玻璃开始龟裂。

  “完美,着力破碎子弹,合格了。”刘天走向仪器,在玻璃彻底碎裂、里面少女随液体冲出的同时接住了那具赤裸的娇躯。

  没有丝毫的不合适感,少年把希普斯的实验白大褂披在了少女的身上。

  “那么,这份文件,我也收下了。”在背起少女离开经过实验台时,刘天顺手拿走了上面放着的一叠叠厚厚的文件丢入冥界空间……

  “如果十分钟还没有动静的话,我就走再也懒得管这个笨蛋了。”就在少女打定这样的主意时,别墅内突然发出了一道巨大的轰鸣声。

  “怎么回事?”立即就有三名精英保镖带着十几名普通保镖冲入了别墅。

  “来了。”雪玲微笑着一跃而起。

  “喂,那里的人给我好好听着,本小姐要和你们单挑,是我一个人挑你们一群!”清脆的声音传入近百人的耳中。

  “哪里来的自不量力的家伙?”一名普通守卫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手枪。

  “切!”少女的俏脸上露出了不屑,“不露两手还镇不住你们。”

  “嗤嗤嗤嗤嗤嗤……”只见雪玲单手一挥,那名拿枪的守卫就浑身被冻成了个冰人。

  “这……这是什么怪招,他是妖怪啊!!”几个意志不坚定的护卫已经开始动摇了。

  “嘻嘻,来好好玩玩吧。”……

  别墅复杂的通道内。

  少女的身体被绑着紧紧贴在刘天的背上,虽然承载了一定的负重,但丝毫无法影响少年双手之上两把银白色手枪火舌的精准度。

  “砰砰砰砰砰!”交替、张开,各种枪技在那修长的十指上灵活地展现。

  “啊!”“啊……”“呃……”“呜……”惨叫声此起彼伏。

  “对方的人数还是太多了。”进行完一轮射击用手掌托换弹匣后,刘天意识到强力突围不是一个好的方案。

  “那么只能执行C计划了。”少年脚上白色的耐克鞋突然发出机械的鸣叫声,接着鞋底就分别冒出了左右各六个的圆形滚轴滑轮。

  “已经出了地下室,路线的话……”眼镜的左镜片开始浮现绿色的数据。

  在鞋底拥有了自动滑轮辅助前进,即使背上承担着一个人的重量,速度的提升较之先前也是相当可观的,从远处望去的少年,看起来就好像脚底会自动前进、一只眼睛发着绿光的恶魔。

  “到了。”目的地是别墅的背面。

  “沿路的阻挡越来越低,看来雪玲那女人还是做了一点事情的。”从产生漩涡门的冥界空间取出了破墙炸药,将之“砰”地一声黏在墙壁上设置好并收起鞋底上的滑轮后,少年连续后退了十几步。

  “轰!!!!!!!”

  炸裂开的口子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在敌人被响声吸引过来之前必须迅速离开。”刘天眼镜的左镜片绿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幅路线的蓝光电子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