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砰!”鬼武者的右拳与地底人的左拳碰撞到了一起。

  “果然有着一些力量呢……”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轻微麻痹感,龙谦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也好啊,拿你练练手,作为提升实力的试炼石!”

  “少说大话了!小子!!”

  地底人的右拳接着袭来,龙谦的鬼手毫不示弱地迎了上去。

  没有任何麻痹感,相反的,怪物的拳头被硬生生地击退。

  鬼武者乘势向左转身,右手的手肘袭向地底人的背部。

  地底人庞大的身躯却也不失灵活,侧身闪避使得对手的一击落空后由于重心不稳倒了下去。

  “机会!”龙谦的攻势猛烈不减,抬起右脚膝盖以千钧之势攻向敌人胸膛。

  “喝!”怪物的又一个侧滚躲开了鬼武者的攻击。

  “刚才的霸气到哪里去了,就只会躲避吗?”

  看着先前自己躺着的位置一个巨大的凹陷坑时,地底人的神色凝聚了起来。

  “鬼武者,我和你并无什么大怨,就此……”话还没有说完,对方手上就突然出现了一把银白色的左轮手枪,枪口在短暂的时间内连续喷出了几十发子弹,这些子弹组成了一张弹网包向它们的目标。“下次再说废话的话,我就换剑了。”

  “砰砰砰砰!!!!!”任由子弹击在皮肤之上,苍白的犹如石灰一样的全身肌肤没有留下一丝伤痕。

  “在我预料之中。”龙谦说着将鬼之左轮换到了左手。

  “你这小子,真的惹怒我了!”

  看着呼啸冲来的怪物,鬼武者脸上无悲也无喜,轻轻地扣下了扳机。

  “鬼爆弹!!!!”

  “轰!!!!!”紫色光球正中对方的脑门,一般情况下是绝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光线散尽后,龙谦走向那个被光球强劲力道弹飞的苍白色身体。

  “咦?抗性还不错嘛,就只是额头受了点伤而已。”

  地底人满头是血地站起,看向鬼武者的目光中带有憎恨,同时飞拳击向了龙谦。

  “嗯!!”鬼手直接拉住飞速袭来的拳头,鬼武者一个转身将对手抛了出去。

  “我现在没有必要对你留情了!!!”一个快速冲锋,在途中龙谦顺势拔起插在地面的旋转之剑,飞身跃起。

  “扑哧……”旋转之剑插入怪物的身体,鬼武者对此还感觉不够似的,继续挥拳连击。

  “砰砰砰砰砰!!!!”左一拳右一拳,直将地底人的头颅打得变了形,少年依旧还不肯罢手。

  “我这是怎么了?这股杀意所带来的快感……呵呵,好畅快啊!!!!”鬼武者的双眼冒出阵阵绿光……

  “呃……”缓缓睁开双眼,“我……晕过去了吗?”

  龙谦站起身来,发现自己依旧处于阴暗潮湿的下水道中,一旁还躺着被自己先前击打的不成样子的地底人的尸体,鬼武者状态也没有退出。

  “嗯……”龙谦摇了摇头,“状态有些不对呀……嗯?谁在那里!!!”一处轻微的响动声引起了鬼武者的注意。

  “我……”看清对方正是那名被地底人所劫持的少女时,少年吁了一口气。

  女孩楚楚可怜地看着鬼武者,倒颇有几分清纯诱人的韵味。

  “可以走了。”龙谦淡淡地说着,转身往下水道的上层入口走去。

  少女疑惑地看着离去的红色背影,其实在战斗的开始,她便醒了过来,一直偷偷地目睹了鬼武者那压倒性胜利的全过程,一天之内见识了这么多奇异的事情,这让少女的神经也有些受不了。

  “看样子他不像坏人……可究竟是来救我的,还是来找架打的呢?”对于这两点,少女实在是无法选择并确定……

  “欢迎收看今天的金牌调解!!”

  无聊地晃动着手中的电视遥控器,龙谦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欠。

  “唉……短暂的假期就快要结束了……我都干了些什么啊……为什么还是这么累……”

  门一下子被打开。

  “哦,龙谦,你在这里啊。”冷淡的声音。

  “嗯?菲菲,你回来了!!!!”高兴地转过身来的少年迎接到的却只有失望。

  因为站在门口的冷脸少年是刘天,而不是龙谦朝思暮想的少女白菲菲。

  “呃……刘天啊……你有什么事?”

  “看来你的确想女人进入了一种入魔状态。怎么样,需要我借助一些工具来帮你消除那种影响吗?”平静的声音无论谈起什么事情仿佛都和自己毫不相关似的,但这次也确实如此。

  “喂!你小子不要乱说啊!!快点讲啦,到底有什么正经事,别告诉我你就是为了刚才所说的‘那种事’才来找我的。”

  “那么,我所要传达的消息便是,有新的任务了。”……

  南部没有战火,并不代表战争的停止。

  与日俱增的伤亡数字迫使冥界中的每个幸存者肩上的担子又重了一分。龙谦只休息了一天,在假期后的第二日,便要赶往新的任务执行地了。

  “这次的任务……好像是护卫什么人吧?”和秦岚“胜利会师”后,龙谦顺便搭载上了对方那颇为炫目与拉风的跑车,也省去了大热天一番接受太阳洗礼的奔波。

  “嗯……是个重要的人物呢,魔界的第六大将军——辛迪巴。这次冥界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也说明了对我们小队的充分重视啊。大家以往的辛勤努力此刻终于收到了一些成效了。”

  “魔界大将军,我记得自己以前好像也杀过一个。”

  “你杀的大概是魔界排名比较靠后的将军,不过那件事我也听说过,你也正是因为那一战而在冥界确立了名声的啊。”

  “咦?那就是说现在的我在冥界很有名了?”

  “嗯……别误会,只是在鬼武者中间……冥界内部和高层,除了鬼王之外,大概就没有几个人知道你了,不过鬼王又是素来以平易近人而闻名的,所以说……”

  “小岚你也是一个啊!”

  “呃……我算什么冥界内部人员啊……唉……和你这种文化知识匮乏的‘战斗机器’还真是说不清楚耶……”

  “说到战斗机器,我倒想问问,小岚,你认为小队里谁的战斗力最强啊?”

  “当然是你了,龙谦大鬼武者阁下。”

  “啧啧,一听就知道是拍马屁。没劲。”

  少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跑车继续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着,朝目的地快速驶去……

  “我说怎么又突然开到乡村公路上来了啊……”

  “嘿嘿,这就是你坐本小姐跑车的必要性了……王恒还有田欢他们也都是要坐车的,因为路途过于偏僻复杂,你们鬼武者如果单身赶路的话,这么大热天的恐怕到了目的地体力也要被消耗掉三分之一。”

  “晕……押送个人而已,还有这么多讲究。”

  “这也是出于安全谨慎考虑,魔族还没有放弃这位大将军。按照他们一贯的作风,即便无法救出辛迪克,也会在其被转移前将他迅速杀死,以防止泄露更多的秘密。”

  “话说回来,这么重要的行动,刘天那家伙竟然不来……”

  “没办法,最近他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光是开发两种武器就要占用一天工作时间内的三分之二,更何况还要做出那么多的部署与计划,我们也体谅一下吧。”

  “呃……”

  说着说着,车子便到达了目的地。

  田欢与王恒早就等待多时了。

  “总算来了你们两个,我们先前还在议论速度怎么这么慢呢……”田欢大大咧咧用他那豪放的嗓门说道。

  “你的言外之意就是我的车子没你们的快喽?”秦岚白了他一眼。

  “龙谦兄,我们又见面了。”映入少年眸子里的是那个熟悉的身影——吴清。

  “吴清兄?想不到这次和我们合作的鬼武军将领竟然还是你?哎呀还真是缘分啊!!”

  “哈哈,是啊,上次也是多亏了龙谦兄小队里的几位才使我即便丢了两千人的军队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而功过相抵了,这次依然很高兴能和你们合作。”

  “哪里,还请多多指教了。”

  “指教谈不上,呵呵。不过这次的护送任务也确实称得上是很棘手的。”

  “呃……那个魔界大将军啊……真是的,都被抓了还不消停……”

  “这次主要的路线为山路,避免了魔族大部队的奇袭,但正也因为如此极容易与其小股分队相遇,所以要选择精兵来加以对抗。这次我只带来了五名手下,不过,他们可以算得上是我下属中最为精锐的几个人了。”

  “嗯……加上你六人,再加上我们小队来的四人一共十人,应该能够应付突发情况了。”

  “说起来刘天兄没来还真是令人遗憾啊。”

  “没办法,那家伙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啊。”

  “可以理解,大战即将蔓延到南部,每支小队一些自保的手段还是要准备的。”……

  一边闲聊,一边将出发事宜处理完毕,下午两点,押送小队踏上了征程。

  秦岚一边挥动着玉手,一边抬头看了看颇为浓烈的阳光:“这天气怎么这么热啊……应该早点出来的。”

  “如果十二点出来的话那么气温更高,早上出发又过于仓促了。”吴清解释道。

  “唉……这么热的天气,魔族也都不愿动了吧?”一名便装打扮的鬼武军士说道。

  “还是不可大意啊。”

  一路上,龙谦都在观察着那位魔界大将军——辛迪克,和一般见过的魔武者外表没有太大的区别,拥有着颇为俊美的面孔,神色间的残酷毫不掩饰,只是额角边的皱纹显示其较之其他魔武者似乎多了几分苍老与沧桑。

  “你一直看着本大将军做什么,鬼武者?”与那俊美面庞完全不符地带有中年男人气息的磁性声音从辛迪克喉咙里发出。

  “看看都不行啊?你这阶下囚,拽什么拽?”田欢大吼道。

  辛迪克看了田欢一眼,冷笑道:“只怕若是解除我身上的力量封印,十个你这样的也不是我的对手?”

  “你!!!”田欢正欲动手好好教训一下狂妄的囚犯,却被王恒一把拉住:“好了,别和这种垃圾一般见识。”

  “看样子你们很恨我们魔武者啊?比一般的鬼武者还要恨呢……”没有人再回应辛迪克的话……

  行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一行人总算是进入了布满林荫的山道,天气也稍微凉爽了些。

  “呼……总算有一点点解放了。”秦岚吐出一口气颇显轻松地说道。

  “大家在这里休息一下吧,休息以后,前面就都是山道了,可以一气呵成地走完。”吴清喝了一口随身携带的饮用水后找到一块较为干净的石头坐了下来。

  “好的,休息一下,在那么大的太阳底下赶路,一个小时的精力消耗也确实抵得上三个小时了。”

  就在众人准备坐下休息时,不远处地草丛里传来了沙沙的声音。

  “谁在那儿?”吴清兀地站起,手中现出了一把长剑。

  “丝丝丝丝丝丝丝丝……”这种奇怪、极难用语言来描述的声音就这样从四面八方产生。

  “轰!!!!”突然天空出现了几十个黑影,连阳光都被它们所遮蔽。

  “是从草丛里跳出来的!!!”龙谦大吼道,同时进入了鬼武者状态。

  “嗖嗖!!!”王恒的反应倒也不弱,他是第二个进入鬼武者状态的人,比龙谦还要快地手上现出了弓箭,对着上方就射出了一记破魔之矢。

  “锵!!!!”金属相交的碰撞声。

  “竟然能把破魔之矢弹开,究竟是什么级别的魔物?”鬼武者王恒脸上浮现出了惊讶。

  “砰砰砰!!!”怪物们落地后,众人看清了它们的容貌。

  一副马戏团小丑的打扮,手臂或脚部延伸出一把或两把锋利的大刀,身体的四肢扭曲着,尤其是头部,好像都没有脖颈似的。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啊?”龙谦手中出现了旋转之剑砍向其中一名怪物,竟被那个怪物利用手上的锋利刀刃直接给挡了下来。

  “稻草人……”秦岚身体四周有着两名精锐鬼武军士护卫,是故第一时间看清了怪物的身形特征。

  “这么脆弱的名字,这么强力的怪物,这出入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田欢挥动手中的巨锤勉强击退一名怪物苦笑道。

  就在众人即将陷入苦战之时,秦岚的一声提醒为大家指明了正确的攻击方向。

  “大家不要和它们的武器硬抗,攻击身体的突出部位,尤其是胸膛,这些外皮只不过是一层套子,里面真正躲藏的,是甲虫!!!”

  “魔族到底哪来的这些恶心的玩意啊……”龙谦说着一剑刺穿了一个怪物的胸口,“嗯?果然有效。”一阵阵黑雾冒出随后消散,接着怪物的身体仿佛失去了依托,整个瘫软了下去。

  “嘿嘿,我也来试试。”田欢一锤子效仿着龙谦攻向一只怪物的胸膛。

  “砰砰砰!!!!”和先前那只被龙谦攻击的怪物雷同的下场。

  “好!就这样一鼓作气!!!”王恒一箭直接连续贯穿了两只稻草人的胸口。

  “那么我们也不能落后啊,兄弟们!!”吴清回旋三圈切裂六只怪物的胸膛后大声吼道。

  辛迪克注视着这一切,不发一语……

  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众人所处的四周到处都是破损的小丑外皮遗骸。

  “呼……虽然知道了它们的弱点,但杀起来还是有些累啊……”龙谦退出鬼武者状态后,才感觉那股轻微的目眩与头晕渐渐消失。

  吴清的呼吸没有丝毫的紊乱,其带来的五名手下亦是如此。“令我好奇的是,为什么已进入山道,我们就遭到了敌人的埋伏?”

  “呃……我记得刘天以前很早的时候好像就说过,冥界内部有内奸。”

  “现在这一点得到了进一步的确切证实。”

  “哈哈哈,想不到你们这些冥界的走狗也不是铁板一块啊!!!”辛迪克虽然没有被拯救成功,但依然仰头对天大声嘲笑着。

  “再叫,老子第一个宰了你!!”田欢挥拳就要冲上去揍魔武者一顿,再度被王恒拦下。

  “现在没有时间继续耽搁,我们抓紧时间赶路吧。”吴清显得颇为冷静,思索再三后,也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前进。

  “唉……才一开始就遇到了敌人的伏击,看来这次的任务成功率的确是难以保证……”龙谦也有些灰心丧气,定了定神后,跟着队伍跑了上去……

  事情似乎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一直行进到了傍晚押送小队都没有再遭受到魔族的什么攻击。

  “诡异,说不出的诡异。”吴清机警地看着四周,甚至于处在事先就已经安排好的暂时性落脚地点都无法彻底安下心来。

  所谓的暂时性落脚点也不过是一座普通的类似于乡间建造的小洋楼般的简易装修过的二层建筑罢了。

  “任是谁看到山里有这样一座显眼的建筑,都会心生怀疑的吧?”龙谦咬了一口手中的牛肉干说道。

  “关键的前提是这次的路线本来就已经够偏僻的了,完全不抱有魔族能够发现的开始假设,所以在设置临时落脚点时也是尽量出于舒适方面的考虑。”吴清根本吃不下手中的干粮。

  “安啦安啦,既然我们现在已经都到这里了,那么做好下面的事就行了。”田欢显得很乐观。

  “我有一个提议。”

  “什么?”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王恒的身上。

  “不妨……乘着夜色赶路。”王恒有些支吾地说道。

  “这……倒是个不错的建议。”吴清托着下巴思索起来。

  “啊?我坚决反对!!”秦岚连忙举手:“现在这个天气,晚上的蚊子不知道有多少……而且那个,我是说夜路不安全,容易中埋伏呃……”

  “你是怕蚊子给你那洁白的肌肤上留下点什么纪念品吧……”龙谦暗自想道。

  就在大家讨论的热烈之时,在角落里坐着的辛迪克脸上露出了阴沉的笑容。

  “嘶嘶……”

  “什么声音?”吴清的反应总是最迅速的,手中出现了长剑。

  “大概是蛇吧……这样的山里面,蹿出一两只蛇来也是很正常的事。”一名鬼武军士说道,“我出去看看。”

  “小心些。”吴清嘱咐道。

  那名鬼武军士点了点头后打开大门走出了建筑。

  五分钟过去了。

  “怎么还没有动静?不会是出事了吧?”

  “那我和田欢再一起出去看看。”龙谦进入了鬼武者状态。

  “有什么事情的话一定及时汇报。”吴清走向了辛迪克,如今他决定亲自来看守囚犯。

  “嗯。”龙谦点头后重复着先前鬼武军士的动作,只是这次不同的是身后跟着也进入了鬼武者状态的田欢。

  山间的月色有些明亮,天空的星星也没有往日那么的多。

  “啊……山里的空气就是清新啊……”田欢张开手臂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说道。

  “喂,我们可是出来侦查的,要享受的话,下次小队大家一起来吧。”

  二人走到了离建筑楼不远的一处草丛前。

  “嗯?那是……”当躺在地上的身影映入龙谦的眼帘时,一股不祥的感觉从心底飞速升起,

  “果然……”龙谦加快速度奔向了目标,同时对落在身后的田欢回头喝道:“田欢,快去告知大家,魔族的伏军就在这里!!”

  “什么?”田欢先是一愣,随后点头转身飞速赶向了建筑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