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来到躺着的鬼武军士旁边后,龙谦蹲下身子查验着状况:“呃……还有呼吸,好还有救……但这伤口是……”看着鬼武军士肚子上那裂开的巨大伤口,鬼武者皱起了眉头:“以精锐鬼武军士的实力,要想将其伤成这样,非得有强大无比的实力不可,魔族如果真的来了这样的家伙的话,那只怕我们这支押送小队的下场都只有全灭……如此一来,最有可能的就是偷袭了……”少年闪电般的思维还未完成,便察觉到了身后的一股劲风。

  “还想偷袭我?”发出了一道冷哼,留给偷袭者的只是留在原地的残影。

  龙谦落在不远处,看清了对方的真面目。

  “果然是魔物。”

  这次的魔物彻底地当的上这个词语,干瘦的骨架身体上披着黑色的麻布破衣,身体上零散地分布着一些凸出来异形的骨刺,睁大着的血红双眼背后是一份空洞与死寂,不时地张嘴对龙谦发出咆哮或者面露阴森的笑容,手上拿着的长长镰刀就像是地狱里穿梭而来的死神。

  “啧啧啧,魔族派出来的家伙每次都以丑的居多……相比之下,我都更情愿和亚威战斗了……虽然那厮很难纠缠,但好歹还可以养养眼啊……”龙谦手中出现了古铜色的旋转之剑,眼中流露着是即将战斗的兴奋光芒。

  怪物挥舞着镰刀斜劈向鬼武者。

  “就这种速度?”龙谦轻而易举地躲过了怪物的袭击,接着旋转之剑剑锋顺势将其斩成了两段。

  “嘶……”怪物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化为了黑雾消失了。

  “哎?这……真的是那个偷袭鬼武军士成功的怪物吗?”

  这时,吴清等人都赶了过来。

  “龙谦兄,怎么样了?魔族埋伏呢?”吴清手中长剑迸发出耀眼的光芒,随时准备对敌人发动迅猛一击。

  “那个……已经被我干掉了……”

  “哎?”

  “呃……对了,小岚,先去治疗下那位鬼武军士吧,受的伤不轻呢。”

  “嗯。”秦岚在田欢的护送下朝受伤的鬼武军士所躺着的地方走去。

  大致地将经过简述了一遍后,龙谦挠了挠后脑勺:“我也没想到这家伙如此不堪一击……”

  吴清突然将鬼武者的话语打断:“不,对方如此脆弱的原因只有一个……它们在数量上远远地超过了我们……”

  吴清话音刚落,四周的黑暗里就传来了此起彼伏的阴森怪笑声……

  “什么?”

  “该死,果然……”王恒抬起手中的长弓,可是却不知该朝哪里瞄准。

  “大家戒备,准备好战斗!!”两名鬼武军士走向了辛迪克,一左一右地进行防御,剩下的两名配合吴清组成了一个小规模的阵型。

  “王恒,我来掩护你进行攻击!”龙谦拉开与众人的距离,跳跃到王恒身前。

  深呼吸了一口夜晚清新的空气,王恒将弓箭对准了龙谦所站着的方位,只待龙谦将敌人诱引出来后就发起进攻,当然这需要一定的默契。

  月色随着这些连绵不绝的笑声仿佛也昏暗了起来,黑暗里先是渐渐浮现出一双双血红的眼睛,随即走出了数十个龙谦先前见过的怪物。

  “这是……傲慢?”秦岚已经治疗好了受伤的鬼武军士,站起身来擦了擦额前渗出的汗珠。

  “什么东西?”田欢疑惑道。

  “这些怪物的名字,叫做傲慢,是地狱七宗罪怪物里的一种……奇怪,它们的种类不属于魔物。”

  “什么?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攻击我们?”在事情没有弄明白之前,吴清并无贸然地进攻。

  “大概是有人操纵法术召唤出了它们。”秦岚面色严肃,有件事她还没有说出来,因为害怕影响士气。那便是能够召唤出地狱里的怪物的家伙,实力铁定不会弱到哪里去。

  “不过我看这些家伙也没什么强大的,先前我一剑就解决了一个。”龙谦轻笑着说道。

  “还是不可大意啊。”吴清凝气屏神,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就在众人说话之间,怪物现出的数量已经达到了近百之多。

  “嘿嘿嘿,看来你们对于傲慢的实力自己十分有信心应付呢!”不知从何处传来了冷厉阴森地笑声。

  “果然有一个幕后人物……”吴清的嘴角挂上了一抹冷笑:“既然你自己暴露了存在,那也就准备好收尸的棺材吧。”

  “可不要随便地说大话哟,先好好应付我的这些可爱手下吧,嘿嘿嘿……”

  “说这些怪物可爱的家伙,自己想必更丑陋吧?破风一掷!”刚一开始龙谦就使出了绝技——破风一掷,瞬间产生的巨大飓风将卷入其中的二十余名怪物绞的粉碎。

  “破魔之矢——分裂!”王恒也不甘示弱,同时射出十记破魔之矢,每支箭都精准地命中了怪物的额头。

  “哈哈,大家都很卖力啊,我也不能认输啊。”田欢挥动手中的巨锤:“千鬼幻影锤!!”将想要接近的三十多只怪物或直接震飞、或直接震散。

  光是鬼武者小队的第一波战力,就消灭了近半的怪物。

  “大家上啊!!”虽然没有华丽的招式,但吴清和他的五名手下们同样不失战斗的凌厉之风,长剑舞动着带走一只只怪物的生命。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近百只怪物就被消灭殆尽。

  “大哥,我早就说了这些一般的地狱怪物就是给他们送去当炮灰的。”又一道和之前不同的阴沉声音响起。

  “嘿嘿,放心吧,第一波攻势只不过是消耗他们的体力罢了,接下来还有很多把戏要玩呢,我们就好好欣赏吧。不知道究竟能活下几个人呢?哈哈哈!!”

  “可恶的家伙,在无视我们吗?”饶是以吴清冷静之辈,也愤怒了起来。

  “那么,接下来,第二轮攻势,NUMEMBER2开始了!!!”话音落下,四周又传来了低沉的吼声。

  龙谦的肩膀轻微颤抖着:“呵呵,真是有趣啊,有什么招式,就都使出来吧!!!”

  第二波的怪物身形从黑暗里浮现了出来,和之前的怪物相比,这次的怪物倒还有些人样,身体较为的干瘦,手臂上的肌肉突出发达,在粉褐色的皮肤上缠绕着一些类似于灰色皮带的物质,青紫色的空洞眼光取代了先前的血红色,手中握着的依然是象征死神的镰刀武器。

  “这是嫉妒……真是可怕的家伙,连地狱的二等兵种都召唤了出来,大家小心,嫉妒的灵智要比傲慢高上许多!而且防御力也十分惊人!!”秦岚大声娇喝道。

  “既然知道了特点,那就没什么好怕的!”吴清提起长剑冲向了一只离得较近的怪物。

  “锵!!!”果然如秦岚所说,怪物的反应力有了一定的提升,镰刀挥舞着挡住了吴清的剑锋,剩下的其它四十来名怪物也对其余众人发动了进攻。

  “有点力量嘛……不过……还不够!!!”猛一发力,吴清双手握剑直接将剑刃表面的镰刀震起,同时刺向对手的胸膛。

  “嗖嗖嗖!!!”包裹在怪物身体上的那些皮带类物质突然汇聚到了一起,组成了一张带网,缠住了前进着的长剑。

  “可恶!”使出了浑身的劲力,吴清竟然都无法拉出武器。

  “这就是你们这些家伙的实力吗?确实强上了不少,但我吴清的力量也不止这些!!!”吴清大吼一声,右臂的肌肉突然暴起,直接将衣袖震了个粉碎。

  相比于左臂,右臂的肌肉增大了三到四倍不止。

  “那么,这样的力量又如何呢?”再度拔剑,“嗖!!”长剑被抽出的同时那些皮带类物质也被震散纷纷掉落在地面化为了黑雾消失。

  “失去了那玩意儿的庇护,你又能否接的下我这一击呢?”让长剑在手中直向旋转了一周,吴清的第二轮攻势再度发起。

  “嗖!!!扑哧!!!”怪物的胸膛被直接刺穿……

  龙谦这边,“吃我鬼手一击!!!”散发着蓝绿幽光的鬼手被无数皮带类物质裹住。

  “嗯?嘿嘿,这招倒是有点意思,不过我的武器可不止一样!”右手的旋转之剑对着怪物的头颅横斩而去。

  刚刚击杀完一名怪物后,鬼武者的背部就传来了一股劲风。

  “不错嘛,竟然还会冲刺攻击?”龙谦快速转身,旋转之剑迎了过去。

  “嗤嗤哧哧……”皮带类物质包裹住了古铜色的剑身。

  “呀!!!”直接挥动起巨剑,连同借助皮带类物质与旋转之剑相连着的怪物,“轰轰!!”龙谦一下左边、一下右边狠命地往地上砸着,大概五六次后,怪物被直接砸散,化为黑雾消失……

  “皮带类物质吗?”王恒没有草率地进攻,他一直在观察着战场的情况,寻找怪物的弱点。终于,从龙谦与吴清的战斗里,他明白了些什么。

  “原来这些皮带类物质就是怪物实力的关键,只要击毁可它们,那么嫉妒的防御力和先前的傲慢也没有什么区别。”王恒定了定神,开始抬起手中的破魔之弓。

  “爆裂矢——火!”一道火红色的光束从空着的箭孔中突然出现,在鬼武者的精神支配下,快速袭向了目标。

  “哧!呼……”被光箭击中的怪物浑身一瞬间被火焰包围,嘶叫着倒下化为了黑雾。

  “太好了,这招有用!!!”……

  众人之中陷入苦战的可谓就是田欢了,完全依靠力量型的打法在防御灵活的嫉妒怪物前根本施展不出手脚。

  “这些皮带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每震碎一些就要消耗我不少的鬼力,真是难缠的家伙啊!!!”田欢已经挥汗如雨,但却只是吃力地消灭了两个怪物,体内的鬼力已经耗掉了近三分之二。

  “田欢,你站稳了,我来给你加成火属性鬼力能量!!!!”秦岚娇喝一声,双手出现了火红色的光团飞向田欢手中的大锤,同时吴清与五名鬼武军士的长剑上也得到了加成效果。

  “嘿嘿,这下就没问题了。”加成火属性能量后的田欢轻而易举地就一锤子解决了一只怪物。

  第二波攻势应付起来虽然有些吃力,但很快就被押送小队的队员们们击退。

  “这些家伙,完全就是在玩弄我们啊。”吴清靠在龙谦的背上咬牙切齿地说道。

  “怎么说?”

  “以他们所掌握的实力,足够可以一次性夺下辛迪克然后离开,没必要这样一波波地派出伏军来同我们纠缠。之所以这样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我们的战斗当做一场可以欣赏的把戏来观看,这也说明他们对于自己的胜利有着十分的把握与自信。”

  “这样的对待……我会让他们后悔的。”龙谦平静地说道,眼神凌厉了起来。

  “哎呀呀,竟然挡住了第二波攻势呢,大哥。”第三个同样不知从何处发出的阴阳怪气的声音,不过依稀可以听出是一个女声。

  “哼!柳儿,别急,第三波攻势很快就会到来,我们慢慢地玩弄他们。”

  “柳儿?”龙谦皱了皱眉头。

  “大哥,待会儿那个皮肤白皙的女孩可别杀死啊,留给我好好玩玩。”第四个声音在四周露骨地说着。

  秦岚当然知道对方指的是自己,苍白的俏脸上神色闪动了一下。

  “如今的情况,也只有出此下策了。”吴清对其余的手下喝道:“大家迅速撤离,我来顶住!!!”

  “什么?!”众人皆是一惊。

  “这怎么行?队长!!”

  “执行命令!!!”吴清厉喝道。

  “吴清,这样的话,你根本无法挡住那么多的怪物的啊,而且第三波怪物的实力一定比前两波要强劲……”

  “龙谦兄,这点我完全知道,但是不能在这里没完没了地继续拖延下去,慢慢地我们会丧失掉主动权,乃至被他们活活耗死,所以我在这里拜托了,带着剩下的人,突围出去,不管前方有些什么也好,完成冥界交给我们的任务才是最重要的事!!!”

  龙谦怔住了:“为……什么……为了完成任务,连命都不要?”

  吴清提起长剑:“当我成为一名冥界的战士时,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觉悟。”

  “呃……”吞咽了一口口水,龙谦低声说道:“我明白了。”

  “真是很遗憾啊,才刚聚齐不久,就又要分开了……”吴清苦笑道。

  “吴清兄,要做的话,也是我留下来。”龙谦抬起头,提起了旋转之剑。

  “什么?”惊愕的表情转移到了吴清的脸上。

  “我的觉悟是刚才诞生的,所以……请给我一次实践它的机会!还有,我向你保证,一定会带着这份觉悟活下来!!!”

  “龙谦兄……”

  吴清咬了咬牙:“大家走!!!!”

  没有时间迟疑与顾虑,鬼武者小队中的众人携带着辛迪克迅速跟上离去的吴清。

  “龙谦,我相信你!!!”田欢对着鬼武者的背影在心中说道。

  “龙谦……”王恒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龙谦,一定要活下来啊,我相信你能做到的!!!”秦岚凝视了一会儿,也不得不离去。

  “大家都走了,但是那份责任和关心却一直同我在一起,留在我的心中。那么,下面就让我来看看剩余的攻势吧!!!!!”将巨剑指向黑暗中的虚无朗声说道:“鬼武者龙谦,接下剩余的挑战了!!!!!”声音响彻整个山林间,久久回荡不已……

  “嘿嘿,还真是令人感动的情谊呢……”阴森的女音说道。

  “是吗?可我只看到了虚伪、做作的恶心罢了。”阴沉的声音回应道。

  “那么,第五个声音是否该出场了?”龙谦轻笑说道。

  “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们有五个人?”

  “柳儿……是段柳吧?呵呵,你们就是多比小队的五人。声音虽然有所改变,但对于听过的我来说只要仔细辨认再加上先前称呼上的暴露不难发现。”

  “呵呵,鬼武者龙谦,你还真是让我们一再地惊讶呢,”第五个声音响起,阴森之中带有一丝冷静。

  “多比小队,原本身为鬼武者的你们投靠了魔族吗?”龙谦神色转为平静。

  “住嘴!!!你没脸在我们面前提我们的投靠,你们小队的刘天设计陷害让我们误入魔族手中后,冥界丝毫不在乎我们的死活,任由魔族那些混蛋用各种残酷手段对我们施行各种各样的折磨,也不派出人马进行救援……你能体会那种绝望的心情吗?我们的变异是冥界给逼的,从那时起,我多比就发誓要摧毁冥界,即便摧毁自己以往所一直信奉着的信仰,不!那根本不配被称为信仰,只是一种欺骗!我现在追求的只有力量!力量!我要利用力量来压倒一切!!!来支配一切!!!我不要别人来支配我!!我要支配世界!!!!!!!”

  “多比……”

  “哈哈哈,废话少说,第三波攻势就要来了,鬼武者,好好接受着吧!!!”

  低沉的吼音开始自四周响起。龙谦低着头提起旋转之剑:“我是不知道你们在魔界受了多少苦,我也无法改变什么。但是,在我死之前,我会拼了命去守护现在所信奉的东西!!!!”

  “那便用你的鲜血去证明吧!证明给我看!!!你所坚持的是对的!!!!”

  “呀!!!!”鬼武者飞速冲向了黑暗中浮现出的巨大身影。

  第三波怪物的身影看起来十分庞大,其实是一个个独眼的魔物士兵背上正分别扛着有着无数空洞、散发出橘红色光芒的肉瘤炸弹,独眼士兵的独眼散发着血红色的光线,干瘦的身体令人无法轻易相信他们能扛动较之自身大上几倍的巨大肉瘤炸弹。

  他们在地狱里被称之为——愤怒。

  “来吧!!!!”重剑的剑锋砍上一只怪物的肉瘤炸弹。

  “锵!!!!”旋转之剑擦出火花,被硬生生地弹了回来。

  “呼……不愧是第三层次的怪物,如此惊人的防御力……”在连续挥动斩击了十几下、目标无论是肉瘤炸弹还是地上扛着它们的魔物士兵结果都一样后,鬼武者果断向后一跃,拉开了与敌人的距离。

  怪物的数量较之先前倒是一直在降低,这次只有四十只左右。

  “为什么用剑砍击的话怎样都无法进攻成功?难道有什么诀窍在里面吗?”龙谦看着把自己围住的怪物们,收起旋转之剑,右手出现了鬼之左轮。

  “哈哈哈,鬼武者,顽抗吧,让我们来好好欣赏一次!”

  虽然明知对方是在扰乱自己的心智,但龙谦不由自主地瞄准一个怪物背上的肉瘤炸弹,一发子弹射了出去。

  “不好!!!”心中的疾呼已经来不及,鬼武者能做的只有尽量闪避。

  “嗖!!!”子弹射穿了肉瘤炸弹,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爆炸波动,一个怪物的爆炸产生了连锁反应,所有的怪物都开始爆炸开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烟尘散尽后,红色的身影缓缓站起。

  身上满是爆炸所带来的伤痕,龙谦抬起了额头,额前的银发早已被血液染红,左脸颊也被血红色不是很分明的液体布满。

  “大哥……这家伙竟然还没有死……”阴森中带有一丝惊讶。

  没有回应。

  “嘿嘿……”龙谦的脸上出现一抹轻笑,召出旋转之剑,稳住身体后,握住剑柄指向黑暗之中的虚无:“我说过,到我死之前,我都会拼命守护所信奉着的东西,这样的爆炸,还没到置我于死地的程度啊……鬼武者龙谦,继续接受第四波的挑战!!!!”……

  “你的坚持实在很令人敬佩啊,龙谦,不过你也就只止步于第四波了。”阴沉的声音许久后才缓缓响起,语气里不知是冷厉还是惋惜。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还是说,你打算就此这样放过我们了?”

  “哼!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

  “那就行了,第四波的怪物,快出来吧,我还挺期待的呢,因为刚才在一瞬间,让我悟出了新的绝技,就拿你的第四波怪物们来检验一下吧!!”

  “什么……”

  四周很快就传来了新的低吼声。

  “虽然现在身体四处都有刺痛的感觉,头部却依然很晕……内脏也受损了……呵呵,但不能在这里倒下去啊,就来看看自己的极限吧……”龙谦略显蹒跚地提剑稳住了身形。

  第四波地狱怪物很快就露出了他们的本来面目,和先前唯一不同之处便是身体四周转变为发着紫色的幽光。

  “这是地狱七宗罪怪物里的第四种——懒惰,他的战斗特点为瞬移。”低沉的声音缓缓说道。

  “嗯?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只是不想让一场有趣的演出过早结束罢了。”

  “呵呵。”龙谦努力聚集起分散着的精神,“瞬移啊……还真是厉害的本领呢……”

  三十只怪物整齐地同时消失。

  “好快!!”龙谦的面孔渐渐模糊,下一刻三十只镰刀就击中了这道残影。

  “呃……”身体上的刺痛感增强倒是减弱了注意力的不集中问题。

  “下次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一只看起来是众多怪物中的首领懒惰竟然开口说话了,雄浑却又不太连贯的人类声音。

  “瞬移……瞬移……用那招的话,即便是瞬移也不是没有可能成功!!!!”

  “进攻!!!!”三十只怪物再度整齐消失。

  “无论是什么招式与能力,一定会有弱点,而这便是我信念的一击,好好接着吧!”

  龙谦的身体忽然化为三十道幻影,每个红色身形都使出了膝撞攻击敌人。

  “他在干什么?一瞬间启用那么快的速度,鬼力根本无法承担那样的消耗。”黑暗里略显尖锐的声音语气中带有惊讶。

  阴沉声音没有回答。

  三十道幻影各自攻击完后,立即归一,化为了浮在空中,头悬朝下,右手握着银白色左轮手枪的鬼武者本体。

  龙谦嘴角边不停溢出新鲜的血液,但目光却如磐石一般的坚定。

  鬼之左轮内喷出无数冥界之力化为的子弹,但接下来令人惊异的一幕发生了。

  不是时间的静止,也不是眼睛的错觉,子弹竟然全部悬浮在空中,似乎在逼视着什么。

  “再度消耗大量鬼力依附在子弹上,使其悬浮,这家伙,到底想干些什么?”

  “不……也许第五波怪物,他赢了……”

  “什么???”

  嘴角露出一丝虚弱的微笑,鬼武者轻轻说道:“鬼幻三式,最后一击——回旋。”

  接着本体刹那间消失,又化为了三十道幻影,使用着相同的招数——回旋踢。

  在幻影分身们的腿部接触到空气中的某一处时,突然发出了透明的空气波动,懒惰怪物瞬移中的身形显现了出来。

  当幻影全部消失鬼武者龙谦本体站在中央时,四周静止着三十只懒惰怪物一瞬间同时化为黑雾消失。

  “这……好厉害……”

  “先是借用幻影高速膝撞给予懒惰暂时的打击以便延缓它们的速度,接着浮空弹逼迫目标控制静止在一定区域内,最后挥发出所有力量使出幻影回旋踢……哼,还真是舍命的打法呢……只不过,这一击后,他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不说鬼力地强烈过度消耗,他现在已经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了。”

  “扑哧……”体内的血液似乎都要流失干了,龙谦半跪喘着气,七窍都流出了血液。

  “这种干彻的撕裂感……呜……”抓着胸口,呼吸越发艰难:“不行了吗……到这里为止……可恶,我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啊!!!!!!”

  怒吼一声,鬼武者召出旋转之剑支撑着身体一瞬间站了起来。

  “什么??!!!”

  “呵……”缓缓地提起旋转之剑,全身残破满是伤痕与血液的鬼武者始终未改的便是那份坚定:“鬼武者龙谦,接受下一波的挑战!”……

  “如此拼命,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那冥界吗?”多比显出了自己的身形,外貌并无太大的改变,只是双眼血红,但不失冷静。

  “我没那么崇高与……大义……我所守护着,只是……自己心中的道……那种永远不认输、坚持下去、一往无前的信念……这就是我的道,我的战斗之道!!!!”

  “战斗之道……”多比默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