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这是最后一波了,龙谦,让我看看你的战斗之道吧!!!!”多比一挥手,身边就出现了二十多道灰色的身影。

  和先前愤怒一样的血红独眼怪物,只是这次手上拿着的竟是巨大的棺材。

  “贪婪……人性中最难战胜的劣质……好好品味吧……”多比隐去了身形。

  大脑昏昏沉沉,龙谦此刻体内的鬼力能够维持在鬼武者状态下就已经是奇迹了,至于魔变之体,如今鬼力奇缺的体内更是无法激发。

  “大多数招式都无法使用了……必须领悟出一种新的招式……一种对鬼力消耗极少的招式……”龙谦思索着,眼眸一动,一只怪物挥舞着手中的巨大棺材朝他砸了过来。

  “呃……”艰难地翻滚躲过怪物的一击,就是这一躲,也使鬼武者的大脑一阵晕眩。

  “身体机能方面已经低到了一种极限,搞不好遭受到一击就会彻底晕死过去。”

  好在贪婪地狱魔物的移动速度并不是很快,在再度发起进攻之前,鬼武者有相对充分的时间进行喘息,但:“它们正在把我包围,一旦成功的话,结局就是必死,可恶……”

  就在贪婪魔物们即将完成对于鬼武者的包围之时,却纷纷停滞住了缓慢的身形,打开了手中扛着的巨大棺材盖。

  “这又是什么招数?”棺材盖里飞出了一只只金黄透明色的骷髅灵魂,扭曲的面庞对龙谦咆哮着。

  “贪婪虽然攻击力强悍但速度不足是它们致命的弱点,然而召唤灵魂这一招却足以弥补,灵活幻灭的灵魂攻击,龙谦,重伤的你是无法熬过这波怪物的攻势的。”多比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

  “灵魂攻击……灵活攻击……”龙谦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以前曾经看到过的一部日本动漫《网球王子》里的情节。

  “灵活……轻松……”就在龙谦默念之时,一只灵魂怪物飞速袭向了鬼武者。

  “不好!”躲避早已经来不及,鬼武者下意识地抬起鬼手遮挡住了面孔。

  “嗖!!!!哇!!!!!!”鬼手发出一阵蓝光,灵魂怪物惨叫一声,被蓝光所同化吸入鬼手之中。

  “这……是?”龙谦不可思议地看了看那散发着蓝绿幽光的左手,体内撕裂的痛感似乎微微减轻了一些。

  “鬼手……对灵魂体有吸附效果?而且似乎还能补充我的鬼力……”龙谦脸上渐渐浮现出了释然的表情。

  黑暗里,多比双手抱在胸前,心中默默说着:“龙谦,鬼武者,带着我的那份信念一起活下去吧,拜托了,用你的力量,一起来守护我……曾经的信念……”

  “呀!!!!!”龙谦飞身跃起,靠近那些灵魂体快速吸纳恢复着体内的鬼力。

  落在地面上,龙谦旋转之剑指向已对自己形成包围圈的贪婪怪物们:“你们的力量的确很强,但我如今要用一种灵活的招式击败你们,感谢你们,让我领悟出了这招!”

  “鬼浮步!!!!!”将鬼力凝聚在左脚的脚底,一只怪物冲上前来用棺材巨力挥击时,龙谦往左一转,左脚脚底忽然出现一阵淡淡地红色能量涟漪,随后悬浮了起来,身体自由地绕到了怪物的身后,“呀!”一剑劈开怪物的身体,贪婪化为了黑雾。

  “这……究竟是什么招式……”黑暗中已经不止一人发出惊呼了,从龙谦用鬼手吸纳灵魂体怪物开始。

  “一种类似于网球中小碎步的运用,龙谦他将鬼力凝聚在脚底,借助一瞬间产生的能量反弹可以轻松地控制身体下一步的移动,这种方法,由于是借助力量。所以对体内鬼力的消耗接近于零。”多比淡淡地说道。

  这时朱昊说话了:“队长,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龙谦他的鬼手……”

  “没错,是左手……也只有那样的鬼手才拥有吸收灵魂体的能力,而且千百年来,他是继那人后的第二个……”

  “果真是个战斗天才,今天一日内经历的战斗就领悟出了如此之多的招式,鬼王哪里找来的这个家伙……”

  “好好看着吧,诸位,他会携带着曾经死去的我们的信念战斗下去的,曾经的我们,和他一样,作为一名鬼武者骄傲无比,为了心中的信念,为了想要守护着的东西,努力战斗着……”

  “……”

  “……”

  “……”

  “……”

  “……”

  “呀!!!”利用灵活的“鬼浮步”击杀完最后一名怪物后,龙谦将巨剑扛在肩上,对着黑暗中虚弱轻笑道:“多比,我赢了。”

  “是的,鬼武者,不过还是得请你睡一会儿。”

  “嗯?”

  一阵轻烟飘出,龙谦的眼皮渐渐重了起来,“你们……究竟想……”话还没说完,鬼武者身体就倒了下去。

  多比的身影浮现,看了躺在地上的少年一眼,对着身后的五道身影挥手说道:“那么我们,继续追击吧。”……

  押送小队众人纷纷沉默不语地快速前进。

  “不能让龙谦兄所付出的牺牲白费。”吴清目光坚定地看着越发险峻的山路,这里所遇魔族伏军的概率也会大大上升,毕竟,龙谦只有一人之力,围困的魔族势力完全有可能分兵出来继续追击或者事先就做好第二重埋伏的准备。

  山林间隐约传出各种奇怪的动物鸣叫声,在如今这个人类文明高度发展的时代下,能有一处山林还有如此原始的景象,实属奇异之事。

  “你们再怎样赶,他们迟早都会追上来的。”辛迪克面带嘲讽对说道。

  这次没有人再顶撞囚徒的话语,大家用的却是带有森寒杀意的目光。

  “别和这老家伙说太多废话,我们抓紧时间干路要紧。”吴清看也没看辛迪克一眼,平静地说道。

  “嘿嘿嘿,恐怕这个想法没有那么容易实现了。”不知从何处传来了阴森的声音。

  “还是追上来了么……龙谦兄已经为我们争取到了足够多的时间,剩下的要靠我们自己了!”吴清提起长剑,目光中有的只是坚定。

  “龙谦……”秦岚低声将这个名字念叨了无数次。

  “嗖!!”一道身影浮现,是多比小队中的龚俊。

  “只有一人?”

  “嘿嘿嘿,谁说的,我那些可爱的宝贝们可都在周围潜伏着呢……出来吧,宝贝们!!!”血红双眼透露着疯狂的龚俊拍了拍手掌,四周开始响起低鸣的吼声。

  “又是地狱怪物……”一样的干枯身子,一样的血红空洞双眼,唯一的区别就是手中的武器换为了流星锤。

  “大家小心,这是地狱七宗罪里第六重怪物饕餮,威力十分可怕。”秦岚面色凝重地提醒着众人。

  兵种的精锐程度决定了数量上的多少,这次的饕餮只有二十只不到。

  “那么,这次你们又要留下谁来抵抗呢?”龚俊的语气里带有明显的戏谑与蔑视。

  就在吴清准备迈出步伐之时,一道厉喝响彻了整个山谷:“由我鬼武者田欢来接受你的挑战吧!”

  独臂紧握着大锤,鬼武者向前走了一步,一往无前的气势直冲九霄。

  “田欢,你……”秦岚伸出了白皙的手掌,可前方有的只是空气,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抓住的什么。

  “大家放心吧,不论龙谦是生是死,他的信仰现在由我田欢来继承与守护!!!”

  “这个小队,都是这样的人吗……”吴清不禁在心中对自己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大家快走吧,我会尽量拖延时间的。”田欢抬头看了看纯净的星空,“龙谦……李文……小队……的信念……我会守护它的!!!”

  “可是田欢……”就在秦岚还要再说什么时,吴清嘴角却挂上了微笑:“我知道了,田欢,我真的很高兴能和你们合作……真的……不管结局怎么样,这种信念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守护它到最后一刻……”

  “呵呵,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秦岚,我们走吧,相信田欢的实力与……他的信念!”吴清说完招呼了手下一声转身离去。

  辛迪克目光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一切:如果说一次是偶然,那么第二次呢?

  龚俊也没有阻拦押送小队的离去。

  “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鬼武者,好好玩玩吧。”

  “奉陪到底。”……

  “真是可笑的信念啊!!!!”龚俊一招手,饕餮怪物纷纷挥舞流星锤发动了攻击。

  “像你这种人,是不会懂的。”田欢灵活地躲掉了一次次攻击,“那种伙伴间的相互信任,相互关怀,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像你这种只知道追逐实力而不顾一切的人又怎么能体会的到?呀!!!!!”一锤子直接砸烂了一只饕餮怪物的脑袋后,田欢将武器挂在背上,单手撑地,一个回旋踢扫翻了附近围住的四只饕餮,同时在翻身的同时取下锤子:“千鬼幻影锤!”无数道锤影击打在怪物的身体上,每道都带有鬼力附着的攻击力。

  “列阵,冲击波攻击!!!”在龚俊的指挥下,怪物们纷纷进行快速移动,形成了两道阵列一左一右将田欢夹在中间。

  视角在无限回旋着,怪物嘴里一个个分别喷出了直柱状的冲击波。

  “呀!!!”一边艰难地用着大锤抵挡着进攻,鬼武者一边灵活地转移步伐,“全神贯注,只要集中精神,我一定可以做的到的……集中精神……”鬼武者正在全力激发自己的潜能,“龙谦……李文……你们看着,我不会这么轻易地倒下去的……”尽管被从四处横飞而来的冲击波击中或者划过身上已经出现了十几道深浅不一的伤口,但鬼武者仿佛从未察觉到似的,依然拼了命抵抗者。

  “嗖!!!”一道冲击波的气浪划过田欢的额头,鲜血顿时浮现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地拼命!!!!真是可恶啊!!让我无法理解,龙谦那家伙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龚俊怒吼道。

  “嘿嘿,我说过……是信念……你好好看着吧……就算你杀掉我继续追赶上去,王恒秦岚他们也会站出来拦下你的,这是我们一同和那个人约定好了的啊……一定要让小队站在最强的高峰,即便付出任何代价!!!!”

  “可恶的家伙,去地狱里说那些可笑的事吧!!!!!”

  在龚俊愤怒的催使下,冲击波的攻势更加猛烈,几乎无法抵挡。

  “看来是时候使用那招了……”满是伤痕的鬼武者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看来是时候使用那招了……”满是伤痕的鬼武者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那么,现在,反击开始!!!出来吧,鬼武战锤,变化形态!!!”田欢的鬼手突然光芒大盛。

  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意,在鬼手光芒的照耀下,鬼武战锤开始发生形态上的变化:锤柄处突然冒出了一层精钢黑色护层,同时延伸出许多折叠型的钢铁支管、柄底也自动开出了一个小洞,刚才支管开始自动弹起,和变化后的锤柄组成了多孔枪管,接着是锤子的变化,锤子自动往内凹陷,同时延伸出支管连接扩充先前支管的长度,随后开始进行自身体积扩大与形状变化,最终形成了一个复杂的有着巨大主枪管,四周无数提制配件的总体看起来方形的后管支配部分。

  “这就是鬼武格林!!!”变化完成后的鬼武战锤便是一挺巨型的格林机枪。

  “这……这种东西,我根本听也没听说过……”

  “呵呵,那是当然,这也只有刘天才设计的出来,本来打算留到战争时期作为保命的杀手锏,现在,让你的饕餮手下们来好好品尝一下滋味吧!!!!!”田欢说完,就提起鬼武格林,扣下了扳机。

  由冥界之力所化的子弹具备着无与伦比的冲击力与破坏力,射速也是相当之恐怖,子弹直接一颗颗打碎饕餮口中所喷射出的强烈冲击波,最后毁灭那些冲击波的主人。

  格林机枪开始变化到怪物全部都被消灭,前后用了只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怎么会这样……”龚俊的眼中满是难以置信,血红色也缓缓褪去。

  “这便是伙伴的力量,信念的力量。”田欢将鬼武格林变回鬼武战锤,放在背上,转身离去时再度仰望星空:“大家,伙伴们,我做到了!”……

  押送小队继续着山间的赶路,虽然队员一个个被魔族的追兵所拖延住,但剩余众人的决心坚定程度只增不减。

  “无法想到,龚俊竟然真的被那个鬼武者给拖住了。”

  “呵呵,看来只有靠我们了。”

  两道声音凭空响起。

  “魔族的家伙们又追上来了。”吴清冷厉地说道。

  “嗖嗖!”两道身影现出,正是多比小队中的陈涛与朱昊。前者的血红双眼透露出一股股阴森,后者则更多的为冷静。

  “那么……押送小队的诸位,这次又由谁来挡住我们二人呢?”朱昊用平静如水的语气说着。

  “我来吧……”王恒提起弓箭,毫不犹豫地迈出了步伐。

  “不愧是鬼武者小队的成员,总是身先士卒,只是一个个只有送死的份啊!”陈涛的嘲讽毫不掩饰。

  “以王恒一人之力对抗对方二人,无论是胜利还是拖延成功的几率,的确都很渺茫……”就在吴清思索之际,一道清音响起:“既然你们有两个人,我们也派出两个,就我好了。”秦岚紧跟鬼武者迈出了步伐。

  “小岚……”王恒回头的眼神中含有多种复杂的情感,但少女的眼中只有坚定。

  “哟呵,来了个美女啊,这下也许就会有趣多了。”二人中也只有陈涛会说出这些废话。

  “那么,秦岚,王恒,拜托你们了。”吴清没有做过多的停留,那样只会愧对先前诸多伙伴的努力。

  “嘿嘿嘿,从哪里开始好呢?冥界的走狗们……”……

  “说我们是走狗,你们又何尝不是为魔族卖命的爪牙?”王恒少有地提高了声音的气势。

  “你叫王恒是吧?虽然很有骨气,但可惜的是,这场战斗一开始你们就败了,因为最大的劣势就在于那位医疗者参加了战斗而你又属于远程攻击人员,我们击杀她的成功率高于七成,从而决定你失败的可能性大于六成以上。”朱昊平静的话语每个字却像一只只针刺攻击在王恒的心脏上。

  “小岚……我绝对不能让她死……就算是豁出了性命,也要保护住她!!!”鬼武者在心里对自己吼着。

  “先好好接下我这一击吧。”陈涛说着单手一挥,身前就出现了一团巨大的黑影物质发出奇异的鸣叫声朝王、秦二人呼啸攻去。

  “腐臭蜂群!!!”

  随着黑影的逼近,那股腐烂的臭味也是越发的明显。

  “不好,这么快的速度,我根本无法反击……”一时间,王恒急的满头大汗。

  就在蜂群即将攻击到站在最前面的王恒身体时,一道洁白色的屏障忽然出现阻挡住了黑影的前进,同时发出耀眼的光辉,在这股光辉的净化下,蜂群也很快化为了黑雾尽数消失。

  先前还就在鼻子口徘徊的腐臭之味瞬间消失,王恒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

  “认为我完全没有战斗力吗?你们还真是天真呢。”秦岚白皙的右手掌上散发着柔和的光辉,先前的屏障与王恒精神力提升的加成都是少女的杰作。

  “小岚……”

  “还愣着干什么?快攻击呀!”

  “哦……好!”在秦岚的提示下,王恒射出了一记破魔之矢。

  朱昊隐入黑暗中消失不见,至于陈涛,极为轻松地就躲过了鬼武者的攻击。

  “哈哈,就这点本事吗?”陈涛漂浮在半空中打了个响指,四周开始传来一阵阵低鸣。

  “你这混蛋,就会借助手下的力量!”秦岚啐了一口。

  “小美人,待会儿你恐怕还得求我呢!!”

  一只只矮小的身影开始从四周的黑暗中走出,这些怪物身材矮小细瘦,容貌难看无比,有着长长的尖耳朵,有的身体皮肤颜色是绿的,有的又是青色或者赤色的。

  “这些东西……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王恒思索着,突然想了起来:“这些怪物是哥布林!!!”

  “哥布林?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些家伙的。”

  “嘿嘿嘿,你们先杀上一两只再说吧!!!!”陈涛奸笑着,手掌一挥在他的指挥下,那些矮小怪物其中有的绿色皮肤的就开始对目标发起了冲锋。

  “等等,小岚……这里面似乎有诈……”王恒的话还没有说完,秦岚就放出了和先前相同的防护罩,那些哥布林竟也毫不畏惧地就直接撞在防护光罩上,身躯化为了粉碎。

  “哈哈哈哈,那么,现在,小姐,让我来告诉你这些你们口中怪物的真面目吧,它们其实都是山中的小动物被我用魔力吸引变化的。换句话来说,你刚才屠杀的就是那些小动物!!”

  “什么?!”秦岚的心神震了一震。

  “我呸!这种低劣的手段!”王恒对陈涛射出了一记破魔之矢。

  “哟呵,小鬼武者,有多余的鬼力拿去消灭那些哥布林吧,它们有的可是很强大的哟!!!”陈涛躲避后的血红眼神更加浓郁。

  “混账家伙!”王恒随即使出了多重破魔之矢,攻向了那些赤色与青色的哥布林。

  “等等!!!”

  “什么……”

  秦岚的短暂爱心下一刻就得到了“回报”,一只赤色哥布林与青色哥布林同时发起了攻击喷出了一道冰锥与火焰。

  正回头着鬼武者待察觉时已来不及躲避,而秦岚由于先前的失神,屏障竟也没有施展。

  “砰!哧!”两道攻击直接击在王恒的胸前。

  “王恒!!!”看着飞向身后的鬼武者,秦岚心里一瞬间充满了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