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王恒,你没事吧?”走到鬼武者身边,秦岚艰难地将嘴角溢出一丝鲜

  血的王恒扶起。

  “哈哈哈,就凭他那样的体质,这一击不死也绝对是重伤啊!!”陈涛

  打趣似地说道。

  “我来给你治疗。”秦岚手掌浮现出了白色的光芒。陈涛竟也不加阻拦。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面庞的神色渐渐化为严肃。

  “小岚……”

  “什么?”

  “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吗?”

  “?”少女脸上露出了疑惑。

  “别再这样下去了,为了小队其他押送伙伴的前进,为了先前龙谦、田

  欢他们拼死阻拦的那一份努力,你的心,也应该定下来了。”

  “你……我的心……”

  “如果无法静下来的话,那么便离去吧,我不需要这样的伙伴。”

  “王恒……”秦岚眼眶边渐渐浮现出了泪花。

  “嘿嘿嘿。竟然产生内讧了啊,也是,两个垃圾组合在一起,只会体现

  出更加垃圾的战斗力。那个小妞,王恒他不要你了,就跟我吧!”

  对于陈涛的话语,王恒置若罔闻,待秦岚为自己治疗好后,提起手中的

  长弓,向前走去。

  “王恒……”秦岚低着头,“我知道了……先前的确是我

  不对……所以,现在让我们一起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混蛋吧。”

  “恩。”少年斜着的脖子转了回来,看向正前方的陈涛:“有什么实力

  ,就尽管拿出来吧。”

  “嘿嘿,这些家伙的使命已经完成,所以她们可以去死了!”陈涛单手

  一挥,那些残余的哥布林全部自爆。掀起了一阵小型气浪。

  秦岚一怔,随后目光坚定地说道:“它们的份,我会一起好好偿还给你

  的。”

  “那就接下我下面这招再说吧!!”“血之领域!”陈涛双眼的血红光

  芒突然大盛,接着众人四周脚底隐隐出现了一个大型血红色的光圈。

  待光圈的形状彻底浮现时,从中漂浮出了一道道血红色的光晕,那些光

  晕汇聚在一起变成了血红色的光人。

  “上!人造血魂们,吸干他们的血液!!!”陈涛疯狂地吼叫着。

  那些血魂得到主人的命令,开始进行冲锋。

  面对迎面扑来的血腥之风,鬼武者额前的刘海被吹起,王恒缓缓闭上了

  双眼。

  “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在独撑大局,这次就让我来试试吧……

  我想要……用自己的双手……来守护!”王恒脑海里渐渐浮现

  出李文、龙谦、田欢的身影以及他们的音容笑貌。“伙伴们,相信我!!!!”

  “大家其实一直都和我在一起。”王恒睁开了眼睛,抬起弓箭,“那么

  ,就用这支承载着伙伴信任力量的信念之箭,来看看自己到底能走多远

  吧!!!”松开弓弦,集中了王恒所有精神力与鬼力的箭瞬间离弦,以

  一种不可思议的高速带着破风之势为主人开辟着那谓之信念的道路。

  “我把它叫作信念之箭。”王恒身体因为鬼力的过度消耗半跪了下来。

  “王恒……”秦岚的手贴在了鬼武者的背上,为其补充着鬼力。

  “小岚,其实伙伴们都和我们在一起,不是吗?”王恒回头虚弱地笑道。

  “恩。龙谦、田欢,还有李文他……”

  “嗖!!!!”信念之箭射穿了一只又一只血魂,以势如破竹的威力飞

  向陈涛。

  “怎么可能?这小子为何会在一瞬间爆发如此强大的力量?这……根本说不通啊!!!!”陈涛嘶吼着,这时信念之箭已经击破了他的

  血之领域,接着穿过他的胸膛。

  “呃……”捂着胸口陈涛咳嗽着半跪倒下。

  “小岚,我们成功了……”

  “恩,是啊。王恒,这一切都要多亏了你,你是好样的。”

  “呵呵,是吗?”王恒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

  “你们……不要给我高兴的太早了……都去死吧!!!!”陈涛突然站了起来,疯狂地挥动着双手。

  “混蛋!!!”王恒正欲起身再发出射击,头顶却传来了一股灼热感。

  “地狱岩击!!!!呀!!!!”

  鬼武者眸子里映出了那燃烧着的巨大岩石,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同归于尽吧!!!!!”撕裂般的声音响彻山谷,随后将其湮没的便

  是剧烈的爆炸与从地面飞速向上扩散的白光……

  “离目标地点已经很近了,大家再加快些速度。”吴清对着五名手下说

  道,押送小队因为魔族层出不穷的追兵如今已经减员了近一半人员,虽

  然离目的地只有几千米的距离了,但形式依然不容乐观。

  “你们的步伐比我想象中的要快。”果不其然,在离目的地还有两千米

  左右的距离时,一道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从黑暗中的虚空中响起。

  “哼!魔族的家伙们,要打的话就出来吧,不必躲躲藏藏的。”

  “真是佩服你的勇气啊,已经被消灭了将近一半的人马还能说出这样的

  话,那么,接下来,又准备付出多少代价呢?”多比的身形浮现了出来。

  “要战便战,我冥界绝无怕死之辈。”

  “你这话就说的太笼统了,你能肯定冥界的人都和你一样那么具有所谓

  的勇气?哼!说的难听些,不过是愚昧罢了。”

  “吴清队长,不要和他说那么多了,快些押送犯人离开,这里由我们来

  拖延。”一名鬼武军士说道。

  “你们……”

  “对,队长放心吧。”其他的鬼武军士也纷纷迈出了步伐。

  “我们也想像那些鬼武者一样,守护着自己作为冥界战士的骄傲,队长

  ,请给我们这次机会吧。”

  “哼……我知道了……傻家伙们,”吴清背过了身去,“记

  住,都要给我活下来,这是命令!”吴清眼中流下了两行泪珠。

  “队长……”

  “走!”吴清押着辛迪克离开了。

  多比凝视着吴清离开的背影,对身后缓缓说道:“段柳,你来陪他们玩

  玩吧。”……

  “还有一千米……”吴清拉着辛迪克使出全力飞速狂奔着。

  “大家……龙谦,田欢,秦岚,王恒,还有你们,都要给我

  活下来啊……”……

  “你的确做得很不错啊。”多比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吴清的身前。

  “呼……还是追上来了吗?”

  “现在就是我们二人的战斗了。”多比说着手上出现了一把血红色的和

  吴清手中外形同样的长剑。

  “来吧,我不会放弃的。”吴清举剑迎敌。

  “在战斗之前,我想说无论胜利与否,你们都值得尊敬。”

  “谢谢了。”

  “那么,开始吧。”说完多比的身体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冲向吴清。

  “锵!”吴清的长剑抵挡住了对方的剑锋,但这完全是下意识的碰巧防

  御。

  “呀!”将剑往前死命一推,吴清做了一个后跃退离的假动作,实则聚

  力瞬间靠近多比进行剑锋的逼近。

  “哼!不好意思,你的欺骗还不够完美。”多比轻易地就防守住了这一

  击。

  “竟然能看穿我的假动作,真是恐怖的家伙。”但吴清并没有因此产生

  过多的迟疑,在半空中一个回旋,得到气势增长的长剑又攻了上去。

  “这样的气势,虽然很强,但还不够啊!”多比大吼一声:“邪恶血剑!”手中血红色长剑顿时光芒大盛,与吴清剑锋接触后直接把后者弹飞

  了出去。

  “好强的劲力,这……是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吗?”被反弹力冲击在

  半空中疾速后退着的吴清找准机会单脚踮地,化解了一部分劲力的同时

  将剩余的劲力作为自己再一次冲击的动力,发起了第三次进攻。

  “对力量的操控你的确已经达到了一种非常高的水平,但有没有想过,

  再强的力量,不加以通过技巧发挥的话,也只是一种摆设,就如同军队

  与将领的关系一样。优秀将领所产生的谋略能够让部队发挥出较之原先

  无与伦比的战斗力。”

  “这次将我们分开然后再逐个击破,其实你们早就有这样的计谋吧?”

  吴清在前冲的过程中大声说道。

  “呵呵,被你看穿也在情理之中。”

  “可惜,你们制定的这个计谋注定要失败,因为你们忘记考虑了人体内

  的潜力。我的伙伴们,大家,都会活着来到这里,然后一起打败你。然

  后我要做的,就是等待最后的拖延罢了。”

  “你在期待不会发生的奇迹。”

  “锵!!!!!”多比轻轻地将手中的长剑抬起,再度轻而易举地抵挡

  住了吴清蓄势已久的攻击。

  “加入魔族后,你的确变得很强了,多比。”

  “是啊。但我也失去了很多。”

  “失去了很多?说出这样的话,是否代表你后悔了呢?”

  “不,我从来都没有过,也许,这就是每个人所谓的宿命吧。”

  “宿命,你竟然真的相信那种东西。”

  “多说也无益,来进行这场战斗吧。看看是我宿命的终结,还是你最后

  的重生。”

  “多比他想必一定是用了某种加成的法术才会让剑的力量一瞬间增强剧

  烈的,法术的话……”

  “多比,尝尝我这招追击剑气吧!!!”吴清说着闭上了双眼,凝气屏

  神。

  “追击?”

  “嗖!!!!”闭着眼的吴清突然快速地挥动了手中的长剑,发出了十

  几道透明化的实体剑气。

  “好凌厉的攻势。”多比皱了皱眉头,血红长剑横在胸前挡住了一道剑

  气,“哼!威力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嘛。”接着一个翻身,多比躲过

  了第二道剑气。

  就在多比准备提剑抵挡第三道剑气时,眼神忽然一动,因为先前早已躲

  过的第二道剑气此刻竟然击中了自己的背部。

  “这究竟是……我明白了,你将附有自己精确精神控制力量

  的鬼力依着在剑气上,从而产生了追踪的效果,难怪叫追踪剑气……不愧为掌控力量的高手。”

  “多比,你的中招在于轻敌。”虽然成功击中了对方,但吴清显然施展

  这招自身的损耗也不轻。

  “呵呵……扑哧!!!”接下来的剑气也纷纷击在了多比的身上,

  但他不但没有显现出任何不适的症状,反而露出了阴沉的笑容。

  “多比,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吴清的眼睛看出了些许端倪。

  “恶魔的力量,恶魔的契约,地狱最深处的邪恶魔物,来吧,哈哈,吴

  清,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呀!”多比手中的血红色长剑消失,化为了

  十道光晕糅合在他的双掌上,接着手指的指甲就开始变得鲜红并且疯狂

  的增长较之先前长了十几倍有余,远远看去,就像是手中握着十柄短剑。

  “看来只有把你打清醒了。”吴清提起长剑毫不畏惧地迎了上去。

  吴清知道以对手目前疯狂暴涨的气势,凭借自己的直接攻击必然无法抵

  抗,只有借助法术加成才有一战之力。

  在前冲的过程中,吴清心中默念起了法诀。

  “吴清啊,快点来吧,让我好好见识一下恶魔契约的毁灭力到底有多强!”多比的声音开始变得嘶吼,但疯狂的意味丝毫不减。

  “光剑术!”吴清低声说着,手中长剑突然由内而外冒出了一层洁白色

  光晕,看上去就像是剑气包裹住了剑锋。这招是吴清所掌握的比较娴熟

  ,威力也有那么大的加成法术,尤其是对付恶魔类生物。

  闪耀着强烈白光的长剑与十根血红色指甲碰撞在了一起,没有火花的蹦

  出,有的只是光晕之间的较量。

  “好强的力道啊……用了光剑术竟然还如此地吃力……”强烈的交错光晕映照在吴清那张颇为清秀的脸上。

  “这就是你的实力吗?”多比显得毫不吃力,手掌用力一挥,直接把吴

  清震飞开来。

  “可恶……”吴清嘴角边溢出一丝鲜血:“果然还是不够吗……”

  “哈哈哈,凭借你的力量,完全不足以和我匹敌啊,也只有等龙谦那家

  伙来了,也不知他醒了没有?”

  “什么?龙谦他还活着?”

  “哈哈哈……”多比狂笑着背后冒出了无数红色光晕,并没有直

  接回答吴清的问题。

  “看来龙谦确实是活着了,呵!我就知道这小子没那么容易挂掉。”

  “真是好期待和龙谦那家伙的一战啊,击碎与蹂躏你们心中那所谓的信

  念,这是何等的一战畅快啊!”多比对天疯狂地大笑着,吴清则冷眼观

  看着,他知道对方通过建立那什么恶魔契约的东西已经深度入魔了。

  “眼下我还是得拖延住时间。”吴清斜视了一眼身后一直默默待在一旁

  看着一切面孔上没有任何表情的辛迪克,“如果能够对多比造成什么实

  质性的杀伤的话那自然是更好,龙谦经历了大战后虽然存活正往这边赶

  来,但想必也一定受了不轻的伤。”吴清分析着一切,对面的多比似乎

  也没有出手的意思。

  “那么,我就来尽自己所能做的最后一份力量吧!”吴清提起长剑,对

  着多比冲了上去。

  “究竟要我说几次,你这样的战斗力完全和我不在一个档次,难道想逼

  我下杀手干掉你这只蝼蚁吗?”多比血红的双眼里依稀可以看到蔑视。

  “喝!”吴清没有多说废话,直接挥剑砍向了对方的脖颈。

  “如果他现在是处于易怒与狂妄的魔化状态的话,那么那招就一定能够

  起到一些作用。”吴清心里默念着,将体内的鬼力集中在了脚步。

  “嘿嘿,就让我看看你还能挣扎出什么玩意儿吧?”多比竟然还不展开

  反击,就露出了阴森的笑容看着吴清。

  “为你的轻敌后悔去吧。”吴清平淡地说完这句话,身体四周就卷起了

  一阵由浓烈鬼力构成的小型风暴,这股风暴毫无疑问对于多比来说没有

  什么伤害力,但产生的强劲冲撞力直接将多比的身体向后撞倾斜了一些。

  虽然恢复平衡不过是一瞬间的事,但早已把握好时机的吴清右脚直接踏

  在了多比的胸前,那股事先凝聚了鬼力的气势不禁让行动的速度超越了

  轻敌的对方的反应力,发出的气势也使得多比无法有效地展开反击。

  接下来多比被吴清顺势给直接踩在地上,随后吴清就举起了长剑,在其

  上集中鬼力对着多比的胸膛刺了下去。

  “嗖!!!”一层由血红色光芒组成的屏障挡住了长剑的攻势,但鬼力

  所产生的白光化解了屏障,使得长剑往下的道路再度畅通无阻。

  “踏射一剑!”

  在重力的辅助作用下,长剑刺入了多比的心脏。

  刹那间,时间静止了。

  随后时间又开始放慢。

  吴清粗重地喘着气,右脚下踩着的多比停止了呼吸,眼中的血红色光芒

  也微弱下来。

  “结束了吗……”吴清有些难以置信地自言自语地问着自己,

  但下一刻,异变突生。

  多比眼中血红色光芒的微弱似乎只是为其后的剧烈盛起而埋下的伏笔,

  在红光大盛的某个瞬间,吴清只感觉剑柄之上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反冲之

  力,下一刻,他就连剑也无力拔出手直接被弹开,人也整个被震飞。

  “呃……”吴清嘴角狂拥着鲜血,就在快要落地时,一把长剑

  飞速袭来刺中了他的胸口。

  “呜……”落地后产生的震荡加剧了伤口撕裂的痛苦,吴清

  艰难地直起身子看向对手的身影处。

  早已站起的多比原本乌黑的头发直立起来此刻全部变为了血红色,和恶

  魔之王相差无异:“哈哈哈,刚才的那一击还的确让我惊讶呢,不过我

  可是和地狱魔神签订了契约的人啊,就算被利器刺入了心脏也无法毁灭

  ,因为我是不死之身啊,哈哈哈!”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死的人类……多比,

  你被恶魔附体了……无论是肉体上还是心灵上……”吴清嘴

  角冒着血泡,可以看出伤势十分严重,却仍然不愿意屈服。

  “既然你那么嘴硬,如今受了这么重的伤也不能陪我玩下去了,再加上

  龙谦那家伙也没来,就杀掉你好待会儿冲击他的精神吧。”

  “卑鄙的家伙……”

  “嘿嘿嘿,我要体会一下亲手沾上你鲜血的滋味。”多比的声音开始带

  上了低沉的重叠,离被恶魔完全侵蚀的距离不远了。

  吴清躺在地上看着对面半人半魔的多比渐渐靠近,“虽然即将死去,但

  我毫不后悔,龙谦兄,我已经尽力了,接下来就靠你的了……

  大家,真的很高兴,能和你们并肩战斗。”

  “来吧,接受恶魔之力的洗礼吧!!!”多比靠近了吴清的身体边,挥

  动起了右手。

  就在血红色的指甲即将痛饮吴清的鲜血并夺走他的生命之时,一柄古铜

  色的剑锋恰到好处地阻挡住了落下的十指。

  “恩?”多比抬头看向了剑的主人。

  龙谦面无表情地用腋下夹着旋转之剑,两边的肩膀上各背着一人,吴清

  看定那是秦岚与王恒。

  忽然一道劲风自头顶掠过,吴清看到了一柄巨锤砸向多比的头顶,当然

  后者毫无意料之外地闪开了。

  “田欢!!太好了,大家都没事……”可是下一刻,吴清便

  怔住了。

  龙谦轻轻地把肩上的二人放在地面,吴清看到秦岚胸脯微微起伏还有着

  一些呼吸,但王恒却是面色苍白,满身的伤痕,没有一丝一毫的生命迹

  象。

  “龙谦……王恒他……”

  鬼武者没有回答吴清的问题,只是对着田欢说道:“田欢,把吴清带到

  安全的地方去。”

  田欢轻轻地拉起吴清的身子,一声不吭地缓步朝远处离去,大致明白了

  的吴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多比,现在我承认想要杀了你了。”龙谦冷漠地说着,缓缓举起手中

  的巨剑。